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五十一章 莲花灯

    第三百五十一章 莲花灯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风想了一下,开口说道:“窦老板,你还一帮兄弟要!养,还是百分之二十吧?!?br />
        秦风对这套玉器的心理价位是在三百万,窦健军给出的七百万已经高出了将近一倍,这有钱大家赚才是生意之道,秦风并不是吃独食的性子。

        “那好,我代兄弟们谢谢秦老板了?!?br />
        窦健军想了一下,点头答应了下来,他那一摊子的开支的确不小,每年要是只做两三笔生意,百分之十的抽水真的不够维持开销的。

        不过要是秦风这边的生意能长期做下去,窦健军就准备散去一些手下,自己在港岛开一家艺术品公司,专门经营秦风手上的货。

        小心的将那套玉器放入到盒子里后,窦健军抬起头来,说道:“秦老板,我给您打个收条,您看如何?”

        窦健军干这一行,原本都是从国内文物贩子或者是盗墓者手中低价将东西买下,然后再转手走私到港岛或者是国外,从中赚取高额利润。

        但是这套玉器的价值实在太高,窦健军一时也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只能以代卖的方式,将东西销售出去之后,再和秦风结算。

        “行,就按窦老板说的办?!?br />
        秦风点了点头,他不怕窦健军起什么歪心思,除非对方不想在国内混了,否则肯定不会为了这几百万断送自己在国内的根基。

        接过秦风递来的纸笔,窦健军打了一张收条,上面写的很简单,无非就是收到秦风十二生肖玉器一套,没有多余的字眼。

        事实上窦健军不是没干过黑吃黑的事情,只不过在这一趟京城之行见到了秦风的实力之后,窦健军心里压根就没一丝想要黑秦风的心思,干他们这一行的人,钱固然很重要·但命却是更加重要的。

        打好收条交给秦风,窦健军站起身来,说道:“秦老板,我不回京城了·一会直接去津天机场?!?br />
        双方是第一次合作,秦风为人很大气,没有要任何抵押品,直接就将玉器交给了自己,窦健军也想展现出自己的实力,尽快将这套玉器出手。

        前一段时间有一位港岛著名的收藏家,曾经放出话去·想要收一件有年份的古玉,窦健军一直没找到合适的,眼下这套玉器刚好能派上用场。

        “那好·来日方长,窦老板,我就不留你了?!?br />
        秦风点了点头,起身说道:“我送你们去机场吧,津天的航班比京城要少一些,也不知道有没有直达汕市的班机?!?br />
        “不用,不用……”

        窦健军连连摆手,说道:“秦老板,您忙您的·我们三个打个车过去就好,汕市没班机我坐到羊城再转车也是一样的······”

        要说窦健军还真不乐意让秦风送,实在是秦风开的那个面包车太破了·从京城到津天一路高速,坐在上面都像是在按摩一般,把他的身子骨都快给颠簸开了。

        “风哥·您忙完了吗?这边有点事儿?!闭鼻胤缫婉冀【鋈サ氖焙?,门口的冷雄飞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什么事?”

        秦风走了出去,发现冷雄飞和正站在店子门口和一个中年人说着话,而李天远则是把他刚写好的公告贴在了店铺外面。

        “秦老板,好像是有人上门卖东西?!背隼吹锐冀【奈庾铱谛Φ溃骸罢獯蠊甑?,都想搞点钱过年啊?!?br />
        “风哥,吴先生说的没错?!崩湫鄯苫毓返溃骸罢馕淮蟾缡稚嫌懈鑫锛鍪邸つ础ぁぁぁぁぁぴ勖鞘鞘栈故遣皇瞻??”

        秦风曾经给过冷雄飞权限,如果有人上门出售古玩的话·三千块钱以下的东西,他可以做主买进,超过三千的,就要告诉秦风。

        这段时间冷雄飞也曾经收过几方砚台,秦风前段时间回来的时候看过,三方古砚两假一真,不过倒是也没赔钱,能打平掉。

        收了三个物件,其中就有两个是假的,冷雄飞也是很不好意思,所以要不是今儿秦风在店里,他直接就会将那上门卖东西的人赶走了。

        “卖东西的?”秦风看了一眼被冷雄飞堵在门外的那个中年人,心中稍稍一动。

        这个中年人个头不是很高,长得有点消瘦,头发蓬乱像是有几日没洗澡了,更重要的是,隔着有四五米远,秦风就能从那人身上闻到一股子土腥子味道。

        “秦老板,这人是干倒斗的……”跟在秦风身边的窦健军,平日里打交道最多的,就是各地的盗墓者,也是一眼就看出了来人的身份。

        “咱们开门做生意,不管是买还是卖,这上门就是客啊?!?br />
        秦风闻言笑道,盗墓本就是外八门中盗门的一个分支,秦风最初也是用盗墓所得,才将这家古玩店撑起来的,所以和此人也算得上是同行。

        “秦老板说的是,好东西都在他们这些人手上呢?!?br />
        窦健军也笑了起来,秦风的话很对他的脾气,和秦风相处,比那些道貌岸然的老学究老夫子们舒服多了。

        “这位大哥,进来坐吧?!鼻胤缦蚶湫鄯墒疽饬艘幌?,将那人让到了屋里,开口问道:“这位大哥怎么称呼???”

        “俺姓孙,叫俺老孙就行?!敝心耆艘豢诘穆呈』?,眼神不断的在窦健军等人和自己身后打量着,那架势敢情是准备随时逃跑的样子。

        “老孙,那我就不客气了?!?br />
        秦风闻言笑道:“你要卖种么东西?拿出来看看吧,好坏我都给你个说法,你看怎么”

        “成,俺卖的是这个东西,你看看能值多少钱?”老孙点了点头,将垮在腰间的一个绿皮书包打开,从里面掏出了一件锈迹斑斑的物件。

        “莲花灯?”看到这东西,秦风和窦健军同时叫出了名字。

        秦风和窦健军对视了一眼,开口说道:“老孙,这东西不全,你都拿出来吧,可惜了这个物件……”

        老孙拿出来的这件青铜器,准确的说是一件莲花灯的灯底座,直径约在二十公分左右,呈莲花瓣形状,上面还沾染着不少泥土显然是生坑里面出来的。

        所谓生坑就是刚出土不久的玩意儿,不过让秦风有些遗憾的是,这件莲花灯底座连接灯枝干的地方并不是活动的,而是被人硬生生的给掰断了。

        “老板好眼光,别的东西也是有的?!崩纤镅壑新冻鲆凰哭限蔚纳裆?,伸手到挎包里,又掏出了五件东西来。

        “灯枝主干支脚,灯盘,窦老板您怎么看?”看着老孙掏出的东西,秦风直摇头,心中憋着一股子怒气,好端端的物件,居然被他搞得支离破碎。

        完整的说,这应该是一件莲花分枝形青铜灯。

        灯高大约四十公分,可看见一枝主干上,有四枝长短不一的分支,上面托着4盏状若莲花的灯座还有一个灯盘,4个莲花灯座皆有精美的花纹。

        只是这种形状,是秦风在看到这些物件后在心里拼凑起来的实际上这个莲花分枝形青铜灯,已经被面前的老孙给大卸八块了。

        “可惜了,这东西体积不大你们怎么就硬是给拆散掉了呢?”

        窦健军比秦风还要生气,直接开口斥责了起来,他干的就是文物走私的勾当,对物件的品相和完整度要求是非常高的。

        窦健军曾经有一段时间,专门请了文物专家,给与他合作的那些盗墓者们进行过培训,就是为了保证那些人从墓葬里取出物件的时候尽量保持东西的完整。

        “这个······这个分支太多,不……不好拿出来?!?br />
        老孙被窦健军给吓了一跳自知手艺比较潮的他也无法可说,当时盗洞打小了,如果不把莲花灯的枝干掰断,根本就取不出来。

        “那也不能蛮干啊?!?br />
        窦健军恨铁不成钢的查看了一下断口,摇了摇头说道:“秦老板,这东西废了,就算接上去,也会留下痕迹,不值什么钱的?!?br />
        要说给这些出土文物定价,窦健军在国内绝对能算得上是权威人士了,这盏莲花灯造型很漂亮,如果完整的话,能卖出二十万左右,不过现在怕是连两万块钱都不值了。

        对这样的物件,窦健军是看不上眼的,出土青铜器是国家明文禁止买卖,所以风险高利润少,除非有境外的老板指明了要,否则在他走私的文物里面,极少有这一类的物件。

        “哎,老板,随便给点钱呗,您看这马上都要过年了,俺们也要回家的?!?br />
        听到窦健军的话,老孙顿时就急了,他还真不是很专业的盗墓贼,而是在津天打工的,这临到过年没赚几个钱,于是叫上了自己的侄子,在冀省郊区干了这么一回活。

        “是值不了几个钱?!鼻胤绲懔说阃?,看向老孙,问道:“老孙,除了这东西,你还掏出来别的物件吗?”

        老孙一脸沮丧的摇了摇头,说道:“没了,都被人掏的干干净净,就这东西,还是我从土里挖出来的呢?!?br />
        能让老孙这种半吊子盗墓者发生的墓葬,早就已经被人盗的千疮百孔了。

        老孙算是运气不错,就是专业性差了点,否则这盏灯要是完整一些,即使秦风压压价,他也能赚个三四万块钱。

        秦风仲出三个手指头,说道:“三千块钱,老孙,这个价在古玩街怕是最高了的吧?”

        “老板,要不······您再加点儿?”老孙舔了舔嘴唇,心中有些不甘。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对不住,就是三千,您爱卖不卖?!?br />
        “卖,俺卖!”看到秦风有些不鲥烦了,老孙连忙说道:“就按老板你说的办,俺卖还不成吗?”

        老孙在古玩街已经转悠一天了,别人也有出价的,不过大多都是五百一千,要说秦风给的价格,还真是最高的。

        “飞子,给他拿三千块钱?!鼻胤缱泛傲艘簧?。

        “风哥,店里还真没钱了……”

        冷雄飞闻言苦起了脸,这马上就要过年了,店里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只出不进了,他昨儿才将保险柜里的钱都存进了银行,身上只留下几百块找零的钱。

        “秦老板,我这手上也没现金,要不然就给你垫上了?!?br />
        窦健军拍了拍口袋,说道:“您这附近有银行吗?我刚好也要取点钱,咱们走一趟吧?!?br />
        “行,飞子,把门关了吧?!鼻胤绲懔说阃?,对老孙说道:“老孙,东西你先收起来,坐在这喝口水等一会,我取了钱就回来?!?br />
        “好的,好的,俺就在这里等?!崩纤锝裉ㄉ系牧ǖ剖战丝姘?,屁股半挨着板凳坐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