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心眼没针眼大

    第三百三十二章 心眼没针眼大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对,这些有钱人都不是好东西……”!

        秦风看着疤痕脸的眼睛,一眨不眨的说道:“抢了他的钱,再一刀捅死他,这样的人少一个世界就清净一点儿·`····”

        “抢了他的钱,再一刀捅死他……”李桀的眼神显得有些迷惘,秦风的这句话深深的烙在了他的心里。

        “啪!”

        的一声,秦风的右手打了个响指,李桀瞬间清醒了过来,他甚至都没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兄弟,来,喝酒,再来一杯……”

        李桀冲着另外三个人使了个眼色,那几人顿时也是很热情的招呼起了秦风,不过酒就没有再劝了,如果秦风喝醉的话,谁给他们指认那有钱老板???

        “凯子,秦风没事吧?”

        见到秦风在另外一桌吆五喝六的和几个小流氓喝起酒来,黎永乾与黄炳余都有些担心,这种大排档是最乱的地方,他们俩都怕秦风招惹了那些人会吃亏。

        “没事,能让秦风吃亏的人,怕是还没生出来呢?!?br />
        朱凯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他虽然没见过秦风和人打架,但是以秦风那精似鬼的性格,眼前的这几个小混子,压根就不是他的对手。

        “那就好,凯子,你等一会把他叫回来吧?!碧街炜幕昂?,黎永乾松了口气,秦风徐下来的五十万投资他可还没拿到手呢。

        “不用,他过去喝酒,肯定是有事,咱们吃咱们的?!?br />
        朱凯才不想去招惹那几个看上去就凶巴巴的年轻人呢,他可没秦风的本事,要是过去被人揍一顿,那岂不冤枉?

        “老赵,我说你怎么有点死心眼???”

        在夜总会的一间豪华包房里,窦健军正一脸不爽的看着赵峰?!に档溃骸澳切涨氐男∽硬痪褪敲皇漳愕募儆衤?,至于搞得像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吗?”

        虽然出了今儿的事情后,窦健军动了断掉和赵峰剑联系的心思,不过这脸面上还是有些拉不下来·晚上还是请赵峰剑来了夜总会,想找几个女人给他降降火。

        “窦老大,你不知道?!?br />
        赵峰剑干掉一杯对了矿泉水的洋酒,伸手在怀里女人的胸口处抓了一把,阴沉着脸说道:“他不收我的东西也就算了,可是当着豫省同行的面,可是让我下不来台·这个面子我一定要找回来······”

        像赵峰剑这种人,像来都是宽于律己、严于律人的,此时完全忘了秦风给他台阶下的事情·自个儿欺人太甚最后被打了脸,赵峰剑却是过错全都归罪到了秦风的身上。

        “老赵,咱们是生意人,讲的是和气发财,你那有何必呢?”

        窦健军对赵峰剑的话很是不以为然,他自己虽然不是什么好鸟,手上也沾有人命,否则也不会在沿海地区的走私道上闯下这么大的名

        不过窦健军所做的这些事情,都牵扯到了利益·像赵峰剑这样纯粹是为了赌气而结仇的,在窦健军看来根本就不值得。

        “这口气一定要出!”

        赵峰剑的面色变得狰狞了起来,刚要继续往下说的时候·忽然顿了一下,把怀中的女人推了出去,说道:“你去那边唱歌吧·不要过来……”

        “好的,赵老板······”在风月场里混的人,没一个是简单的,那个小姐温顺的答应了一声,径直坐到了包厢的另外一边。

        “窦老大,我知道你家大业大顾虑多,这事儿·我也不会在你地盘上闹的?!?br />
        赶走了小姐后,赵峰??谒档溃骸安还倚照缘囊膊皇悄嗄蟮摹さ饶切∽踊鼐?,我会让他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的······”

        “找尤老大?他行吗?”

        听到赵峰剑的话后,窦健军脸上露出不屑的神色,跟着赵峰剑一起来的那个尤老大,长相虽然很凶恶。

        不过就窦健军看来,那人绝对是个怂包,偷鸡摸狗或许可以,但要杀人放火,恐怕再借尤老大一个胆子他也不敢。

        “尤老大干部了这活,不过老窦,你也忒瞧不起我了?”

        赵峰剑又是一杯酒饮了下去,眼中露出一丝厉色,说道:“我姓赵的在豫省混了几十年,认识的狠角色也不少,窦老大,别忘了你的那些东西都是怎么来的?”

        赵峰剑和尤老大一个村子穿着开裆裤长大的,他比窦健军更清楚尤老大的秉性,所以压根就没指望过他,连这次来夜总会都没叫上他。

        “你是说,找盗墓的那些人?”赵峰剑此话一出,窦健军的脸上的不屑顿时消失不见了,代之的是一股凝重。

        在豫省,要说势力最大的犯罪团伙,应该就是盗墓集团了,由于分赃不均以及私藏陪葬品的事情,几乎每个盗墓团伙,都会犯下累累血案。

        赵峰剑老家所在的那个村子里的人,有好几个都成为各个盗墓团伙的老大!要说地方势力,赵峰剑在豫省,也未必就比窦健军在沿海的势力小。

        当然,和窦健军自己养着一些打手不同,赵峰剑想要用那些人,却是需要花钱的,只不过这年头钱难赚,人命也顺带着不是那么值钱了。

        就赵峰剑自己所知道的,找那些人办事,挑断脚筋只需要花三千块钱,卸一条胳膊是五千块钱,一只大腿是八千,如果要人命的话,那就是两万块钱。

        原本在豫省的时候,赵峰剑就想找人教训下秦风的,不过当时字画店失窃的事情,让他不好找人下手,可是没成想,来到了粤省,他又被秦风羞辱了一顿。

        所以赵峰剑早就打定了主意,只要一回豫省,马上就找人操作这件事,最多他再加几千块钱,作为那些人去京城办事的费用好了。

        “老赵,那些人出手可是要见血的,你这一点意气之争·值得吗?”

        窦健军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和南方的盗墓团伙接触的比较多,知道那些整天做地下工作的人,心理都有些扭曲·一言不合就会要人命的。

        赵峰剑找这些心狠手辣的人去对付秦风,那估计就是本着要秦风小命的念头去的。

        想到这里,窦健军不由暗自在泛起了嘀咕,他认识赵峰剑十几年了,还真没看出这人心眼居然小的还没针眼大。

        “窦老大,我在豫省玉石行失了面子,这日后的生意·也就更加难做了?!?br />
        赵峰剑一口接一口的喝着酒,舌头逐渐大了起来,“这些都是因为那姓秦的小子·你说我能放过他吗?”

        要说赵峰剑从一开始,就不能算是生意人,真正的生意人,生意场上丢的面子,还会从生意场上找回来的。

        别说赵峰剑在和秦风的交易中并没有吃亏,就算是吃了亏,他也应该秉承着白天下套做局的手法,从生意上坑害对方。

        就像是今儿吃了大亏的谢金宝,损失了一块价值数百万的原石不说·那块白送的“搭头”原石,居然解出了高品质的多色翡翠,仅仅是这一块料子·谢金宝的损失就高达数千万。

        不过从头至尾,谢金宝的脸色虽然很难看,但是他没生出丝毫要用别的办法对付秦风的想法。

        这其中固然韦华的名字起到了一些震慑的作用·但是这也表明了谢金宝和赵峰剑的不同理念,生意上的技不如人,那只能认栽,至于以后能否找回场子,就要看机缘了。

        “随你吧,老赵,我看你面色不太好·今儿就少喝一点吧?!?br />
        窦健军摇了摇头,也没继续劝下去·等赵峰?;氐皆ナ?,他做什么和自己屁的关系都没有了,至于秦风的死活,又关他窦老大什么事呢?

        “窦老大,是朋友的就陪我再喝点,我刚刚出去买的生蚝,还热着呢。

        赵峰剑伸手招过坐到一边去的陪酒小姐,一双爪子不断的在她身上游走着,口中怪笑着说道:“这生蚝最是壮阳,窦老大也你多吃点,回头咱们来个双龙戏凤怎么样?”

        “哎呦,大哥你坏死了,两个人,我可不干的?!闭苑褰;忱锏呐⒄跬蚜顺隼?,媚笑道:“我再给这位大哥找一个好了,一定让你们满意……”

        “二对二那多不好玩?”赵峰剑淫笑道:“哥俩伺候你一个,小浪蹄子你高兴还来不及呢……”

        说着话,赵峰剑从随身的老板包里拿出了一叠钱,塞到了小姐胸前的那条鸿沟之中,含糊不清的说道:“只要你答应了,这些钱都是你的了?!?br />
        “那……那就试试吧?!?br />
        看到那叠钱上还没拆掉的银行封条,小姐一眼就看出了是一万块钱,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如果赵峰剑能再拿出一叠来,那就是再加上两个男人,小姐也不在乎了。

        “这就对了嘛,来,喝酒,喝酒……”

        在女人跟前找到了些面子的赵峰剑很是兴奋,拿着一脸苦笑的窦健军又喝了起来,没过多大会,窦健军也有些喝高了。

        “老赵,走吧,我送你回去…···”

        时间过了十二点之后,窦健军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此时的赵峰剑早已是醉眼稀松,靠在那小姐身上,一直都在地上突溜着,身上像是没了骨头一般。

        “包······拿着我的包!”眼看要出了包厢,赵峰剑忽然嚷嚷了起来,返身冲回到包厢里,将他那个手包紧紧的抱在了怀中。

        虽然此时已经喝的连亲妈站在面前都认不出来,但很显然,钱要比妈还亲,赵老板还惦记着今儿刚取出来的那五万块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