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九十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第三百九十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以秦风的手法,在把玩那几件玉饰的时候,就悄无声息妁手中的索命针在玉饰的开孔处雕出了一个“玉”字·满场众目睽睽之下,没有一个人发现秦风的动作。

        “轩子,今后《真玉坊》所有的东西,我都会用微雕的手法做上记号……”

        秦风叹了口气,说道:“至于以前销售出去的就算了,如果有人在这上面做文章的话,你就告知他们批次不一样,标识也是不一样的?!?br />
        师父载曾经说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是在这生意场上,又何尝不是刀光剑影,一个行差踏错,或许就会导致万劫不复,让人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一般。

        “风哥,我知道了,您放心吧,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br />
        谢轩重重的点了点头,经过这件事,他也认识到自己身上的不足,当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将这女人给赶出去,表现的甚至都不如新来的黄炳余。

        “风哥,怎么处理姓方的那个家伙?妈的,阴了咱们一把,总不能让他逍??旎盍税??”

        谢轩也是反应很快的人,在那个女人叫出方老板三个字的时候,他就已经回过神来,这件事恐怕十有八九就是方雅志指使人做的。

        因为在真玉坊开业20来天的时候,方雅志曾经找过谢轩,提出想收回这家店面或者是入股《真玉坊》,当时就被谢轩给回绝了,现在《真玉坊》的股份,可是拿钱都买不到的。

        “不做死就不会死,姓方的做得了初一,就不要怪我们做十五……”秦风脸上露出一丝阴狠,将嘴巴凑到谢轩耳边,低声说道:“轩子,你把方雅志给的这一批货物的照片都交给我另外去买一些···…”

        “风哥,我知道了?!毙恍懔说阃?,继而有些疑惑的看向秦风,说道:“风哥依我说让龙哥那边出几个人,把姓方的给打一顿,然后把他的店砸了,这样才能出气啊?!?br />
        “你小子什么时候学的像远子那么暴力了?”

        秦风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谢轩,说道:“方雅志都五六十岁的人了,要是一拳打出个好歹来,你给他偿命?话再说回来了他一个糟老头子的命能有咱们兄弟金贵吗?”

        “嘿嘿,风哥您说的是,既然他想玩阴的咱们就陪他!”

        听到秦风的话后,谢轩摸着脑袋笑了起来,下到一楼和黄炳余交头接耳的说了几句话,然后又安抚了一下店员,自己一个人出了《真玉坊》。

        “喂,然哥,新年好啊,小弟给您拜年了啊?!钡鹊叫恍肟?,秦风打通了李然的电话。

        “好个屁磕了一天的头了?!崩钊坏纳粲行┢卑芑?,“奶奶的,你说这些人都算是老革命为什么还那么封建迷信,拜年非要让磕头,磕头就磕头吧还不给压岁钱……”

        “然哥,有些人想给他们磕头,那些老爷子们还未必乐意呢,您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

        秦风不客气的打断了李然的抱怨,压低了几分嗓门,说道:“然哥,店里出了点事你帮我找下这边分局的关系,我有点事情要办?!?br />
        “什么事儿?要不要我过去?”一听是店里出了事李然顿时上了心,他这股东只拿钱不干活,有时候良心发现也是会感到有些不安的。

        “然哥,不用你过来的,给我介绍个熟人就行,也不用他偏袒咱们,只要帮着我拖拖案子就行了?!痹谇胤绲睦斫饫?,钝刀子割肉,要远比快刀子捅人痛苦的多,他就要方雅志尝尝被钝刀子割肉的感觉。

        “行,我找人打个招呼,回头给你电话?!?br />
        李然一听就知道事情不大,翻了翻电话本找了几个狐朋狗友一问,正好有人认识潘家园那辖区的一个分局长,当下将对方的电话号码和姓名发到了秦风的手机上。

        “老方,小爷可没时间和你动心眼,找些警察陪你吧!”

        看了一眼号码和姓名,秦风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对方要是光明正大的和自己竞争,秦风还真不会使出什么歪点子,但方雅志先干出不地道的事情,秦风自然也不会和他客气的。

        “秦风,没事吧?你要是去到各个赌场赌钱出千,恐怕就是当年的汉叔也抓不到你的马脚?!?br />
        秦风回到后院的时候,正在看着一本玉石鉴赏画册的亨利卫放下了书本,冲着秦风翘起了大拇指,因为刚才满场人里面,只有亨利卫察觉到了一点东西。

        作为一个赌场妁总监,亨利卫的眼力要比他的赌术更加的高明,那双摇说是火眼金睛也不为过,他在赌坛的这几十年里,亲手抓过的老千不下百

        可就算如此,亨利卫也只是凭着本能,感觉到秦风在把玩那几件玉器的时候有点不对,只是秦风是如何在玉器上留下记号的,亨利卫就不得而知了,因为他也没能看清楚秦风手上的动作。

        “老卫,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秦风揣着明白装糊涂。

        “得,您不说,我也不问?!焙嗬兰角胤缱吧?,当下也没有再追问下去,这就像是赌坛高手,谁都有一手绝活,当年汉叔的听骰绝技,就是去世前两年才传给亨利卫的,

        “老卫,今儿我就不陪你了,回头让远子他们带你转转,我还要忙些事情?!?br />
        秦风和亨利卫聊了几句之后站起身来,他不知道方雅志的那批货里究竟有多少假冒的翡翠,不全部检查一遍,始终是个隐患。

        “秦风,你忙吧,不用管我?!碧角胤绲幕昂?,亨利卫连忙站起身来,他现在有了李然那些人的感觉,就是和秦风相处的时间越久,就越发看不透这个人了。

        “王娟,不要有压力,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好好工作?!?br />
        秦风从后院出来后,王娟已经开始工作了,为了不影响生意,她让营业员将那批翡翠饰品一件件的送过去的,每检测完一件,再送回到柜台里。

        “老板,谢谢您?!?br />
        王娟充满感激的看了一眼秦风,埋头又工作了起来,农村出来的人很朴实,她给店里带来那么大的麻烦,此刻只想着用努力工作来回报秦风。

        不过就连秦风都不知道,经过今天这件事,日后国内出了一位极有名气的女玉石鉴定师,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谢轩离开之后,秦风也没闲着,他从第一个柜台开始,将所有的玉饰都一一过了一遍手,不动声色之间,就在每一件玉饰中留下了记号。

        秦风用的是微雕手法,就算有些玉把件没有打孔,他也在底部一些不起眼的地方,留有真玉坊三个字,不过如果不是用放大镜来看的话,是发现不了秦风所留下的标识的。

        真玉坊的成品玉饰不下千余件,全都处理完毕之后,也到了关门歇业的时间,由于精微控制了一天索命针,秦风右手的拇指和食指都差点抽筋了。

        “秦风,我们先回去了,一大摊子事要做呢,轩子那混小子可就拜托给你了······”等秦风回到四合院的时候,正好遇到谢大志夫妻要回津天,苗六指陪着将两口子送出了院子。

        “谢叔,您这说的什么话,轩子帮了我很大忙的?!鼻胤缒霉淮笾玖嘧诺南渥?,将两人送到巷子门口的车上,说道:“谢叔,谢婶,有空就过来住,这里是轩子的家,也是你们的家!”

        虽然谢大志稍稍有那么一点功利心,不过这么多年来对秦风确实不错,尤其是谢轩的母亲,真是将秦风当成自己孩子来看的,每次买衣服都要买三件,谢轩秦风和李天远一个都没落下。

        “谢叔知道的?!毙淮笾纠得?,犹豫了一下,说道:“秦风,你给谢叔说句实话,胡局长他……是不是要调走了?”

        谢大志两次白手起家,都创下了亿万家财,能力自然不用多说,这眼皮子也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从秦风和胡保国的对话中,他察觉到了一些端倪,当然,这也是秦风和胡保国没刻意隐瞒的原因。

        “高升了,谢叔,等津天的盘子做扎实了,你可以来京城干?!鼻胤缱笥铱戳艘谎?,说道:“我在这边城建有些关系,等领导那边稳定下来,你就可以过来了?!?br />
        秦风是典型的那种帮亲不帮理的人,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同样的生意,与其让别人干,不如让自己人来做了。

        到时候只要胡保国歪歪嘴,谢大志大的工程未必能接到,但在京城做房地产生意,日后的发展肯定要比津天来的长远。

        而且秦风也没打算给胡保国送礼送钱,这样也就构不成胡副部长收受钱财贿赂的行为,到时候即使出什么事,也牵扯不到胡保国身上的。

        “秦风,有你这句话,谢叔就放心了?!?br />
        听到秦风的话后,谢大志的眼睛猛地亮了起来,右手重重的在秦风肩头拍了一记,这才返身坐进了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