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七十三章 过年(中)

    第三百七十三章 过年(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沸沸扬扬下了好几天的大雪终于停了,京城的街面上人又多了起来,那些尚未融化的积雪,到是给过年平添了一些喜庆的气氛。

        尤其是孩子们在雪地里打闹的样子,让大人们的脸上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因为他们自己也是从这个年龄过来的,心里甚至也有种去疯闹一把的冲动。

        “葭葭,你过的还好吗?”

        开着车的秦风,忽然想到了和自己相依为命的妹妹,心神不由有些恍惚,在他的记忆中,每到过年的时候,总是要想办法下顿饺子给妹妹吃,为了那一点面粉和肉馅,秦风往往都要准备好几个月。

        但是每当看到妹妹那笑成月牙般的双眼时,秦风就会感觉一切都是值得的,想着往日的种种艰辛和欢乐,开着车的秦风眼中显露出了一丝雾气。

        “只要还在世上,我一定要把妹妹给找出来!”

        伸手将眼角的晶莹擦去,秦风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抬头从倒车镜里看了一眼自己,和十一二岁时的稚嫩相比,秦风的相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都不知道妹妹见到了自己,是否还能认得。

        带着这么一丝莫名的思绪,秦风来到了公安部的大门口,他这辆没牌照的进口车,自然被岗亭武警给拦了下来,只能将车子停在大门外,拿出手机给胡保国拨打了个电话。

        电话中胡保国似乎还有事情没办完,交代秦风在门口等他一会,用不了多久就会出来,秦风掏出根香烟给自己点上了,当然,他才不会打开窗子透风呢,反正胡保国也是个老烟鬼,不会在乎车里是否有烟味的。

        虽然京城是全国的文化经济中心,各种名车都能见得到但秦风这辆尚未在国内上市的走私车,停在公安部的大门口依然很显然,几乎每个进出的人,都会盯着车里的秦风看上一眼。

        “得还是把车停远一点吧?!?br />
        此时已经是下班的时间了,等了差不多十分钟,被数十个人行了注目礼之后,秦风打开了车窗,将烟头弹了出去,就准备把车子开到马路对面去。

        “秦风,你怎么在这里?”正当秦风刚打了一圈方向盘耳中传来了一声招呼。

        “哎呦,是林哥???”

        秦风抬头一看,穿了一身警服的孟林从门口走了出来秦风这还是第一次见孟林穿警服,倒是给年龄不大的孟林平添了几分威严。

        “林哥,新年好,新年好啊?!?br />
        秦风停下车子,打开车门跳了出来,一边往外掏着烟一边说道:“林哥,一直想着要给您拜个年去呢,可问题是实在搞不清您住哪,连门朝那边开都不知道您多见谅啊?!?br />
        说实话,秦风除了对胡保国这个警察没什么坏印象之外,他看其余的警察都有那么点不顺眼刚才这番话,也有点夹枪带棒的讽刺孟林家里的门槛高的意思。

        “我和你有那么熟吗?”听到秦风的话后,孟林翻了个白眼将他递过来的烟推了出去,说道:“不用那么客气,我们家过年很少有外人会去?!?br />
        其实孟林在看到秦风的时候,曾经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和他打招呼,只是最近的一些传闻好像又和秦风有关系,他实在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这才开口喊了秦风。

        不过孟林招呼秦风并不代表认可秦风,“外人”两个字就是告诉秦风他还不够资格去孟家拜年的。

        秦风哪里听不出孟林话中的意思,看着一脸严肃的孟林,不禁说道:“我也不算外人啊,我和孟瑶可是同学?!?br />
        “嗯?孟瑶是孟瑶,你是你,再说她在医学院,和你也算不上同学吧?”

        听到秦风的话后,孟林的眼睛不由眯缝了起来,透出一股危险的气机,如果秦风再敢透露出对妹妹的企图,孟林不介意让他知道警察也会耍流氓的。

        “您说不算就不算吧……”

        秦风笑了笑,在苗六指的开锁公司一事上,孟林也算是帮了很大的忙,秦风没必要上赶着去拉仇恨,他能理解对方作为哥哥的心理,如果换成自己,有个小流氓一样的人敢去打妹妹的主意,秦风早就将他揍的一脸桃花红了。

        见到秦风没有再去纠缠关于妹妹的事情,孟林的脸色也变得缓和了下来,开口说道:“对了,秦风,你前几天是在津天吧?”

        孟家在京城,是真正根深蒂固的大家族,在这个国家的各个层面,都有很深的影响力,像是胡保国即将成为国家强力部门新一任领导人的消息,自然早就被孟林知晓了。

        孟林开始的时候对这个消息并不是很在意,毕竟他只是一个正处级别的官员,和副部之间有着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他所关注的层面,还么高。!

        但是这几天当各种消息传到孟林耳朵中之后,孟林惊愕的发现,在促使胡保国升官的那个四省银行持枪抢劫案的案子里,居然又出现了秦风的名字,而且是秦风直接导致了案件的侦破。

        以前在调查秦风的时候,孟林隐约知道一些他和胡保国之间的关系,当得知秦风在胡保国升官这件事中所起到的作用时,孟林再也无法保持淡定了。

        要不是顾及胡保国即将成为自己的领导,属下不能打探领导隐私这点官场的规则,怕是孟林早就将电话打到秦风手机上去询问了。

        “是在津天,林哥,有什么问题吗?”听到孟林的问话,秦风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在那桩案子里,有秦风的笔录和签字,原本也没想着瞒过谁去。

        “没事,只是没想到津天那案子居然是你破的?!?br />
        虽然早就得到了答案,但孟林的表情还是有些不自然,他本来对秦风已经很高看了,不过没想到秦风做出的事情,还是大大出乎了自己的意料。

        孟林仔细研究过案发现场的各种笔录,他发现,在只有几米的距离内,秦风居然能让自己和同伴都逃过了歹徒的枪击,其后更是砍断了歹徒的脖颈致使其死亡,这种能力不要说放在一个大学生身上,就是在京城特警中能做到的,怕都是屈指可数。

        只是孟林不知道,笔录上所谓的砍断歹徒脖颈,已经是最不血腥的措辞了,实际上是秦风几乎将歹徒的脑袋都给砍下来,孟林如果知道这个情况的话,怕是又要对秦风做出重新的评定了。

        “林哥,我这人运气不好,老是被人找麻烦?!?br />
        听到孟林的话后,秦风苦笑了一声,说道:“你说我在学校好好的上学,要被人打断腿,这去津天取个钱,又遇到抢银行的,这都叫什么事啊?!?br />
        “还真是,有些人天生就容易惹麻烦……”孟林闻言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想想有些事情的确不怪秦风。

        “拜托,是麻烦找我,不是我找麻烦好不好?”秦风翻了个白眼,银行抢劫的几率比飞机失事还要小,这样的倒霉事都能被他给遇到。

        正说话间,秦风看到胡保国在几个人的拥簇下,从那个挂着国徽的大楼中走了出来,连忙说道:“林哥,我等的人出来了,咱们回聊!”

        “你来这是等他的?”

        循着秦风的目光看去,孟林愣了一下,作为最近几年的警界名人,他自然见过胡保国的照片,不仅如此,陪同在胡保国身边的人里面,还有部办公厅的主任,正是为领导们服务的大管家。

        走到大门口的胡保国也看到了秦风那辆比较拉风的车,眉头稍微皱了一下,对身边的一个五十出头的人说道:“刘主任,办公室的事情不急,等我过完年回来再说?!?br />
        这次进京胡保国也没想到,他居然接到了正式的委任,并且让他在年前办理好相关的手续,这也是胡保国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是,胡部长,我先准备好,您到时候有什么指示咱们再改动?!?br />
        刘主任的腰挺得不是那么直,作为部里的大管家,他对这位即将上任的副部长也是有一定了解的,知道这是一个雷厉风行有军人做派的领导,是以说话也比较简洁。

        “好,大家都回去吧,祝大家新年快乐!”胡保国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和众人打了招呼后走出了大门。

        “胡······”秦风这会已经下车迎了过去,只是刚准备称呼胡保国的时候,却发现老胡同志正冲自己瞪着眼睛,到了嘴边的话顿时又咽了回去。

        “胡闹!”胡保国瞪了一眼秦风,此时正好一辆黑色的红旗车停在了他的身边,挺稳之后,沈昊快速下了车,给胡保国拉开了后门。

        “嘿,哥们是冒失了?!?br />
        看了眼在门口相送的那些人,秦风尴尬的笑了笑,回到了自己的车上,对孟林招了招手,说道:“林哥,改天再请您吃饭,我先过去了啊?!?br />
        “这关系,还真是不浅???”

        刚才胡保国和秦风之间的表情,都被孟林看在了眼里,不过他怎么都想不明白,当年一个监狱的狱长,是如何能同犯人结交下这份交情的?

        秦风自然不知道孟林的纠结,虽然刚才被胡保国训斥了一声,不过秦风能领会领导的意思,驶离大门的车子一个加速,就超过了前面的那辆黑色红旗车,闪了两下灯之后,沈昊紧紧的跟在了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