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四十五章 拒绝

    第三百四十五章 拒绝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怎么样?秦风,我拿出四个亿,只买你百分之七十的股Bp,算是很厚道了吧?”

        看到秦风默不作声,韦华心中稍稍有些不满。

        对于《真玉坊》的股权结构,韦华已经打听的很清楚了,李然等人加起来,也不过就是百分之十的股份,秦风和另外一个叫做谢轩的人,占据了百分之九十。

        而韦华也知道,谢轩虽然在真玉坊占据了不少股份,但那些其实都是秦风的。

        韦华拿出四个亿来购买百分之七十的股份,还给秦风留了百分之二十呢,他这已经算是吃相很好看的了。

        不仅是韦华,就连冯永康和朱凯等人,心中都有些意动了,按照韦华给出的价格,他们手中的那些股份,也随之水涨船高,价值五六百万了。

        “韦总,你说一年后,《真玉坊》会价值几何呢?”

        秦风没有回答韦华话,而是自顾自的算道:“按照《真玉坊》现在的发展态势,一年营业额破三亿应该问题不大,利润最少在亿元以

        一年我能做到三亿,韦总,您五年之后,我的《真玉坊》做成了品牌,到时又能值多少钱呢?”

        “秦风说的没错啊,过个三五年,《真玉坊》怕是最少价值在十亿以上……”

        秦风此话一出,原本心中有些松动的冯永康等人,心中都惭愧不已,因为四亿的价格,就让他们都有些动心了。

        “秦风,那你开个价吧?我做的是高档古玩会所,你的店铺销售的也都是高端玉石,两者相得益彰,我是真的想参股······”

        韦华闻言皱起了眉头,他在国外呆过很多年,对风险投资比较了解,购买《真玉坊》的股权·也是一种变相的风投,韦华本人对《真玉坊》的前景是非常的看好。

        “韦总,您哪儿是想参股,这明明是想控股???”

        秦风一脸的苦笑·说道:“韦总,我有信心将这家店做成国内玉石顶尖品牌,您说能值多少钱呢?”

        “那些都是看不到的,你觉得现在值多少就行了?!?br />
        韦华有些不耐烦了,他平时出去和人谈生意,都是三言两语就定下来的,哪里会像今儿这般磨叽?

        “三十个亿·百分之七十!”

        秦风想了一下,仲出右手的三个手指,缓缓的说道:“韦总你能出到这个价·我就出让百分之七十的股份,少于这个数字,咱们就不用谈了?!?br />
        “三十个亿?秦风,你疯了吗?”

        韦华尚未开口,李然倒是瞪起了眼睛,秦风所说的这个数字,让他浑然忘了自己也是《真玉坊》的股东,脑子里只剩下了“狮子大开口”这个词。

        “靠,然哥·你这胳膊肘,怎么直往外拐???”秦风闻言恨不得踹上李然一脚。

        秦风开出这个价格,一来是秦风觉得《真玉坊》在未来五年之后·肯定能值这么多钱,二来秦风其实也是故意开出一个天价,在婉拒韦华的收购。

        “咳咳·不是我胳膊肘往外拐……”

        被秦风这么一嚷嚷,李然顿时回过神来,一脸尴尬的说道:“不……不过你这价格也太不靠谱了,三十个亿,那我现在立马不就是亿万富翁了?”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也没错,然哥·把你的股份留上五年,成不了亿万富翁·你来找我?!?br />
        “你就吹吧!”

        李然对秦风的话很是不以为然,在他看来,就算《真玉坊》现在生意不错,但五年内的市值最多就是五六个亿,韦华给出四个亿购买百分之七十的股份,这价格开的还是比较合适的。

        “随你怎么想,你要是觉得不合适,把你手上的股份出售给韦总也行啊?!?br />
        秦风无所谓的说道,他给李然那些股份,原本就是拉虎皮做大旗,现在要是韦华愿意接下他的股份,在京城怕是更没人敢惦记《真玉坊》了。

        “我……我要好好想想?!?br />
        李然没想到秦风将事情推到了他的身上,不由犹豫了起来,他本就不是做生意的料,对这里面的弯弯道道还有点搞不明白。

        “秦风,你小子也忒贪了吧?”

        直到此刻,一直盯着秦风的韦华才开口说道:“就算你那店日后值那么多钱,但现在不值吧?你开价三十个亿,有水敢买?”

        “嘿嘿,韦总,没人买正好,我正不想卖呢?!?br />
        秦风毫不退让对视着韦华的眼睛,说道:“三十亿,一分不能少,韦总那么大的老板,总不能强买强卖吧???”

        “滚一边,我要是想强买强卖,还用跑来给你开价?三天之内,我就能让你那《真玉坊》关门大吉,你信不信?”

        韦华气得差点没将杯中的酒泼在秦风脸上,以他的背景关系,只要稍稍给某些人示意一下,恐怕潘家园管理处宁愿承担违约的责任,都要将《真》那店子给收回来。!

        如此一来,韦华只要支付那笔不过数百万的违约金,就可以将《真玉坊》据为己有了,他要是真有那种心思,何必在这里与秦风磨嘴皮子呢?

        韦华之所以没这样做,一来是怕落下个欺凌后辈的名声,二来秦风是齐功的弟子,他也不想得罪那位老先生太甚,这才心平气和的来找秦风谈的。

        “韦总,您生意做的那么大,没必要和我们这些人计较吧?”

        秦风仍然陪着笑脸,不过语气却是变得有些冷了,“我知道以韦总您的能力,拿下《真玉坊》不过一句话的事,但总要给我们这些草根们留一碗饭吃吧?”

        秦风平时为人处世很是圆滑,但骨子里却是充满着傲气,刚才韦华开价收购,秦风只认为是商业行为,并没有生气,但韦华刚才那充满威胁的话,却是让秦风动怒了。

        “我要是不给你们留口饭吃呢?”韦华的声音也变得冷了下来,原本开足了暖气的包间,温度像是瞬间下降了好几度。

        “那也没关系·我们继续做草根好了,谁让咱们这些没钱没背景的人命贱呢?”

        秦风脸上带着微笑,说出来的话,却是让韦华心中一寒·他没想到秦风居然如此光棍,在这么多人都在场的情况下,居然反过来威胁起自己来了。

        韦华出身名门,虽然也接触过三教九流的人物,但那些人都有家有口,生意做的也很大,在韦华的暗示下·基本上都会做出退让,没人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不过对于秦风的话,韦华还真不敢大意·因为他调查过秦风的过往,知道他在十一二岁的时候,就亲手杀过人,而且还不止一人,是个真正心狠手辣的家伙。

        而且秦风无父无母,现在只是孤家寡人一个,就是韦华也不敢被他给惦记上。

        俗话说光脚不怕穿鞋的,即使韦华身份再高贵,他也只有一条命·除非将秦风马上整死了,否则他还真怕这小子什么时候冲出来给上自己一刀。

        只是秦风的话让韦华已经有些下不来台了,他现在要是软下去·那在京城的脸面还真没地放了。

        “爸,你怎么这个样子呢?”

        就在场内气氛僵持起来后,韦涵菲的声音响了起来·“《真玉坊》也有我的股份,你是不是想连我的股份一起买走???”

        “涵菲,韦总不过是在和我开玩笑呢。

        韦涵菲话声未落,秦风紧接着说道:“韦总要是真看上我这小店了,那秦风愿意拱手送上分文不取,还谈什么钱呢?”

        听到秦风对女儿的称呼,再加上秦风后面说的话·韦华额头上的青筋又是一跳,脑子不由胡思乱想起来·难不成这小子是看上女儿,才故意如此大方的?

        “不行,这绝对不行!”

        韦华一转念就想明白了秦风的险恶用心,如果这小子将女儿追到手,那自己的亿万身家,到最后还不都便宜了他?

        想到这里,韦华脸色的冰霜尽去,露出一丝笑容,说道:“你小子倒是大方???还真以为我看上你那店了?”

        “我就知道韦总您是吓唬我的,就我那破店,哪里值几个亿呢?”

        秦风心中一松,知道自己这次的?;闶嵌裙チ?,其实他还真没有打韦涵菲主意的想法,刚才说分文不收的话,只是在挤兑韦华呢。

        “行了,我还有事,在这敬大家一杯,韦某就先告退了?!?br />
        韦华今儿来,主要就是想收购秦风的《真玉坊》,现在事情没谈成,他也不愿意继续呆下去了,当下端起酒杯,敬了众人一杯酒。

        “韦总,我送您?!笨吹轿せ酒鹕硪庾?,秦风连忙送了过去,而坐在另一边的窦健军等人,也是礼貌性的站了起来。

        “窦健军?有点耳熟???”

        在拿手包的时候,韦华看到了方才窦健军送上的名片,忽然若有所思的看了窦健军一眼,说道:“你是揭那边的人吧?”

        韦华还真听过窦健军的名字,不过对这样的小人物,他是左耳进右耳出,刚才很偶然的才想起来,在沿海地区走私文物的人里面,似乎有这么一号。

        窦健军没想到韦华居然知道他,连忙答道:“是,我是揭人?!?br />
        韦华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却是看向秦风,说道:“你小子,做正道好好赚钱就行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是少碰······”

        说实话,韦华现在是越来越看不透秦风了,这小子拉拢李然开公司,又结识窦健军这样捞偏门的人,难不成还想黑白两道通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