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九十一章 温水煮青蛙(上)

    第三百九十一章 温水煮青蛙(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完谢大志夫妻回到四合院后,秦风才发现胡保国和莘!南等`也都离开了。

        莘南是因为女朋友回京了,胡保国则是要忙着赶回津天交接和履任,做到了省部级的领导级别,以后他的时间,可不就是完全属于自己的了。

        几人这么一走,原本挺热闹的院子,又变得冷清了起来,只有苗六指那个收音匣子还在伊伊啊啊的响着唱戏的声音。

        “老苗,轩子回来没?”

        秦风进到厨房的时候,看到苗六指正热着昨儿的菜,当下说道:“回到请个保姆吧,你那菜烧的也不怎么样?!?br />
        苗六指虽然是个吃货,但早年妙-手空空钱来的容易,整日里都是在馆子里吃的,后半辈子却都是吃的牢饭,让他吃可以,但做出来的菜,可就让人难以下咽了。

        “请什么保姆???我没事烧点饭,还不够你们几个人吃的?”

        苗六指一边将几个盘子里的菜都倒入锅里,一边说道:“回头我买个菜谱琢磨下,反正这闲着也是闲着……”

        “别介啊,老苗,还是找个吧,要是合适,说不定还能给你当老伴呢,现在不都提倡夕阳红嘛……”

        秦风被苗六指的话给吓了一跳,这老爷子都八十多的人了,虽然身子骨挺硬朗,但要是传出去的话,旁人指不定还以为他们怎么虐待老人呢。

        “你就拿老苗我寻开心吧,还想让我给鸿鹄找个师娘???”

        苗六指被秦风说的哭笑不得,那那些混杂在一起的菜肴用盘子盛出来后,说道:“秦爷,别说这些没用的了,您这两天要辛苦下,把密室里的东西都给倒腾出来,年初三装修队就要进来干活了啊?!?br />
        按照秦风和苗六指的计划,密室还是要保留下来的·不过入口给改到后院的厢房里去。

        这种土建的活,秦风自然是干不了的,如此一来,密室就要外人所知。

        不过这些深宅大院挖些地下室·是常有的事情,施工队也不会大惊小怪的,但是在让他们知道之前,那些黄金和珠宝却是要从密室里给搬出来。

        “嗯,今儿晚上我就去办……”秦风点了点头,说道:“你回头让于鸿鹄来一趟把东西给带走,都给化了打成金条?!?br />
        密室里的东西放在那里始终是个心思·早点解决也好,不过却是苦了秦风,干了一天的微雕精细活·回到家却是还要卖苦力。

        两人吃完饭已经是七八点钟了,李天远和亨利卫都打了电话来。

        两人一个到何金龙处和那些糙汉子们喝酒去了,一个回到了会所等候秦风的消息,赌王大赛是五月在拉斯维加斯举办,秦风还没决定是否要去。

        看到谢轩还没回来,秦风让苗六指从里面锁了大门,找了几个大编织袋,将密室里的黄金和珠宝都搬了上来,至于那些腐朽的木箱子′则都劈成了柴火扔到了厨房里。

        到了夜里十二点多的时候,谢轩才从外面回来。

        被秦风迎到了房间里,谢轩解下了肩头的背包·从里面掏出一把物件递到秦风面前,说道:“风哥,您看这些东西行吗?”

        在谢轩那胖乎乎的手掌上·赫然放着两三个通体碧绿的挂件,在灯光下几乎呈透明状,绿莹莹的十分漂亮。

        “你跑哪儿去搞来的这东西?”秦风眼睛一亮,说道:“这虽然是玻璃制品,但也算是不错的工艺品了,比街头地摊上的要有点档次?!?br />
        “风哥,我开车跑到冀省去了·在一个批发市场找到的?!?br />
        看到桌子上还有些剩饭,谢轩上前拿起筷子就要吃·嘴里嘟囔道:“风哥,我今儿跑了好几百公里,可是饿坏了,先让我吃点东西吧?!?br />
        “等一下,我去给你热一下去。

        秦风给谢轩倒了杯水,将饭菜拿到厨房热了一遍,端回到房间里,说道:“慢点吃,又不急在这一会…···”

        谢轩看样子是真饿坏了,秦风话还没说完,他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吃了五个馒头一大盘子剩菜,这才打着饱嗝停了下来。

        “风哥,这东西能不能用?”

        谢轩用手背抹了抹吃的满嘴是油的嘴巴,说道:“风哥,京城的小商品市场都没开门,我问了不少人才知道冀省有这么个地方,就开车赶了过去……”

        秦风做人,向来是人敬一尺还人一丈,在被方雅志阴了一道之后,秦风马上就想到了还击的办法。

        《真玉坊》从《雅致斋》所拿的翡翠成品,都是以代销的方式提货的,并不需要支付现款,甚至连订金都没有。

        所以秦风才说方雅志是猪脑子,居然找人上门索赔,这岂不是说自己供应的货源是假的吗?

        于是秦风干脆让谢轩去买上一些假的翡翠饰品,咬死了《雅致斋》卖给他的全是假货,就算这官司打不赢,秦风也能拖着货款不给。

        现在的《雅致斋》不过刚刚缓过气来,没有了《真玉坊》后续结算的资金,秦风相信,《雅致斋》将会再次陷入到困境之中。

        只是这大年初一的,各个商家都没开门,为了寻找秦风所要的假冒玉器,谢轩真是跑断了腿,多方打听之下,这才驱车在冀省的一个批发市场买到了齐功需要的东西。

        “这些东西不错,至少外行人看不出什么?!?br />
        秦风右手把玩着手上的玻璃挂件,左手递给了谢轩一张写有名字和电话的纸条,说道:“轩子,你明儿找这个人,让他立案侦查,就说《雅致斋》涉嫌用玻璃假冒翡翠饰品,姓方的既然想玩,咱们就陪他…

        “妈的,我要让方雅志那老小子急的尿裤子!”

        谢轩对方雅志可谓是恨之入骨了,大年初一就被秦风骂了一顿不说,还驱车跑了几百公里,一天都没能消停。

        “轩子,温水煮青蛙,咱们慢慢玩死他!”

        秦风眼中也露出一丝阴狠之色虽然他之前在盘下这间店的时候,也用了些不光明的手段,将聂天宝赶出了京城,断了方雅志讨价还价的念想。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秦风接手《雅致斋》,不仅给方雅志带来数百万的现金,还有后续销售翡翠的货款,都解了方雅志的燃眉之急,算是对他有恩情的。

        只是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方雅志在看到《真玉坊》生意兴隆之后,心中后悔想要入股和收购《真玉坊》未果,这才动了坏心思的。

        “轩子,过完年我会忙起来这件事就交给你处理了?!?br />
        秦风想了一下,交代道:“官司打得赢打不赢都不重要,关键是上批货的货款,一定要给我扣住了,就算官司打输掉,也要让这笔钱无法执行……”

        秦风知道,像这种经济类的官司,尤其是在自己是原告的情况下,想要搞清楚事情的原委最少也需要几个月半年以上的时间。

        而且就算法院宣判之后,这类官司的执行也是非常困难的,秦风之所以让李然找人就是为了拖死刚刚有点起色的《雅致斋》。

        “风哥,您放心,这次我一定办的漂漂亮亮的!”

        谢轩也是一肚子坏水眼珠子一转,说道:“这件事我要闹个沸沸扬扬,然后再公开砸毁这包从《雅致斋》“进货”的饰品,先把《雅致斋》的名声给败坏掉再说……”

        “嗯?不错?!鼻胤缥叛匝劬σ涣?,说道:“等将证据提交法院之后,就按你说的那么办?!?br />
        谢轩的这个办法还真是不错,到时候只要将东西砸毁掉方雅志的屁股怎么都擦不干净了,不管法院判决如何这名声绝对是毁掉了。

        只靠着京城一家老店在维持的《雅致斋》,如果没了名声,那就像是只没牙的老虎,到时候只要拖上一年半载,这百年老店怕是就要在京城除名了。

        虽然已经深夜十一点多了,但是在琉璃厂后面一栋老房子里还亮着灯,在不大的客厅里,坐着两个人,正是方雅志和今儿在《真玉坊》阄事的那个中年女人。

        这个小四合院,是方家的老宅子,由于资金链断裂,方雅志之前置办的别墅也给卖掉了,只能住回到了这里。

        “咳咳,小芳,这次是连累你了……”

        距离转让潘家园《雅致斋》已经过去了几个月的时间,方雅志的气色要比那会好了许多,随着资金的回笼,老店的生意也慢慢好转了起来。

        不过此时的方雅志,却是眉头紧锁,因为他发现自个儿办了一件很不靠谱的事情,极有可能惹火烧身。

        “方老板,我可是按照你的吩咐去做的,这件事你不能不管我啊?!?br />
        在派出所里呆了近十个小时的赵小芳,此时哪里还有白天那副盛气凌人的模样?眼中露出全是惶恐的神色。

        “方老板,我······我怕警察打我,才把这件事说出来的,你可别怪我啊?!?br />
        赵小芳平时再泼辣,也只不过是个普通老百姓,进到派出所一听自个儿涉及诈骗,顿时就慌了,竹筒倒豆子一般的将方雅志委托自己购买翡翠耳环的事情说了出来。

        “我要是不管你,就不会让人把你给保出来了······”

        方雅志叹了口气,说道:“这里有一万块钱,你拿去吧,不过从现在开始,不管什么人问你,都要咬死了说那翡翠耳环就是在真玉坊买的,不要再提我的名字了?!?br />
        方家早年勉强也能算是京城的大户人家,这关系网也是有些的,白天见到事情败露之后,方雅志马上找了人,将王娟从派出所给保了出来。

        为了不落人口实,方雅志还动用了关系,把王娟在派出所一切不利于他的口供都给销毁掉了,把这件事定义为一起商业纠纷。

        方雅志也是只老狐狸,办完这些事情之后,他知道就算秦风猜到是他所为,无凭无据的也拿自己没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