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一十七章 越南帮

    第四百一十七章 越南帮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一点?又赢了???!”!

        当那荷官将手中的牌翻过来后,四周响起了一阵惊呼声,在场那么多人,没有一个能猜想得到,秦风居然拿到了一张A。

        如此一来,秦风现在的牌面就是二十一点,而且有了这样的牌,即使是想输怕是都难了,一时间,旁桌的几个人都拿着筹码凑了过来,显然是想沾一些秦风的好运气。

        这次荷官没有那么快的赔付筹码,而是叫过一个拿着本子的女人,将牌面给她看过之后,才数出筹码推到了秦风的面前,说道:“这位先生,一共是一百六十万,请收好……”

        “嗯,放这就行了?!?br />
        秦风浑不在意的把筹码放到身前,目光却是一直都放在阿坤的身上,“阿坤,怎么回事,出了什么事情了?能确定葭葭出境了吗?”

        相比妹妹的下落,一把赢了一把多万,却是让秦风提不起丝毫的兴趣来,他现在关心的是妹妹到底去了哪里,有没有出了澳岛的地界。

        “秦先生,具体出了什么事我也不知道,豪哥已经开车过来了。

        阿坤看了下手腕上金光灿灿的劳力士,说道:“现在豪哥差不多已经到了,秦先生您还是亲自去问豪哥吧…···”

        “好,阿坤,这些筹码都给你了,你先玩着······”秦风闻言转头就走,眼睛连看都没看那价值百万的筹码一眼。

        “都给我了?这······这可是有一百多万啊?!笨醋琶媲岸训暮芨叩哪寝锫?,阿坤愣了一下。

        虽然阿坤是陈世豪手下的双花红棍,收入不菲,但整日里拼杀,有钱不是玩女人就是赌光掉了,一百多万对他来说也是一笔很大的数字。

        可是等阿坤回过头再想找秦风的时候,却已经看不到秦风的人影了,惊愕一阵之后,阿坤不由舔了舔嘴唇·有些兴奋的拿起了赌台上的筹码。

        “阿伟,那个人呢?”

        就在秦风的离开的当口,原本在监控室里的那个中年人阿杰,来到了发牌的荷官身边·不过在四周打量了一番之后,他却是有些疑惑,刚才赢钱的那个年轻人,居然不见了。

        “吴总,他······他刚刚走了,好像有什么急事吧?”

        刚赔付了一百多万的筹码,那个荷官还有些精神恍惚·要知道,他所在的区域,并不是VIP赌厅·他在这里干了三年多,还没有一把输过这么多钱呢。

        “好了,阿伟,你休息一下吧,下面我来接手······”

        阿杰拍了拍那个荷官的肩膀,将他换了下来,在赌场里有换手如换刀的说法,当发牌的荷官手气不顺的时候,赌场往往就会找人将他替换下来。

        事实证明这说法绝对是准确的·因为换了荷官,这一桌的风向马上就变了,阿坤在玩了一会之后·面前那一摞厚厚的筹码已然是所剩无几了。

        不过秦风显然不会关心这些,此时他已经坐在了陈世豪的那辆防弹奔驰车里,面色显得有些阴沉。

        “秦老弟·你也不用担心,我已经拜托何先生与出入境管理局打了招呼,如果令妹出境的话,他们那边一定有记录的······”

        陈世豪嘴上咬着一支食指粗细的雪茄,脸上满是无奈的神色。

        陈世豪原本想借着这件事让秦风欠下自己的人情,谁知道刚才在和赌王吃饭的时候,却是得到了那个叫做“何佳”的女孩出境的消息。

        无奈之下·陈世豪只能拜托赌王,用他的关系去出入境管理局查一下·看看那个女孩来自哪个国家,也算是能缩小一点秦风查找的范围。

        “多谢豪哥了?!?br />
        秦风笑的十分勉强,眼看就要找到妹妹了,阴阳差错却是又没碰上,秦风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见到妹妹,此时心里面窝着一股子邪

        “老弟,赌王已经让人去办理这件事了,明天一定有消息的,抱歉,我先接个电话······”陈世豪正安慰着秦风,放在一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接通电话刚刚听了几句之后,陈世豪的声音一下子响了起来,大声问道:“什么,还有人在打听那女孩的消息?”

        “好,我知道了,找人盯死了那些人,我马上就过去?!?br />
        陈世豪的声音有些兴奋,挂断电话后,看向秦风说道:“老弟,刚刚得到消息,除了你之外,还有一批人在寻找你妹妹。

        我想······通过他们,一定能知道你妹妹的消息和下落的?!?br />
        “还有人在找秦葭?”

        秦风闻言愣了一下,连忙说道:“豪哥,马上带我去见那些人,我想知道,他们是为何找葭葭的,存着什么居心?”

        之前听丧狗说碰到妹妹的时候,秦葭似乎很慌张!现在想来,她应该是在被人追赶。!

        秦风心中不由升腾起一股怒火,他已经将秦葭离境的事情,迁怒到了那些不知道目地何在的人身上。

        陈世豪点了点头,说道:“那边一共有五个人,都在码头的货场那里,我这就带你过去?!?br />
        虽然没能找到秦葭,但陈世豪在澳岛地下世界的名头,还真不是吹出来的。

        就在两个小时之前,这五个人才通过偷渡的渠道进入澳岛,其中一人拿出了秦葭的照片,想请澳岛道上的人帮助寻找。

        可是那几个人没想到,两个小时不到的时间,这个消息已经反馈到了陈世豪的耳朵里,并且连他们的落脚点,都暴露了出来。

        秦风面色阴沉的点了点头,他不知道秦葭遭遇了什么麻烦,但直觉告诉他,那些人寻找妹妹,应该不是存了什么善念的。

        半个多小时后,车子横跨了整个澳岛,来到了位于澳岛最东端的一处货运码头外,车子刚刚停稳,一个身材瘦小的年轻人就迎了过来。

        “豪哥,那几个都是越南人,是从港岛偷渡过来的?!?br />
        年轻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说道:“他们要找这个女孩,说是姓秦,我看着和豪哥您发下来的照片一样,这才给您打的电话······”

        “是秦葭!”

        陈世豪还没伸出手去,在他后面下车的秦风,就一把将照片抢了过去,一看之下,眼睛顿时红了。

        和金龙酒店的监控录像相比,这张照片无疑要更加清楚,照片上的秦葭穿着一身连衣裙,背景是一片沙滩,在照片上,远处似乎还有一些外国人的身影。

        “秦葭当年到底遇到了什么?难道我这些年找不到她,就因为她一直生活在国外?”

        看着照片,秦风陷入到了沉思之中,这张照片,让秦风变得愈发糊涂起来。

        秦风看照片的时候,陈世豪也没闲着,将那年轻人叫到一边,开口问道:“明仔,你这边还有多少人?能不能把那几个人给我抓起来?”

        “豪哥,我……我这边倒是有七八个人?!?br />
        明仔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的神色,顿了一下,说道:“不过您也知道,他们跑船偷渡可以,这……这抓人,我怕他们干不过那几个越南人?!?br />
        “点子很难缠?”

        陈世豪有些意外,他知道明仔这些专门跑偷渡的人也不是什么善茬,连他们都不敢招惹的人,恐怕应该是些狠角色。

        “嗯,应该是越南帮的,身上似乎有股子杀气,而且好像还带着喷子……”

        明仔点了点头,这趟就是他用船将那几个人偷渡过来的,虽然那几人都有些沉默寡言,但相互之间的一些简单对话,却是让明仔听出了他们的身份。

        明仔年龄不大,但已经干了五六年偷渡的生意,当年甚至还帮崩牙驹跑过路,经验十分的丰富,在到了澳岛下船的时候,他有意触碰了一人的腰间,发现那里硬邦邦的。

        “难道是越南帮的人?他们找那女孩干什么?”

        听到明仔的话后,陈世豪顿时感到一阵头疼,像他这种地头蛇,最怕就是那种不讲规矩的地头蛇,当年的大圈帮和现如今港岛的越南帮,都在这个行列中。

        越南帮比大圈进入港澳两地的时间,要稍微晚一些,他们大多都是因为美军对越战争,逃入到了港岛的,这些逃难的人里面,不乏参加过战争的军人。

        俗话说穷则思变,对于有着战争技巧,希望不劳而获的人来说,组建势力争抢地盘,无疑要比老老实实出苦力赚钱更有吸引力,于是越南帮也就应运而生了。

        相比本地帮派,越南帮行起事来,更加肆无忌惮,走私贩毒开设卖-淫窝点,几乎没有他们不做的生意,因此和港岛的几大帮派很是恶斗过几场。

        由于出手狠辣,在几次争斗互有损伤之后,港岛的本地帮会也默许了他们的存在,只是在一些高端场合限制了他们的发展,给他们的地盘,也都是类似贫民窟的地方。

        越南帮在九十年代初期也试图抢占澳岛的地盘,只是那时澳岛是崩牙驹的天下,一场火拼,越南帮留下了几十具尸体,从那之后就极少踏足澳岛了。

        此时越南帮的人再次来到澳岛,却是让陈世豪极为担心。

        因为陈世豪对一些人士承诺过,要确保澳岛回归之前的稳定,所以他生怕这些不讲规矩的越南人,在澳岛掀起一阵腥风血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