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二十章 外围赌

    第三百二十章 外围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a果时间可以回到几个小时之前,谢金宝说什么也不会将块原石卖给秦风的,因为这等于是将把柄送到了秦风手上,对方想怎么拿捏自己都可以。

        看着被搬到切石机上的原石,谢金宝的手心里全是冷汗,他还真怕秦风沿着蟒纹处将石头给擦开,那么他作假的痕迹,马上就会暴露在众人的眼前。

        “凯子,这块石头我来切!”

        秦风有意无意的往谢金宝处撇了一眼,看得他顿时心中狂跳,眼中露出了哀求的神色,要不是此刻人多眼杂,他恨不得直接将那存折塞回到秦风口袋里去。

        “当然是你来切了,两百多万的料子,我可不敢切······”

        朱凯气喘吁吁的将那块重达七八十斤的原石抱到切石机上之后,就让开了身子,刚才切那数百上千块钱一个的料子,朱凯没什么压力,但是面对这块原石,他的手就有些发抖了。

        “嘿,又有解石的了,走,看热闹去······”

        “还是刚才那个小伙子啊,他倒是胆子真大?!?br />
        “你们知不知道,这位秦老板现在解的原石,可是两百多万买来的?!?br />
        在中国,最不乏的就是看热阄的人,而在赌石圈里,解石向来都是受人瞩目的,很多人宁可丢掉手上的买卖不谈,也要去观看别人解石。

        所以一听到有人解石,而且要解的原石价值两百万,原本那些在各个摊位谈着价钱的玉石商人们,顿时都暂停了生意,纷纷围到了切石机的那处空地上。

        那些原石老板们对此并没有什么抱怨,因为就连他们自个儿都围了上来,阳美的赌石只是范围很小的内部交易,两百万一块的赌石,在这里已经堪称是大手笔了。

        “秦风,依我看·这块半赌料子已经切出来了一半,咱们只需要从另外一边擦石就可以了……”

        在众人围观的时候,黎永乾已经蹲下来看石头了。

        他和秦风达成了合作协议,心下自然也是希望秦风能赌涨的·否则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即使他配备齐了各种设备,这手上没有订单,那也是无法开工的。

        “这样太麻烦了吧?”

        秦风抬起头看了一眼谢金宝,说道:“要我说,蟒纹之下一般都会出玉的,咱们就沿着蟒纹往下擦·这样岂不是更加方便一些?”

        “秦风,就是因为蟒纹下容易出绿,我才不赞成沿着蟒纹擦的?!?br />
        黎永乾摇了摇头·说道:“你看这蟒纹和切面距离很近,即使出绿,那也不算大涨,所以只有从背面擦出绿来,这块石头才算是赌涨了……”

        听到两千元的话,站在一旁的谢金宝是连连点头,忙不迭的说道:“秦老板,永乾说的没错,一般解石都是这样来的?!?br />
        谢金宝才四十来岁·在这行业里干的如鱼得水,他可不想因为区区两百万的原石,就将自个儿搞的声名狼藉。

        “可是·我怎么觉得这蟒纹下面有些东西呢?”

        秦风话有深意的看向谢金宝,笑道:“这块料子原本是谢老板的,您说要是从这背面擦石·能否擦出翡翠呢?”

        “能擦出个鬼来!”

        谢金宝在心中暗骂了一句,他自己作假的料子,当然比谁清楚,可是这话还不能说出来,只得强撑着说道:“我觉得能擦出来,这块翡翠赌涨的可能性很大……”

        “哦?我不怎么看来后面能出绿?!鼻胤缫×艘⊥?,忽然说道:“谢老板·要不咱们赌一手如何?”

        “赌一手?怎么赌?”谢金宝大奇,原石他已经卖了·又有什么好赌的?

        “要是这背面出绿,那这块原石肯定大涨,谢老板200万卖的,一准会亏钱······”

        秦风想了一下,开口说道:“既然谢老板赌涨,那么如果出绿,我再补偿给谢老板200万,你看如何?”

        “这······我要是想切石,还至于要卖吗?”谢金宝被秦风的话说的目瞪口呆,他亲手作假的原石,是赔是涨不比谁都清楚?

        “那······那要是没出绿呢?”谢金宝似乎明白了点什么,当下看向秦风,说道:“如果没出绿,我老谢需要赔点什么?”

        听到谢金宝的话后,秦风的眼睛眯缝了起来,笑道:“没出绿自然是谢老板您输了,您也只要赔我两百万就行?!?br />
        秦风现在手头最缺的东西,第一就是玉石货源,第二自然是资金了。

        原本秦风不想过于招摇,这才花了两百万买下这块只值三四十万的原石,但是在知道谢金宝是和窦健军赵峰剑联合起来给自己下的套,秦风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秦风开出的这个赌注,意思表达的已经是非常明白了,那就是让谢金宝怎么吃下去的那两百万,再怎么给自己交出来。

        “用赌涨赌垮开场外,这倒是挺稀罕的······”

        “谢老板!儿卖的原石,肯定不会和他赌的……”!

        “就是啊,谢老板之所以卖原石,就是不想承担风险的,脑子坏了才和他赌呢……”

        秦风话声一落,场内顿时响起了一阵议论声,“赌”这个字眼,在赌石场上再寻常不过了,但是秦风的这种赌法,却是非常少见的。

        “谢老板,怎么样?对自己的原石有信心吗?”秦风笑眯眯的看着谢金宝,脸色非常的平和。

        “好,谢某赌了,我就赌这块料子后面能擦出翡翠来!”

        谢金宝咬了咬牙,说道:“如果后面不出翡翠,我愿意输给秦老板200万,要是出了,秦老板的可是也要掏出来200万??!”

        谢金宝此时已经是骑虎难下了,他自然明白秦风的意思,这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然后再让自个儿,将那200万拱手送上。

        虽然满心苦涩,但谢金宝也不得不按照秦风所说的去做,因为这件事是他下套做局算计秦风在先,对方没当众揭破自己·那已经算是留了几分情面了。

        “什么?谢金宝要赌?”

        “开玩笑吧?他能拿出来200万赌输赢,干嘛不自己切石呢?”

        谢金宝此话一出,却是惊得满场震动,谁都想不明白·谢金宝要是有如此魄力,他根本就没必要卖出原石,干脆自己解开算了。

        不过也有一些在行内混的久的老人,却是若有所思的看着那块原石没说话,虽然翡翠王帮谢金宝切石的事情已经过去几年了,但他们依稀还记得谢金宝有这么一块原石。

        联想到当年那块原石,一些人脸上顿时露出了了然的神色·敢情谢金宝做生意不规矩,怕是被人拿捏住了把柄。

        当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事儿和那些人没什么关系,他们也没说出来的必要,当下只是站在一旁看起了热闹。

        “秦风,你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

        见到秦风不老老实实的去解石,居然又要和谢金宝赌输赢,黄炳余顿时苦笑了起来,他发现自己丝毫都看不透秦风这个年轻人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黄大哥,这参与的人越多,才越好玩啊?!?br />
        听到场内那些议论声·秦风忽然大声说道:“诸位,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次秦某做把庄·开盘赌这块原石,不知道有没有人要参与啊

        “秦老板,怎么个赌法?”

        “赌外???够刺激·秦老板,说个章程出来?!?br />
        在赌石场内,外围赌并非什么稀罕事,但一般都是由两个人对赌一块原石的涨跌,像秦风这样公然坐庄开盘的,却是很少有人去做。

        场内这些玩赌石的老板,都是赌性很重的人·眼下听到秦风居然要开外围赌,一个个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千门善赌·秦风几乎在转眼之间就想好了规矩,当下大声说道:“赌法很简单,押原石背面出翡翠的,一赔二,押不出的,一赔一,

        一人只能押一门,不得两边投注,另外今儿只收现金,大家要是想赌,可以到我这里来下注了……”

        秦风的这种赌法,其实就是让众人在赌涨和赌垮之间做选择,因为如果背面出绿,这块原石必涨无疑。

        反之要是没出的话,虽然不见得就一定垮,但这块原石的价值就要大打折扣,能否值200万,就要看前面开窗后面翡翠的品质了。

        当秦风说出赌法后,有好事的人竟然跑到门口,将六叔的那套桌椅给搬了过来,摆在了切石机旁。

        “原石是谢老板的,他都敢赌200万的涨,我怕什么???”

        一个中年人站了出来,从手包里拿出了两叠钞票,重重的拍在了秦风面前的桌子上,说道:“秦老板,我赌两万块的涨,您要是输了,连本带利可就是六万啊……”

        “我也赌涨,我赌一万……”

        “老刘,我稳点赌八千块的涨吧……”

        这凡事都要有个带头的,当那中年人拍出了两万块钱后,场内的气氛顿时被引爆开来,那些原本想观望的人,也都忍不住拿出万儿八千的现金,参与到外围赌之中。

        没多大一会功夫,秦风身前的桌子上,竟然摆了差不多有四五十万现金的样子,要知道,今儿场地内总共也就来了这么多人,差不多是人人皆赌了。

        不过有谢金宝那200万的表率作用,这些人大多都是赌原石看涨的,只有三五万的资金搏冷门,押在了一比一的赔率上。

        秦风拿着六叔的那叠信纸,一一在上面写下了凭据,投注的人实在太多,等一会却是要拿着这凭据来兑换输赢之后的赌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