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四十四章 收购

    第三百四十四章 收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看到秦风并没有向众人介绍韦华的意思,窦健军也只能当成不知道他的身份,坐在一旁脸色变幻不定,韦华的到来,真的将他给惊住了。

        窦健军做走私生意,最开始也就是一条破船进行偷渡,慢慢发展起来之后,才上的快艇,在早期的时候,纯粹就是提着脑袋干活。

        等到手上有了积累了,窦健军就开始组建起自己的网络来,用钱公关,结识了不少缉私队和海关的人,给他的生意行了不少的方便。

        但即使如此,现在窦健军最大的靠山背景,也不过就是一位海关的副关长和几个城市的公安局副局长,再往上的关系,他是一个都没有。

        所以窦健军才会对韦华如此仰慕,因为他听闻过,当初韦华在幕后操作走私石油汽车的时候,那都是海关的关长亲自给通关,比起韦华的生意,窦健军简直就是在小打小闹。

        “华哥,我给您介绍一下这几位?”

        当韦华坐下后,众人的聚焦点不由自主的就集中在了他的身上,秦风刚才没有给韦华介绍众人,那是因为今儿李然才是主人。

        “这几位都认识的,不过这位朋友有些眼生???”

        秦风的《真玉坊》开业的时候,韦华是去了的,是以和何金龙苗六指等人都打过照面,不过窦健军却是个生面孔。

        “这位是窦健军窦老板,来自粤省……”李然虽然记得窦健军的名字,但对方是做什么的他并不清楚,介绍了一句之后,回头看向了秦风。

        “窦老板是古玩行的人?!鼻胤缧ψ挪钩淞艘痪?。

        “久闻韦总大名的,窦某仰慕已久啊?!?br />
        窦健军不敢怠慢,连忙站起身递了一张名片过去,他在羊城倒是真的经营一家古玩店,不过却是在为他的走私行为打掩护的。

        “窦老板·不好意思,我没有用名片?!?br />
        韦华接过名片后,表情有些冷淡,他不是没有名片·只是能让他递出名片的商人,在这个国家内还真没有几个。

        “不碍事,不碍事,听说韦总搞了家古玩会所,正想去见识一下呢?!?br />
        窦健军也是八面玲珑的人,在粤省的时候他听说有可能见到韦华,就打听了不少韦华最近的消息·张口就将古玩会所的事情说了出来。

        “行,窦老板有时间过去看看,就在潘家园的对面······”果然·窦健军此话一出,韦华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笑容。

        韦华的会所最近搞的很不错,京城里的收藏名家,已经将那里作为一个聚会的地点,隔三差五的就会去他那儿品茗外加高谈阔论鉴定古董。

        虽然现在韦华一直都是在赔钱赚吆喝,不过他搞这会所的本意就不是为了赚钱,主要是兴趣使然,有人气他就已经很高兴了。

        “韦总,最近收上来什么好物件没?”

        秦风也插口问道·既然有了窦健军的渠道,他也准备空下来做几件能以假乱真的高仿赝品,韦华那里的物件·正好能成为他的参照物。

        听到秦风的话后,韦华有些不爽的说道:“你小子,拿着我的钱·还不给我办事,我那会所你去过几次???”

        “忙,实在是太忙?!?br />
        秦风干笑了两声,虽然被品味会所的鉴定师,但是他实在太忙了,从会所开业以来,也就去过那么一两次。

        “你小子是看不上我那点钱吧?”看到秦风的样子·韦华说道:“也是,你这真玉坊的生意·比我那会所要红火一百倍了?!?br />
        《真玉坊》的开业,等于是在京城古玩行引爆了一颗核弹,那些做了几十年古玩生意的老人们,谁都没想过玉石买卖还能这么做?

        十天销售了价值一千多万的玉石饰品,而且这还不是偶然性的行为,在其后的这些天里面,有心人发现,销售额并没有掉多少。

        如此算来,真玉坊的业绩就有些恐怖了,如果按照这种态势持续下去,一年将会有数亿的营业额,虽然还不如港岛的那些珠宝大亨们,但怕是也不遑多让了。

        所以即使是韦华,看在眼中也是有点儿火热,要不是女儿在里面有股份,这其中又有李然参与,真保不准他会横插一脚,将《真玉坊》据为己有呢。

        “韦总,您玩的是格调,我们哪儿能比啊?!?br />
        秦风听出了韦华话中的酸意,不由笑道:“要是换了我有您那身家,我也整个会所,没事就吟诗作对,谈谈风花雪月,谁愿意这么累的做生意呀!”

        “你就得了便宜卖乖吧?!蔽せ噶酥噶饲胤?,却是没多说什么。

        看在旁人眼中,韦华的社会地位自不用说钱也赚够了,这才搞了个会所整一帮子文人没事开个沙龙会什么的。

        但其实只有韦华自己明白,他这么做,固然有喜爱古玩的成分在里面,但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做给某些人看的。

        几年前的闽省大案,虽然最后没有牵扯到韦华,但京城参与到这个案子里的几个世家子弟都得到了警告,除了韦华之外,其他几人都被送出了国,到现在都没能回来。

        韦华算是见机的早,吐出了很大一部分利益,加上家里的周旋,这才留在了国内,否则他也要像个无根漂萍一般,到国外去当寓公了。

        “来,吃菜,吃菜?!?br />
        秦风看到冷热菜都开始上了,端起酒杯说道:“今儿是然哥请客,不过我就喧宾夺主一回,在新年到来之际,敬各位股东和合作伙伴一杯,祝我们的生意越来越红火,祝大家年年有财发!”

        “好,大家都干了!”听到秦风的话后,众人哄然举杯,就连韦涵菲也饮尽了杯中的白酒。

        被秦风抢了敬第一杯酒的风头,李然也没生气,站起身敬了众人第二杯酒,两杯酒过后,各人都开始找对象相互敬起酒来。

        “涵菲,没看出来,你挺能喝的吗?”

        从韦涵菲进门,一直就没怎么说过话,秦风怕她受冷落,端起酒杯说道:“来,女士优先,我先敬你一杯?!?br />
        “我随我爸,从小就能喝白酒?!?br />
        韦涵菲原本就是个爽快性子,也不推辞,直接干了杯中的酒,看得一旁的韦华直翻白眼,闺女陪自个儿喝酒的时候也没见这么干脆。

        “嗯,痛快?!笨吹轿ず坪染频难?,秦风不由笑道:“你这股东不称职的事儿,咱们就一笔勾销了?!?br />
        “你小子,欺负我女儿还上瘾了是吧?”这下韦华却是不答应了,说道:“你说说看,我女儿这股东怎么就不称职了?”

        “韦总,你不知道?!?br />
        秦风对韦华的身份还真不怎么在乎,直接嚷嚷道:“这段时间我们几个可是忙的团团转,可就韦涵菲没事干啊,整个就一甩手掌柜……”

        “那是你给涵菲的股份太少了?!?br />
        韦华撇了撇嘴,说道:“要不这样,我注资三亿进去,你让给我百分之七十的股份,我保证涵菲天天都在《真玉坊》,怎么样?”

        “三亿?!”听到韦华的这句话,桌面上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除了窦健军黎永乾和黄炳余等人之外,其他人都知道,秦风的这家玉石店,从组建到现在,总共也就是花了几百万而已。

        这开业还不到一个月,几百万居然变成三亿,就连苗六指这老江湖都被震惊了,端到嘴边的酒盅,停了半天愣是没往口中送。

        听到韦华的话后,秦风开始时也是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就反应了过来,眼中露出一丝精芒,说道:“韦总,我最近赌石差不多就赢了一亿,您这三亿,怕是买不下《真玉坊》吧?”

        “那四亿如何?”

        韦华不动声色的又报出了一个价格,他并不是无的放矢,因为他在《真玉坊》开业之初,就找专业人士评估了《真玉坊》的未来发展态势。

        就在几天前,韦华才拿到了评估报告,让他吃惊的是,那位曾经在华尔街任职过的评估专家,居然对《真玉坊》开出了未来价值品牌在五十亿以上的报告。

        如果是三五亿,韦华还真未必放在眼里,但三五十个亿,那就不一样了,虽然碍于面子韦华不好强取豪夺,但正常的商业收购,他却是能提出来的。

        听到老爸的话,就连韦涵菲也是吃了一惊,开口说道:“爸,你收购真玉坊干什么???我这里还有点股份,要不······都给你算了?!?br />
        “你那点股份,我能看得上?”

        韦华摆手制止了女儿的话,看向秦风说道:“怎么样?只要你点头,将你手中的股份转让给我,四个亿的款子我随时都能打给你?!?br />
        “妈的,老子居然引狼入室了?”韦华的话让秦风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秦风今儿让韦涵菲喊韦华来,原本只是想让窦健军见一面,让这位粤省道上的大佬知道一点自己的分量,谁知道韦华倒是来了,不过却是提出了要收购《真玉坊》的事情。

        《真玉坊》究竟价值多少钱,秦风并没有估算过,不过这是他在京城的立根之本,秦风怎么都不会轻易将其卖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