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九十三章 文物修复

    第三百九十三章 文物修复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哎,老冯,把那画贴到晾架上去,小心一点······”!

        “朱凯,你动作轻一点,这排刷的质量不怎么样,动作大了纸就透了?!?br />
        “胡老师,那硝酸的配比有点问题,浓度好像过了,您再给稀释一下……”

        在故宫博物院一处闲人免进的屋子里,秦风忙的是一头大汗,不停的在下着指令,而五六个人也随着秦风的命令有条不紊的处理着手上的事情。

        过完年已经一个多月了,秦风也进入到了文物修复的角色之中,在最开始的时候,那些老资格的修复专家因为秦风年轻,对他都是爱答不理的。

        不过在主持了一副宋代佚名画作的修复后,这些人顿时转变了对秦风的看法,因为秦风的修复技术,就是比之齐功都不遑多让。

        学术界虽然经?;岢鱿窒嗷デ阍氖虑?,不过对于真有本事的人,那些老学者们还是能放低身段的,秦风指挥的那个胡老师,就是当年泉城胡麻子的后代。

        说到文物修复,其实是和文物仿古一脉相传的,历史悠久之极。

        春秋时期,在《吕氏春秋.审已篇》,《韩非子说林》均记载有赝鼎的故事。

        至唐代已出现临摹前人字画等伪作之事,到北宋时期已极为盛行,尤以仿造青铜器繁多,多以商、周真器作模式,器型、纹饰仿得相当逼真。

        元代以后,由于连年战争,仿制处于低潮,作工也比宋代低劣,但出现了民间专业仿古作坊,杭市的姜娘子、平江路的王吉等民间作坊仿制古铜器颇有名气。

        明代仿制也不如宋代,民间作坊主要在江南,仿器多按宋代编者的《考古图》仿制,并仿制一些汉代规矩铜镜和唐代的海兽葡萄镜等器·制工粗糙。

        不过在明代也有仿古精品,宣德年间所铸的仿古炉,又称宣德炉,它的式样颇多·非常精美,独具一格,并且以嘉兴张鸣岐等人仿制的古代铜炉知名一时。

        到清代更是百花齐放,几乎所有古代文物都有仿制,同时出现了一大批专业仿古高手。

        如京城的范寿轩、赵允中、王尽臣、李玉彬、李坟堂、胡迁贞、潘承霖、王海等,济南的胡麻子、胡世昌。

        这些手艺高超的匠人们带出了许多徒弟,并藉此逐渐形成了四大派别·古董商称其为:京派、苏派、潍派、长安派。

        京派是由清宫造办处的“歪嘴于”创办的,他在辛亥革命时期出宫在清宫附近从事古器修复为生,并收有七个弟子。

        等他们在抗战时期各自教出的部分徒弟·解放以后并进入了博物馆,成为新中国第一代的文物修复人员。

        苏派地处江南,自明、清就已成了仿古作业的基地,清末民国年间、以周梅谷、刘俊卿、蒋圣宝、骆奇月、金润生等仿古的铜器名匠名扬海内外,为今“南派”代表,现在文物修复界以南京博物院、安徽省博物馆等为“南派”之源。

        潍派主在形成于清代的乾隆、嘉庆时期,清末民国颇具规模。

        作为古代墓葬最多的地区之一,长安一直都是仿古作伪最为兴盛的地方,在具器物上伪刻铭纹便始于长安·主要仿造度量衡器,有苏亿年、苏兆年兄弟和嶷眼张等著名工匠,所以在国内也是自成一派。

        上文所说的胡麻子·以修复青铜器闻名国内外,破烂钟鼎彝器,一经其手·便戍完整,毫无痕迹,虽经外人化验,亦难识破。

        只是胡麻子的儿子胡世昌,性情却是非??瘫×哓?,他得了父亲的衣钵,但从来不传于外人·四十多岁去世的时候,被人认为是人亡艺绝。

        不过那只是在《民间艺人录》上的记载·实际上胡世昌是有个儿子的,只是胡世昌去世的时候儿子年龄尚幼,并没能得到父亲的传承。

        胡甲彦就是胡世昌的孙子,他在偶然的一次机会中,发现了爷爷遗留下来的一些笔记,后来有考入京大历史系,被故宫博物院聘为研究员,也是没辱没了祖宗的名声。

        但就是这样的人物,在秦风面前也老实的像个学生一般。

        因为秦风只花了十天的时间,就将他修复了半年都没成功的一尊雍正时期清宫造办处制造的金佛,给完完整整的修复了出来,连胡甲彦都找不出任何的瑕疵。

        “好了,今儿就到这里吧?!?br />
        秦风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拍了拍手说道:“朱凯,你把恒温调一下,保持在二十四度,把画先晾一夜?!?br />
        “累死我了?!?br />
        听到秦风的话后,朱凯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旁边那些人也均是松了口气,别看秦风年龄不大,但绝对是个工作狂,和他干一天下来,每个人都有种要虚脱的感觉。

        “小秦,去喝几杯?我还有几个问题想和你探讨下······

        放下手中的试管,胡甲彦走了过来,他是老资格的研究员,除了一些化学药剂的配给需要亲自动手之外,其它的时候都有学生代劳的。

        古玩行算是中国最古老的行业之一了,也遗传了不少古代的弊病,诸如传子不传女,传徒不传婿,这才导致不少绝活因此而失传。

        不过秦风却不是这样,在修复文物的同时,很大方的就将自己的一些独门秘方传了出去,从来都是有问必答。

        这也是跟着秦风干活最累,但所有人都挤破头想进入他这小组的原因,就连像胡甲彦这样国内专家组的成员都不例外。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秦风这组修复的文物多,相对从修复专项资金里得到的拨款也多,一个多月下来,修复小组的十多个人,没人都进账了十多万。

        “胡老师,今儿就算了?!鼻胤缫×艘⊥?,说道:“我家里还有些事,改天我请您,正好搞到一瓶二十年的茅台······”

        “好·小秦,说话要算数啊,老胡我就等着喝你那二十年的茅台了?!?br />
        听到秦风有事,胡甲彦也没勉强·收拾完自己那一摊子就离开了,而冯永康和朱凯则是凑到了秦风的身边,在冯永康的手上,还拿着一些东西。

        冯永康和朱凯只是京大考古与修复专业一年级的学生,按理是没资格参与到这次修复项目里的,他们俩个是被秦风点名要过来的。

        秦风左右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说道:“走吧,我那画今儿也要完工了,老冯·东西带好了吗?”

        “放心吧,早就准备好了?!?br />
        冯永康扬了扬手中的东西,他们这也算是假公济私,白天给公家干活,晚上则是用公家的材料在忙活自己的事情。

        不过对于偌大的故宫来说,这些许材料根本就不算什么,靠着这些材料,秦风已经修复了密室内一幅损毁不太严重的字画。

        现在秦风在做的这幅画,却是个完完全全的仿明代仇英的赝品山水画·由他亲自操刀作画,基本上也快完工了。

        “小秦,这么晚才走啊?!?br />
        车子驶出博物馆的时候·门卫和秦风打了声招呼,秦风则是扔了包中华香烟出去,两人是皆大欢喜。

        “秦风·这院子是一天一个变化啊?!庇捎诓挥没鼐┐笊峡?,冯永康和朱凯干脆都住到了秦风的四合院里,当然,房租是不给的。

        “秦爷,您回了?”正在车库大门顶端漆面的王老六,见到秦风的车子开了进来,连忙从上面跳了下来·把梯子搬开让了路。

        停好车下来后,秦风说道:“老王·后天差不多就能完工了,你找谢轩去结账吧?!?br />
        王老六闻言脸上露出喜色,连忙说道:“多谢秦爷了,何爷那边也是催着我去开工,不过您放心,这儿的活我一定把尾收好······”

        秦风这四合院的装修可不是王老六一家在干,苗六指同时找了四个施工队,有对墙面整修的,有做市内装修的,几家同步进行,施工进度的非???。

        现在的四合院虽然从外表看上去变化不大,但里面却是改头换面了。

        整个四合院不光所有的房间都装了空调和地暖,前中后三个院子,每个院子的主厢房还都改建了洗手间和淋浴室,中院的厨房更是占用了两个房间,和餐厅连在了一起。

        现在只有前院还有一点小工程没做完,但是已经不影响四合院的正常居住了。

        苗六指也是个会生活的人,找了个五十多岁的保姆给几人做饭,每天提笼遛鸟的,日子过的很是惬意。

        “风哥,《雅致斋》已经关门歇业了?!闭舛问奔淝胤缣乇鸬拿?,也只有在吃饭的时候,谢轩才有机会给他提些关于生意上的事情。

        和《雅致斋》的官司,正如秦风所想的那样进行着,两边都有关系,最后导致了这两边的关系都是两不帮,如此一来,方雅志可就支撑不下去了。

        原因还是出在资金上面,在京城传遍《雅致斋》卖假货的事情之后,《雅致斋》在琉璃厂那家唯一的百年老店,也变得门可罗雀了起来,每天是只出不进。

        原本第一笔翡翠货款秦风就没和他结清,加上第二批款子足足有近千万,真玉坊这边一直拖着不给。

        如此一来,资金短缺的雅致斋是人心惶惶,一个月的功夫,上到掌柜下到店员,几乎辞职了一大半。

        方雅志在一个星期前去《真玉坊》讨要欠款未果,又被谢轩奚落了一番之后,当场气急攻心导致了中风,在医院里现在还讲不出句完整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