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七十五章 春联

    第三百七十五章 春联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小秦,谢轩跟着你,变得比以前要懂事多了,婶子真要好好谢谢你……”

        房间里唯一的女性,就是谢轩的母亲了,她和谢大志结婚很早,现在也不过四十出头的样子,相貌很柔弱,但应该是个外柔内刚的性子,否则也不会跟着谢大志东北西跑吃的那么多苦了。

        “婶子,千万别这么说,轩子是我兄弟,帮了我很大忙?!?br />
        听到谢母的话后,秦风连连摆手,这个女人对他很好,当年在谢轩和李天远逃往金陵的时候,她和谢大志经?;峤星胤缛ゼ抑谐苑?,秦风也是一直将其视为长辈的。

        “就是,妈,风哥是自己人,您那么客气干什么呀?”谢轩掀开帘子走了进来,看了一眼胡保国,顿时缩了缩脑袋,说道:“所长好,所长新年快乐!”

        虽然谢轩在管教所里属于那种胆小怕事的人,并没有被胡保国关过小黑屋,但胡老大的威名那不是一天两天树下来的,但凡在管教所里呆过的人,在他面前无不是服服帖帖的。

        “嗯,老实做人,老做生意,不要搞那些歪门邪道的事情…···?!焙9懔说阃?,当年这些调皮捣蛋的孩子能有出息,对他而言也是一件很令人欣慰的事情。

        “知道了,所长?!毙恍Σ坏拇鹩α艘簧?,看向秦风,说道:“风哥,咱们买的对联不够,您给写几张吧?”

        原本谢轩在潘家园买了不少的灯笼和对联,只是这宅子太大了点,光是厢房就有十多间,根本就不够用。

        刚才谢轩又跑到后巷想去买对联,只是围的人太多,那个书法不错的老头根本就写不过来,谢轩干脆买了一大摞裁好的红纸,拿回家里来自己写。

        “行啊,领导·您也留张墨宝?”秦风闻言看向了胡保国,他知道自己这位师兄看上去像是个粗人,其实是粗中有细,并且写的一手好毛笔字。

        “好·那我也写几张去?!碧胤缯饷匆凰?,胡保国的手也有些痒痒了,往年在家里过年,基本上对联这些东西都是由他来写的。

        “轩子,你去拿笔墨,飞子,你带轩子去·把最好的砚台和那支狼毫笔给找出来?!鼻胤缃淮艘簧恍?,自己起身将厢房里的桌子给搬开了。

        “风哥,我来给您研磨吧·轩子哥这活干的没我好······”

        将笔墨拿回来后,一条胳膊还不能动的冷雄飞自告奋勇的上前要去研磨,还别说,做了近一年的文宝斋的掌柜,冷雄飞这手活干的却是不错,一股墨香味充斥在整个房间里。

        “领导,您先写吧?!鼻胤缃侵Ю呛帘实莞撕9?,谢轩则是在桌子上铺上了红纸。

        “好,那就写几个字吧?!焙9肓讼搿そ种械睦呛帘收绰四?,提笔在红纸上写下了“春风吹绿千枝柳,时雨催红万树花?!奔父龃笞?。

        要说胡保国的毛笔字写的是字如其人·消瘦的字体有如金钩银画,刚劲有力,笔墨直透纸张的背面。

        “好字·领导,还少个横批呢?!鼻胤缃春玫牧椒帜昧讼氯?,把一个稍微小一点的红纸放在了桌子上。

        “横批就用春意盎然这四个字吧?!焙9砸凰妓?,在横幅上又写下了四个大字。

        “领导,您这几年也没把字方下啊?!笨吹胶9聪碌囊环毫?,秦风点了点头,他这胡大哥看似挺鲁莽的一人·实则文武双全,否则也不会坐到现在这等高位。

        胡保国压根就不领秦风的情·撇了撇嘴说道:“臭小子,少拍马屁,我知道你的字写得比我好多了?!?br />
        “我的字写的是不错,可是没您的值钱啊?!鼻胤缥叛孕α似鹄?,对着谢大志说道:“谢叔,您说是不是?津天的商家们,谁不想求领导这么一幅字???”

        听到秦风的话后,谢大志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那是,胡局长的字在津天可是一字千金??!”

        “少提那些事,术业有专攻,我字写的好坏自己知道?!焙9×艘⊥?,这事儿说起来还有个小故事。

        在胡保国初任津天市局局长的时候,下面有位老资格的副局长,心里不是那么舒服,在一次陪同市领导参加全市少年书法比赛的时候,那位副局长给胡保国出了个难题,非要胡局长也写上几个字。

        胡保国刚到津天那会,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个粗人,这毛笔字想必写的粗鄙不堪,但是让众人都没想到的是,胡保国落笔之后震惊全场,就连作为评委的一位全国书法协会的书法家,都对其赞不绝口。

        本来是想落胡保国的面子,没曾想却是让其展露了一次才华,那位副局长悻悻之余还准备另找机会让胡保国难堪,只是胡保国再也没给他机会,利用他工作中的一次失误,逼得他提前了退休手续。!

        从那以后,胡保国才算是真正在津天站住了脚,说起来还真是和书法有几分关系。

        而知道胡局长字写的好之后,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就纷纷上门求字,开始胡保国还是有求必应,只是当有人送上了不菲的润笔费后,胡保国才警觉起来,宣布再也不给人写字了。

        写完一幅春联胡保国就放下了毛笔,看向秦风说道:“秦风,下面的你写吧,我这手腕有点生了?!?br />
        “成,剩下的我包了?!鼻胤缫膊豢推?,右手捏住毛笔,在砚台上沾了浓浓的墨后,提笔在纸上写道:“丹凤呈祥龙献瑞,红桃贺岁杏迎春……”

        秦风右手如风,下笔如飞,转眼之间一幅字就写完了,又在谢轩拿过的横幅上写下了“福满人间”的四字横批。

        “你小子,字写的越来越好了,这转笔处写的好!”看着秦风写下的春联,胡保国赞许的点了点头,秦风的字刚柔并济,比他却是更甚一筹。

        “领导,您这是工作忙,要不然肯定写的比我好?!?br />
        秦风嘴上和胡保国开着玩笑,手下却是没停,不多会七八副春联就被他写了出来,和谢轩李天远等人贴到了四合院的正门处,搭配着大门上那高高挂起的两个红灯笼,还真有几分古时候那高宅大院的味道。

        晚上这顿饭是于鸿鹄和何金龙主厨,偷钱包和炒菜都是手艺活,还别说,于鸿鹄的手艺真是不错,做了一桌子地道的鲁菜,而何金龙的东北乱炖也是一绝,吃的众人交口称赞。

        原本开席的时候,何金龙等人还有些顾忌胡保国的身份,但几杯酒一下肚发现,胡保国很好相处,当下杯来盏往的就劝起酒来,一直喝到晚上九点多钟才结束。

        “胡······胡大哥,明儿金龙再来给您烧菜,咱们东北的小鸡炖蘑菇那也是一绝!”临出门的时候,有几分喝大了的何金龙,已经和胡保国称兄道弟起来了。

        “好,要是有空的话,咱们一起过除夕?!焙9⑽⒌懔说阃?,他属于那种见了领导不惧,但是和市井之徒也能结交的人,并没有在何金龙等人面前拿捏身份,这顿酒喝的很是尽兴。

        “领导,我去送送他们,您早点休息吧,东厢房主卧是您的,轩子都给收拾好了?!?br />
        秦风拉了一把何金龙,生怕这哥们再说些什么不入耳的话出来,他那拆迁公司可是不怎么干净,半夜往拆迁户家里扔拔掉了牙的毒蛇之类的事情,可是没少干的。

        送出大门后,服了一把走路都有些踉跄的何金龙,说道:“金龙,老于,明儿就不要来了,陪着你们那边的人吃年夜饭吧?!?br />
        “秦······秦爷,怎······怎么,嫌金龙菜烧的不好吃?胡局长都说好吃!”虽然被冷风一吹,何金龙醒了几分酒,但还是有点管不住自己的嘴巴。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金龙,胡局长现在已经不是局长了?!?br />
        何金龙闻言愣了一下,说道:“退……退休了?那就更没事了呀?!?br />
        “不是退休了,是高升了?!鼻胤缈戳艘谎酆谓鹆陀诤桊?,压低了几分声音,说道:“调到京城来了,现在是副部长,你们明面上少点来往,以免被人落以口实……”

        “部长?什么部的?”何金龙话刚出口,眼睛猛地睁大了,胡保国以前是津天市的公安局局长,这调到部里来,还能是什么部的副部长?

        “秦爷,您说的是真的?”这一下,何金龙的酒是全醒了,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当年东北一个省厅的副厅长,都能让他倾家荡产背井离乡,这副部长比厅长高了可不是一级半级,自己居然敢和他称兄道弟,想到这里,何金龙顿时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当然是真的,出去不要乱说话,过年这段时间不要再过来了?!鼻胤绲懔说阃?,对于鸿鹄说道:“你把金龙送回家吧,有些事儿心里明白就好,要管得住自己的嘴?!?br />
        于鸿鹄被秦风的话吓了一跳,忙不迭的说道:“是,秦爷,我晓得,晓得的?!?br />
        虽然有些惶恐,但离开的于鸿鹄和何金龙,心中却是不由自主的多了一分底气,有胡保国这样的大人物做靠山,自己等人以后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过。

        “要过年了!”送走二人后,听着巷子里传来的鞭炮声,秦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回身关上了四合院的大门。

        “嗯?这是谁的电话?”刚刚走到中院,秦风就听到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却是个十分陌生的电话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