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六十九章 进入(下)

    第三百六十九章 进入(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五把长短不一的钥匙,秦风的表情也有些紧张起来,这是他在世间所见到的第一个机关门产物,自然不想让它毁掉。

        秦风回头看了一眼,神色凝重的说道:“老苗,你往后退一点,如果有什么不对的话,马上爬上去?!?br />
        “秦爷,没事,我站这还能帮你打着点电筒?!泵缌敢×艘⊥凡豢虾笸?。

        “你没事,我有事啊。

        秦风闻言翻了个白眼,说道:“谁知道机关门那些人怎么想的,到时候万一这通道都塌掉,你堵在那里让我怎么跑???”

        不管怎么说,秦风现在都是处在地底三米之下,这弯角处要是真的塌下来,他就是有十条命也没了,不得不给自己看好退路。

        “这个,得,那我还是先上去吧?!?br />
        苗六指仔细一想,秦风说的也是,如果出现什么意外,以他现在的反应能力,真的会成为秦风的累赘。

        “嗯,打开了我喊你?!?br />
        秦风点了点头,这通道是有柱子支撑的,就算是塌方也需要个几秒的时间,没有苗六指挡在身后,足够秦风逃出去的了。

        “祖师爷保佑!”等到苗六指退出之后,秦风虔诚的双手合十,对着面前的铁门拜了拜。

        要说秦风心中也是十分好奇的,五行锁代表着机关门中的最高水平。

        至今为止,五行锁只是在清廷后宫中出现过,也就是现如今的故宫里,只是当初没人能破解那个门上的五行锁,强力破门后,那间密室却是自燃起来,里面的东西全部毁于一旦。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风将第一把约有十五公分长的钥匙,插入了代表着五行属金的锁孔内·当钥匙插入了五分之三后,秦风停下了手,轻微的往左拧动了一下。

        只听“咔嚓!”一声轻响,那般钥匙忽然往里又陷入了五分之一·往左转了一整圈,只留有一个钥匙头在了外面,于此同时,门内传来一阵齿轮的绞动声。

        “成了!”

        秦风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色,再没有迟疑,将第二把钥匙又插入了代表着五行“木”字的锁孔内,只是这次秦风拧动的方向·却是往右。

        和第一把钥匙出现的情形相同,第二把钥匙也是自动的转动了起来,门内机械的响声清晰可闻·秦风知道,第二关也被他破解掉了。

        不过还有三把钥匙,秦风丝毫不敢大意,身体都出在极度紧张的状态,只要稍有什么不对,他就会以最快的速度退出这密道返回地面。

        庆幸的是,第三把第四把钥匙,都没有出现什么意外,顺利的和锁孔相吻合。

        不过没插入一把钥匙·秦风都像是耗费了极大的力气一般,在这寒冬腊月里,秦风的额头上已经满是汗珠·眼中露出了疲惫的神色。

        “最后一把了,祖师爷保佑??!”

        拿着最后一把足有二十公分长的钥匙,秦风在心中默念了一句·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一咬牙将那钥匙插到了锁孔里。

        “左三右四,千万别掉链子啊,给我开!”

        这把钥匙插入后,秦风先是往左边拧了三圈,然后又往右边拧了四圈,最后把钥匙往里一按·身体快速的向后退去。

        秦风知道,这最后一步如果做错了的话·那么前面全都都将前功尽弃,此时他的右脚蹬在一处石阶上,只要稍有不对,马上要爬出密道。

        “咔······咔咔······”一阵机械转动的声音,在这地底深处,显得是那般的刺耳,

        在被秦风安全按入锁孔里的那把钥匙,如同中枢一般,带动着另外四把钥匙同时转动起来,“咔嚓”声响不绝于耳。

        “成了!”听到那机械转动的声音,秦风松了一口大气,心中忍不住对机关门前辈的智慧佩服不已。

        在一百多年前几乎没有工业的情况下,他们居然能造出如此精致的机关,不知道要付出多大的人力和精力,在秦风看来,几乎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咔……咔嚓……”

        在钥匙自动转动了差不多三十秒后,一声轻响传入到秦风耳中,那个笨重的大铁门缓缓的从里向外开启了。

        “老苗,下来吧!”秦风抬头喊了一声,话声刚落,苗六指就以和他年龄极为不符的敏捷动作,下到了坑底。

        “秦……秦爷,真……真打开了?”

        苗六指刚问出口,就紧紧闭上了嘴巴,因为眼前的铁门已经开启了一大半,一股浊气从门里面的空间吹了出来。

        “老苗,屏住呼吸……”

        秦风喉间动了一下,却是没张开嘴巴,这些浊气未必有毒,但尘封了百年空间内的空气,说不定就带有什么病菌呢。

        就像年所谓法老的诅咒,各国进入到金字塔内的科学家相继亡,其实就是因为呼吸了金字塔内的空气,被呼吸到体内的病菌入侵而死的。

        苗六指当年也是下过墓葬的,不用秦风体型,他就用衣袖捂住了口鼻,只露出一双眼睛紧紧盯着那开启的铁门。

        铁门开启是十分缓慢,足足过了三分多钟,才完全呈开启状态,透过弯道处的四盏油灯发出了亮光,封闭了百年的密室,呈现在了秦风和苗六指的眼前。

        “秦爷,咱们进去吧,应该没事了!”苗六指放下了捂着口鼻的手,眼中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老苗,别急······”秦风一把拉住了他,说道:“你跟着我的脚印走,不要错了!”

        “怎么?还有机关?”苗六指闻言一愣,说道:“能打开这密室的,肯定是老马的后人,他不如防备如斯吧?”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小心驶得万年船,老苗,别和自己过不去?!?br />
        伸手拿过苗六指手上的电筒,秦风走在了前面,其实有弯道处的四盏灯,依稀已经可以看到这间密室的轮廓了。

        密室并不是很大,高度只有两米,长宽各四米,呈正方形,一共不到二十个平方,四面皆是砖石墙壁。

        沿着密室一圈,摆八口高约五十公分的漆红木头箱子,每个方向各放了两个箱子,出此之外,在密室的正中间,还有一个行军打仗所用的沙盘。

        “老苗,别走错!”

        秦风踏入密室后,往前走了两小步,不到一米的样子,然后忽然向右侧连走了三步,这三步步子都比较大,跨出后已然到了墙壁边

        “秦爷,您这是干嘛???”

        看到秦风的举动,苗六指不由愣了一下,不过由于地上那层厚厚的灰尘,秦风的鞋印并不难辨认,苗六指跟着秦风来到他的身后。

        “这都是实地,秦爷,不会错的?!泵缌赣昧Φ脑诘厣隙辶硕?,眼神往四周打量了起来。

        这密室除了箱子和沙盘之外再无他物,箱子是盖上的,无法得知里面有什么东西,苗六指的眼神自然而然的就放在了沙盘上。

        “实地是不假,不过还是小心点好?!?br />
        秦风所走的线路,是机关门中的不传之秘,只要是机关门设置的机关,按照这条线走可保得安全无虞。

        “咦,奇怪,马心贻在这里搞个行军沙盘干什么?”

        此时秦风的目光,也是落在了那个沙盘上,有些不解的说道:“就算马心贻带过兵打过仗,也没必要在这里搞个沙盘吧?”

        面前的这个沙盘,长度约有一米,宽度在六十公分左右,上面有山有水,宛若一副古代山水画作。

        只是在几处方位都插有带着色彩的小旗子,如此一来,看上去就像是古代用作行军打仗的沙盘一般。

        沙盘的底座,是用青砖垒砌起来的,高约一米,沙盘本身则是用泥塑的,四周有木头边框,制作的非常精美。

        “秦······秦爷,这······这莫非就是太平天国的藏宝图?”

        紧紧盯着那个沙盘,苗六指往下吞咽了一口吐液,结结巴巴的说道:“马心贻此人虽然是个文人,中过进士,但也是个军事大才,行军打仗很有一手,不过这······这个沙盘绝对有蹊跷?!?br />
        “老苗,你看出了点什么?”秦风看着沙盘,说道:“你去过的地方多一点,看看这是哪里的地形?”

        口中说着话,秦风的眼睛也没闲着,将那沙盘上的每一处方位,都牢牢的记在了脑海里,要不是手上没有纸笔的话,秦风甚至想将其给画出来。

        “看着有点熟悉,这应该是两座山?!?br />
        苗六指绞尽脑汁的在将面前的沙盘和脑海中的地形比对着,迟疑的说道:“有点像是金陵的地形,秦爷您看,这一左一右两个山,像不像金陵的紫金山和栖霞山呢?”

        “我可没去过金陵,也不知道那边的地图?!鼻胤缫×艘⊥?,说道:“不过太平天国曾经在金陵建都,可能还真和那些人有点什么关系呢?!?br />
        “秦爷,不是说不定,肯定就是啊1”

        苗六指此刻已经兴奋的满脸涨红,急道:“当初太平天国建都金陵,号称天京,马心贻在这密室里面留下这么一个沙盘,您说还能有别的意思吗?”

        兴奋之余,苗六指早就忘了秦风的嘱托,抬脚就像沙盘走去,他的视力可没秦风那么好,只有走到近前,才能看清楚沙盘上一些细微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