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五十九章 买车

    第三百五十九章 买车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胡大哥,那以后你就在能京城呆着了?”!

        听到胡保国的话后,秦风由衷的感到一阵欢喜,能让他视为亲人的人不多,而胡保国刚好就是其中的一个。

        “在京城做官,自然要呆在京城了?!?br />
        胡保国忽然将脸一绷,说道:“秦风,你小子要是敢做什么违法犯纪的事情,老子第一个就先抓你,没得人情讲······”

        虽然胡保国知道秦风不是那种狐假虎威的人,做事情一向都小心谨慎,但还是敲打了他几句,省得以后秦风认为有人给他撑腰,行事无法无天起来。

        “胡大哥,我一向老实本分啊?!鼻胤缃衅鹆俗蔡烨?,说道:“你在津天当了那么久的局长,我可靠着你赚过一分钱没有?”

        秦风七八岁的时候就带着妹妹流浪江湖,受过不少白眼,他始终都相信一句话,那就是求人不如求己。

        即使关系近如胡保国这样的,秦风也没因为钱的事情向他开过口,所以在胡保国面前,秦风是底气十足,当局长和当部长,对秦风而言区别不大。

        “那倒也是,我知道你不是乱来的人?!?br />
        胡保国欣慰的笑了起来,他还真怕秦风到时候提出一些违反他做事原则的事情来,因为胡保国知道,只要是秦风开了口,在一些事情上他真的没办法拒绝的。

        “嘿嘿,胡大哥,有句老话你要不要听听?”秦风忽然想到一事,端着酒杯嘿嘿笑了起来。

        “什么老话?”胡保国看了一眼秦风,说道:“你小子能有什么好话?”

        “胡大哥,老话说的好,升官发财死老婆?!?br />
        秦风喝下了一杯酒,壮了壮胆子接着说道:“老嫂子去世的早,最后一个就不说了,不过你倒是可以考虑再娶一个呀!”

        “妈的,没大没小的·敢调侃起我来了?”胡保国伸手就敲在了秦风的头上,没好气的说道:“少喝扯这些没用的,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胡保国年轻的时候就去当兵了,后来探亲的时候娶了附近村里的女人·不过由于当兵的关系,一直聚少离多,夫妻感情并不是很好。

        后来因为打仗受伤影响到了生育,胡保国和妻子也没能有个孩子,前几年他妻子患病去世,胡保国正好将精力都投入到了工作上。

        “胡大哥,你年龄又不大·还不到五十五吧?”

        秦风的脸色忽然变得认真了起来,说道:“你平时工作那么忙,是应该找个人一起生活了·最起码晚上回家也有口热乎饭吃不是?”

        “行了,你别操我的心了,管我你自己就行了?!?br />
        胡保国摇了摇头,看着秦风说道:“我今年刚好五十五,秦风,放在五年之前,咱们能想得到会有今天吗?”

        说老实话,回头看看这几年发生的事情,胡保国都有些如在梦中的感觉。

        从一个副厅级的监狱长·胡保国一跃成为直辖市的代局长到局长,眼看着又能迈入到副部级,他只用了不到五年的时间·就走完了别人一生都达不到的高度。

        而这一切,都和面前的秦风脱离不了关系,不管是当年震惊全国的贩毒制毒大案·还是今日公安部督办的新年一号大案,秦风似乎都在里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胡保国有时候自己想想都感觉有些荒谬,当年老爷子还让自己照顾秦风,可事实好像反转了过来,要是没有秦风,也没有他今日的身居高位。

        而胡保国今年才五十五岁,在副部级的岗位上·他还算得上是年轻有为,如果老领导要是还能多活几年的话·胡保国就是再进一步,也不是没有可能。

        “胡大哥,没有发生的事情,谁又能想得到呢?”

        秦风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说道:“我现在只想找到妹妹,让她上最好的学校,让她无忧无虑的能和我生活在一起······”

        虽然现在也算是小有成就了,但是秦风愿意用他现在所拥有的一些,去换取妹妹的下落,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仍然愿意回到从前,带着妹妹去流浪。

        “秦风,你放心吧,秦葭的下落我会继续找的?!?br />
        看到秦风脸上露出的凄苦,胡保国没来由的一阵心酸,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等我上任后,马上推动户籍改革制度,将全国的人口普查工作开展起来,一定会有你妹妹消息的?!?br />
        “胡大哥,谢谢了?!?br />
        秦风心里有些苦闷,他对胡保国所说的并不抱太大的希望,因为妹妹如果被人收养,那肯定是要改名字的,通过人口普查找到妹妹,可能性不是很大。

        人情不好,酒自然就喝的多了点,秦风来来回回的总归从房间拿了三次酒,最后他和胡保国都醉倒了,怎么上床睡的觉都不知道。

        第二天秦风醒来的时候,胡保国已经去上班了,不过在客厅的茶几上给他留了两个字条。

        一个字条上面写了个人名和电话,另外一个则是个批条,拿着这个批条,秦风可以去津天港口购买两辆被查的走私车辆。

        给秦风买两辆拍卖车自用,胡保国根本就不怕别人的攻讧,到了他这个级别,只要不站错队,这些压根就不算问题。

        秦风也懂得这个道理,现在《真玉坊》生意火爆,秦风正琢磨着要买两辆车,这送上门的便宜不占白不占。

        当下秦风摸出手机就按着那个号码拨打了出他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是海关的一位副关长。!

        不过当秦风报出自己和胡保国的名字后,对方马上变得热情了起来,直言不讳的告诉秦风,想要什么车电话里告诉他就行,他让人办好手续,秦风下午就可以直接去提车了。

        只是办理牌照这些事情还需要秦风亲力亲为,另外该付的钱也一分不能少,当然,这些全进口的车要不是有这种关系·秦风是想买也买不到的。

        秦风想了一下,决定要一辆商务性质的车给《真玉坊》使用,另外自己买辆宽敞一点的开,当他把要求告诉对方后·那位副关长找人问了一下,报给秦风两辆车九十万的价格。

        秦风一口就应承了下来,他相信有胡保国的面子在里面,对方绝对是不会宰他的,两人在电话中约好了下午提车的时间后,秦风挂断了手机。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秦风赶往了医院·如果可能的话,他想下午提了车直接将冷雄飞接回京城,毕竟他也没伤着骨头·影响不是很大。

        “轩子,你怎么来了?”推开冷雄飞住的病房门,秦风发现,谢轩坐在了里面,正和冷雄飞还有李天远聊着天。

        “风哥,飞子受了伤,我能不来吗?”

        看到秦风进来,谢轩连忙站起身,说道:“风哥·您真厉害,远子哥都告诉我了,昨儿被您一刀给“咔嚓”掉了一个!”

        “少听他胡扯·京城那边没什么事吧?”秦风瞪了一眼李天远,杀人这种事情,怎么好到处乱嚷嚷?真当自己是道上的人了?

        “没什么事·不过潘家园的人流量又少了些,咱们的生意也受影响了?!?br />
        谢轩摇了摇头,说道:“对了,风哥,我临来的时候,苗老爷子让我催您一声,没什么事的话尽快回去·他有事找您······”

        “我这像没事吗?”

        秦风的表情有些郁闷,他此次来只不过是和窦健军做笔交易·顺便接冷雄飞去京城过年的,没想到就遇到这么一档子事。

        想到这里,秦风恨恨的骂道:“妈的,今年是我本命年啊,轩子,回头找根红绳子给我系上?!?br />
        “好嘞,风哥,我一会就去古玩街上找,一准让您百邪不侵?!?br />
        谢轩闻言笑了起来,看了眼冷雄飞,说道:“风哥,让飞子出院吧,回咱们那院子里住,也比这医院强啊?!?br />
        “是啊,还是回去住吧?!碧叫恍幕昂?,冷雄飞也开口说道:“风哥,我这就是皮外伤,医生都说没事的?!?br />
        “那就办出院吧?!?br />
        秦风沉吟了一下,说道:“轩子你来的正好,你去帮飞子办了出院,然后回家收拾下东西,明天下午咱们回京城。

        我回头让老苗在那个四合院里先腾出来了几间房,够咱们住了……”

        京城的那套院子,原本就是住着人的,秦风前几天让苗六指安排几个人收拾了一下,现在只要买些新的被褥送进去,他们直接去住就可以了。

        谢轩一听秦风这话,似乎自己还有事情做,不由奇怪的问道:“风哥,您干嘛去???”

        秦风说道:“我买了两辆车,回头和远子去提车,你们先回去收拾收拾,晚上咱们在家里吃饭,哥几个好久没在那住过了······”

        在津天住了两年多,秦风对那院子还是很有感情的,就算以后定居在京城,他也不会将津天的四合院卖掉的。

        “买车了?买的什么车?”

        听到秦风的话,李天远和谢轩的眼睛同时亮了起来,这哥俩早就开腻歪了那辆破面包,早就在鼓动秦风买新车了。

        “还不知道呢,一会去提车的时候才知道?!鼻胤缈戳丝幢?,说道:“行了,去港口还要个把小时,我和远子先去,你们抓紧收拾好?!?br />
        将面包车的车钥匙扔给了谢轩,秦风带着李天远打了个车来到了津天港。

        电话联系好的那位姓陈的副关长一直等在了办公室,和秦风一番寒暄后,将两辆车的资料交给了秦风。

        走了一遍内部拍卖的过程,又去银行付清了九十万的款项后,也已经是下午三四点钟了,不过开车出了津天港的秦风和李天远,脸上的笑容却是一直没断过。

        男人都喜欢好车,秦风自然也不例外,这两辆车真超出了他的想象,李天远开的那辆是日本产的子弹头,能坐七八个人,给《真玉坊》使用正合适。

        而秦风开的这一辆,则是德国刚刚上市的一款宝马新车,叫做什么X5按照那位副关长的话说,国内恐怕就这一辆。

        回到住了两年的四合院,秦风和大黄又是一番亲热。

        说来也奇怪,已经活了十多岁的大黄按理说应该步入晚年了,但除了活动变少了之外,大黄似乎并不是很显老态,动作依然很灵敏。

        在津天住了一天,第二天白天又收拾了些东西,一直到晚上六七点钟的时候,秦风才接上处理完诸多事情的胡保国,几人开着三辆车返回了京城。

        不过谢轩这次却是壮着胆子和李天远吵了一架,原因自然是互相争着要开那辆日本车了,按照谢轩的话说,开车的时候多踹几脚,那也算是抗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