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偷渡(上)

    第三百九十五章 偷渡(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爷,秦爷,您还在吗?”过了半晌都没听到秦风的!声电话一端的窦建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连声问道。

        别看窦建军也算是一方豪强,但对秦风这个年轻人,心底还真是有些发憷,发生在赵峰剑身上以及秦风在津天的斩首事件,让窦建军感觉他比自个儿更适合混江湖。

        “老窦,我在呢?!鼻胤缟钌畹奈丝谄?,说道:“我明天下午能赶到珠江,你安排人带我出境,没问题吧?”

        秦风办事极为果决,既然决定要去了,绝不拖泥带水,而且他让窦建军带他出境,也是有自己的考虑。

        一来国内办理港澳通行证,是需要在当地户籍部门,秦风的户籍在津天,也就是他需要赶回津天办理,而且这种事情就算他找胡保国帮忙,恐怕也要花费一两天的时间。

        第二就是秦风现在心中憋着一股子邪火,因为那女孩如果真是秦葭,那就面临一个问题,秦葭是如何到的澳岛,是从小被人拐骗过去,还是另有原因?

        如果是第一个原因的话,秦风不敢保证自己能平心静气的去处理这件事情,怕是到时会大开杀戒,偷渡过去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

        “秦爷,您要过来?”

        听到秦风的话后,窦建军顿时感觉压力倍增,连忙说道:“秦爷,我只是觉得那女孩有点像,并不敢确定,您来了万一找不到或者不是,那……那老窦我这脸可没地放了……”

        按照窦建军的意思,他再找人在澳岛寻找下那个女孩,等落实了情况再让秦风前去,省得摆出个乌龙。

        “老窦,是不是的我都不会怪你的…···”秦风的语气很坚定,“你让人安排吧,我一会就去订明天早上的机票最迟下午赶到珠江,那幅画我会带过去,咱们在澳岛会面?!?br />
        对于秦风而言,什么生意什么工作全都比不上妹妹重要,就算是让他用现在所拥有的全部身家去换取妹妹的消息,秦风都不会皱一下眉头的,因为钱可以再赚,但亲人失去了就不会再回来了。

        “好,秦爷,您放心我现在就打电话安排,到时候您把航班号发给我,我去机场接您……”

        窦建军开口答应了下来只是刚一挂断了电话,忍不住就在自己嘴巴上抽了一记,都是自个儿嘴贱,事情还没落实清楚,甚至连那女孩都没找到,就冒冒然的给秦风说出了这件事。

        “澳岛?”挂断电话后,秦风深深的吸了口气,就是有一分是妹妹的希望,他都会花费一万分的努力去求证的。

        看着面前的《松溪论茶图》坐在椅子上调息了一会呼吸,秦风让自己的心境慢慢恢复了平静,起身小心翼翼的将这幅价值连城的“古画”给收了起来放入早已准备好的一个锦盒里,这才转身出了屋子。

        “秦风,过来打牌不过先说好,咱们不赌钱啊?!?br />
        秦风刚出了工作室,就听到了冯永康的嚷嚷声,由于这地儿距离京大太远了,冯永康没办法整天和那小护士卿卿我我,所以最初几天刚来的时候,一到晚上就拉着谢轩朱凯等人打麻将。

        只是第一天和秦风打麻将冯永康就输了个底朝天,打了三小时的麻将五块钱一个底,他居然输出去一万八,事后知道秦风那出神入化的赌术后,左手对着右手直抽了十多下,嘴上还骂着自己手贱。

        从那天起,冯永康就彻底戒赌了,再拉着秦风打牌,都是打扑克牌的八十分升级,每天都要打上一局才会去睡觉。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今天没空,你们玩吧?!?br />
        “三个人怎么打升级?”冯永康不满的喊了起来,李天远已经回到了何金龙那边,现在四合院里住的就是秦风、谢轩、冯永康、朱凯还有苗六指,而苗六指自然不会去掺和年轻人的游戏。

        “老冯,今儿真没空,我一会要早点睡觉?!?br />
        秦风耐着性子解释了一句,看向谢轩说道:“轩子,找人给我订张机票,要明天最早去粤省的,最好是直接到珠江,实在没有的话到羊城也行?!?br />
        “去粤???风哥,您不是去黎永乾那边?”谢轩有些疑惑的抬起头,因为阳美距离汕市最近,要是去他们的翡翠加工厂的话,没有必要飞到羊城或者珠江的。

        “不是去老黎那,有些别的事?!鼻胤绨诹税谑?,说道:“你抓紧打电话找人订机票,越早越好…

        秦风知道谢轩前段时间跟着李然去了一个什么空姐俱乐部,是一位很爱玩的世家子弟创办的,说白了就是给有钱人一个猎艳的机会,在九九年的国内,空姐还是很高端洋气上档次的,没有一定的身份地互和财富,那些空姐正眼都不带瞧您的。!

        谢轩虽然钱不是很多,但老爸是津天著名的房地产商人,自己是闻名京城的《真玉坊》的总经理,再加上李然的世家子弟身份,倒是结识了好几个漂亮空姐,秦风不知道他和那些空姐有没有进一步发展友谊,但办点订票的小事还是不成问题的。

        “好,风哥,我马上就打电话?!笨吹角胤缢档难纤?,谢轩连忙掏出了手机,搜寻了下号码拨打了出去。

        “喂,轩哥啊,你坏死了,那天早上走的时候连个招呼都没和我打……”谢轩的手机话筒音效十分好,电话刚接通里面就传来了个女人的声音。

        “咳咳……”

        饶是谢轩脸皮厚,也被那声音说的一脸通红,连忙起身往屋外走去,刻意压低了声音说道:“丽丽,真是忙啊,这不,现在打电话给你还是工作上的事情呢……”

        秦风无语的摇了摇头,看来谢轩当年因为耍流氓进了监狱,也并非是无的放矢,这小胖子的好色算是深入骨髓了,前段时间要不是秦风警告了他,怕是《真玉坊》的女店长也难逃毒手。

        “秦风,你明天要去粤省,那……那修复上的工作怎么办?”

        等到谢轩出去打电话后,冯永康和朱凯也反应了过来,秦风现在可是主持着一个修复小组的工作,效率是这次项目组中最高的,如果他离开的话,那好几个修复项目都要停滞下来了。

        “我有急事要去处理,项目组那边我会给老师沟通的?!倍杂谘罢颐妹枚?,眼前的工作根本就不算个事,要不是冯永康提出来,秦风甚至将其忘到脑后去了。

        “可是,秦风,这次的修复项目,上面拨了一百多万啊?!狈胗揽滴叛杂行┳偶?,眼瞅着项目就要完成了,每人都能拿上十几万,秦风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了。

        “老冯,不用多说了,我的事重要?!鼻胤缍⒆欧胗揽档难劬?,不容置疑的说道。

        “老冯,那项目没了秦风,最多进展慢点,又不是完不成,你小子就缺那点钱花?”

        一向细心的朱凯,从秦风的眼睛中发现了一丝焦灼的神色,这在秦风身上是极为少见的,所以他也猜出秦风或许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

        “凯子说的没错,我会尽量处理完事情回来的?!鼻胤缗牧伺闹炜募绨?,回头看到谢轩进到屋里,连忙问道:“轩子,票订好了吗?实在不行飞到深市也可以……”

        “风哥,您放心吧,订好了,明儿七点半起飞,用不了中午就能到羊城的?!?br />
        谢轩从手机里调出一个号码,拿到秦风面前,说道:“明儿我和您一起去,找这个丽丽拿票就行了,她连登机牌都先帮着换好,到时候直接进机场?!?br />
        “行,你小子没白出卖肉体啊?!碧狡蔽竦氖虑榻饩隽?,秦风松了一口气,随口和谢轩开了句玩笑。

        “要是有人能看上我这身肉就好了?!毙恍缓闷泥洁斓溃骸吧洗魏驼馀丝烁龇考?,我一部摩托罗拉最新款的手机就没了,奶奶的,七千多块钱呢?!?br />
        “你小子也就这点出息了?!鼻胤绨诹税谑?,说道:“行了,你们玩吧,我还有点事要处理?!?br />
        刚才冯永康的话也提醒了秦风,现在齐老爷子正为秦风进入国家文物修复与鉴定委员会造势,秦风最近的工作能力也很有说服力,眼下冒然离开,还是需要和齐老爷子打个招呼的。

        另外秦风还要通知窦建军,要是没有窦建军的渠道,秦风怕是要从大海里游过去才行。

        “风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您这么匆忙就要去粤???”第二天一早还不到六点半钟,秦风就被谢轩送到了机场,在等候那位丽丽小姐的时候,谢轩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了。

        “轩子,老窦那边有点秦葭的消息,我必须赶过去看一下?!倍杂谛恍?,秦风没什么好隐瞒的,当下将昨儿和窦建军打电话的事情说了出来。

        “有秦葭妹妹的消息?”谢轩一听眼睛顿时瞪圆了,说道:“那是要过去看看,风哥,要不我和您一起去吧?”

        谢轩虽然没有见过秦葭,但是有好几次都看到秦风躲在房间里拿着妹妹的画像一脸黯淡的样子,由此他也知道秦风对妹妹的感情之深,或许在这个世界上,也唯有秦葭才能让秦风如此紧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