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功劳

    第三百五十五章 功劳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老吕,这……这是真的?”!

        郑法医虽然有些不敢相信,但干他们这一行的,证据比什么都重要,以他的专业知识,仅仅从木头刀上和尸体身上的血迹,就能判断出两者同出一辙。

        “应该是真的,老郑,你快点取证吧,现场?;さ暮懿淮??!?br />
        吕大队蹲下身子,在郑法医耳边轻声说道:“这个案子很有可能是四省银行抢劫案,要是在咱们这里破了,那都是大功一件······”

        吕大队所说的四省抢劫案,是从去年年前开始,在苏鲁豫皖四省连续抢劫六起银行的大案,由于犯罪嫌疑人狡猾异常,给破案工作带来很大的被动。

        这件案子除了银行系统内,也就只有警方内部的人知道,追捕工作一直都在进行。

        尤其是为了春节前的社会稳定,公安部将其列为了九九年的一号督办大案,四省的副厅长挂帅,成立了联合专案组,不过组长却是胡保国。

        这是因为有消息反馈,犯罪分子很有可能潜入到了津天市,于是各地警力都集中到了津天,这也是秦风那天见到胡保国如此憔悴的原因。

        这统筹各方警力抓捕罪犯,还要保证枪声不会在津天打响,可不是一件容易干的活,胡保国这段时间都在为这个案子忙活。

        “四省银行抢劫案?老吕,不行,我马上提取他的DNA做鉴定去?!?br />
        一听吕大队的话,郑法医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如果这件案子能在津天破掉,那在公安部里,津天警队都会大大的出名。

        在以往的六起案件抢劫现场,有四起提取到了犯罪嫌疑人的毛发,所以只要郑法医做出DNA比对,就能知道是否是那个人了。

        “老郑,你晚了一步?!?br />
        听到郑法医的话后吕大队嘿嘿笑道:“我已经让人去做弹道比对了,只要枪支和子弹能对得上号,这案子就算是破了!”

        “那也有我的功劳?!?br />
        郑法医撇了撇嘴,看到手下已经将尸体四周画上了圈连忙招呼起人将尸体装入到了尸袋里,现在正值严冬,倒是不怕尸体腐烂。

        正当一群人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担任外围警戒的小警察突然又挤了进来,凑到吕大队耳边说道:“吕大队,胡局来了······”

        随着小警察的话声,人群被分开了几个挂着高级警衔的警察,在一群人的拥簇下越过了警戒线,为首的那人正是胡保国。

        胡保国来到之后一句废话没有,直接将吕大队招到了面前,说道:“吕正彬,汇报一下情况?!?br />
        “报告局长,经过初步勘察,这是一起银行抢劫未遂案,犯罪嫌疑人一共只打出了一发子弹,就被人给……给干掉了······”

        说出这话的时候,吕大队不禁有些脸红很有可能是他们四省一市上千警力在追查的案子,居然就被一个普通的当事人给破获掉了。

        “被谁干掉的?怎么干掉的?”听到吕正彬的汇报,胡保国也是不由愣了一下。

        “老郑你们等一下?!?br />
        吕大队叫停了正往外搬尸体的法医,将尸袋拉开后,说道:“一刀致命胡局,您看看,这刀法简直比古代的刽子手还要厉害呢?!?br />
        “凶器呢?”

        胡保国仲头看了一眼,也是咋舌不已,当年他们钻猫耳洞去偷袭敌人的时候,动作怕是都没有如此干脆利索。

        “是······是把木头刀···…”郑法医插口说了一句。

        “乱弹琴,木头刀能造成这种伤口?”

        胡保国闻言绷起了脸跟在他身后的,还有好几个省公安厅的副厅长郑法医这一点儿都不专业的话,却是会让人贻笑大方的。

        “局长,是……是真的啊?!?br />
        见到胡保国质疑他的专业,郑法医顿时急了起来,说道:“我怀疑死亡人士就是四省银行抢劫案的犯罪分子,正准备去做DNA比对呢?!?br />
        “什么?是四省银行抢劫案的犯罪分子?”

        听到郑法医的这句话,后面的几位副厅长,眼睛顿时瞪直了,他们临到过来还赶到津天蹲点,不都是被这案子给闹的吗?

        “奶奶的,真不厚道!”

        看到老郑率先说出了这句话,吕大队不由在心里暗骂了一句,站出来说道:“报告局长,很有可能就是那个案犯,我已经将枪支拿去做弹道比对了。

        “好,好,告诉技术人员那边,尽快拿出结果?!?br />
        听到吕大队的话,胡保国脸上露出喜色,说道:“如果真是那个犯罪嫌疑人,我给你们都记功……”

        胡保国在津天已经有两三年的时间了,最近部里有位副部长要退二线,他上去的呼声比较高,如果破获这件案子,胡保国很有可能从正厅级别跨入到!副亍列之中。!

        要知道,在国内的政治体系里,正厅到副部是个很大的坎,就像是军队里的大校到将军一样,这道坎很多人一辈子都迈不过去。

        胡保国虽然不是官迷,但他此时的位置,已经将其置身在一个圈子里了,当年扶持他当上津天市局局长的老领导,也需要胡保国再进一步。

        如果这次破获的真是四省银行抢劫大案,那胡保国担任副部长的事情,基本就板上钉钉了,这么大一件功劳,谁都不会视而不见的。

        “吕大队,银行录像调出来了?!?br />
        正当吕正彬在向胡保国汇报情况的时候,一个警员匆匆从银行里面走了出来,抬头就看到了局长,连忙立正敬了个礼。

        胡保国摆了摆手,说道:“说说,录像都录到些什么?”

        “报告局长,死亡的犯罪分子,从石狮子后面走出,直接就向从银行里提款出来的人开了枪,从他开枪的动作来看,和另外几起案子非常相似。

        另外我询问过银行里的保安,犯罪分子在实施犯罪五分钟之前,曾经想要上去银行二楼,被保安给拦住了,只是他的脸被蒙了起来,录像里看不到相貌……”

        “快点做技术比对,看看到底是不是这个人!”

        警员的话让几个副厅长都激动了起来,他们和胡保国不同,胡保国破不了案子没功没过,但他们几个负责刑侦的副厅长要是在年前破不了案,一个内处分是跑不掉的。

        “走,我们先去看看伤者和制止犯罪的英雄去······”

        胡保国大手一摆,吕大队连忙跑在了前头,开什么玩笑,局长都喊出了英雄的称呼,他还不得快点让人把铐子给打开啊。

        “咦?秦风?你怎么在这里?”

        当胡局长来到车前的时候,吕大队正手忙脚乱的给秦风开着手铐,听到胡局的话,不由愣了一下,回头说道:“胡局,您······您认识他?”

        “认识,是我的一个子侄辈?!焙9懔说阃?,他和秦风年龄相差太多,却是不好在人前与他兄弟相称的。

        “秦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胡保国现在也是一脑袋浆糊,他怎么都想不到,秦风居然和这案子也牵扯上了,而且看这架势,他很有可能就是一刀将犯罪嫌疑人脑袋砍下来的人。

        “胡局,这还真是巧了……”

        秦风揉着刚解下了铐子手腕,苦笑道:“这要过年了,我不是来银行取点钱嘛,谁知道在二楼取钱的时候,看到楼下有个人鬼鬼祟祟

        之前我去您那的时候,听您说过好像有个银行抢劫的案子,于是就留上心了,没成想从银行出来后,这个人果然就是犯罪分子······”

        秦风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只是在说到那悍匪开枪自个儿自卫的时候,变成了有针对性和防备的行为

        因为秦风那种对?;母杏δ芰?,在这当口实在是说不出来,说出来别人未必就能信,干脆就说成了在二楼的时候就有了戒心。

        “小伙子,你是怎么用木头刀,将那人制服的呢?”胡保国身后的一位副厅长开口询问道,这也是场内众多警员一致的疑问。

        “这个……可能是我练过功夫吧?”

        秦风想了一下,说道:“而且当时情况很危急,那人已经打伤了我的朋友,枪口又对准了我,我也没多想,拿着手上的家伙就砍了下去……”

        “这个倒是也有可能,人在遇到?;氖焙?,是会爆发出超人的潜能的?!蔽驶暗母碧さ懔说阃?,秦风说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在新闻上就有过许多类似的报道,一个瘦弱的母亲,在孩子被车压到的时候,硬生生的将几吨重的车用双手给抬了起来,而且相关的案例还不止一个。

        “胡局,您真是时时刻刻都把案子放在心上啊?!痹谇胤缢低甑笔卑阜⒌那榭龊?,吕大队不失时机的插了一句话,让众人的眼光都落在了胡保国的身上。

        这句话说的可是大有学问,因为先有胡保国之前和秦风说起案子,才有了后面秦风关注那个行踪可疑的人,最后才有现在的结果。

        由于这件案子牵扯很广,知道的人很多,胡保国并不存在泄露机密的行为,如果死的这个人真是四省银行抢劫大案的嫌疑人,那么胡保国的功劳,是谁都无法抹杀掉的。

        所以吕大队的这句话,等于是给胡保国的头上又加了一道光环,就算胡保国自己不说,到时候案情报告里面,都会有人提上这么一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