•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刘子墨

    第四百三十五章 刘子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二伯,美国那边,我没什么熟人?!?

        秦风转脸看向了刘子墨,说道:“子墨,你我兄弟,这件事还要拜托你,能不能用洪门的关系接触一下杀手组织,看看能不能得到现在秦葭的具体信息?”

        以秦风和刘家的关系,真的没必要多说什么,有事直接相求就可以了,而如果刘家遇到什么难处,秦风也绝对会倾力回报的。

        “秦风,就是你不说,我回去也会问的?!?br />
        刘子墨想了一下,说道:“我曾经听说过,总部在美国的杀手组织,也是由华人组织起来的,不过他们非常的神秘,很少和外界接触……”

        在当今世界各国,一共有几个著名的黑帮组织,臭名昭著的当数意大利的黑手党。

        这个以家族关系为纽带的帮派组织,在美国六七十年的时候,曾经掀起一阵刺杀风波,时任总统的肯尼迪,应该就是死在他们的手上。

        不过在肯尼迪去世之后,黑手党在美国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只有极少数人残留了下来,经过这几十年的养息,逐渐又恢复了过来。

        除了黑手党之外,日本的山口组织,也是一个非常出名的黑帮。

        山口组织和黑手党行事有些不同,当他们想要将势力渗入一个国家的时候,往往会先实行经济侵略,也就是说,日本人最喜欢的是金钱当道,然后再辅以暴力。

        由于拥有庞大的财力,所以山口组织的发展十分迅速,在世界上各个角落里,都能看到日本人的身影。

        而源自于中国的洪门组织,在国外的势力,比之上面说的那两个,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华人的人口基数,是那两个组织远远无法相比的。

        美国的华人·最早是在清政府执政的时候,由国内输入到美国的铁路工人,当时他们都是美国最底层的人士,各种待遇非常的差。

        俗话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当国内那些江湖豪强移居美国之后,自然看不惯这种行为,于是他们发动起当地华人,组建了海外洪门。

        海外洪门的成立,将当时处于一片散沙状态的华人重新凝聚了起来。

        只是那时在国外的华人,文化相对较低,从事的行业也都比较低端·所以想要吃饱饭,想要不被人欺负,只能用拼杀来换取自己的尊严。

        最早的那一批人·用自己的鲜血,为后人们打下了一片江山,各地的华人街都是那会形成的,洪门这个名字,也在所有海外华人心目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

        几乎所有在海外的华人,或多或少都会接触到洪门中人,但惟独解放前后出去的杀手组织,从来都没有和海外洪门这个最大的华人组织有过实质性的接触。

        所以刘子墨也不敢保证·通过洪门接触杀手组织,对方就一定会买账。

        “子墨,先和对方接触一下再说吧·实在不行,再想别的办法?!?br />
        秦风摆了摆手,说道:“今儿能见到子墨和刘二伯·秦风心里是真的高兴,二伯,这杯酒是我敬您的,当年要不是您,恐怕秦风早就不在这世上了……”

        从得到妹妹消息到和妹妹擦身而过,秦风这段时间心头郁闷之极,尤其是今天见到了当年所住的地方·更是愁绪万千,此时只想是一醉方休。

        至于去美国找杀手组织的事情·秦风并不是很担心,因为对于杀手组织的前身杀手门,秦风要远比面前的这两位了解的多,如果到时候洪门不行的话,他自然还有自己的办法。

        “秦风,都是自家人,别逞强……”看到秦风端起酒杯,刘子墨不由指了指秦风的右肩,说道:“你那可是枪伤啊,能喝酒吗?”

        “没事,酒精原本就是消毒的,不怕!”

        秦风哈哈一笑,仰头就将那杯差不多有二两的酒灌入到了喉咙里,胸腹间顿时一片火热,六十多度的烧刀子那劲头不是一般的大。

        “喝吧,回头我帮你清理下伤口,家里还有些老药的?!?br />
        刘家成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秦风虽然没有拜师,但武学的确出自八极一脉,刘家成知道秦风现在在京城混的不错,论起来就是他也脸上有光。

        “子墨,那么多年不见了,来,我敬你一杯!”秦风刚才那杯酒喝的有点急,脸上已然有些红晕了。

        “好,当年咱们偷二伯的酒喝,那会谁敢想能和二伯同桌喝酒???”刘子墨也是个爽快的性子,端起酒杯和秦风碰了一下,同样是一饮而尽。

        秦风的酒量原本不小,不过今儿有心事,又是在两个最亲近的人身边,一杯杯酒无节制的喝下去,没多大会就酩酊大醉不省人事了。

        “嗯?我这是在哪里?”

        第二天一早,秦风晕沉沉的醒了过来,看着那木头结构的屋顶,不由愣了一下,过了好一会才想起昨天醉酒的事情。

        用手臂支撑起身体的时候,右麋-一阵疼痛,低头看去,肩膀处已经换了新药,凉飕飕的很舒服,应该就是刘二伯所说的老药了。

        抬脚下床,秦风披了一件衣服走出了屋子,发现自己身处刘家的内宅,而前面的大院里,传来了一阵出操的口号声。

        “秦风,你起了?”身后传来了刘子墨的声音。

        “子墨,我昨儿喝了多少???”秦风苦笑着转过了身子。

        “差不多有两斤酒吧,我拉都拉不住你·`····”

        刘子墨从门口的脸盆里拿出一条毛巾拧干递给了秦风,说道:“疯子,我知道你心里有苦,不过以后别再这么喝了,对咱们练武之人来说,喝酒太伤身……”

        “我知道了,子墨,放心吧?!?br />
        秦风点了点头,接过毛巾擦了把脸·说道:“对了,子墨,现在又不是放假的时候,你从美国跑过来干嘛的?”

        昨儿秦风就想问这个问题·不过却是忘记了,此刻又想了起来。

        “今年清明祭祖,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的刘氏子弟都要回来,我只是早回来了几天?!?br />
        刘子墨闻言笑道:“我可能下月十号左右回去,秦风,左右没事,过几天我跟你去京城转转·听二伯说你在那边做的很不错?!?br />
        “还行吧……”

        秦风自嘲的笑了笑,说道:“反正现如今是不怎么缺钱了,昨儿我在老胡那里买了十多个烧饼·一口气全给吃完了?!?br />
        想起少年时捡粮票和偷家里粮票换烧饼吃的事情,秦风和刘子墨同时笑了起来,虽然过去了那么多年,他们仍然能感到那种不掺杂任何功利心的兄弟之情。

        “子墨,你们的祭祖大会我是没资格参加的,回头带我去老爷子的墓上祭拜一下,然后你跟我去京城玩几天,回头去美国的时候,我看看咱们能不能一起走……”

        秦风当年之所以能在这个小镇站住脚·刘老爷子对其帮助非常大。

        偷师学艺就不说了,秦风那破屋里的棉被褥子,其实都是刘老爷子让人送去的·对于当时还不满十岁的秦风而言,那真的是恩同再造。

        “好,我给二伯说一声·咱们一会就去祭拜爷爷,然后去京城!”

        听到秦风的话,刘子墨有些兴奋,他很小的时候生活在台岛,虽然在这小镇也生活了三四年,但除了仓州这地界,他什么地方都没去过。

        找到刘家成说了之后·秦风和刘子墨带上了几瓶酒和各自的背包,来到刘老爷子的墓前祭拜了一番·从刘家祖坟出来后,两人也没回小镇,直接坐了开往京城的汽车。

        “这京城,完全不像外国人说的那么不堪啊?!?br />
        坐在出租车上,看着外面的高楼大厦,刘子墨感到无比的新鲜,他在国外听到的都是污蔑中国的话,此时来到首都,顿时一扫心中的阴霾。

        听到刘子墨的话后,秦风顿时笑了起来,说道:“当年咱们和美国鬼子打了好几年的仗,而且还打赢了,你能指望他们说咱们的好话?”

        “那倒是,回头我去买个照相机,把这些都给照下来?!绷踝幽咕⒌倪诉?,他血脉里流淌的是正宗华人的鲜血,自然想看到祖国富饶强大。

        “这就是你说的潘家园,乖乖,这么多人???”

        当出租车在潘家园门口停下来后,拎着一个装有几件简单衣服背包的刘子墨,顿时被面前的人山人海给吓到了。

        作为一个拥有十多亿人口的大国之都,京城向来都是不缺少游客的,而且一年四季也不分淡季旺季,几乎每一天,都有无数的游客涌入京城。

        今儿正好是周末,也是潘家园散摊出摊的日子,整个潘家园是人头涌动,看得刘子墨直咽口水,连他都怀疑以自己这身板,怕是都很难挤进去。

        “秦风,你看,那人手上的宝剑是真的还是假的???开刃了没有?”

        “咦,还有吹糖人的,那边还有捏泥人的,咱们快点进去吧!”

        不过这场景也让刘子墨愈发兴奋了起来,不断指着那些进进出出的人评头论足,就连别人手上拿着的个泥人儿都能看上半天。

        “哎,哎,秦风,你看?!?br />
        刚刚挤进潘家园,刘子墨又看到了好玩的事情,一把拉住秦风说道:“你看那个男的穿了个女人衣服,还掏出了个女人钱包啊?!?br />
        “男人穿女人衣服?”

        秦风闻言愣了一下,循声望去,却是看到一个长得很普通的男人,刚从他身前女人的口袋里,用两根手指夹出了一个钱包。

        “妈的,是贼???”兴奋过了头的刘子墨,此时也反应了过来,发出一声怒吼就扑了过去。

        PS:双倍月票了,2013年的最后一个双倍,还请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