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零七章 诈金花(上)

    第四百零七章 诈金花(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丹尼,咱们不过是自己玩玩,用得着拿出这么多钱吗

        看着那些筹码,亨利卫也忍不住咽了口津液,原本陪太子读书的心态,居然也发生了些许的转变。

        郑中泰和亨利卫两人,虽然在荷官这个行当里名气很大,但前些年跟着汉叔,并没有赚到多少钱。

        也就是这两年出去给别的赌场做技术总监,两人才赚了些身家,眼下陈世豪一下子拿出了八百万作为赌注,对这两人来说也算是大手笔了。

        相反秦风在知道这些筹码可以换成钱之后,表现的却是很平淡,几百万对他而言,数目虽然也不小,但还不至于让秦风失态动容的。

        听到亨利卫的话,陈世豪大声笑了起来,说道:“亨利,这点钱不算什么,谁想拿走,还是要拿出点真本事来的?!?br />
        和亨利卫与郑中泰等人相比,混江湖的陈世豪身家则是要丰厚的多。

        别的不说,就凭他在一些赌场中拥有的赌桌,每年都能为陈世豪带来数以千万计的利润,现在的陈世豪也是身家过亿,拿出这点筹码的确不算什么。

        “行了,别婆婆妈妈的了,咱们开始吧?!?br />
        陈世豪搓了搓手,看着秦风等人说道:“几位老弟,你们可都是赌坛的知名人士,要是被我给赢光了这些钱,那笑话就大发了······”

        陈世豪此话一出,围观的那几个老头顿时笑了起来,说实话,就连他们几个对那些筹码也是眼热的很,不过谁让刚才他们没有自告奋勇要参加赌局呢。

        “豪哥,这第一把牌,你来洗吧?!蔽吮硎竟?,郑中泰将手中的牌向陈世豪递了过去。

        “泰哥,谁洗都一样的·就你来吧?!背龊踔V刑┮饬系氖?,秦风挡住了郑中泰的手,示意由他洗牌就可以。

        这让亨利卫还有围观的那几个老人,脸上都露出了惊诧的神色·难道秦风不知道这洗牌中蕴藏着的玄机吗?

        “让我洗?好吧,秦老弟,你可别后悔啊?!敝V刑┮裁豢推?,拿起那副牌就洗了起来。

        郑中泰的手非常大,在将牌切成两份的时候,用一只手就能切得过来。

        切好牌后,只见郑中泰两手将牌往掌心里一握·猛地张开,那些被握出弧度的牌,顿时弹了出来。

        要说郑中泰洗牌的手艺真是不错·因为那些弹出的牌,每一张都交相错合插入到另外一张牌的中间。

        一阵“哗哗”摩擦响声过后,原本被切成两份的牌,整整齐齐的出现在了郑中泰两手之间。

        在郑中泰洗牌的时候,亨利卫和陈世豪的眼睛,都死死的盯在牌上,藉此从那电光火石之中,看出一些端倪来。

        洗牌看牌,这原本就是赌术中的基本功·只是郑中泰本身就是老手,他的动作之快,连亨利卫都没能记住几张。

        而秦风的注意力则是似乎并没有放在那副牌上·在郑中泰洗牌的时候,反而微微闭上了眼睛,好像在闭目养神一般。

        不过要是有人注意秦风的话·就会发现,秦风两耳的内壁,洗牌“哗哗”声响起的时候,居然轻微的颤抖了起来,随着洗牌的结束,颤动才停止住的。

        “泰哥好手法?!庇枚洹疤绷酥V刑┑恼庖皇窒磁频募记?,秦风轻轻鼓起了掌。

        要知道·郑中泰的动作虽然没有电视电影上演的那么花俏,但却很见功底·没有几十年洗牌的功夫,绝对掌握不了这般的火候。

        “秦老弟过奖了?!敝V刑┬α诵?,看向秦风等人,说道:“几位,可以发牌了吗?”

        “可以了······”亨利卫和陈世豪异口同声的说道,他们心里明白,这一把赢的人肯定就是郑中泰了。

        就在郑中泰准备发牌的当口,秦风忽然说道:“慢着,泰哥,我想切下牌······”

        “切牌?”秦风话声一落,场内众人均是愣住了。

        切牌在赌局中是很常见的事情,有些人手气不好,就会用切牌在转下运,这是切牌对普通赌客们的功用。

        但是对职业赌徒而言,切牌却是可以改变一副牌的位置走向,是极为重要的,不过切牌的技巧很难掌握,一个不慎,反而会使自己拿到的牌愈发的差。

        “秦老弟,不知道你想切几张?”郑中泰深深的吸了口气,秦风此话一出,让他顿时压力倍增。

        因为以郑中泰的赌术,这五十二张牌他只记住了最上面的二十张,秦风就算只切最上面的一张,也会使发牌的顺序发生极大变化的。

        “泰哥,切掉上面三十张牌吧?!鼻胤缧α诵?,说道:“咱们只有四个人,每人只能拿到三张牌,我留下二十二张已经足够了···…”

        “好,那就切掉三十张……”

        听到秦风的话后>泰大大的松了口气,他最怕的是秦风切到上面几张,因样的话,他一定拿不到自己洗好的牌,等于是给别人做了嫁妆。

        但是秦风切掉了三十张牌,下面牌的顺序,就是郑中泰自个儿也不知道。

        如此一来,就是纯粹的赌运气了,每个人赢钱的几率都在四分之一,大家的机会都是相等的,谁能赢,就看运气的好坏了。

        郑中泰说话的时候手也没闲着,拿着扑克牌的右手微微一错,一叠牌就落在了桌子上,不多不少正好是三十张。

        “秦老弟切的牌,按照估计,要从你开始发的?!鼻泻门坪?,郑中泰将第一张牌发给了秦风,依次又给亨利卫、陈世豪和自己发了牌。

        每人三张牌发完后,四人谁都没去动面前的牌。

        因为在诈金花的规则里,是有暗牌的说法的,也就是说,在不看牌的情况下,可以往赌桌上下注,而所下的赌注,只需要看过牌面的一半。

        “秦老弟,该你说话?!敝V刑┛聪蚯胤?,拿到第一张牌的人,要首先做出决定,是看牌还是暗牌投注。

        “我切的牌,运气应该比你们都要好点吧?”

        秦风笑了笑,拿了一枚十万块的筹码扔到了桌子中间,说道:“赌这诈金花,一定要胆子大,诸位,请跟注??!”

        “秦老弟,一把就十万?这两百万可不够你输多久的???”坐在秦风下首的郑中泰摇了摇头,说道:“我是没秦老弟这气魄,我看牌还不行吗?”

        “二十万,我跟秦老弟一把?!?br />
        看完牌后,郑中泰不漏声色扔出了两枚十万的筹码,因为按照规矩,他看了牌就属于明牌了,所下的赌注,要比暗牌多一倍。

        其实郑中泰此时心里很是纠结,因为他的牌面并不是很大,只有一个单A,另外两张则是一个和一个9点,既不是同花,也不是顺子。

        但是在诈金花而言,有张A已经具备可以赌一下的资格了,而且这把就是赌的运气。

        还有就是,郑中泰记得前面他洗出了两张A,换句话说,如果大家起的都是单牌的话,他赢的牌面还是非常大的。

        “不跟,丹尼,你和他们玩吧?!?br />
        亨利卫看了下自己的牌,皱了皱眉头,将牌扔到了赌桌中间弃牌了,他的三张牌分别是3510基本上没有任何的赢面。

        虽然诈金花里有个诈字,但坐在赌桌上的这几个人,都是赌坛老手,在他们面前使诈,平白会惹得人笑话的。

        “亨利,我也不玩了?!?br />
        陈世豪看了下自己的牌,摇了摇头,说道:“总共才两百万的筹码,这二十万一把扔下去,可是玩不到几把的?!?br />
        陈世豪的三张牌,最大的是个K,其余两张则是Q和91虽然有一搏的能力,但赢面却也不是很大。

        毕竟单K即使在散牌中也不大,而在散牌的上面,还有对子顺子金花同花顺那么多大牌呢。

        “又到我说话了?”秦风拿起了三枚筹码,说道:“三十万吧,泰哥,咱们这么赌,我可是占便宜啊。

        秦风扔出了那三枚筹码后,郑中泰的脸色也是变了一下,因为秦风是暗牌,他拿出三十万,郑中泰就要出六十万,的确是比较吃亏的。

        “秦老弟,话不能这么说,我可是看过牌的!”郑中泰稍微犹豫了一下,数出了六十万的筹码,说道:“我跟你这一把,咱们起牌吧!”

        在诈金花的玩法里,起散牌的几率还是是最大的,而单A无疑又是散牌中的大牌,所以郑中泰保守之余,还是拿出了六十万,要和秦风比下大小。

        “得,没诈住老哥你,那咱们俩就赌运气吧!”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因为按照规则,在剩下最后两个人的时候,一方是有权利要求看牌的,此时他即使再想加注也晚了。

        “J,不小了,是张花牌啊?!鼻胤缦瓶说谝徽排?,是张方片J,不过这样的牌想赢,希望却是很渺茫的。

        “嗯?红桃2”掀开第二张牌的时候,秦风的眉头皱了起来,因为这两张牌不连不靠,他此时最大的牌面,只能是对J了。

        “秦老弟,把第三张也开出来吧?!笨吹角胤绲恼饬秸排?,郑中泰的眉头倒是舒展开来。

        因为郑中泰清楚的记得,前面二十张牌里,有三张2和三张J,也就是说,秦风根本就不可能凑成一对的。

        ps:这几天人在外地,尽量保持更新,大家的票票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