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密室(下)

    第三百六十五章 密室(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那怎么办?秦爷,如果里面有藏宝图的话,一定是绘制在纸张或者布帛上的,可禁不住火烧水淹啊?!?br />
        听到秦风的话后,苗六指不禁变了脸色,当年他的师父江一手,曾经断言太平天国的藏宝,肯定会留有线索,所以苗六指一直都是深信不疑。

        “我说老苗啊,你想发财想疯了吧?”

        秦风哭笑不得的看着苗六指,说道:“就算这密室是机关门中人所建,但也不代表里面一定就有藏宝图,要说有些黄金珠宝我倒是相信……”

        “秦爷,里面有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怎么把这门打开?!?br />
        苗六指咂吧了下嘴,习惯性的拿出了烟袋,不过想想这地下流通不是很好的空气,又把烟袋塞回到了口袋里。

        “我试试吧,不过今儿肯定是不行了。

        秦风想了一下,撩起了衣服前摆,右手在腰带扣上摸索了一阵之后,手中多了一根三四毫米宽,七八公分长的银白色物件。

        “秦爷,这······这是牵芯针吧?”看到秦风手中拿的那东西,苗六指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真正出自盗门的人,没有不知道这玩意儿的。

        所谓牵芯针,实则是开锁的利器,这种东西一般都是用精金打制,可软可硬,而且触感很低,能很真实的反应出它所触碰到的东西,直观的传入到手上。

        苗六指左手戴的那个指环里,也有一根牵芯针的存在,只是他早就用上了这东西,对面前的铁门也是无可奈何。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成不成的可就看这东西的了?!?br />
        这根牵芯针,是师父载传给秦风的。

        按照载的说法,别看它就这么一点儿长短,但其实是掺杂了十多种贵重金属制作出来的·是机关门和盗门一脉的传世宝贝,专破各种难解的锁匙。

        用右手拇指和食指捏住了牵芯针,秦风深深的吸了口气,眼睛随之闭了起来·但手中的牵芯针,却是分毫不差的插入到了一个锁孔内。

        “左······左二,右三,不对,差了一点?!?br />
        随着牵芯针的深入,秦风口中也不断喃喃自语起来,这一尝试·足足用了他一个多小时,将针拔出后,秦风额头满是豆粒大小的汗珠。

        也亏得苗六指有耐心·居然就在旁边等了一个多小时,并且一声都没吭,生怕打扰了秦风对这五行锁的窥探。

        “秦爷,怎么样?”

        直到秦风拔出了牵芯针,苗六指才活动了一下发麻的腿脚,他虽然身体远比同龄人好得多,但也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了,站这么长时间,身体的关节也都变得僵硬了。

        “等一下再说······”秦风摆手制止了苗六指的话·而是将那牵芯针凑到了琉璃油灯下,仔细观察了起来。

        借着灯光可以看到,在那牵芯针上·留下了大大小小不少的齿印。

        只是在秦风看了一分多钟后,那些齿印居然慢慢消失掉了,牵芯针又变得光滑润泽·再也看不到丝毫的痕迹。

        “五分把握!”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老苗,这大冷的天,你别在这陪我了,赶紧上去睡觉,这门······今儿一定是打不开的?!?br />
        “秦爷,没事·我穿得厚着呢?!泵缌覆豢侠肟?。

        “让你上去就上去,万一轩子他们半夜起床尿尿找过来了呢?”

        秦风没好气的挥了挥手·他倒不是怕苗六指看他开锁,实在是怕把这老头给冻病了,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秦风日后说不定还有事情要仰仗苗六指呢。

        “好吧,我上去,不过秦风,今儿真打不开这门?”

        苗六指还是有些不甘心,到了他这年龄,倒不是想贪图密室内的财富,只是怀疑了一辈子的事情,苗六指想在第一时间得到答案。

        秦风摇头道:“打不开,制作这一个五行锁启动的门,耗费的时间最少在一年以上,你以为是这么容易打开的?”

        “那行,我先去房里了……”

        苗六指闻言叹了口气,深感岁月不饶人,他这才呆了一个多小时,腿脚身体就都快冻僵了,实在也是撑不住劲了。

        “说不定里面还真有藏宝图???要不然干嘛制作出个五行锁?”等到苗六指上去之后,秦风又将牵芯针探入到了另外一个锁芯里。

        秦风动作和刚才一样,但紧闭着双眼的脸上,那汗珠是直往外冒,顺着脖子流淌下去,连他内衣的领口都打湿掉了。

        第二个锁芯研究完毕后,又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不过虽然疲惫异常,但秦风的眼睛却是愈发明亮了起来,因为他已经又多了一成打开五行锁的把!

        将五个锁孔全部试探完毕后,秦风的脚底打了个踉跄,一股寒意侵入体内,让他忍不住紧了紧衣服,活动了下发麻的腿脚后,顺着石阶爬了出去。

        “嗯?这雪下的可真不小???”

        从马槽里出来后,秦风发现天上飘起了鹅毛大雪,这也就是五六个小时,马廊棚子之外的地上,已经积起了厚厚的一层白雪。

        或许是下雪的缘故,这会虽然是早上七点多了,但天色也就是蒙蒙亮,秦风从地上抓了把雪在脸上揉搓了一下之后,恢复了几分精神。

        秦风休息了好几分钟,这才将石槽给推了回去,要说制作这机关的人,绝对能称得上是一位你能工巧匠。

        就在秦风将石槽推到尽头的时候,只听咔嚓一声细响,石槽已经卡入到了机关之内,吻合的天衣无缝,怕是任谁也猜想不到,这近千斤的大石头下面,居然还另有乾坤。

        将石槽复位后,秦风顶着大雪回到了中院,一头扎进了厢房里,就这么短短的几步路,他身上头上已经满是雪花了。

        “秦爷,您回了?”

        正抖落着雪花的秦风,冷不丁的听到了苗六指的声音,揉了揉眼看去,敢情这老头就没上床睡觉,只是盖了个毛毯,坐在火炉旁边的躺椅上在等着秦风。

        “他们还没醒吧?”

        秦风仲头往左右内间里看了一眼,回过身说道:“从技术上来说,我有九成把握,但这东西还要看运气,那一成的运气也很重要的?!?br />
        俗话说难者不会,会者不难,很多出门忘带钥匙的人,看到开锁公司的人三下五除二的将自家的锁打开,总是会感觉开锁人身上笼罩一层神秘的光环。

        其实不然,只要了解了锁的原理,就是一个新手,也能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将一般的锁打开的,这东西想精通确实比较难,不过了解点皮毛,却是不需要花费多少工夫。

        能让秦风耗费了一夜的时间,这五行锁也算是复杂之极了,要是换成一般的锁,秦风最多也就是花个几分钟,哪里会像现在这般累的像只死狗一般。

        “九成把握?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br />
        听到秦风的话后,苗六指大为兴奋,连忙从躺椅上站了起来,说道:“那你还等什么,咱们抓紧把那门给打开呀······”

        “哪有那么简单?”秦风闻言撇了撇嘴,说道:“老苗,你这还眯缝了一会,我可是要撑不住了,什么事等我睡醒了再说?!?br />
        “行,也不急在这一时,有希望好!”

        看到秦风那一脸憔悴的样子,苗六指点头说道:“右边厢房我也烧了炉子,被褥什么的都铺好了,你快点去睡会吧?!?br />
        秦风点了点头,他这会累的连话都不愿意说了,转身去到右厢房,直接往床上一倒,就开始用睡眠修补起自个儿那耗费过度的神经来。

        这开锁不同于别的技艺,忽略任何一个不起眼的小瑕疵或者没有注意到的地方,都无法仿制出原来的钥匙。

        秦风也是几乎将所有的精力都耗尽,才在心中形成了五行锁钥匙的轮廓,不过现在秦风连将其画在纸上的力气都快没了。

        谢轩等人应该是受到了苗六指的叮嘱,他们起床后就在院子里收拾了起来,到了中午何金龙更是带了一帮子人,将四合院堆满了积雪的那些建筑垃圾都拉了出去。

        秦风这一觉整整睡了十多个小时,一直到晚上七点的时候,他才出了厢房,脸上依然有疲惫的神色,夜里那的那番举动,真的有点伤了他的元气。

        “风哥,您怎么睡了那么久???”

        大雪还没有停,不过精力过于旺盛的谢轩和李天远,正在院子里堆着雪人,旁边还有吊着胳膊的冷雄飞在看热闹。

        “这段时间乏了,这要过年了,正好补补觉?!?br />
        秦风左右打量了一下,说道:“轩子,明儿抓紧把对练福字买回来,今天可是已经大年二十八了啊?!?br />
        谢轩拿起了一根胡萝卜插在了雪人的鼻子处,回头笑道:“风哥,早就买好了,这东西要三十才能贴的。

        “嗯······”秦风点了点头,说道:“菜也多买点,胡局可能过来过年?!?br />
        “秦风,鸿鹄送来了半片猪,我白天去买了鸡鸭鱼肉蛋,什么都全了?!?br />
        听到秦风说话的声音,苗六指从正厢房里走了出来,那看向秦风的眼神中,充满了希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