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二十三章 一个不留(中)

    第四百二十三章 一个不留(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澳岛屁大的地方,用得着放暗哨吗?”!

        龟缩在一个货柜箱夹角里的阮老板,此刻已经是昏昏欲睡了,相比另外几个人,他加入到这个杀手组织里,纯粹是因为李武雄的关系。

        阮老板的真名叫做阮六,这个和《水浒》里阮小六有些相似的名字,却是因为他的母亲总共生了八个孩子,在阮六下面还有两个。

        或许是为了图省事,阮六的父母干脆从阮大到阮八,给自己的八个孩子命了名。

        不过名贱命硬的说法并没有出现在阮家兄弟身上,阮六的其余七个兄弟,有三人出生的时候就夭折了,另外四个,又都死于战争之中。

        阮六也打过仗,只是在战场上呆了两年之后做了逃兵,返回到家乡的村子里开了个小卖部,成了名符其实的阮老板。

        不过当时越南时局动荡,基本上所有人都被卷入到战争之中,阮六想安安稳稳过日子根本就不可能,在一次村子被一把大火烧成灰烬后,他跟着李武雄偷渡到了港岛。

        由于阮六脑子灵活,颇有几分做生意的天赋,所以虽然武力值不怎么样,但还是被组织里的其他人接受了,只是地位不怎么高,像这种站岗放哨的事情,也就着落在他的身上了。

        “按照李老大的意思,等干完了这票,就能回家乡了?!?br />
        抱着一把A坐在角落里的阮六在憧憬着回乡后的生活,这几年在港岛他也有些积蓄,虽然放在港岛也只够生活几年的,不过要是回到越南,他马上就能成为大富豪。

        “等干掉那女孩,一定要去抢黄金,抢名表,抢光他们!”

        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灯火通明的澳岛市区,阮六这种没多大野心的人·眼中也露出一丝戾气,从小就在丛林法则中长大的他,骨子里还是一只吃肉的狼。

        “部队里的女兵真是漂亮??!”

        阮六的思绪忽然又飘到了女人身上,他的老婆孩子都在当年那把大火中被烧死了·现在手上有点钱的阮六,感觉自己应该回去找个婆娘了。

        只是正当阮六把摸枪的手伸进裤裆里,在和当年部队里见过的女兵做着精神层次的交流时,忽然感觉头顶处一暗,满天的星光像是被什么给遮挡住了。

        “今儿是晴天???”阮六的身体已经处在即将喷发的状态,不过还是下意识的往上抬了一下头。

        就在阮六抬起头脖子拉直的瞬间,一双冰凉的大手·忽然攥在了他的脖子上,没等阮六有任何的反应,那双手托住了阮六的下巴′往左右猛地一错。

        只听“咔嚓”一声轻响,满眼情欲的阮六,眼睛猛地瞪圆了,努力的想要喊出声来,却发现咽喉的气管似乎被打了个结,胸中的那口气行到气管,就再也无法向上了。

        几秒钟过后,阮六眼中的光彩慢慢褪去了,黯淡失神的眼睛里透露出惊恐无奈和不甘·因为至死他都不知道那双属于死神的双手,是从何而来的。

        “怪不得胡大哥说越南鬼子不堪一击呢?!?br />
        秦风的双脚勾在货柜箱边缘处,双手轻轻的将已经失去了呼吸的阮六靠在了货柜箱上·手一松,阮六的身体顿时软哒哒的瘫软到了地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对方一共有五个人·而且都是上过战场的老兵,所以秦风出手也是毫不留情,上来就是一击必杀,因为对待敌人的慈悲,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风腰腹用力,身子一翻爬上了货柜箱上·他能察觉得到,在距离自己二十多米远的那个废弃货柜箱里·还隐藏着一个暗哨。

        回到货柜箱上之后,秦风并没有急着去下一个点,而是静静等候了几分钟,并且将全身气机内敛,消除掉了黑夜中隐藏的那一丝杀机。

        也幸亏秦风谨慎,因为和阮六不同,躲在另一处货柜箱里的阿光,却是一个真正的狙击手,在当年的越战中,他亲手击毙过三十多个美军。

        阿光藏身的这个货柜箱,是两米宽乘四米长的一个小货柜,阿光将自己的背囊摆在了货柜箱的入口处,一把狙击枪,就架在了背囊上。

        对于狙击手来说,最重要的无疑就是耐心,阿光知道,战场上的一丝不耐烦和冲动,就有可能导致小命不保,所以即使在和女人嘿咻的时候,阿光都保持着足够的警惕。

        守夜放哨,对于阿光而言,就像是吃饭喝水一般习以为常,虽然微微眯缝着眼睛看似在休息,其实任何风吹草动,都躲不过阿光那竖着的耳朵。

        “嗯?怎么回事?”

        就在刚才阮六被扭断脖子的时候,周围突然间变得寂静了下来,草丛里虫子的鸣叫!声停歇住了,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危险的气味。!

        曾经在丛林里和美军打了两年游击战的阿光,对危险的敏感性要远超常人。

        当虫子鸣叫声停止住的同时,阿光的头皮一阵发麻,眯缝的眼睛射出一道精芒,不过却是没有睁大,在逐渐的适应着面前黑暗的光线。

        “那种感觉怎么又没有了?”

        就在阿光提高了警惕,并且用步包住了枪栓,缓缓的将狙击枪子弹送入枪膛后,那种萦绕在心头的危险感觉,居然又消失不见了。

        “澳岛这种小地方,不会出什么事吧?”

        和阮六想的一样,澳岛毕竟不是步步?;脑侥险匠?,在这种地方,人难免会有些松弛,凝神观察了半天之后,阿光也解除了心中的警报。

        作为当年越军中的王牌狙击手,阿光自信他所找的狙击地点,不会被人发现的,这样也就能保证他有足够的时间去应付一切突发事件。

        “啪!”

        就在阿光又准备眯眼休息的时候,一声轻响,在他身前四五米的地方突然响起,这让阿光刚刚松弛下去的身体又紧绷了起来。

        “有人?”阿光第一时间将眼睛套入到了瞄准镜里,360度角带红外线功能的瞄准镜,顿时将货柜箱外二十多米的空间都笼罩了进去。

        “老鼠?”

        在红外线感应瞄准镜里,一只散发着体热的老鼠,匆匆从阿光视线中跑过,钻入到了十来米外的草丛里。

        废弃了多年,这处货场已经成了流浪汉和野狗夜猫的领地,再加上周围的一些村子时不时的会将垃圾倒在这里,也是老鼠的乐园。

        “妈的,又不是当年打仗,用得着这么处处小心吗?”

        阿光为自己刚才的反应感觉有些羞愧,在香港生活了十多年,他还是无法摆脱当年留下的战争综合症,即使是在五星级的大酒店里,不枕着自己的狙击枪,阿光仍然很难入睡。

        刚刚感应到的危险气息和老鼠的出现,让阿光再没有了睡意,从地上支撑起趴着的身体,拎起那把狙击枪走出了货柜箱,阿光想要去李武雄那边拿盒烟抽。

        “下次再来澳岛的时候,一定要去葡京住上几天,那才是有钱人的生活?!?br />
        看了一眼远处的灯光阑珊,阿光在心里许下了个愿望,脚步也变得轻灵了起来,踩在掉有不少落叶的地方,发出沙沙的声音。

        “嗯?后面有人?”

        正往前走的阿光,忽然感觉后脑勺一阵发麻,这种感觉,就像是当年在丛林里,被美军的狙击手瞄准锁定了一般,阿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炸了起来。

        “是谁?能侵入到距离我这么近的地方?”此刻的阿光,心中满是恐惧,他无法相信,在这世上居然有人能悄无声息的来到他的身后。

        多年出生入死的经历,让阿光绝不甘心就此束手待毙,身形往下一矮,阿光就准备走S形线路,让对方无法锁定自己。

        只是就在阿光想要移动身体的同时,他忽然感觉后脑一麻,意识骤然间就消失掉了,右手再也拎不住重达二十多斤的狙击枪,整个人推金山倒玉柱一般的向前栽倒了下去。

        “咣当!”狙击枪掉落在地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在寂静的黑夜里显得尤其刺耳,远远的传了出去。

        “不好,怕是要惊动里面的那三个人?!?br />
        躲在阿光藏身的那个货柜箱上面的秦风,心中叫了一声苦,他没想到阿光出来的时候,竟然还拿着那把狙击枪。

        不过刚才的情形,已经容不得秦风不出手了,他只是在心里稍微透露出一丝杀机,居然就被阿光给感应到了。

        无奈之下,秦风只能弹出了手中的索命针,虽然在瞬间摧毁了阿光的中枢神经,但是秦风却无法消除狙击枪掉在地上所发出的声响。

        “谁?外面是谁?”

        就在响声传出的同时,李武雄的声音就响了起来,随之炮头拿着那把AK47′从里面走了出来。

        “老大,外面没人?!?br />
        阿光倒地的地方,居然李武雄等人还有十多米的距离,在漆黑一片的货场里,炮头一时间也没看到地上有人。

        “阿光,有什么事吗?你小子是不是又在擦枪了?”炮头扬声冲着阿光的方向喊了一声,同时举步往前走去。

        PS:周一,求推荐票求年度评选票啊,这两个都是免费的,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