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五十七章 升官(上)

    第三百五十七章 升官(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吕队长,还要麻烦您稍微等一会,我送窦老板进了安检还要跟您的车回去?!?br />
        窦健军的运气不错,来到机场后他们发现,还有一班七点半飞往汕市的航班,这样的话估计在十一二点的时候,他们就能赶回家里了。

        “没事,我就在这边等你……”

        吕大队有意无意之间,一直都没让秦风离开他的视线,毕竟那个犯罪嫌疑人是死在秦风手上的,后续还有一系列的东西需要他配合调查。

        “好,那谢谢吕队长了?!?br />
        秦风哪里不明白吕大队的意思,不过他就当不知道一样,拎着装有那套玉器的箱子,将几人送到了安检的入口。

        接过秦风递来的那个箱子,窦健军开口说道:“秦老板,最迟年后一个星期,款子我就打到你的账上?!?br />
        要说来京城之前或许还有什么想法,但是经过这两天发生的诸多事情之后,窦健军已经没有任何的歪脑筋了,打死他都不敢生出占秦风便宜的心思。

        京城强大的纨绔背景,高超的造假工艺,更重要的是,就在几个小时之前,秦风还让窦健军见到了他铁血的一面,那一刀断头的情形,怕是窦健军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听到窦健军的话后,秦风笑了笑,说道:“窦老板,不急,事情做稳当点,咱们又不是只合作这一次?!?br />
        “秦老板,放心吧,不会出什么问题的?!?br />
        看到自己带来的两个专家都已经过了安检,窦健军实在憋不住心里的一个疑问,压低了几分声音,说道:“秦老板,津天港可是国内最大的一个港口,您有那位局长大人的关系,做点什么不比干咱们这个赚钱呢?”

        窦健军有种感觉·秦风和之前那位局长的关系,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生疏,这就让他有些不解了。

        要知道,只要胡局长每年给秦风点批条·他光是做走私车的生意,一年赚个几千万是轻轻松松的,而且还没什么风险。

        “窦老板,求人不如求己…···”

        秦风看着窦健军,很认真的说道:“自己能掌控的东西,做起来才比较放心,难道窦老板您做事不是这样吗?”

        “求人不如求己·掌控?”

        听着秦风的话,窦健军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过了几秒钟后·点了点头,说道:“秦老板您说的对,我也很少做超出自己掌控之外的事情……”

        和官场中人合作,固然做事情有很大的便利性。

        但同样,掌控权并不在自己的手上,不出事情的时候你好我好一团和气,但要是出了事,第一个被丢出来当替罪羊的,就是他们这些

        就像是当年闽省的那位江湖大佬·利用财色拉拢不少政府官员下水,一时间不管是在闽省还是在京城,都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但他终究不过是个傀儡·在案发之后,只能狼狈外逃,而他身后的韦华·却是安安稳稳的在京城过年,生意照样做的风生水起。

        秦风拍了拍窦健军的肩膀,说道:“窦老板,咱们吃的是江湖饭,和官家,还是不要走的太近?!?br />
        “我知道了,多谢秦老弟指点?!瘪冀【渥臃旁诘厣稀こ遄徘胤绫笆种?,拎起箱子进入到了安检通道。

        这次的京城之行·让偏居一隅之地的窦健军,心中极为震撼,和秦风这个新的生意伙伴相比,往日里像赵峰剑那些人的行径,简直就是不堪入目了。

        “走了?秦风,咱们回去吧?”

        见到秦风送走了那三个人,吕正彬来到秦风身边,看似随意的问道:“秦风,这几个人做什么生意的呀?快过年了还要到处跑?!?br />
        “做古玩买卖的,那个窦老板是港岛人,在港岛开有家古玩店?!?br />
        秦风坦率的让吕正彬有些惊愕,“这次我拿了一套高仿的古玩给他,相信在港岛能卖出不错的价格来,吕队长,商人逐利,这过不过年的都要赚钱啊……”

        “说的也是,干哪行都不容易?!?br />
        吕正彬很认同的点了点头,距离过年还有四五天的时间,不过相信这个年他也过不安稳,因为手头上的案子,就够他忙活到明年了。

        两人聊着天出了机场,吕正彬倒是没有因为秦风曾经蹲过监狱而看不起他,毕竟按照胡局长话中的意思,当年那个案子的判罚有待商榷的。

        车子驶进津天市后,秦风开口说道:“吕队长,还要麻烦您将我送到医院去,我要去看看那位受伤的朋友?!?br />
        “好,秦风,你也不用担心,他的伤势并不重要,子弹没伤到骨

        跟随冷雄飞去医院的,自然有刑侦这边的人,这会早就做完了笔录,将消息反馈给了吕正彬。

        “多谢吕队长了。-心里明白,要不是胡局长的关系,怕是这位大队长,!辔个儿远没有现在这般客气。

        “要是这桩案子能破,我们都要谢谢你呢?!?br />
        吕正彬连连摆着手,他说的是实话,在城里联合专案组后,压力全都在他们的身上,虽然这次没能抓住活的犯罪嫌疑人,但只要能核实他的身份,案件也能算侦破了。

        “嗯?我接个电话?!?br />
        正说话间,吕正彬的手机响了起来,接通之后,吕正彬的脸上露出了喜色,大声笑道:“核实了,这个人与四省抢劫案犯留下的痕迹比对,完全符合!”

        “恭喜?!?br />
        秦风淡淡的笑了笑,仿佛这件事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般,事实上秦风只求无过,也没指望警方送他个好市民的称号。

        “抓了两年,终于把这案子给破掉了!”

        挂断电话后,吕正彬脸上满是兴奋的神色,当然,案子没他说的那么简单,后续像是核实犯罪分子身份以及以前所抢钱款去向等等诸多事情,还有大量工作需去要做的。

        “对了,秦风,胡局长说要见你,我告诉同事你要去医院?!蹦θ琳屏撕靡换?,吕正彬才想起了刚才打电话过来的那位同事的交代。

        “我知道了?!鼻胤缑嫖薇砬榈牡懔说阃?,倒是让吕大队长怎么都看不透,他们的局长和这年轻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半个多小时过后,车子停在了医院门口,吕正彬倒是挺讲究的,在医院外面买了一百多块钱的水果拎上了,才跟着秦风去到了住院部。

        医院安排给冷雄飞的是个单人病房,里面除了李天远之外,还有一个警员,看着胳膊被绷带挂在脖子上的李天远,秦风走到病床前,开口问道:“飞子,没事吧?”

        “风哥,没事?!?br />
        冷雄飞原本已经从枪击案中平复了下来,但是此刻见到秦风,禁不住又是有些后怕,说道:“风哥,要不是您,怕是我小命就交代在那里了……”

        其实第一声枪响的时候,冷雄飞并没有任何反应,因为开枪的人是站在他身体后侧方,冷雄飞完全没看到对方。

        但是那人开第二枪的时候,冷雄飞却是看到黑洞洞的枪口,在那一瞬间,似乎有一双大手攥紧了他的心脏,在那一刻,冷雄飞真切的感受到了死亡。

        “没事,都过去了?!?br />
        秦风笑着拿起了床边的CT片子看了一下,正如吕大队长所说的,子弹只是打中了胳膊左侧,带掉了一块肉,但并没有伤到骨头。

        原本坐在另外一张陪护病床上的李天远,有些不爽的看了一眼屋里的两个警察,开口说道:“风哥,咱们是受害者,又不是犯人,至于搞个警察一直跟着吗?”

        “他们也是工作,远子,把吕队长买的水果去洗洗······”

        秦风摇头苦笑了一声,李天远除了在胡保国面前像个乖孩子一样,见了其他警察,向来都是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从来没给过好脸色。

        听到李天远的话后,吕正彬也感觉有些尴尬,当下站起身,说道:“秦风,这边没什么事了,我们先过去了,这是我的电话,你有事随时打给我?!?br />
        “好,麻烦吕队长了?!鼻胤绲懔说阃?,将吕正彬和另外一个警察送了出去,迎面却是碰上了穿了一身便服的胡保国。

        “局长好!”吕正彬下意识的就想敬礼。

        胡保国摆了摆手,说道:“老吕,今儿一天你也累坏了,先去吃点东西,垫吧下肚子吧?!?br />
        “是!”吕正彬答应了一声,看到局长穿着便服他就知道是私事,当下拉着那个小警察就往外走去。

        “老吕,这次你们出警很及时,把后面的事情处理的漂亮点,支队那边还有个副职?!?br />
        胡保国的话让正外走的吕正彬脚下一个踉跄,不过站稳之后,走起路来的身体,却是透着一股子精气神。

        “所……所长?!?br />
        拿着几个苹果的李天远,下意识的就往秦风身后躲去,当年他在管教所里,可是被胡保国给收拾惨了。

        “臭小子,最近没惹事吧?”胡保国冲着李天远瞪了下眼睛,推门走进了房间,对病床上的冷雄飞慰问了几句。

        胡保国也见过冷雄飞几面,知道他帮秦风打理着一家店铺,说起话来要比对李天远和颜悦色多了。

        “秦风,走,陪我吃点东西去?!?br />
        简单说了几句后,招呼秦风出了医院,今儿这一天,他除了下午和秦风喝了一斤酒之外,什么东西都没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