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开锁

    第三百六十二章 开锁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老苗,你们盗门开锁的技艺,一开始就走偏了?!?

        看着苗六指那异于常人的双手,秦风摇了摇头,说道:“俗话说一把钥匙一把锁,但是天下间的锁何止千万,你都用这种办法,这双手没废掉,已经算是运气好了……”

        秦风知道,不管是古代的造锁匠人制作锁还是现代的工艺,都会配合着制出一柄对应的钥匙,除了这把钥匙,用别的钥匙是无法打开的。

        尤其是那些早年间,由盗门和机关门高手匠人制造的老锁、名锁、怪锁,用于墓葬防盗、藏珍防窃的,更是结构复杂,充满消息机关。

        想要不用原配钥匙开锁,最早其实就是出自盗门,属于盗术的一种,真正的盗术,讲得是盗不留踪,也就是说,你偷完别人的东西,别人还不能自察。

        但这所要下的苦功,也非一日就能达成的。

        就像是苗六指在很小的时候,就被江一手把各种钥匙模具印在手上,为的是能牢固的掌握手中的开锁工具,保持紧密的贴合,甚至,要用骨头去感受。

        “秦爷,盗门里世世代代都是如此传下来的,难道还要什么好的法子吗?”

        听到秦风的话,苗六指不由愣了一下,为了练这开锁的技艺,他小时后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也正因为在这上面耗费的精力太多,他才没能像师兄燕子李三一样,练得高深功夫,不过要论开锁的技艺,苗六指自信当世无人能及。

        所以在听到秦风的话后,苗六指感到有些不服气,他知晓外八门中机关一门也精通开锁,不过终究还是盗门衍生出去的,两者说不是孰强孰弱。

        “老苗,心锁还要心来开?!?br />
        看到苗六指一脸不服的样子·秦风微微摇了摇头,说道:“能做到眼到心至,神聚意凝,那才是开锁的最高境界······”

        “眼到心至·神聚意凝?”

        听到秦风的话后,苗六指整个人都愣住了,他做了一辈子的贼,开了一辈子的锁,还从未想过,开锁居然还有如此意境。

        “没错!”

        秦风点了点头,继续解说道:“开锁的时候·要眼、手、心的合一,要将身心全部潜能都投入到眼前的锁具中,绝对不能将它看成一块冰冷的死物·而要以一种生命来对待。

        你要将锁看成是有思想的生物,然后用心去和其沟通,得到它的认可,那么再复杂的锁,在你手中都能轻而易举的打开······”

        秦风的这番话,并非是由载教给他的,而是从玉佩传承中所得来的,因为就是师父载自己,也没接触过机关门中的人。

        “死物终究是死物·怎么能把它们当成活的东西来看呢?”

        苗六指想了良久,摇了摇头说道:“秦爷,您说的这些·只不过都是理论上的东西,老头子我不信不下苦功,您开锁的手艺比我还强?”

        苗六指承认机关门中人设置的一些锁·他打不开,但秦风能说出这番理论,并不代表他就有这技艺,苗六指始终还是相信苦练出真功的道理。

        “老苗,不信?”

        秦风左右看了一眼,发现布帘里面的门上挂着一把巴掌大小的铜锁,走过去将其拿了过来·说道:“你先开,这把锁应该难不倒你吧?”

        “秦爷·这锁我要是打不开,那这辈子算是白混了?!?br />
        苗六指脸上露出一分傲然的神色,别说这把锁了,就是当年被关在监狱里,那些铁门对他而言也是形同虚设,只是那几十年社会比较乱,苗六指留在监狱里也是明哲保身。

        说着话,苗六指将左手上的一枚金戒指给褪了下来,黄金质地偏软,用手一掰,那戒指已经变直了,大约有五六公分长短。

        左手拿着那把铜锁,苗六指用右手将戒指投入到了锁孔中,眼睛微闭,右手轻轻前后活动了一下。

        突然,苗六指眼睛猛地睁开了,捏着戒指的手微一搅动,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那把铜锁应声弹开了。

        “秦爷,这手艺可还能入得法眼?”

        苗六指慢条斯理的将金戒指又盘回到了左手小指上,眼睛却是盯着秦风,显然是对秦风刚才那番话还有所不满。

        “用了三十八秒,当今之世,能有你这本事的人,算是屈指可数了?!?br />
        秦风面色平静,并没搭理苗六指的挑衅,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开开这种八十年代生产的老铜锁,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秦爷,光说不练假把式啊?!?br />
        虽然苗六指早就过了知天命的年龄,对世事也早已看开,但这让他自傲了一辈子的手艺被秦风如此看轻,苗六指还是起了争胜之心。

        “好,那我就练一下给你看看?!?br />
        秦风没有戴的习惯,往桌上看了一眼,发现上面有吃炒田螺用的牙签当下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将其捏在了两根手指之间。

        “秦爷,您就用这个?”

        看到秦风的举动,苗六指眉头一挑,他刚才开过那锁,知道里面的锁芯有点偏硬,想用牙签拨动所里的钢珠,难度是非常大的。

        “老苗,看好了?!?br />
        秦风没有多说什么,同样是左手拿过那把锁,眼睛完全闭了起来,但右手捏着的那根牙签,却是丝毫不差的投入到了锁孔之中。

        秦风右手的动作十分缓慢,但这牙签能有多长,再慢三五秒的时间也全都塞进去了。

        就在牙签进去一多半的时候,秦风右手忽然很轻微的一颤,“咔嚓”声又响了起来,那铜锁自动弹了出来,已然是被秦风给打开了。

        “这……这怎么可能?”

        见到发生在自己面前的这一幕,苗六指的眼睛猛地一下瞪圆了,他知道秦风或许能打开锁,但怎么都没想到,秦风的速度居然如此之快,连十秒钟都没用到。

        “这不是打开了吗?有什么不可能的?”

        秦风随手将锁扔在了桌子上,说道:“老苗,这里面一共四十八粒钢珠,分成了六个卡槽,我说的可对?”

        “没······没错······”苗六指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紧接着问道:“可……可秦爷,您是怎么做到的???”

        “这事儿,我也说不清楚,就是我刚才说的心锁······”

        听到苗六指的问题,秦风倒是苦笑了起来,开锁的技艺,他完全得自外八门的传承,自然而然的就懂了,只是这如何做到的,秦风也无法用语言阐述出来。

        听到秦风的话后,苗六指的脸色在灯光下变幻不定,过了良久之后,开口说道:“我明白了,秦爷,手上的锁容易开,但心锁难开啊?!?br />
        “你明白了?”

        秦风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他虽然掌握了这心锁技巧,但说实话,自己都有些稀里糊涂的,这理论也是说的不清不楚。

        “明白是明白,但我做不到?!?br />
        苗六指一脸苦笑的摇了摇头,说道:“要是放在我年轻那会,或许能掌握这手艺,但是现在,用手开锁已经成了习惯了······”

        “老苗,当了一辈子的贼,还没当够???”

        秦风摆了摆手,说道:“这些奇淫技巧都是小道,现在想赚钱,还是要走别的门道,这些东西不学也罢?!?br />
        “秦爷说的是,要不是您,我以前就是做梦都想不到,咱们也能光明正大的上门去给人开锁啊?!?br />
        苗六指闻言笑了起来,由于目前还是独家经营,所以现在开锁公司的生意很不错。

        于鸿鹄带着几个徒弟基本上是六点开门晚上十二点都关不了门,那些喝醉酒丢了钥匙的糊涂蛋,更是经常半夜三四点钟给他们打电话,要求上门服务。

        按照苗六指的话说,虽然不做贼了,但做个奸商却是无妨的,像这种半夜打电话折腾开锁的,于鸿鹄起价就是五百块,有时候一天夜里都能开上七八个锁。

        再加上白天开的锁和卖配件的钱,别看这行当很是不起眼,但每天的收入最少都在六、七千元以上,节日期间,有时候都能达到一两万。

        开锁公司一共就四五个人,即使去掉秦风的股份,他们一个月都能收入个两三万块,比以前在潘家园掏宝的收入都是只高不低了。

        “行了,老苗,你这胃口也把我吊的差不多了,密室在哪儿,能说了吧?”

        听到苗六指又将话题扯到了开锁公司上面,秦风出言打断了他的话,这老头一开始就说出四合院中有密室存在,但云里雾里的却是将话题扯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秦爷,我还当是您忘了呢?”

        苗六指闻言笑了起来,说道:“秦爷,具体的方位我先不说,您要是能猜出来在哪处地方下面,那老苗我是真服了您了!”

        “又要考我?”

        秦风看了一眼苗六指,说道:“一般的密室都是在主人卧室里,不过听你这话,显然不在那里……”

        秦风说着话走出了厢房,寒冽的冷风让他的精神为之一振,往四周打量了一番,秦风边走边说道:“花园这些地方经常要浇水,也不适合修建密室?!?br />
        “哎,秦爷,您往后院去干嘛的?”看到秦风拔脚就往后院走,苗六指眼中露出一丝古怪的神色,但脚下却是追了上去。

        PS:月中了,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