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六十八章 进入(上)

    第三百六十八章 进入(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爷,我都大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什么财富也早就不在眼里了?!?br />
        听到秦风的话后,苗六指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说道:“师父早年追查过太平天国宝藏的下落,按照他老人家的话说,应该就是着落在马家身上,师父去世的时候,对此还一直都念念不忘的······”

        “你是为了完成江老前辈的心愿?”秦风闻言愣了一下,他本是至纯至孝之人,得知苗六指的真正用意后,脸色不由缓和了下来。

        苗六指点了点头,说道:“师父虽然从来没说过,但我能看得出来,除了没能整合盗门之外,这也是他一大憾事?!?br />
        当年江一手去世,苗六指孤身一人前往北平刺杀燕子李三,也是存了打探马家的消息,只是那会的马家很鼎盛,他根本就没有机会。

        而干掉燕子李三后,苗六指也被当局通缉,当时的北平是呆不下去了,只能回到南方,在日本人侵华之后,又去到了陪都。

        后面的历次运动,也让苗六指绝了出去的心思,安安稳稳的在监狱里住了下来,只是他没想到,当他快走到人生终点的时候,却又阴差阳错的和马家有了交集。

        “老苗,我尽力吧!”

        秦风拍了拍苗六指的肩膀,虽然他不是很相信什么太平天国藏宝,但对于这个老人一生的执念,秦风还是非常敬重的。

        进到这个开锁店配制钥匙的房间,秦风将于鸿鹄和苗六指都赶了出去,在那数百个钥匙坯子里面选择了起来。

        昨儿用牵芯针所留下的记忆,此刻一一闪现了出来,一个个钥匙的轮廓分毫毕现的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在那小房间里呆了差不多五个小时,一直到凌晨时分,秦风才一脸疲倦的走了出来,口袋里所装的五把钥匙,都是他全手工一点点锉出来的。

        “秦爷·妥了?”正和于鸿鹄说着话的苗六指,见到秦风出来,猛地抬起了头。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八成把握吧?!鼻胤缈戳艘谎塾诤桊馈こ遄琶缌甘沽烁鲅凵?,说道:“今儿太累了,回去睡觉······”

        “哎,回去,回去?!?br />
        苗六指人老成精,哪里不明白秦风的意思,当下颠颠的走到了店门边·回头向于鸿鹄交代道:“晚上关好店门,炉子火注意点,别煤气中毒了?!?br />
        由于半夜经常有人打电话要求上门开锁·这店里平时都会住两个伙计,刚才于鸿鹄还给弟子打了传呼,让其去一个小区给人开锁。

        “师父,我晓得的?!?br />
        于鸿鹄恭敬的将两人送出了店子,他也算是老江湖了,对于秦风今儿来做什么,一个多余的字都没问。

        今年的雪下的特别大,即使马路上几乎随时都有在打扫,路上依然有厚厚的积雪·有些地方已经被车子压成了冰。

        要不是秦风刚买了辆越野车,他还真出不了门,一路上见到不少因为大雪无法开走的汽车·停在了马路两边,原本十几分钟的路,秦风整整开了半个多小时。

        “嗯?大门怎么没关?”回到四合院的时候·秦风正准备掏钥匙开门的时候,发现大门却是虚掩着的。

        “不会出什么事吧?”

        秦风心里一阵发紧,这逢年过节的时候,治安问题往往比较突出,一些没钱返乡的人,很容易做出骇人听闻的案子来。

        “大黄,家里来人了?”推开门刚走到前院·秦风就看到一道黑影扑了过来,连忙蹲下身子·搂住了大黄的脖颈。

        “呜呜……”

        大黄口中发出一阵低吼,亲昵的用大头在秦风胸前蹭着,在这次将大黄带回来后,只要秦风在家里,大黄几乎都要跟在他的身边。

        “这么大的雪,谁会来???”看到苗六指关好了门,秦风带着大黄穿过回廊,还没来到中院,就听到一阵划拳的声音。

        “靠,是老冯???”听着那比平日响亮了许多的嗓门,秦风不由笑了起来,估计这哥们已经喝多了。

        “我说你们可以啊,喝酒都不喊着我……”

        推开厢房厚厚的布帘,一股热浪迎面而来,看着坐在桌边吃着火锅的四人,秦风笑道:“南哥,您今儿不要陪女朋友吗?怎么有空来我这?”

        秦风在京城走的比较近的几个人,李然是三天两头的换女朋友,谢轩最近也和《真玉坊》的一个女孩眉来眼去,莘南的女朋友是一位留校的老师,秦风也见过的。

        “李婉回江南老家了,要过完年才回来,我这不是无家可归了吗?”

        莘南的眼神已经喝的有几分迷离了,向秦风招了招手,说道:“来,你也来喝几杯,咱们都是没人疼没人爱的可怜孩子啊······”

        从莘老爷子去世后,莘南在这个世界上也是没什么亲人了,眼看着到处都是一副过年的喜庆,他有些触景生情,干脆搬了铺盖跑秦风这儿来了。

        “南我和轩子都是有爹有娘啊?!狈胗揽嫡饣嵋灿械愫榷?大着舌头说道:“你······你可别咒我们,我爹娘身体好着呢······”

        “臭小子,有爹有娘跑这里来干嘛?”

        莘南浑然忘了是自己把冯永康拉来的,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说道:“还不回家孝敬父母去,等以后父母不在了,想孝敬都没机会了!”

        似乎被自己的话勾起了伤心事,莘南话声未落,居然呜呜的哭了起来,他这一哭,就连秦风的鼻子都有些发酸,他这十多年,又何尝不是没享受过家庭的温暖呢?

        “小哥几个,这有啥哭的呢?”

        苗六指跟在秦风身后走了进来,走到桌前给几人倒满了酒,说道:“年轻小伙子,要有点朝气,来,吃饱喝足不想家,干了这一杯!”

        本来就喝的差不多的四人,迷迷糊糊的被苗六指灌下了这一杯酒后·莘南当即就歪倒在了那张太师椅上。

        而酒量最大的李天远不知道是不是划拳输的多了,一杯酒下肚也直接趴在了桌子上,冯永康和谢轩还好点,不过也是醉眼迷离了。

        “老苗·你可够坏的???”

        秦风知道苗六指打的是什么主意,笑着摇了摇头,将李天远和莘南拖到了一张床上,给他们盖上了杯子,至于这哥俩醉酒之下会发生点什么,秦风概不负责。

        谢轩也喝的有七八分醉意了,拉着秦风说道:“风······风哥·我……我爸妈明儿要过来,跟咱们一起过年?!?br />
        “谢叔谢婶来?”秦风闻言愣了一下,继而笑道:“那正好啊·人多过年也热闹?!?br />
        秦风离家的时候已经八岁了,他还能记得自己小时候过年穿新衣和大院里的孩子放鞭炮的事情,不过等他和妹妹离开家乡后,每一年的年关却是最难过的时候。

        “来,轩子,咱俩干一杯,明儿你开那丰田车去接谢叔他们?!鼻胤绺恍涣烁龆降谋?,这一杯下去,谢轩顿时眼睛发直·也撑不住劲了。

        “老冯,你大过年的不要走亲戚吗?怎么有空来我这?”

        灌倒了谢轩后,秦风将目标对准了冯永康·举起杯说道:“你小子不厚道,有爹有娘有女朋友的,跑来刺激我呢?不行·要罚你一杯酒!”

        “行,我喝……”

        冯永康还真以为自己刺激了秦风,一口将那杯酒喝了下去,大着舌头说道:“秦风,我······我爹,那……那就是你爹,我娘······那就是你娘·我……我媳妇,我媳妇还是我媳妇······”

        总算最后关头脑子还有一丝清明·不过这句话出口后,冯永康也是一头栽倒在了桌子上,嘴里还在含糊不清的念叨着什么。

        “靠,我就带了两箱酒过来,被这几个都快干掉一箱了?”

        看着地上扔着的六个茅台酒瓶,秦风顿时火冒三丈,他从胡保国那里搬来的都是上了年份的茅台,他们这种喝法,纯粹是王八吃大麦……全糟蹋了。

        “秦爷,这天可不早了啊?!泵缌冈谝慌蕴嵝蚜饲胤缫痪?,刚才他和秦风都是有意将几人灌醉的,用意自然在那密室之中。

        “老苗,今儿外面挺冷的?!鼻胤缒闷鹆烁胀严吕吹挠鹑薹?,说道:“你就坐在这等我吧,要是能打开,我上来喊你······”

        “别介啊,秦爷,您说我能坐得住吗?”苗六指一脸的苦笑,说道:“只要能开了那密室,让我断了那念想,就是冻死老头子也认了?!?br />
        “大过年的说什么死不死的?”

        秦风脸一沉,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苗六指可是帮了秦风不少大忙,他真希望老苗能长命百岁。

        “得,看我这臭嘴,不说,不说了?!泵缌盖崆嵩谧约鹤彀蜕铣榇蛄艘幌?,跟着秦风出了厢房。

        由于没人清理,后院的积雪差不多都有齐腰深了,那在棚子底下的马槽,也被飘落的雪花覆盖住了,只能大致看清个轮廓。

        “给我开!”

        秦风也懒得去打扫那积雪,直接推开石槽跳了下去,苗六指也紧跟其后爬了下去。

        “秦爷,有把握吗?”看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五把长短不一的钥匙来,苗六指的脸上情不自禁的露出紧张的神色。

        “机会只有一次?!鼻胤绲牧成灿行┠?,想了一下说道:“打不开的话,这密室估计就废了?!?br />
        机关门行事向来严谨,尤其是做这种密室,宁可里面的东西被毁,也不会让人强行破解的,所以秦风只有一次机会。

        俗话说一把钥匙开一把锁,秦风用的并不是原配的钥匙,肯定会有些许偏差,这第一次如果打不开,恐怕就会触动其中机关将整间密室毁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