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二十二章 一个不留(上)

    第四百二十二章 一个不留(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如果杀手门的人不过问,倒是可以将他们给留下来!!

        听到秦风的话后,陈世豪犹豫了起来,他不想和杀手门交恶,但同样也不愿意自己的地盘被人踩进来。

        陈世豪想了一下,开口说道:“秦风,要不这样,先把他们几个人抓起来,问清楚再说?”

        “豪哥,这件事和你们本地的势力没多大关系,你还是不要牵扯进来吧?!?br />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这几个人都不是善茬,想要对付他们,必须是一击必杀,否则怕是难免会有死伤,豪哥,你的人还是不要参与了?!?br />
        秦风是何等眼力,早在刚才他就看出陈世豪有退让的心思,自然不会做出强人所难的事情,而且那几个人虽然凶悍,但秦风还是有八成的把握将他们都干掉的。

        “你一个人?”

        陈世豪有些不相信的看着秦风,说道:“秦老弟,现在这个社会,可不是功夫好就吃得开的,他们那些人,玩的都是这个······”

        说着话,陈世豪抬起右手,比划了一个手枪射击的动作,他自己虽然经历过大刀片子打天下的年代,但现如今的江湖,和以前已经完全不同了。

        “这东西也要看是谁拿在手里才行?!?br />
        秦风脸上露出一丝冷笑,通过刚才的接触,他已经看出来了,露面的那四个人当中,只有李武雄是玩枪的行家。

        而最让秦风重视的,则是隐身在黑暗中一直没露面的那个人,当时站在场内,秦风始终都有种被枪指着的感觉,这也是他当场没有暴起伤人的原因。

        “秦老弟,如果你执意要留下他们,老哥我也陪你,只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还是让手下去做吧······”

        能坐上濠江大佬的位置,陈世豪的心思远比一般人慎密的多,在听到这几人不是杀手门核心成员后,陈世豪只是稍稍一犹豫·就做出了抉择。

        这世上,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想要秦风加入到自己的赌场大业中,就需要付出代价,事前不拜佛,事后再烧香可就晚了。

        “豪哥,我说句不好听的话·你别生气?!?br />
        秦风看着站在十多米外的那七八个汉子,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你的这几个手下·虽然见过血杀过人,但纪律太差,没有战术,要是真和那些越南人交手,恐怕没有一个能活下来······”

        在秦风眼中,陈世豪的这些手下,就像是国内的城管和正规野战军一般,处理一些人民内部矛盾吓吓老百姓还行,但要是拉出去打仗·那只有给别人当靶子的份。

        “秦老弟,我的人不至于这么不堪吧?”

        听到秦风的话后,陈世豪的脸上不由有些难看·就在去年的时候,他还靠着这些人和崩牙驹的手下打了一仗,此战过后·才将澳岛的治安彻底稳定下来的。

        “豪哥,你组建这个班底不容易,还是留着吧?!鼻胤绨诹税谑?,说道:“这件事由我来处理,不过回头善后的事情,还需要豪哥你多帮忙了?!?br />
        无论在哪里,杀人都是大案·更何况是在平日里整日吹嘘国际化的澳岛了,秦风有把握干掉那几个人·但处理后面的事情,还是要交给陈世豪这样的地头蛇。

        “那个没问题?!?br />
        陈世豪一口答应了下来,迟疑了一下,问道:“可······可是老弟,你想清楚了,他们可是有五个人,还全都带着枪呢······”

        看着漆黑的夜色,秦风思考了一下,开口说道:“豪哥,把车子再往后停两百米,另外让你的人守在路口,如果那几个人出了货场,让他们往死里打……”

        在知道妹妹被人追杀的消息后,秦风就已经在心里打定了主意,就算找不到妹妹,他也要躲在暗处,将对付妹妹的人给连根拔起。

        所以这次出手,秦风不想漏出一丝风声去,以免打草惊蛇,这也是他拜托陈世豪的主要原因,就是怕到时候别出现什么意外,让这五人逃走那么一两个。

        “秦老弟,你放心吧、”

        见到秦风心意已决,陈世豪也没多劝,看了一眼周围的地形后,说道:“想要出这个码头,就一条路,那几个人就是飞也甭想飞过去?!?br />
        “豪哥,多谢!”

        秦风也不是婆婆妈妈的人,既然主意已定,他一刻都不想再拖,当下冲着陈世豪抱了抱拳,转身就往码头的方向走去。

        “秦老弟,你等等!”陈世豪喊住了秦风,冲着一个招了招手,让他走到近前来,说道:“把喷子拿出来!”

        那人看了秦风一眼,有点不情愿的从腰里拔出了一支五四手枪!黑黝黝的枪身擦拭的很亮,这把枪保养的算是不错。!

        “老弟,这玩意儿你拿着,身手再好,也没这东西快?!?br />
        陈世豪生怕秦风不要,又开口解释道:“当年老美和越南打仗的时候,北边支援了不少这种枪,都是从越南流出来的,底子很干净,不怕被人查?!?br />
        中国是太平了几十年,不过周边的几个国家,各种反政府武装以及金三角的势力,这些年一直都没消停过,宛若是东南亚最大的军火市场,只要有钱,想搞到几把枪还是很容易的。

        “豪哥,尽量不响吧?!鼻胤缟焓纸庸四前亚?,大拇指在枪柄处一跳,弹夹已然是从掌心滑落了下来。

        秦风用手接住后,检查了一下里面压满的子弹,随之拉了一下扳机,随着“咔嚓”一声轻响,枪膛里的一颗子弹也被退了出来。

        “这枪不错,比六四强多了,就算不打中要害,一枪也能把人打残掉……”秦风看了看陈世豪身边的男人,说道:“这位大哥,抢我借用一下,回头一定完璧归赵?!?br />
        虽然从建国后各种武器一直都在不断研发推出中,但就手枪而言,时至今日,不管是六四还是九五手枪,从杀伤力而言,都远远不如五四的。

        伸手连拉了几下扳机,秦风确定手枪不会卡壳之后,这才将子弹一颗颗的压入到了弹夹里,推上弹夹,秦风一拉扳机,一颗自然已经是上到了枪膛之中,随时都可以激发的。

        “没事,秦先生你先用着好了,一把钱才值几个钱?”

        看到秦风验枪时熟练的动作,那人顿时收起了轻视之心,从刚才那几个动作来看,秦风绝对不是玩枪的新手,动作之娴熟,就是那人也自愧不如。

        秦风点了点头,把枪往身后腰间一插,对着陈世豪几人拱了拱手,转身沿着路基,尽量不让灯光照射在身上,往码头货场走了过去。

        “豪哥,这位秦先生,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在秦风的身形没入到黑暗之中后,明仔走到陈世豪的身边,对于秦风的决定,他同样不能理解,这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子弹可是不长眼睛的。

        “你小子就算得了脑瘫,他脑子都不会坏掉的?!背率篮揽戳艘谎勖髯?,却也没解释太多。

        毕竟陈世豪邀约秦风参加赌王大赛的事情,只局限于当年跟随叶汉的几个人知道,甚至就连陈世豪的心腹阿坤都不太明白,豪哥为什么对秦风如此客气。

        说老实话,陈世豪虽然也不怎么相信秦风单枪匹马就能干掉那几个越南人,不过在内心深处,他隐隐觉得秦风能办到,这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阿豹,狐狸,你们两个带着人,守在这个路口?!?br />
        应付了几句明仔后,陈世豪开始安排起了人,今儿他既然来了,就算秦风没能得手,陈世豪也不打算让那些越南人活着离开的。

        “杀手门的暗哨,向来都是暗哨,等下还是要将两个暗哨给解决掉?!痹诔率篮啦贾萌耸值牡笨?,秦风已经重新进入到了码头货场里。

        只是和刚才大张旗鼓的进来不同,秦风专门挑拣一些没亮灯光的地方行走,将自己的身体完全隐藏在了黑暗之中,走路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

        而且秦风也将自己全身的气息收敛了起来,他知道那些经历过战场厮杀的人,直觉十分的敏感,稍微有点风吹草动都会惊动他们。

        “嗯,暗哨的位置换了?”

        秦风又往里行进了一百多米后,身形忽然的停顿了下来,如同幽灵般的闪入到了一个货柜后面,甚至连呼吸都屏住了。

        “还真够他妈的小心。

        刚才秦风也是凭靠直觉,发现前面有危险存在,现在停下一打量,秦风已经可以确定,在距离自己四五十米的地方,藏着刚才的那位阮老板。

        “早死早投胎!”

        秦风深深的吸了口气,身体轻轻往上一跃,双手向后扒了一下,微一使劲,秦风就翻上了那个高达两米多的货柜箱上面,

        漆黑的天空中乌云压顶,厚厚的云层遮挡住了月亮和星星,却是正好给秦风打了掩护。

        只见他轻盈的身体行进在连接在一起的货柜箱上,在接连翻越了五六个货柜箱后,秦风已然悄无声息来到了阮老板所下暗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