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五十三章 银行枪击案(中)

    第三百五十三章 银行枪击案(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先生,请查验一下?!?

        窗口处分成两次将五叠一百元的现金递了出来,在秦风把钱拿到柜台上的时候,一个印着工商银行字样的袋子和一个巴掌大小的招财猫又递了出来。

        柜台里面的营业员说道:“这是我们工行在过年期间对大客户的一点小礼品,希望您能喜欢?!?br />
        “谢谢!”秦风笑了笑,将五叠钞票放到了袋子里,然后拿起了那个招财猫看了看,也随手扔了进去。

        “秦风,办好了?”坐在沙发处看报纸的窦健军看到秦风走过来,连忙站了起来。

        “办好了,咱们走吧?!?br />
        秦风看了看表,说道:“马上就五点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回汕市的班机,要不窦老板你们就明儿再走吧,这离过年还有几天呢?!?br />
        “倒不是为了过年的事?!?br />
        窦健军摇了摇头,说道:“你不知道港岛那边人的习惯,他们喜欢在农历新年之前,将去年的财务给封起来,而新年伊始,除了发红包之外,一般没有很大开支的?!?br />
        窦健军昨儿给港岛那位放出话要寻找古玉的富豪通了电话,只是那人已经找到一块古玉,不过不是很满意,让窦健军这几天去一趟,把东西拿给他看看。

        窦健军现在也是港岛的居民身份,自然知道那些人的习惯,这才忙着要赶回去安排人将玉石走私过去,争取在年前完成这笔交易。

        “那好吧,有事情咱们电话联系,走,先回店里······”秦风说着话拎起了给窦健军买的那包东西。

        津天也是个大港口,机场也是国际机场,即使没有去到汕市的班机,还是能飞到粤省的,像窦健军这种地头蛇·到了粤省自然不用他操心了。

        “风哥,我帮你拿着吧?!?br />
        看到双手都拎了东西,冷雄飞连忙拿过秦风手中的银行袋子,正想去拿那包东西的时候·却是被窦健军抢了过去。

        “得,我这什么都不用拿了?!?br />
        两人这么一抢,秦风倒是双手空空了,看到他买的那把木头刀插在袋子里要掉,秦风顺手给拿在了手上。

        银行是五点半下班,这会已经到五点了,不过营业厅里还是有不少人·恐怕都是准备取钱办年货过年的。

        推开银行的玻璃门,秦风随口说道:“窦老板,咱们到街上再买点特产·你的准备好了,那两位老师的还没准备呢?!?br />
        窦健军右手拎着东西,左手连摆,说道:“秦老板,这个真的不能再让你破费了,我自己来就好了?!?br />
        “谁买还不都一样嘛?!鼻胤缧ψ乓×艘⊥?,在走到石狮子旁边的时候,下意识的往那边看了一眼。

        从二楼丢下来的烟头,依然还在那个地方·不过那个穿军绿色大衣的人,却是不见了,除了秦风扔下的烟头之外·在石狮子左侧,还有两个烟头。

        “朗朗乾坤,哪里有那么多罪恶发生?”秦风自嘲的笑了笑·在心里想道:“可能是最近去了粤省,在车上看多了港岛的枪战片了吧?”

        从汕市机场坐大巴车去揭的时候,秦风可是看了一路的老电影,不过八十年代拍的《英雄本色》,即使现在看起来,还是津津有味。

        “不对,怎么回事?”

        正当秦风三人走过石狮子·来到马路边上的时候,秦风的头皮忽然一阵发麻·只感觉像是要炸开一般,浑身的汗毛都耸立了起来,仿佛有巨大的危险在向自己逼近。

        秦风猛地停住了脚步,他甚至来不及回头,就看到自己的身体后侧大概一米多远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人影。

        “散开!”

        秦风忽然一脚踹在了自己右边冷雄飞的腰间,使其重重的往地上倒去,与此同时,秦风的身体借助那一脚的力量,又撞击在了窦健军的身上。

        巨大的力量让三人同时倒地,但就在秦风发出喊声的时候,“砰!”的一声闷响,让马路边的人纷纷转头看来。

        “妈的,是枪!”

        在身体撞飞窦健军的同时,秦风已经看清楚了身后的那个穿着军绿色大衣的人手中,赫然拿着一把五四式手枪,而枪口正在往外冒着青烟。

        似乎也没想到秦风的居然能发现自己,而且动作还如此的迅速,那人也是愣了一下。

        不过他发呆的时间并不久,仅仅就是一两秒钟的时间,那双蒙在帽子里的眼睛,就盯在了倒在地上的冷雄飞手中的银行袋子上。

        抿了抿嘴唇,那人沉默着又抬起了枪,枪口稍微犹豫了一下,从已经翻滚到四五米外的秦风身上,对准了地上的冷雄飞。!伸手将窦健军推到那个石狮子后面,秦风抬头就看到了那举枪对向冷雄飞,一时间肝胆俱裂,口中发出了一声大喊:“飞子,躲开!”

        在发出喊声的同时,秦风的左脚重重的在石狮子底座上蹬了一下,一个翻滚就窜过了三四米的距离,右脚快如闪电般的扫在了那个人的脚裸上。

        只不过秦风的动作再快,也没能快过那人扣动扳机,只听又是“砰”的一声枪响,倒在地上的冷雄飞,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显然是被枪给击中了。

        “飞子?”

        秦风口中发出一声惊呼,右脚依然重重的扫在了那人的脚裸上,随着“咔嚓”一声脆响,那人的左脚脚裸,骤然弯曲了下去,左膝不由自主的跪在了地上。

        这人应该也是个老手,虽然左脚脚裸被踢断,疼得他呲牙咧嘴,但手上的活一点都不慢,掉转枪口就要对向秦风。

        俗话说再一再二不再三,秦风给了他两次机会,却是再也不会给他第三次开枪的机会了,就在扫断对方脚裸的时候,秦风身体一展,从半蹲的姿势一下子站直了。

        在秦风站直身体的时候,他的右手忽然高高的举了起来,一把长约一米的木头刀被他高高扬起,不远处那些被枪声震惊住了的人,都不知道秦风想干什么。

        甚至就连开枪杀人抢劫的那个悍匪,看着在自己左前方的秦风,眼中似乎也露出了迷惘的神色,难不成对方想拿一把木头刀,和自己的手枪较量一番?

        脸上露出了冷笑,那人用左膝撑住了地面,右手的枪口向秦风瞄去,这么近的距离,只要对向秦风,断无打不中的道理。

        只是就在那人抬起了枪口,尚未抬起脖子的时候,他的昨儿忽然响起一阵风声,侧过脸去,看到了原本被秦风单手握住的木头刀,重重的劈砍了下来。

        “这玩意也想杀人?”

        那人将肩膀缩了一下,右手的动作丝毫未变,他准备硬挨秦风这一下,也要将他毙于自己的枪下,因为要不是秦风的那一脚,他早就抢到钱走人了。

        眼看着枪口已经对准了秦风,那人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只是就在他准备扣动扳机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的手上,居然用不上丝毫的力气。

        “怎……怎么回事?怎么这么疼?”

        悍匪这一愣,才发现从脖子处传来的剧痛,而且耳边还响起了一阵“咕咚咕咚”的声音,就像是烧开了的水,在往上冒着气泡一般。

        “到底怎么了?”

        在思维还未完全消失之前,那人很努力的想抬起头,又发现自己即使不需要抬头,也能看到身前的秦风,只不过秦风的身体,却是侧着面对自己的。

        “我的脖子歪了?那把木头刀……真的有用?”

        那人脑子里闪过最后一丝念头后,就陷入到了无尽的黑暗之中,身体缓缓的歪倒在了地上,从他脖颈处喷涌出来的鲜血,很快就将地面染红了。

        “妈的,想杀老子,我砍了你的脑袋!”手中抓着半截木头棍的秦风,重重的一脚踢在了那人的身上。

        就在刚才,秦风也在阴曹地府边缘走了一圈,相隔还不到两米,只要那人先开了枪,倒下去的人一定是他。

        “都他妈愣着干什么?报警……打电话叫救护车??!”

        秦风大声冲着路边的人喊着,刚才那人脖颈被砍断后喷出的鲜血,将秦风全身都染红了,站在那里就像是个血人一般,这一喊,顿时吓得众人连连后退。

        “秦风,别着急,我正在打!”要说还是窦健军反应快一些,在秦风那木刀劈下的时候,他就拿出了手机。

        不过窦老板往日在这种时刻,都是打电话叫兄弟来帮忙的,打报警电话还是头一遭,按错了好几次号码之后,才拨出了110。

        秦风在那抽搐着的尸体上踢了一脚后,马上蹲到冷雄飞的身前,看着一脸煞白的冷雄飞,急声问道:“飞子,你没事吧?打到你什么地方了?”

        “风……风哥,没……没事?!?br />
        冷雄飞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那…···那人枪法不怎么样,没……没打到身上,好像打中我胳膊了?!?br />
        冷雄飞那一头的冷汗,倒是有一半是被吓出来的,也幸亏他当时见到那人对他举枪的时候,用力翻滚了下身体,否则中弹的位置,怕就是心脏部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