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三十章 不要命的主

    第三百三十章 不要命的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由于吃饭的人实在太多,秦风等人没能坐到外面,而是在棚子里的一个角落下坐下了,听着外面吆五喝六的劝酒声,倒是别有一番意味。

        “老黄,来两份沙虫粥,六打生蚝,炒一个大盘的梭子蟹,再来一盘扇贝一份椒盐虾……”

        黎永乾走到摊位前点起菜来,看了一眼秦风等人,又说道:“酱爆鱿鱼丝,清蒸黄鱼也来一份,另外拿一箱啤酒过来······”

        忙活了一天,就是黎永乾自个儿也是饿的饥肠辘辘,他和这大排档的老板比较熟悉,自己搬着一箱啤酒来到了秦风等人的座位处。

        坐下后,黎永乾笑道:“秦风,点了两份沙虫粥,回头给大家补补……”

        “沙虫是什么?”秦风闻言愣了下,说道:“是一种虫子吗?”

        黎永乾尚未搭话,一旁的黄炳余开口说道:“是一种长在海里的虫子,那玩意鲜着呢,没想到这月份还有???”

        “嘿嘿,别人没有咱们一定有?!崩栌狼档溃骸扒胤?,凯子,回头别不敢吃啊,这玩意的味道,不比海参鱼翅差······”

        按照黎永乾的说法,沙虫其名不美貌不雅,但其营养、味道及医药与食疗价值都不亚于其他名贵海产珍品,因而素有“海滩香肠”的美誉。

        “老黎,那玩意保肾健胃、强体壮阳的功效你怎么不说???”

        黄炳余闻言也笑了起来,指着黎永乾说道:“我看你是没安好心,居然还点了生蚝,这些可都是壮阳的东西啊,你是不是回头想请我们去夜总会?”

        “行啊,去就去······”黎永乾盯着秦风和朱凯笑道:“我看秦风和朱凯还都是处吧?回头叫了小姐千万别忘了问他们要红包??!”

        曾经有人说过,沿海地区之所以经济发达,那些来自五湖四海的小姐们功不可没,没有他们也就没有港台的众多投资。

        这种说法虽然欠妥,但在沿海地区各个城市,夜总会的确是商人们做生意必去的地方,这就和北方人谈生意在酒桌上是一个道理的。

        黎永乾也没少陪客户去那些地方所以说起来也是脸不红心不跳,只是看着秦风和朱凯嘿嘿直笑。

        “哎,我说黎老板,我初中可就交过女朋友??!”听到黎永乾的话后,朱凯红着脸嚷嚷了起来,这男人一怕别人说不行,第二就怕沾个处字了。

        “去玩玩倒是也无所谓我在津天一个娱乐城干过半年,南方的场子还真没去过?!鼻胤缫膊唤馐?,不过那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倒像是个中老手一般。

        “好,回头生蚝不够咱们再叫几份…···”

        黎永乾闻言精神一震,作为潮汕男人,外面没个女人,那都叫没本事,所以对于女色,黎永乾是比较放得开的。

        加上他老婆生的是个女儿,所以黎永乾一直都想养个小的生儿子,这些风花雪月的场所没少去。

        要不是囊中羞涩加上初见秦风和朱凯的时候感觉两人年纪比较小的话,黎永乾早就将二人给带到那些风月场中去了。

        虽然吃饭的人挺多了,但大排档上菜还是很快的也就是等了十多分钟,梭子蟹、生蚝、扇贝椒盐虾,满满当当的摆了一桌子。

        “来我敬大家一杯,欢迎大家再来揭······”

        黎永乾端起酒杯,对着秦风笑道:“反正别人我不知道,秦老板是一定要来的,我那厂子还要等您指导工作呢?!?br />
        “老黎,埋汰我不是?”

        秦风站起身来,一口将杯子里的啤酒饮尽说道:“那厂子就是你自己的,干得好赚的多你的活要是不精,我的翡翠也不会交给你来加工…···”

        “老板,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标新创异,形成一种特色,和真玉坊遥相呼应的?!?br />
        听到秦风的话后,黎永乾心中一凛,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阳美是全国有名的玉石加工基地,虽然干这一行都是乡里乡亲的人,但竞争也不是一般的激烈。

        如果黎永乾的货做的不如别人好的话,那很快就要被市场淘汰,这与秦风投资加工厂是没有必然联系的。

        “黎大哥,现在是吃饭,你搞得那么认真干嘛???”

        秦风笑着拍了拍黎永乾的肩膀,言语间的称呼也有了变化,他虽然年轻,但这动作却像是顺理成章,黎永乾也没感觉到有什么不舒服。

        “这典型的敲打一下再给个甜枣???”

        一旁的黄炳余看得很清楚,心中对秦风是佩服不已,有了刚才那番话,这天高皇帝远的黎永乾,想必是不敢在玉石上动什么手脚了。

        “来,来,喝酒,咱们不谈生意上的事了?!鼻胤缬殖寤票嗪椭炜倨鹆司票?,一圈下来谁都没冷落。!黄炳余做了十几年的生意,对这种场合自然不陌生,几!笑话说出来,气氛顿时变得轻松了起来,再加上微凉的晚风一吹,让人感觉十分的舒服。

        “这女的不错,屁股够大…···”

        男人喝酒,很少有不聊女人的,酒过三巡之后,黎永乾拉着黄炳余讨论起那些从夜总会进进出出的女人来。

        “凯子,你不会真是个处吧?”看到朱凯一脸通红的样子,秦风嘿嘿笑了起来。

        “你才是处呢……”

        朱凯的脸色愈发红了,看到一个男人搂着一个女人从另外一个摊位往夜总会走去,开口说道:“我敢和你打赌,那个女人的胸围是34D的,怎么样,赌不赌?”

        “你能有那眼力?”秦风闻言笑了起来,顺着朱凯手指的方向望去,脸上的笑容,却是突然僵住了。

        “赵峰剑?他倒是挺有心情的······”

        虽然只看到了个侧面,但是秦风看得真切,那个搂着女人的男人,正是从豫省到粤省一直阴魂不散的赵峰剑。

        “怎么样?赌不赌?”

        看到秦风不说话了,朱凯得意了起来,说道:“秦风,看女人我虽然比不上冯永康那小子,但比你还是要强一点吧?”

        “赌什么赌,赌性那么大,你怎么不去赌石???”

        看到似乎是自己的目光吸引了赵峰剑的注意力,赵峰剑转头向这边看来,秦风连忙一把拉过了朱凯,说道:“回头等开学了,我把这话说给宋颖听,看看还有女孩愿意找你没?”

        “别啊,秦风,秦大哥,你是我亲哥还不行??!”

        听到秦风的这番话,朱凯顿时急眼了,他放假前看上了医学院护士专业的一个学生,正拜托宋颖给他牵线拉桥呢,要是这话传出去,那事儿一准要黄掉。

        “你要是敢说,我回头就告诉韦涵菲和孟瑶,说你去夜总会……”朱凯是真怕秦风把他刚才那句话给传出去,当下恶狠狠的又威胁了秦风一句。

        看到赵峰剑搂着那女人进了夜总会,秦风放开了朱凯,无所谓的说道:“你说好了,那俩人和我有什么关系?”

        “整天眉来眼去的,会没关系?”朱凯有些不相信的看着秦风,就他自己都见过好几次那俩女孩上门找秦风,打死朱凯都不信他们之间没有奸情。

        “信不信随你,说不说也随你?!鼻胤绨诹税谑?,脑子里却是在想着遇到赵峰剑的事情。

        秦风能感觉得到赵峰剑对他的敌意,像这种心眼小的人,尤其喜欢将事情放大,恐怕此刻在赵峰剑心里,自个儿已经是他的生死仇人了。

        秦风值得,得罪了这种小人,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用冒出来捅自个儿一刀,所以在见到赵峰剑后,秦风就在琢磨着,如何能从肉体上使其消失在自己眼前。

        不过这事儿似乎有些难办,最起码赵峰剑要是出了事,窦健军一定会猜想到自己身上,秦风不禁挠了挠脑袋,他也没什么急招。

        “妈的,那帮子鲁省人都是一帮穷鬼,才拿出这么点钱来。

        就在秦风陷入到沉思之中的时候,胳膊猛地被人碰了一下,却是身边桌子上坐下了四个二十郎当岁的男人。

        “看什么看?妈了个巴子的,找死???”

        胳膊被碰了,秦风下意识的就抬起头看向对方,没成想那边的人还挺横,眼睛直接就瞪了过来,一脸挑衅的神情。

        “没事,没事,几位兄弟,对不住啊····`·”

        正在和黄炳余说笑着的黎永乾,看到身边发生的这一幕,连忙站起身说道:“几位小兄弟,实在是对不起,老黄,给这几位来打生蚝,算在我账上······”

        “算你识趣……”

        那边一个年龄最大,脸上有道疤痕的青年满意的点了点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黎永乾认识老板的缘故,也没再找秦风的麻烦。

        “秦风,别招惹他们……”

        给那几个人赔了不是后,黎永乾将秦风拉倒了自己那边的椅子上,压低了声音说道:“这些人都是做传销的,赔的一干二净没钱回家,都是不要命的主,咱们没必要招惹他们的······”

        仿佛是在验证黎永乾的话,旁边那桌的一个小青年嚷嚷道:“疤哥,我觉得浙省那帮人最有钱,要不明天咱们去干一票吧,我就不信他们要钱不要命?”

        “不要命的主,那就是敢要人命了?”

        秦风闻言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掰开黎永乾拉着他的手,拎起一瓶啤酒站起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