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各自际遇

    第三百三十四章 各自际遇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怎么了?秦风,你不高兴见到我?”!

        刘子墨是个藏不住话的人,眼见秦风一脸痛苦的样子,仍不住又在他肩膀上拍了一记,说道:“就算我没找到葭葭,你就不把我当兄弟了吗?”

        “不……不是!”

        秦风强忍着右肩传来的痛楚,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子墨,见……见到你,我很高兴,非?!浅5母咝?!”

        肩膀上的枪伤,只差一点就伤到了骨头,这几天秦风拎东西都是用的左手,刚才被刘子墨那重重的一拳打在伤处,疼得秦风差点没晕厥过去。

        “怎么了?疯子,你这是怎么回事?”

        刘子墨是个粗中有细的人,当他看到秦风脸上冒出冷汗的时候,顿时发现了不对,一把拉开秦风的外套,看到了右肩包扎的地方,已然往外渗出了鲜血。

        “妈的,谁伤的你?谁伤的我兄弟?”刘子墨的眼睛瞬间瞪圆了,怒气冲天的说道:“秦风,是谁干的,老子活撕了他!”

        刘子墨要比秦风大一岁,两人还是发小的时候,他就对秦风特别的照顾,镇子上的小孩不敢欺负秦风,固然怕秦风发疯,另外一点就是也比较忌惮刘子墨。

        “别嚷嚷了,伤我的人,早就被扔进大海喂鱼了?!鄙钌畹奈丝谄?,一丝真气游走在了伤口处,秦风顿时感觉痛楚减轻了几分。

        “活该,要是被我碰上,一准活撕了那些孙子?!碧角胤缑挥谐钥?,刘子墨的脸色也好看了不少。

        “你怎么现在动不动就要活撕人呢?”

        秦风苦笑了一声,用左手轻轻揉了揉发麻的右肩,说道:“子墨,这些年你过的还好吗?我去你们家里两次,都没见你回来!”

        “好个屁,我爸把我送到美国去读书了······”

        刘子墨捏了捏拳头·说道:“那里的老外看不起咱们华人,我整天就在那里打架了,对了,我还办了一个武术社·只要有人敢欺负华人学生,老子就揍他们……”

        其实刘子墨的爷爷虽然是一代武术大家,但他的出身应该算是书香门第,而刘子墨本人的学习非常好,在美国的那座学校里,成绩一直都是出类拔萃的。

        只是老外往往最看不起书呆子一类的学生,他们以为刘子墨也是如此·就经常作弄和调戏刘子墨。

        但是那些老外学生不知道,刘子墨原本自己就是个无事生非想找人打架的主,有人送上门来·还不是正中他的下怀?那些欺负他的人,都被他收拾的很惨。

        出身八极正宗,刘子墨的功夫岂是那些学生们比得上的7一来二去就打响了中国功夫的名头,在学校里办起了武术社,倒是引领起一股学习中国武术的风潮。

        “秦风,你这是怎么了,谁打伤你的?这些年,你过的好不好???”

        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刘子墨连珠炮般的问出了好多问题·作为少年时最好的朋友和兄弟,这些年他一直都牵挂着秦风兄妹的。

        “我过的说不上好坏,现在总算是有些事情在做吧······”

        秦风拉着刘子墨坐了下来·从他怀里掏出了一盒烟,拿出一根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当年少不更事的时候,秦风就经?;岢榱踝幽蛹依锿党隼吹南阊獭ぶ徊还鞘倍际撬?岷猛?,两人至今都没有太大的烟瘾。

        面对着能托付生死的好兄弟,秦风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一一说了出来,就连拜师载都没隐瞒,当然,有关外八门传承的事情,秦风还是有所保留的。

        “奶奶的·真是太爽了,疯子·你小子这些年的生活比我丰富多了??!”

        这一说就是两个多小时,一直讲到了前段时间为了寻找秦葭,秦风在澳岛火拼杀手受伤的事情,听得刘子墨如痴如醉,恨不得秦风故事里的主人公是自己才好。

        “很多时候都是在刀头上舔血,这种日子并不好过······”

        秦风摇了摇头,他刚从监狱出来没多久,就卷入到了袁丙奇的案件之中,那时真是过的战战兢兢,稍有差错,就将万劫不复。

        再往后在京大和周家纨绔针锋相对,秦风以一介平民的身份,将周逸宸逼出了国,纯粹是以蚁捍象,这中间也是危险重重,让秦风如履薄冰一般。

        直到最近两年,秦风的气运才有了好转,只不过也无法逃脱江湖命,过年之前在银行遇到结案不说,前几天更是因为妹妹的事情大开杀戒,差点就栽在了澳岛。

        “总比我强吧?我这些年上学都上傻了······”

        听着秦风的讲诉,刘子墨却是一脸的羡慕,他从小最喜欢听爷爷讲诉江湖上的那些往事,想自己有一天也能鲜衣怒马行走江湖。!

        但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

        现在的刘子墨,却是只能呆在大学校园里老实读书,充其量也就是到武术社教教学员,连和人动手的机会都是比较少的。

        “子墨,你这些年变化也是不小啊?!?br />
        秦风看着刘子墨,说道:“你见过血吧?手上有没有人命?少和我装,这一点我还是能感应出来的?!?br />
        “嗯?你看出来了?”

        听到秦风问起这个话题,刘子墨的脸色终于变得严肃了起来,往左右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说道:“秦风,我家里有许多师兄弟,都在洪门里,这几年为了地盘的事情,和越南帮还有黑手党的人经?;峥?,我也参与过几次……”

        前文曾经说过,刘老爷子是神枪李书文的关门弟子,在他上面,还有好几位师兄,这些师兄,在建国前有不少都去了国外。

        练武之人,多是在帮派之中的,刘老爷子的师兄们在国内就是洪门中人,而且地位颇高,到了国外之后,更是发枝散叶广收门徒,将八极拳推向了世界。

        所以当刘子墨这一八极拳嫡系正宗的传人到了国外,马上就和当地的洪门组织联系上了。

        别看刘子墨年龄不大,但是地位很高,五岁练拳的他,更是已经触摸到了暗劲的门坎,即使在洪门之中,也算是个高手了。

        在一位长辈的引荐下,刘子墨也暗中加入到了洪门里,在刑堂中担任一个不低的职务。

        有时候刘子墨也会易容改面,参与到一些洪门中的内部事务里,诸如和美国的一些黑帮组织争抢地盘,或者是惩戒洪门败类,所以在刘子墨的手上,也是有好几条人命的。

        “你小子,还说自己生活枯燥,这都加入到帮会里了?!?br />
        听到刘子墨的话后,秦风重重的在刘子墨肩头还了一拳,两人想着这些年各自的际遇,对视一眼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走,秦风,先回家,我二伯要是知道你来了,一定很高兴的?!?br />
        旧友重逢,两人都是有说不完的话,这会天色早就黑了下来,这废弃的铁道旁也没有路灯,两人深一脚浅一脚的回到了小镇上。

        秦风这些年其实和刘家一直都有往来,只是在他入京之后换了手机电话等通讯工具,这才和刘家断了联系。

        所以秦风来到刘家老宅见到刘家成后,顿时让刘二伯大喜,专门又让厨房准备了酒菜,拉着秦风坐到了餐厅里。

        原本的刘家大院,此时向外扩充了很大一块面积,就在大院里办起了一座武校,大院前面申请了一块地皮建了学生宿舍。

        由于学生是要留宿的,是以学校里专门请了厨师做饭,没多大会,八菜菜一汤就被端上了桌,四凉四热十分的丰盛。

        “二伯,秦风受了点伤,这酒就算了吧?”看到刘家成拿出了一瓶烧刀子,刘子墨连忙帮秦风挡起了酒。

        刘家成闻言一愣,看向秦风,说道:“怎么回事?和谁结怨了?是内伤还是外伤?”

        “二伯,不是道上的人,是在澳岛被喷子咬了一口?!泵娑宰糯蛐】醋约撼ご蟮牧醵?,秦风也没隐瞒什么,原原本本的又将在澳岛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又是那些见不得人的老鼠?!”

        听完秦风的话后,刘家成重重的哼了一声,说道:“杀手门的人在国内的名声很差,所以一早就去国外发展了,没想到他们又打算将触角伸回来了?”

        听到刘家成的话,秦风忍不住解释了一句:“二伯,其实早年国内的那些杀手,也未必就是杀手门的人,只是挂着杀手门的名号罢了?!?br />
        杀手门早在载行走江湖的时候,就销声匿迹了,行踪比蛊门还要隐秘,不过在江湖上还有人打着杀手门的名头行事,自然是希望大树底下好乘凉。

        “反正都差不多……”

        刘家成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秦风,既然是美国那边的杀手组织公布的杀手令,想要找到你妹妹,还是要从美国那边想办法?!?br />
        当年的秦葭聪明可爱,刘家上上下下没有不喜欢她的。

        在得知秦葭失踪的事情后,刘家成从台岛办完父亲的丧事,就派出人手去寻找,只是人海茫茫,一直到今天才从秦风口中得知了秦葭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