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妹妹的消息

    第三百九十四章 妹妹的消息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风哥,现在《雅致斋》连个主事的人都没有,已经乱团了……”

        说到方家的窘境,谢轩顿时眉飞色舞起来,方雅志上次使的绝户计,差点就坏了《真玉坊》的名声,也怪不得秦风要将其赶尽杀绝。

        “方雅志现在是命不久矣,人死账消,等他死了之后,那笔款子还是补给《雅致斋》一部分吧?!?br />
        秦风叹了口气,他略通占卜相面之术,早在去年的时候,就看出方雅志活不到一年了,只是没想到对方居然和自己之间发生了那么多的纠葛。

        “我知道了,风哥,这么了解算是便宜了方家?!?br />
        谢轩闻言点了点头,这件事阄腾了一个多月,在京城古玩行里是沸沸扬扬,也有些人找他为《雅致斋》求情,是时候见好就收了。

        “这事儿我们也有责任?!鼻胤缈戳艘谎坌恍?,说道:“以后店里的各项规章制度都要正规化,别给人钻空子的机会?!?br />
        “是,风哥,您放心吧,现在店里都是个人责任制,店员出了问题组长和店长都要负责的?!?br />
        想想大年初一发生的那件事,至今谢轩都有些后怕,当时要不是秦风在,这《真玉坊》的牌子怕是就要砸在他手上了。

        所以现在谢轩最重视的就是质量管理,任何有瑕疵的东西,都不允许上柜台销售,就连黎永乾那边都被退了两件货,当时还吵到了秦风那里。

        “想要做成百年老店,咱们要干的事情还多着呢?!贝掖医肜锏姆拱墙谥?,秦风站起身说道:“你们慢慢吃,我那边还有事要做?!?br />
        从餐厅出来后,秦风直奔右侧的工作间,这原本是有着三个房间的东侧厢房,被秦风改成了一间卧室外加两个工作室。

        就目前而言,秦风主要仿制的赝品是古画·所以在房间里摆满了诸如裱画案、晾贴板墙、晾架、晾杆还有裁刀、剪子、针锥、镊子等物件。

        当然,像是宣纸、锦、绫、绢以及浆糊、明矾、骨胶、墨汁及国画颜料中心更是必不可少的,林林总总的摆放了足有四五十种需要用到的东西。

        在晾贴板墙上,此时正贴着一幅色调略显黯淡的山水图·整幅画为绢本设色,纵60厘米,横105厘米左右。

        在图画的左侧画着苍松巨岩,临水平坡上,有二老者席地而坐,欣赏画卷,还有二童在树下汲水煮茶。

        画中人物形态准确生动·形神毕肖,颇有生活情趣,山石采用“小斧劈”皴法·方硬嶙峋,富有质感,画面意境清旷,静中见动。

        “《松溪论画图》被藏于国内博物馆,我就给它改个另外的名字吧?!?br />
        看着这幅快要完成的作品,秦风在心里嘀咕了起来,仿制赝品要远比修复真迹难得多,这幅画整整耗费了秦风近一个月的精力,才将要大功告成。

        “有童子煮茶·就要做《松溪论茶图》吧!”

        秦风心念一动,给这幅作品重新定了个名字,他做这幅画是参照了《松溪论画图》·虽然他在细节处改动了一些,但就是齐功当面,一时半会怕是也鉴定不出这是幅赝品。

        画作的主体和做旧的工序已经全部完成·秦风现在要做的就是把他得自密室的那些轴干装在画上,这活比较简单,对于秦风而言是驾轻就熟。

        花了一个多小时,用特别调制的胶水将轴干黏贴在一起之后,整幅画算是大功告成,洗了手坐回到椅子上,秦风脸上不由露出一丝笑容。

        作为与沈周、文征明、唐寅并称为“明四家”的仇英·擅长画人物、山水、花鸟、楼阁界画,尤长于临摹。

        仇英临摹功力精湛·以临仿唐宋名家稿本为多,如《临宋人画册》和《临萧照高宗中兴瑞应图》,前册若与原作对照,几乎难辩真假。

        近年来“明四家”的作品在国内外的价格都涨得很高,其中的精品甚至能和宋画都不相上下。

        在刚过完年的时候,窦健军就亲自来了一趟京城,把那套玉器的钱交给秦风的同时,说起港岛有位名人最近迷上了仇英的作品,秦风这才操刀做出了这幅赝品。

        “嗯?我这和老窦还真是心有灵犀???”

        欣赏了一会自己的画作后,秦风正想拿出手机个窦健军打个电话,手机反倒是先响了起来,看了下号码,正是从港岛打过来的,除了窦健军没别人。

        “老窦,我正想着你打过去呢?!?br />
        接通电话后,秦风笑道:“我找到一幅仇英的作品,问问你那边的人还要不要,是仇英中年所画的《松溪论插图》,可是难得一见的精品啊……”

        吹嘘起自己的作品言-一点儿都不带脸红的,因为从艺术价值上而言,秦风这画的功底丝毫都不比仇英差,甚至还犹有过之。

        “要,当然要啊,秦爷,昨天才和余老板说起这事儿呢?!?br />
        窦健军说道:“要不这样,秦爷,我明儿就飞京城,把画给带过去,价格上您放心,那位不缺钱,最少在两百万以上······”

        上次来京城的时候,秦风带了苗六指和何金龙招待的他,席间听到两人都称呼秦风为秦爷,是以窦健军也改了对秦风的称呼。

        “两百万?不卖!”

        秦风撇了撇嘴,说道:“你告诉那人,这幅画上面有董其昌的题字,另外还有不少名家的印章,少了五百万,免谈······”

        按照师父载所言,这作伪就要做到骨子里,每一个细节都不能忽略掉,像是秦风所做的这幅画,品相能达到九分,这说明,画作一直都是传承有序,被人妥善保管的。

        而古代那些文人骚客藏画,最喜欢就是在一些著名的画作上留下自己的痕迹,比较有名气的当要数乾隆皇帝,几乎所有皇室藏画内,都有他的印章。

        秦风在这幅赝品上,一共仿制了十三个人的印章,有在历史上鼎鼎大名诸如董其昌的字,也有一些名不见经传但是在收藏界却极有名气的人,更平添了三分真实性。

        这些名人的题字和印章,本身就是弥足珍贵的,价格也会高出很多,秦风开出的五百万,并非是漫天要价。

        窦健军在这一行里干了十多年,自然知道那些题字和印章的珍贵,当下开口说道:“秦爷,我晚上约余老板谈下,应该问题不大?!?br />
        听到窦健军的话后,秦风点了点头,说道:“好的,老窦,要是价格没问题,你让人来京城取画就行了,分成还是按照老规矩······”

        “秦爷,百分之二十就行了,我拿四成,受之有愧啊?!?br />
        窦健军不是善人,要是换个人,他甚至敢要百分之六十,但是见识了秦风的势力和狠辣之后,他拿着四成的分子都感觉有些于心不安。

        “行,老窦,咱们细水长流,就按你说的办吧?!?br />
        谁也不会嫌钱多,秦风最初给百分之四十,就是想走通窦健军的渠道,眼下对方如此上路,他没理由不答应的。

        “对了,秦爷,还有件事!”

        正当秦风想挂电话的时候,窦健军忽然说道:“我前段时间去了一趟澳门,在葡京赌场内见到个女孩,长得有些像你的妹妹······”

        “什么?”

        原本半躺在椅子上接电话的秦风,猛地一下坐直了,急道:“老窦,你说清楚一点,有几分像?那女孩多大年龄?”

        虽然在忙活着学业和生意,但秦风一直都没停下寻找妹妹的脚步。

        早在去年的时候,秦风就委托朱凯在豫省的媒体报纸上刊登了寻人启事,另外鲁冀两省,秦风同样都做了大量的工作,只是一直都没有得到妹妹的消息。

        眼下突然听到窦健军说见到有个人长得像妹妹,秦风再也无法淡定了,这是他和妹妹失散那么多年以来,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消息。

        “那个小丫头妆化的很浓,看不清有多大,但我觉得也就是十七八岁的样子······”

        电话一端的窦健军没想到秦风反应如此之大,想了一下之后,开口说道:“秦爷,您妹妹的画像很传神,我感觉那女孩有六七分像是……”

        窦健军没事的时候喜欢赌几把,只要住在港岛,他几乎每个星期都会去趟澳岛的赌场,在三天前的时候,窦健军还去了一趟。

        当时窦健军玩梭哈正赢着钱,有一个女孩坐在了他的身边,开始窦健军看着那女孩有点眼熟,不过也没在意。

        只是在窦健军离开赌桌的时候,突然记起来,女孩长得和秦风给他的那张画像极为相似,但是当窦健军回头再去找那女孩的时候,却是找不到了。

        窦健军知道秦风寻找的是妹妹,当下动用了自己的关系,找到了澳岛的一位道上老大,想让他帮忙寻找那女孩,只是三天下来,也没发现女孩的影踪。

        实在没有了办法,窦健军才给秦风打了这个电话,心里还是怕秦风责怪于他的。

        “浓妆艳抹,葡京赌场,六七分相似····`·”

        听着窦健军的话,秦风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绞痛,因为从窦健军口中吐出来的这几个词,,带给了他一些非常不好的联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