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六十章 装修

    第三百六十章 装修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胡大哥,去我那边住吧,我那房子空着呢?!?

        进入京城市区后,秦风看向了胡保国,在他心里,胡保国和谢轩李天远差不多,都是他的亲人,自然有资格住进那个四合院里。

        “不用,沈昊帮我订好了酒店?!?br />
        胡保国摇了摇头,说道:“我这次要到处走走,住你那不方便,看看以后定下来,能不能搬到你那儿住去?!?br />
        胡保国这次进京,主要是去见他那个派系中的一些大佬,那些人的行踪都很忙,一天里说不定什么时候才能挤出一点时间,住在秦风那里的确不太方便。

        胡保国住的京城饭店,距离秦风新买的这个四合院倒不是很远,十多分钟后,三辆车就停在了四合院后面的巷口处。

        谢轩从那辆丰田车上下来,指了指自家四合院的后墙,说道:“风哥,这后院的马廊可以改成两个车库,这样咱们直接就能从车库里进院子了?!?br />
        秦风买的这套院子,可是三进三出的大四合院,能住一家几十口数代同堂,就是放在民国那会,也是一些达官显贵们才能居住的。

        和现在出门做轿车不同,那会京城流行的是马车,所以很多大宅子,自家就有马廊,等到要出门的时候,把马牵扯来往车上一套就齐活了。

        秦风这四合院的后院左侧,就是面积足有三四十平方的马廊,谢轩早就琢磨着将其改成车库了,只是没秦风点头,监工的苗六指一直没

        “改,把这围墙开成一个能自动升降的卷帘门,回头我就给老苗说。

        听到谢轩的话后,秦风往左右打量了一下,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从后巷绕到正门·要穿过两个巷子,的确不是很方便。

        “风哥,这里就是咱们的家?”

        胳膊上还吊着绷带冷雄飞,看着那高达三米多的围墙·口中喃喃道:“这么高的墙,在以前恐怕只有王爷才能住吧?”

        就在两三年之前,冷雄飞还是个无父无母居无定所的三无人员,他哪里能想到,短短的几年时间,自己就能住在天子脚下了。

        刚才从天安门广场经过的时候,冷雄飞就已经震撼不已了·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家的四合院,走路去天安门·怕是也要不了多少时间。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秦风拍了拍冷雄飞没受伤的那边肩膀,笑道:“现在只要有钱,你能过的比古代的王爷还舒服,飞子,等津天的店盘出去,你多跟轩子学学,以后好好干,到时候哥几个一人搞这么一套宅子······”

        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秦风虽然自诩三教九流无所不精,但一个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秦风可不想像诸葛亮那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等《真玉坊》上了正轨之后·也是他退出的时候了,现在的谢轩和冷雄飞,都是日后《真玉坊》的主要管理人员。

        “风哥·您放心吧,我一定跟着轩子哥好好学的?!崩湫鄯芍刂氐牡懔说阃?,吃过苦的人,才会珍惜来之不易的生活。

        “秦风,回来了?”几人说着话来到四合院的正门时,苗六指正从大门里面往外走,显然是一直等在门房里的。

        年关将至·苗六指也穿的十分喜庆,一身大红色的唐装款棉袄·倒是让他年轻了十多岁,脸上的老人斑都没那么明显了。

        “苗老,小哥几个给您拜个早年啦!”

        谢轩笑嘻嘻的给苗六指作了一揖,张开手说道:“苗老,这拜年总要有点说法吧,您老看看是不是给点压岁钱?”

        “老头子我穷的连棺材板都没,哪来的压岁钱???”苗六指没好气的说道:“没有,没有,你们秦爷才是大财主呢······”

        “老苗,那么小气干什么?”秦风盯着苗六指的口袋,说道:“都准备好了还不拿出来,别逗他们了?!?br />
        “秦爷,您要是不重建外八门,真是可惜了?!碧角胤绲幕昂?,苗六指忍不住在口中嘀咕了一句,他知道秦风是如何看出自个儿兜里有东西的。

        在古代的时候,不管是东北的胡子响马,还是江南的小偷蟊贼,一副好眼力是必不可少的,有些眼力高明的人,从马车的压痕就能看出装的是什么货,价值几何。

        而那些积年老贼,单单从一个人走路的姿态上,就能分辨出他身上装了多少银两,带了多少金货,值不值得下手。

        苗六指此时右边的口袋里,正装着几片金叶子,苗六指每年都会化上一根小黄鱼,用作打赏弟子,不过今年的人数却是多了点,苗六指昨儿一共化了两根小黄鱼。

        两根小黄鱼也不过四两重而已,却是被秦风一眼就看了出来,对秦风这副眼力,苗六指真的是心服口服了。

        “来,一人一个?!?br />
        苗六指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了几片金叶子,说道:“秦爷,您可就没了啊,按道瞪说,应该您给我压岁钱才是?!?br />
        “我比你还穷呢?!?br />
        秦风闻言撇了撇嘴,说道:“老苗,这宅子装修一下最少要一两百万吧?要不……这钱你出一半?”

        秦风本来想大致修缮一下这个四合院就入住的,不过在听了苗六指和谢轩的意见后,他决定将院子彻底改造一番,粗略的计算了一下,怕是最少要花个百万以上。

        “我没钱,秦爷,您别打我的秋风?!?br />
        苗六指干脆利索的拒绝了秦风的建议,让开身子道:“先进去吧,我在中院厢房里烧了炉子,虽然没暖气暖和,但也凑合了。

        哎呦,秦爷,您这从哪儿找来的狗???”

        正说着话,苗六指一眼看到了跟在秦风身后的大黄,眼睛不由一直,说道:“秦爷,您这狗可不简单啊,见人不叫眼露凶光,看家护院可是把好手……”

        “我从小养大的,叫大黄?!鼻胤缗牧伺拇蠡频哪源?,说道:“老苗每天让人送几斤熟牛肉来,大黄现在只吃这个?!?br />
        “应该的,好狗就应该吃肉?!泵缌噶阃?,他看得出这条老狗的年岁应该不小了,人到暮年见老狗,苗六指倒是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一行人进到四合院后,谢轩走在后面关上了院门。

        “老苗咱们一边住一遍装修,这行不行???”

        秦风看到在院子里摆得到处都是建筑材料,围墙上甚至还搭着一些脚手架原本的花圃也被搞得狼藉一片。

        “秦爷,装修的工人都回家过年了,这里要等过完年才能接着干?!?br />
        苗六指说道:“这院子一共分前后三进,前院是门房加上佣人房,一共有四间,秦爷,以后老头子就给你当个门房,我就住这前院了。

        回头开工之后,就先干前院等这边收拾好了,咱们都过来住几天,这四合院比较大后面施工也不影响的?!?br />
        “倒也是,四个房间足够咱们住了?!?br />
        秦风闻言点了点头,前院和后院之间还有一个回廊等于是分开的两个空间,这也表明了在以前佣人和主人阶级之间的森严。

        走过前院之后,秦风指了指一地的建筑垃圾,说道:“轩子,远子,这几天没事把东西收拾一下,大过年的也要干干净净的?!?br />
        听到秦风的话后,苗六指笑道:“秦爷这个我给金龙说了,他明儿就带车来给拉走?!?br />
        “嗯,过年总是要爽利点的,哎,这炉子烧的那么旺,不会煤气中毒吧?”

        掀起厚厚的布帘,秦风走进开着灯的正厢房,顿时一股热气扑面而来,将外面的寒风尽数挡在了门外,看着没有烟囱的炉子,秦风不由挑了挑眉毛。

        “这老狗,倒是会找地方?!?br />
        看到大黄一进屋就趴在了火炉子旁边,苗六指不由笑了起来,说道:“睡觉的时候要把火熄掉的,对了,我听金龙说,最近好像有一种什么暖气,可以安在地板下面的,明儿等他来问问吧?!?br />
        “苗爷,那叫地暖,是在地面下面盘管子,还要装瓷砖或者是木地板,造价可高着呢?!?br />
        李天远这些时间一直是在拆迁公司里呆着的,倒是知道苗六指所说的那种暖气,不过具体怎么用,他就说不清楚了。

        “造价高也要装?!鼻胤缥叛孕Φ溃骸暗绞焙蛲饷婧缋滟?,屋里温暖如春,打个边炉吃火锅,那是多痛快的事情啊?!?br />
        “风哥,咱们今儿是不是喝点???”李天远舔着脸说道:“您从胡局那里可是搞了不少好酒,给哥几个尝尝呗?”

        “就你小子眼睛尖?!鼻胤缣吡死钐煸兑唤?,说道:“去搬吧,不过要搞点下酒菜来,那都是好酒,反正不能蘸盐喝吧?”

        “好嘞,风哥,您放心,四冷四热小八盘,我一准给备齐了?!?br />
        听到秦风的话后,李天远嚷嚷着就冲出了厢房,他酒瘾要比秦风大的多,早就在惦记秦风车上的那几箱好酒了。

        虽然临近过年,但一些饭店的生意还是照做的,也就是过了半个多小时,李天远拎着七八个一次性饭盒回到了厢房里,还真是四冷四热。

        四个年轻人加上苗六指,围在火炉边喝了起来,一直到十二点多,身上有伤的冷雄飞和已经喝得醉意醺醺的谢轩李天远,各自找了张床倒头睡去。

        “老苗,有事儿给我说吧?”

        给李天远几人盖好被子,秦风回到了正厢房里,他看得出来,刚才苗六指有点刻意的在将几人给灌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