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二十三章 惊喜

    第三百二十三章 惊喜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看到秦风在那里画线,黎永乾忍不住有些手痒,上前说道“秦风,要不,这块料子我来解吧?”

        在赌石中,解石是最见功底的,一块原石的价值,也都体现在这上面,在翡翠饰品中,首推高品质的手镯,其次是挂件和戒面。

        如果一刀切错的话,就有可能将一块制作镯子的料子分解,那样制作出来的饰品,价格也会完全不同。

        作为手艺精湛的琢玉大师,黎永乾这几十年经手的原石可谓是成千上万,他知道该如何最大限度的利用原石中的翡翠,开发其最大的价值。

        秦风闻言看了一眼谢金宝,摇了摇头,说道:“老黎,我先找准这一刀,然后你来分解。

        既然已经收了谢金宝的钱,秦风自然也不会让他制假的事情暴露出来,如果交给黎永乾解的话,他肯定会从蟒纹处再往下擦石的,那裂绺必定会显露出来。

        听到秦风这话,谢金宝顿时松了一口气,原本心中对秦风的怨愤却是也减轻了几分。

        秦风的动作很麻利,画好线后,直接一刀挨着蟒纹位置,往出翡翠的那个窗面就切了下去,随着一阵刺耳的切割声,原本七八十斤重的原石,只保留下来四五斤的样子。

        “垮了,这块料子只有原来切口处有翡翠······”

        “没错,这可是姓秦的赌垮的第九块原石了······”

        “垮个屁,没看见刚才秦老板和老谢打的赌?两百万一份没赔,还白白赚块料子呢?!?br />
        “就是,咱们刚才输的不是钱?要我说,今儿的赢家只有秦老板啊?!?br />
        当用清水冲洗过原石切面后,场内响起了意见不同的议论声,有人说秦风赌垮了,但也有人说秦风白赚了原石,两边说的倒是都有几分道理。

        从赌石上来说·秦风花了两百万买的原石,现在只切出了价值几十万的翡翠,的确是垮了。

        只是刚才的外围赌,却是让秦风赚的钵满盆溢·不但两百万的本钱收了回来,还赢了四十多万的赌资,更何况就目前来看,这块料子里的翡翠,也能值个几十万。

        “老黎,你来吧?!?br />
        切完这一刀后,秦风停下了手·现在切石机上的原石,只剩下两指厚多一点,用强光手电打在一面·从另外一面都能透出光来。

        不过这些翡翠中,还带有一些雾绺和杂质,在分解的时候需要将其大致的剔除出去,等到深加工的时候,还要再重复这样一遍工序。

        这种是细活,交给黎永乾做刚好,秦风还能从中考究一下他的手艺,要知道,这些细节处的处理·是最能看出一个人的功底的。

        “好,剩下的我来解?!?br />
        黎永乾点了点头,上手拿起了砂轮机·熟练的操作了起来,这些翡翠最终都要交给他来加工,只是搭眼一看·什么料子适合打磨什么饰品,黎永乾就已经心中有数了。

        “手艺果然不错?!?br />
        秦风看了一会黎永乾分解翡翠的动作,心下点了点头,《真玉坊》出品的翡翠交由他来雕琢,也算是名家名作了,这价格看来还可以再往上提高一些。

        “秦风,你这次玩的可有点险啊?!?br />
        这块料子大局已定·围观的人大多也都散去了,黄炳余心有余悸的看向秦风·说道:“差一点你就要赔上百万,秦风,下次可不要赌那么大了?”

        说老实话,黄炳余其实很好奇谢金宝为何会与秦风赌外围,他也能看出谢金宝似乎不是那么情愿,只是任凭黄炳余想破脑袋,也想不通其中的关节。

        “赔?”

        秦风笑了笑,说道:“只解了一块料子而已,就算没那外围赌,剩下的料子也能把那两百万赚回来的……”

        “翡翠哪有那么好出的?”

        黄炳余对秦风的话很是不以为然,他接触翡翠赌石也有七八年光景了,虽然见了不少赌涨的行为,但更多的人则是输的倾家荡产、一文不名。

        “黄大哥,要不……咱们也赌一把?”

        秦风闻言嘿嘿笑道:“我赌这块料子里有翡翠,而且品级不低,我要是赢了的话,你答应我一件事,反之,我要是输了,也答应你一件事,如何?”

        “这个搭头?”

        黄炳余顺着秦风手指的方向看去,不由愣了一下,说道:“秦风,这块石头是不是翡翠原石都不好说,你赌它会出翡翠?”

        秦风所指的那块原石,正是他买那块半赌料子的搭头,重达近两百斤的那块方形原石。

        只是这块原石的卖相实在是有点差,通体灰蒙蒙的呈石灰岩的颜色,尤其是四四方方的样子,!有点像是北方农村家里院子里摆的石墩子一般。!

        黄炳余站到板车前,很认真的上下打量了起来,拿着手电一寸寸的在原石上照着,想找出一点翡翠原石的特征。

        不过几分钟后,黄炳余放弃了努力,他实在看不出这块石头哪里像翡翠原石,想到秦风的那个赌注,黄炳余顿时有些动心了。

        别的不说,就仅凭秦风是齐功弟子的这个身份,能让对方答应自己一件事,对黄炳余而言就好处多多了。

        再者黄炳余日后也要做翡翠生意,如果能和秦风的《真玉坊》形成长期稳定的供货合作,那他也算是在翡翠行当中站住脚了。

        看着这块原石,黄炳余感觉自个儿怎么都不会输,当下转脸看向秦风,说道:“秦风,我赌了,不过你输了可不要后悔???”

        “你别反悔就行了?!?br />
        秦风嘿嘿一笑,抬起了右掌,说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咱们也别立什么字据了,口头约定就行了?!?br />
        “好!”黄炳余也仲出右掌和秦风拍了一记,问道:“这块料子什么时候开始解?”

        “现在就解。

        秦风看了一眼黎永乾,他已经将那块原石中的翡翠掏的七七八八了,当下招呼了一声朱凯,让他搭手帮自己将原石抬到切石机上去。

        这块料子谢金宝最初开出的价格是二十万,按照一千块钱一斤的价格,这块原石的重量达到了200斤,分量实在是不轻。

        “秦老板,您还要解石???”

        看到秦风又抬了一块原石到切石机上,几个还在看着黎永乾掏翡翠的人顿时围了上来,今儿这趟交易会算是没白来,光是解石就看了好几出了。

        “对,几位,还要赌吗?”

        秦风笑眯眯的看向几人,说道:“我接着坐庄,赌这块料子能出翡翠,赌涨一比一赔率,赌垮一比二,大家伙有没有兴趣???”

        秦风的话让众人一阵无语,敢情这小子赌外围尝到了甜头,现在又开始了。

        不过当众人打量了这块原石后,心中顿时又有些蠢蠢欲动起来,因为正如同黄炳余所看的那样,这块原石的表现实在是太差了点。

        “秦风,把老头子的桌子还过来?!?br />
        正当有人准备下注的时候,六叔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你们这帮臭小子,偶尔赌一把外围也就算了,真要将警察给招来吗?”

        赌石算是一种商业交易行为,用经验和眼光判断原石的是否出玉,从而来断定原石的价格,虽然有赌的性质在里面,不过却是钱货交易,并不算赌博。

        但秦风所说的外围赌,却是触犯法律的,刚才六叔睁只眼闭只眼的当没看见,但是见到秦风又要开盘,却是忍不住了。

        “不赌,不赌,六叔,听您的?!?br />
        看到老头子急了眼,秦风哂笑了几声,摆了摆手说道:“六叔,我开玩笑的,您老当什么真???”

        “屁话,你小子再敢赌,我马上就把你给轰出去?!绷逯富幼偶父龃遄永锏哪昵崛?,将那套桌椅都给搬了回去。

        “秦风,一共切出了四斤料子?!?br />
        秦风这边忙活着,另外一边黎永乾手上的活也干完了,凑到秦风耳边,说道:“最里面出了高冰种的料子,而且是满绿,能磨出十来个戒面,外面的大概能做四五副手镯,其实就是200万买下来,咱们也不亏的?!?br />
        “哦?那不是能打出两三百万的物件?”

        秦风闻言一愣,现在外面最流行的就是翡翠戒面,尤其是种水好绿意浓的戒面,最受那些土豪暴发户们的欢迎,一个戒面卖上十万块钱不成问题。

        “没错,里面的料子都能用上,碎料也能打磨成耳环的吊坠?!?br />
        黎永乾就是干玉石加工的,只要不是废料,他都能给利用起来,别看只有四斤的料子,打磨成饰品之后,价格最少在两百万以上。

        “成,老黎,加工的事情可就全拜托你了?!?br />
        秦风点了点头,目光却是转到了切石机上那块缅甸达木坎老坑的料子上。

        那块被低估了的半赌原石给了他一个惊喜,秦风也想知道这块充斥着各种色彩的原石,里面究竟会产出什么样的翡翠?

        价值两三百万的饰品,在《真玉坊》里可支撑不到几天,秦风现在手上还是缺少大量的货源,他很期待这块料子能带给自己更大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