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一十六章 二十一点

    第四百一十六章 二十一点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宝爷,那个年轻人已经赢了三十多万了,要不要找人接触一下阿坤?”

        就在秦风和阿坤在赌场内四处游荡,偶尔在赌台上小赌一把的时候,他们俩并不知道,早已有人盯上了他们。

        在葡京赌场的三层一个房间里,摆放着十多个显示器,赌场内的无数个摄像头汇集到这里,从各个角度监控着整个赌场,整个房间机具现代感。

        房间中坐着十多个人,每个人的眼睛都紧紧盯着一台显示屏,这些人的主要工作,就是盯死了各个显示器,以防有人在赌场内出老千。

        而这些人还有另外一个任务,那就是人物对比,他们所面对的电脑,有人物比对的功能,只要是在电脑中留档的面貌进入赌场,他们马上就会得到提示。

        这是葡京最新应用的一项高科技技术,不仅记录了一些豪客的信息,更是有各国赌王和势力的资料。

        阿坤虽然算不上什么大人物,但是作为陈世豪手下的头牌打手,在电脑里也留有记录,是以刚一进赌场,就被监控室里的人关注到了。

        除了那些监控员之外,在房间一角的沙发上,还坐着两个人,此时正在泡着功夫茶。

        说话的这人是个三十五六岁的中年人,坐在他身边的,是一位年逾六十的老者,穿着一身老式的唐装,和房间里的布置显得有些格格不

        “阿杰,他们才赢了三十多万,你就坐不住了?”

        被中年人称为宝爷的老者微微皱了下眉头,说道:“咱们赌场一天的流水都要上亿,别说几十万的输赢了,就是被人赢走上千万,那也是常有的事情,用得着那么紧张吗?”

        赌王苦心经营了数十年,在澳岛打造了一个庞大的东方赌业帝国

        时至今日,到了澳岛如果不去葡京赌场,等于是没有来过澳岛。

        在这种情况下,葡京赌场的生意之好可想而知正如老者所言的那样,几十万的输赢在VIP区不过是一把牌的事情,根本就不用紧张的。

        “宝爷,阿坤可是陈世豪的人,他来咱们赌场,未必存了什么好心啊?!?br />
        中年人有些不服气,原本在澳岛是赌王何先生一家独大,但是现在出了个能和赌王分庭抗礼的陈世豪,这些跟随何先生的人心里自然都感觉很不舒服。

        “阿杰,何生都不在意,你那么义愤填膺干什么?”

        宝爷摇了摇头,说道:“何先生一向都远离社团,但也不愿意和他们交恶,现在的澳岛正好达到一个平衡,这里面的学问,是你不懂的……”

        在澳岛,黑白原本就不怎么分明崩牙驹崛起之前的澳岛,何先生就是澳岛的王者,不管黑白两道都要将他的意志放在首位。

        但这也导致赌王受到各方的攻击,从九十年代初期,就有人提出要重新进行赌牌分配和增加赌牌发放的数量树大招风这句话,用在赌王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眼下临近澳岛回归,赌王也变得越发低调起来,陈世豪上位,未尝也不是他故意做出的姿态,用来平衡各方的关系,使得澳岛赌业不会因此而崩溃。

        “我知道了?!?br />
        看着显示屏里趾高气昂的阿坤中年人咬了咬牙说道:“宝爷,下月的赌王大赛我一定要让他们知道,澳岛究竟是谁说了算的?!?br />
        “尽力就好了,从赌王大赛举办至今,还没有华人获得过第一呢?!?br />
        宝爷叹了口气,说道:“要说赌术,当年的叶汉堪称鬼才,不过他除了自己不参加赌王大赛,也严禁手下参与,要不然,咱们华人早就占得一席之地了……”

        作为西方主办的赛事,赌王大赛的冠军头衔,也一直都被西方赌场的赌术高手把持着。

        纵然是何先生手下人才济济,也没能获得过一次冠军,这让所有的华人赌业从业者,都一直感觉耿耿于怀。

        “行了,阿杰,不要再关注那两个人了,咱们就是内斗消耗太多的能量了?!?br />
        相当当年叶汉和赌王的澳岛之争,宝爷不由感到一阵索然无趣,他是亲身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自然知道当时发生的事情,对澳岛赌业的伤害有多么大。

        “秦先生,咱们要不要去VIP厅???”

        看着秦风手上的三万筹码,在两三个小时之后居然变成了三十万,阿坤愈发不想在这人声吵杂的赌厅里呆了。

        阿坤来过几次葡京,都是跟着豪哥直接去的VIP厅,在他心里,那里才是大人物们应该呆的地方。

        “就在这里玩玩吧,我只是想感受下气氛?!?br />
        秦风看了下手表,说道:“时间差不多了,豪哥应该和那人也谈好了,再玩一把,咱们就离开……”

        秦风是下午一点多进来的,只是在几张赌台处转了一圈,顺带着欣赏了一会国外女演员表演的歌舞,就已!酵了晚上七点多钟了。!

        在赌场里,根本就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这里面永远都是灯火通明,压根就不分白天和黑夜,再有就是,在任何一家赌场,都甭想看到墙上会挂着钟表。

        听到秦风要走,阿坤点了点头,说道:“好的,秦先生,咱们先回去吃饭,吃完饭我再陪你过来?!?br />
        “晚上也不用过来了?!鼻胤缫×艘⊥?,他答应过师父载,绝不以赌术牟取财富,就是手上赢得这点钱,他原本也没打算带走的。

        此时秦风正好站在一张赌大小的骰子赌桌旁,顺手就将两张十万的筹码押在了小上面,在这里赌大小,除了庄家之外,赌客想作弊几乎就不可能。

        因为当年叶汉大破听骰党之后,澳岛的赌场就改了先摇骰后押注的规矩,变成了先押注后摇骰子,如此一来,就算有人能听出点数·也无法改变自己的投注了。

        “嗯?居然赢了?运气还不错啊,四十万都押上了······”当庄家开出了骰子之后,秦风发现,自己押出去的二十万变成了四十万。

        看到秦风又下了四十万的注·那位荷官连忙出言说道:“这位先生,这张赌台最大的投注金额是二十万,您要是想玩大的,还请去高倍投注区……”

        “想输钱还这么多规矩???”秦风闻言一愣,转头看到阿坤正在接电话,笑着摇了摇头,对阿坤示意了一下·自己往高倍投注区走了过去。

        高倍投注区单盘投注金额,最高限度是一百万。

        虽然和大厅也是相连的,不过这里的人却是要少了很多·秦风随便坐到了一张赌二十一点的台子上,将那四十万的筹码推了出去。

        这张台子只坐了秦风和另外一个人,荷官发牌之后,秦风拿到的两张牌加起来,是十三点,他摆了摆手没有再叫牌。

        二十一点的规矩大家都明白,花牌为十点,A为十一点也可以当做一点,如果同时来了这两张牌·就是二十一点,是所有牌里面最大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秦风今儿的运气特别好,庄家拿了一张K和一张2·加起来只是十二点,无奈之下,那个荷官又为自己发了一张牌。

        可是这张牌发出来·却是一张J,庄家三张牌相加,却是二十二点,在规则里,他的牌爆了,秦风那十三点的小牌面居然又赢了。

        “这是不想让我走???”秦风苦笑了一声,看着荷官推过来的八十万·又是一把推了出去。

        “这位先生,您押的是八十万!”

        看到秦风将那八张十万的筹码推过来·荷官的额头已经见汗了,要是这一把再输,加上之前的四十万,他这张台子就要赔出去一百多万了。

        “没错,这张赌台的限额不是一百万吗?”秦风指了指赌台旁边的牌子。

        “好,买定离手,我发牌了?!焙晒偎祷暗氖焙?,偷偷按了一下腰间的对讲机,如果这一把再输掉,那就要换人了。

        “秦先生,豪哥来电话了,说事情有些不对?!本驮诤晒俜⑴频氖焙?,阿坤拿着电话匆匆找了过来。

        “嗯?怎么回事?找到葭葭的下落了?”

        秦风边问边看了下牌面,他的这把牌又是不错,一张K和J,两张牌相加是二十点,一般情况下,这种牌已经是稳赢不输了。

        阿坤摇了摇头,说道:“秦先生,令妹的下落还没找到,豪哥怀疑她已经出境了。

        “什么,出境了?能确定吗?”阿坤的话让秦风脸色一变,右手重重的在赌台上一顿,身体随之站了起来。

        “这位先生,您……您是还要牌吗?”

        原本看着秦风牌面的那位荷官,眼睛忽然一亮,按照赌场的规矩,二十一点中用手指点桌面,是要牌的意思。

        “发吧!”

        秦风冷冷的看了一眼那个荷官,他此刻心情大坏,好不容易才得到了妹妹的消息,却没想到她竟然又离开了,天下之大,这让秦风去何处寻找?

        “还敢要牌,不怕爆???”

        “就是,都已经二十点了,这个年轻人胆子真大······”

        在这张赌桌旁,还是有几个围观的人的,见到秦风的举动后,不由咋舌不已,只是他们不知道,秦风此时的心思,压根就没放在牌局

        “扑街仔,还敢要牌,爆死你!”听到秦风的话后,那个荷官忙不迭的又从发牌机上拿下一张牌,摆到了秦风的面前。

        PS:感谢诸神的白银大盟,最近还要出门几天,等胖子彻底稳下来,一定好好爆发。

        对了,年度评选,大家把票票都投给作品啊,胖子写了几年都市,看看能拿个都市第一不?拜托诸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