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九十二章 温水煮青蛙(下)

    第三百九十二章 温水煮青蛙(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爷,真没想到这地下居然还藏着个地道???”站在院何金龙目瞪口呆的看着那马槽下面露出来的深洞。

        就在几分钟之前,两个建筑队的工人用暴力将那块用整条青石打造的马槽敲碎,当下面的入口出现时,顿时引起了轰动。

        当时秦风正与何金龙还有苗六指在中院说着话,听到动静之后马上跑了过来,只是和何金龙相比,苗六指与秦风脸上的震惊,都是假装出来的罢了。

        “你们不要动,我先下去看看都有什么?”见到一个工头拿着个手电筒,跃跃欲试的正想下去,秦风连忙喝止住了他。

        “老板,这应该是个储藏室,要不……我先下去帮你看看?”

        那个工头笑嘻嘻的说道,要不是顾虑秦风身边的何老大,他哪里顾得上秦风?早就钻进去看看里面有什么宝贝了。

        上次在永安门外施工,他们从地下挖出了不少陶瓷碎片和铜钱,最后居然被人十块钱一个都给买走了,也正是因为那件事,这些工程队对地下出土的东西总是特别伤心。

        “王老六,你他娘的找死???敢和秦爷这么说话?”

        听到那工头的话后,何金龙眼中闪过一丝戾气,一脚踹在了工头的肚子上,恶狠狠的说道:“在秦爷院子里发现的东西,都归秦爷所有,哪个不长眼的敢起什么坏心思,别怪何爷我心狠手辣?!?br />
        也难怪何金龙大题小做,在马槽里发现的地道,下面不知道藏有什么秘密,万一镇不住场面,怕是就要被这些工人们给抢走了。

        被何金龙一脚踹了个大马蹲的王老六,压根就不敢和何金龙顶嘴,嚅嚅诺诺的说道:“何爷,我……我哪儿敢啊,不就是想帮秦老板下去探探路吗?”

        王老六现在的这个施工队·主要就是承接何金龙的拆迁工程做,算得上是二包,要是惹恼了何金龙,他与手下十几个人都要喝西北风去。

        “秦爷·这下面阴森森的,不知道被封堵了多少年,别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苗六指凑到秦风耳边,用刚好能让王老六听到一点的声音,小声说道:“就让那人下去看看,反正上来搜他身,有宝贝他也带不出去……”

        “嗯·老苗你说的没错?!?br />
        秦风会意的笑了笑,看向王老六,说道:“老王·既然你想下去,那就下去吧,不过咱们说好,里面有东西都是归国家的,你可不能拿走?!?br />
        今儿已经是大年初六,王老六的施工队也干了三天的活了,秦风平时对他们都是和颜悦色,不过今儿这笑容看在王老六眼中,味道就不怎么对了。

        “秦······秦老板·这····…这是你家里,我······我还是不下去了吧?”

        听到秦风的话后,王老六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起来。

        干拆迁这一行的·也经?;嵬诘揭恍┑叵陆ㄖ?,鬼鬼神神的事情听过不少,此时再听秦风和苗六指这么一说·王老六顿时打起了退堂鼓。

        “老王,我这工程可是交给你承包的……”秦风一绷脸,说道:“你给我院子挖开了个洞,自然是你下去了?!?br />
        “六叔,我下去吧?!?br />
        王老六不愿意下去,不代表别人也不愿意,站在他身边不远的一个年轻人就跃跃欲试·冬天身上穿的多,要是有什么宝贝·说不定就能藏上那么一两个不起眼的。

        “滚一边去,大人说话没你的份!”

        王老六一巴掌就扇了过去,说话的这人是他的亲侄子,要是在这出了什么事,老家的嫂子还不要和他拼命???

        “王奎,你下去,拿着手电筒,小心点?!?br />
        王老六往四周扫了一眼,伸手向一个年轻招了招,虽然这人也是他一个村的,但没有亲戚关系,到了这种事情,远近疏远就显露了出来。

        “哎,我知道了,六叔……”

        那个叫王奎的答应了一声,接过手电筒兴冲冲的就往下爬,看得王老六的侄子羡慕的同时又有些不解,为什么这种好事六叔偏偏让别人下去?

        “王奎,下到底没有???”王老六也怕出事,一边在洞口用手电筒照着,一边大声询问着。

        “六叔,这地道不深,也就三四米,里面有股子霉味······”王奎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哎,六叔,这拐弯的地方还有个屋子,我进去看看?!备崭障碌降撞康耐蹩?,就看到了那间密室,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你小心点啊?!蓖趵狭睦镉行┖蠡?,看来下面还真是以前人家的密室,说不定里面就有什么好东西呢。

        不过王老六这个念头刚刚在心里头兴起,下面就传来了王奎的骂声:“奶奶的,什么都没有啊,就一个破箱子里面放了些破烂玩意……”

        密室的铁门,被秦风将机关给破坏掉了,就敞在那里,王奎打着电筒就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形,进入一翻弄,顿时就骂了起来。

        “破书?那说不定也是古董呢?”

        王老六的见识可比王奎多多了,当下冲着秦风一笑,说道:“秦老板,要不,我也下去看看,王奎那小子粗手粗脚的,别损坏了里面的东西?!?br />
        “行,你先下,我在你后面下去?!鼻胤缌成鲜适甭冻隽私粽藕头婪兜纳裆?,让王老六郁闷不已,早知道自己就先下去了。

        “秦老板,这些玩意可都废了啊?!?br />
        下到密室中后,王老六翻弄了一下秦风故意留下的那个箱子里的书和字画,脸上露出了惋惜的神色,他倒是有几分眼力,知道这些是好东西。

        “妈的,还以为有什么好东西呢?”秦风恨恨的在密室里打量着,连一处角落都没放过。

        “咳……咳咳……”

        王老六被秦风走动引起的灰尘呛住了,咳嗽了好一会开口说道:“秦老板,您也别找了,这地方怕是有百十年没人进来过了?!?br />
        “咳咳……你说的也是,咱们出去吧?!?br />
        秦风也咳嗽了几声,退出了密室·这里面都是他专门布置出来的,以王老六的眼光,自然看不出什么端倪。

        上到地面后,王老六拍打了一下身上的灰尘·看向秦风问道:“秦老板,这地下室您准备怎么着???是把它给填上,还是保留下来呢?”

        王老六不仅干拆迁的活,有些简易的工程他也接,就像是帮一些别墅修建地下室,王老六就干过不少,所以他道这些有钱人·最喜欢在自家住所下面挖洞的。!

        “干嘛填上???”

        王老六话声未落,因为好奇也下到密室的何金龙从下面钻了出来,说道:“那地下室的四壁是精钢结构·整个就一保险库啊?!?br />
        “嗯,我收藏的一些物件倒是可以摆在里面?!?br />
        秦风闻言点了点头,指着那入口说道:“老王,这里是要改成车库的,入口必须填上,要不你们从下面再给我挖一条通道,直通到后院卧室里怎么样?”

        “这个……”

        王老六脸上露出了难色,说道:“秦老板,这个工程可不小啊·从这里到卧室有二十多米远呢,而且还要保证挖的通道不塌陷才行?!?br />
        “老王,想坐地起价是不是?”

        何金龙一脸不善的盯着王老六·说道:“这活儿你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不然就是不给我何金龙面子。

        “何爷·我……我没说不干啊?!?br />
        虽然改行干了正道,但何金龙现在的工作,基本上还是整天吓唬人,这一绷脸,吓得王老六连着往后退了两步。

        “金龙,你也别吓唬他?!?br />
        秦风见状笑了起来,说道:“老王·我也不让你白干,下面用水泥给我砌上几个柱子·把通道搞宽敞点,我再改车库的价格上再给你加十万块钱……”

        秦风改这个车库,总共也不过就是五万块,而挖个通道的价格却是车库的两倍,王老六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

        “秦爷,您放心,老六一准将这地下室修建的稳稳妥妥的?!毙朔苤?,王老六也跟着何金龙称呼起秦风为秦爷了。

        “嗯,好好干,秦某不会亏待你们的?!?br />
        秦风点了点头,和一边看热阄的苗六指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同时露出了会心的笑容,有关于这个密室的事情,现在算是告一段落了。

        “老苗,我明儿就要忙了,这边你多看着点?!痹诘玫酵趵狭男馗谋Vず?,秦风和苗六指回到了中院。

        虽然要过了正月十五,在人们印象中才算是过完了年,不过一般都是大年初七就开始上班了,秦风也要去故宫博物院报道,参与这次文物的修复的工作。

        “秦爷,您放心吧,有我在,他们搞不出什么花样的?!?br />
        苗六指点了点头,说道:“不过秦爷您最好在出口处布置上机关,我怕这些小子日后走投无路会把主意打到那密室上去······”

        修建密室的道理和修建墓葬基本上差不多,要的就是一个隐私,否则当年那些帝王们也不会让修建墓葬的匠人们都殉葬了。

        “机关倒是用不上,到时候找个好的防盗门厂家,专门定做个门就行了?!?br />
        秦风闻言摇了摇头,他虽然脑子里有机关门的诸多秘术,不过那些机关都太繁琐,不是一时半会能制作出来的,秦风没这个时间也没有这个精力。

        “定做什么门?”秦风正和苗六指说话的时候,谢轩忽然进到了屋里。

        “后院发现了个地下室,有百十年的历史了,我想给保留下来?!?br />
        看到谢轩进来,秦风随口解释了一句,紧接着问道:“官司打的怎么样了?姓方的开始着急了吧?”

        “何止是着急?那老小子都快要跳楼了?!毙恍俸僖恍?,说道:“风哥,等我回头过来再和您说,先去看看那是什么地下室?!?br />
        听说发现了一百多年前的地下室,谢轩自然好奇不已,回了秦风一句之后,转身就出了屋子,只不过去了还没五分钟,就灰头灰脸的跑了回来。

        拍打着身上的灰尘,谢轩没好气的说道:“什么破地方啊,那书页都上不了手,一碰全烂完了?!?br />
        “回头在下面装一套恒温系统,以后咱们有什么好东西,就都能保存在哪儿了?!鼻胤绨诹税谑?,说道:“轩子,说说官司的事吧,我这几天也没顾上问?!?br />
        “风哥,您不问我也要说了?!?br />
        谢轩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说道:“我知道方雅志那老小子在警察局也有关系,前几天我直接去分局报的警,您找的那位挺给力的,直接就把方雅志给抓进去了……”

        谢轩学习虽然不怎么样,但对于那些歪门邪道的事情,绝对是无师自通,在打听到那个赵小芳被派出所的人放出来后,他就知道方雅志在警局应该也有人。

        所以谢轩就绕开了派出所,直接找了李然介绍的那位分局长,那人倒是也干脆,见到谢轩手上有证据,直接就把方雅志给传讯到了分局。

        在中国这地界上,什么所谓的羁押不允许超过24小时,那纯粹都是扯淡。

        方雅志就整整在分局住了两天48个小时,被送往看守所之前,才联系到了自己的关系,好不容易才被释放了出来。

        “嘿嘿,风哥,现在京城已经是谣言满天飞了?!?br />
        谢轩坏笑着说道:“《雅致斋》卖假货的事情,只要是个行里人都知道,您没瞧见方雅志知道这事之后的反应,直接吐血就住进医院了……”

        方雅志的关系是他们辖区的一位副区长,在京城也是根深蒂固的老户,有他保方雅志,李然的关系也是无可奈何。

        不过谢轩却是蔫儿坏,在方雅志进局子的时候,就把《雅致斋》向《真玉坊》供应假货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并且还联系了几家媒体,作为打假宣传了一通。

        就在方雅志出局子的第二天,谢轩亲自找到雅致斋的门上,将那几张销量还不错的报纸送给了方雅志,气得方雅志直接吐血昏迷了过去。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姓方的在京城还是有些路子的?!?br />
        秦风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说道:“轩子,就还用温水煮青蛙的办法,一边败坏他的名声,一边慢慢和他耗,我要《雅致斋》这百年老店,就葬送在他方雅志的手中!”

        俗话说挡人钱财如同杀人父母,方雅志在大年初一做出的那件事情,真的把秦风惹怒了,既然对方已经是无所不用其极,秦风也没必要再尊老爱幼了。

        PS:第二更,求月票,兄弟们还有保底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