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六十三章 密室(上)

    第三百六十三章 密室(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跟着秦风二人出了厢房的,还有在火炉边烤火的大黄,!秦风刚一动,它就跟了出来,亲昵的用大头拱着秦风的腿。

        “秦爷,这后院有马廊,以前都是下人住的地方,有密室也不会修建在这里吧?”

        苗六指跟在秦风身后,在走过回廊的时候,伸手将后院的电灯给打开了,只是那灯泡估计连四十瓦都不到,整个院子显得一片昏暗。

        “大黄,回去,外面太冷了?!?br />
        秦风没有回答苗六指的话,而是摸了摸身边大黄的脑袋,将它赶回到了前院,现在的大黄要是折算成人类的年龄,怕是比苗六指都要老了,秦风可不想让它冻着。

        看着大黄回到了前院,秦风撇了撇嘴角,说道:“既然是密室,当然要保持隐秘性了,别人越是想不到的地方,才越有可能存在?!?br />
        秦风说话的时候眼神不断在后院打量着,而目光的余角,却是从苗六指脸上扫过,当他发现苗六指的眼神看往一处的时候,嘴角处顿时露出了笑容。

        秦风大步走到了马廊边上,开口说道:“老苗,要是我没猜错的话,那密室就在这马廊下面吧?”

        “秦爷,这……这你都能看出来?”

        听到秦风的话后,苗六指的脸色不由僵住了,摇头苦笑道:“秦爷,我算是服了您了,您说的没错,那密室就是在这马廊的下面?!?br />
        “老苗,其实是你告诉我的?!?br />
        秦风嘿嘿一笑,说道:“从进了这后院,你那眼睛就时不时的往马廊这边瞄,这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这四合院上千平方米的面积,秦风又不是神仙,他哪里猜得出密室的位置,刚才的行为,只不过是诈苗六指而已如果苗六指面不改色的话,秦风一准就会奔前院去。

        要说苗六指平时也不是那种沉不住气的人,但今儿酒劲有点高,再加上刚才自己生平最得意的绝技又败在了秦风手上这患得患失之下,才被秦风看出了端倪。

        “唉,活了七八十岁,还不如你这毛头小子?”

        苗六指叹了口气,这辈子大风大浪历经无数,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是无欲无求了,没想到就是心中那仅仅的一丝不甘心却是被秦风给把握住了。

        秦风这会已经走进了马廊里,开口说道:“老苗,你先别说地方我上手看一看?!?br />
        马廊的说法,其实都是七八十年前的事情了,到了解放后,谁家还敢用马车?那立马就要被当成资产阶级打倒的。

        所以这个马廊,已经被改成了杂物间,里面堆满了冬天取暖用的煤球炉和木柴,另外还有一些破旧家具,都是以前的主人留下来的。

        要说唯一还能看出这是个马廊的地方,就是在前面的青条石上摆放的那个长约一米五宽度在八十公分左右的马槽了,足足能同时供三四批马进食。

        随手从地上拿过一根木柴,秦风在马廊的地面敲打了起来不过传到耳朵里的声音,并没有那种空洞的回声,秦风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这地面的青砖是后面铺的马廊里以前应该是泥土地,下面有密室的可能性不大?!痹谇么蛄艘徽笪薰?,秦风将眼睛转到了马槽上,这一看,顿时发觉了不对。

        用整块条石打制的马槽很常见,但这块马槽的宽度,却是有些过了

        八十公分的宽度加上下面支撑的条石,足有一米多了这中间就是站两个人都绰绰有余。

        “嗯,居然是用整块条石封起来的,中间是空的!”

        秦风用木柴使劲的在马槽下面的条石上敲了一下,那回声依然沉厚,不过和地面的声音还是略有不同,秦风一下子就听了出来。

        沿着马槽逐块条石的敲打了起来,秦风很快就确定,在马槽正下方那块长约六十公分,高约四十公分的条石里面全都是空的。

        不过这个发现也让秦风有些挠头,因为他用手去推那条石,条石却是纹丝不动,显然不是人力能推开的,这其中肯定是有机关存在。

        “秦爷,这里可是个机关啊?!?br />
        看到秦风皱起了眉头,苗六指好像找到了点儿平衡,从口袋里掏出了个烟斗,擦了根火柴将烟头表面的烟丝点燃,美美的抽上了一口。

        “老苗,看我笑话不是?”秦风笑着摇了摇头,这都七八十岁的人了,怎么还那么强的争胜之心?

        不过对苗六指能找到这个密室,秦风心中还是有几分钦佩的,因为如果不是有心人,任谁都想不到在这个数百斤中的条石马槽下面,竟然还另有空间。

        “秦爷,我琢磨了三天,才找出了机关所在,要不要我说出来???”苗六指嘴里吧唧吧唧的抽着烟斗,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后面的干柴堆上,压根就没帮手的意思。

        秦风一边蹲着身体在各个条石上击打边说道:“老苗,你倒是不屈不饶啊,就认准了这马心和太平天国的藏宝有关?”

        在秦风看来,所谓的太平天国藏宝,怕是早就落入到曾国藩手中了,否则当年湘军怎么能有那么大的战斗力?慈禧又为何对他如此忌惮?

        “秦爷,空穴不来风,有些传闻,还是可信的?!泵缌竿鲁鲆豢谂ㄑ?,将自己的面目笼罩在了烟雾之中,倒是有几分高人的风范。

        “就算有密室,也未必和那藏宝有关?!?br />
        秦风摇了摇头,没好气的说道:“这大户人家修建个密室也是常事,搞不清楚你怎么非要往那事上牵扯…···”

        只是秦风不知道,苗六指可是出生在世纪之初的人,在他那个年代,距离太平天国起义占据了大半个中国,也不过就过去了几十年。

        在那会的江湖上,有关太平天国藏宝的消息,时不时的就会引起一阵腥风血雨。

        苗六指也是在一次极其偶然的机会中,得知马心贻很有可能与太平天国藏宝有关,当年在京城刺杀燕子李三的时候·苗六指其实就来过这马家老宅踩过点。

        只是那会马心贻虽然早就死了,但马家也出了几个人物,在当时还是属于有权有势的人家,养了不少看保家护院的人·苗六指连大门都进不去。

        这心思苗六指可是琢磨了半个多世纪了,所以在鼓动秦风买下这个四合院后,苗六指一边招呼人进行装修,一边却是整日里在这院子各处敲敲打打。

        尤其是几间主卧室,连那坑头都被他给拆掉了,换成了现在的床,不过闹出偌大动静后·苗六指还是一无所谓,没有找到任何马心贻留下来的线索。

        原本苗六指都已经放弃了,但是就在一个多星期前·他有一天晚上从后院的马廊里面搬煤球的时候,无意中却发现,那厚重的条石马槽下面,居然是空的。

        这个发现,让苗六指欣喜若狂,他第二天马上将施工的工人全部结算了钱赶了出去,足足用了三天的时间,琢磨出了进入墓室的机关。

        眼下苗六指虽然对秦风已经是心服口服了,但能难为一下秦风·他还是很乐意的,否则苗六指总会有种自己这一把年龄活到了狗身上的感觉。

        “用条石做密室的进出口,一定是在里面装了凹槽的······”

        秦风绕着那马槽走了几圈·忽然站住了身体,看着苗六指说道:“老苗,那条石虽然试出是空的·但是入口和它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关系,对吧?”

        以秦风的眼力,虽然是在这昏暗的灯光下,也能看得出来,那长着苔藓的条石,绝无可能被取出来,除非用强力破解。

        不过那么一来·却是落了下剩,别说传出去会让江湖同道耻笑·怕是苗六指都不会放过这个奚落秦风的机会。

        要知道,早年江湖上的盗门,在开锁这一项技能上分成了两派。

        开锁就像是解题一般,所以一派是利用技巧和工具进行解锁,而不破坏锁芯本身,锁还可以继续使用的,这一派被称之为文解。

        有文必有武,顾名思义,武解就是用外界强制力进行破拆,破坏锁芯那还是文明的,更有甚者直接用锤子将锁给砸开。

        秦风身为外八门的门主,要是用这种方法破开师门进入密室,那端得是让人笑掉大牙,怕是连载都会从坟里跳出来收拾他一顿。

        围着马槽又走了几圈,秦风在马槽的一端停了下来,在那地面上看了一眼,脸上顿时露出了了然的神色。

        “秦爷,您看出来了?”见到秦风脸上的表情,苗六指说道:“秦爷,要是没地上的痕迹,您能找出来吗?”

        “老苗,没那痕迹我也看得八九不离十了。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机关门一道,固然有精致小巧,但大巧不工的设计也是有的,这马槽重达近千斤,任谁都不会想到下面建有密室的?!?br />
        “老苗,你当时是用撬棍,撬动的这一点寸劲吧?只要过了这寸劲,相信就连你都能推得动这条石马槽了······”

        秦风说着话,卷起了双手的袖子,两脚不丁不八的站稳了身体,将双手顶在了那个巨大的马槽上。

        “给我开!”

        秦风口中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声,将全身的力气都用在双臂上,这一股爆发劲力,居然让那马槽往前挪动了差不多一厘米左右的距离。

        但就是这一厘米,使得马槽下面的凹槽,和条石中凸槽对应了起来。

        再往前一推,秦风根本就没使多大劲,那马槽就向前挪出了半米多的距离,露出了一个黑黝黝的洞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