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一十一章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第三百一十一章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监ˇ起了强光手电,秦风专注的查看了起来,他几乎是用!手着切出来的窗口,一寸寸的挪动着,不放过一丝透光的地方,那双眼睛似乎要看到玉石里面去。

        “还真是块很不错的料子,可赌性很大…···”秦风足足看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放下了手中的电筒。

        以秦风对玉石的了解,这块料子最少透进去了两指左右,单是窗口表现出来的翡翠,价值就在四五十万左右,因为两指厚的料子,也能取出七八副手镯了。

        在翡翠饰品中,除了一些暴发户土豪们追捧的阳绿高冰种戒面之外,就要数手镯饰品最值钱了,一副飘花镯子都能卖出上万,如果是满绿的冰种手镯,最少要五万起价的。

        “秦老板,怎么着,看好了吧?”

        见到秦风放下手电筒,谢金宝凑了过来,说道:“我这块料子如果再放几年的话,拿到别的公盘上,最少也能卖个千儿八百万的,秦老板,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了呀……”

        “料子是不错……”

        秦风心中已经有七八分想赌这块原石了,因为它的可赌性非常的高,正当他习惯性的想和谢金宝讲讲价格的时候,眼睛落在了谢金宝的脸上,心里却是“咯噔”了一下。

        秦风跟着载所学习的江湖外八门中的技艺,大多都是需要和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的,这识人辨物,就是秦风首先要学的。

        像是占卜问卦,秦风就要从对方脸上的表情里,看出他的喜怒哀乐对症下药,套出对方的话来,从而摸透其心思,做出一副每言必中的假象。

        又诸如千门千术,想要行骗·更是要通过琢磨人的面部表情,来知晓对方的心理活动,可以说,每一个出色的骗子·都有去做算命先生和心理医生的潜质。

        受到载的熏陶,秦风在监狱里没事的时候,总是喜欢和人谈话,在看似普通的谈话下,秦风掌握了许多人的心理状态,他能通过看似不起眼的一些面部表情,读懂对方很多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想法。

        就在秦风看到一脸堆着笑容的谢金宝时·第一感觉,就是这人笑的太假。

        虽然谢金宝那张胖脸笑得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但是秦风仍然能从那条缝里透出的眼神中·看出一种旁人无法发现的狡黠和冷笑。

        不过谢金宝借助那张笑脸,将那丝冷笑隐藏的极好,要不是秦风在读取面部表情这一项上堪称专家,就连他差点都忽略了过去,而且谢金宝说话时上挑眉毛的夸张动作,应该也在掩饰着什么。

        “妈的,一定有猫腻,这块石头一定有问题?!?br />
        虽然秦风读不出谢金宝内心真正的想法,但是他可以肯定·对方眼中的那丝冷笑,一定是对着自个儿来的,换句话说·这块被他极力推崇的原石,肯定存在自己没有看出来的问题。

        “秦老板,不错就买下来呗·现在缅甸出产的好料子可是不多啦……”

        见到秦风夸了一句原石后就默不作声了,谢金宝倒是有些着急起来,开口说道:“秦老板,我也就是听人说你是齐功先生的弟子,才给你推荐这块原石的,换个人我还真不一定卖!”

        “有生意做有钱赚,干嘛不卖???”

        听到谢金宝的话后·秦风愈发认为这人有问题了,当下说道:“谢老板·我还得再看看,四五百万的玩意儿,要是赌垮了,那小弟可就要倾家荡产了?!?br />
        秦风心中也有些不服气,他本身翡翠造假的技艺,已然可以说是炉火纯青了,但刚才居然没能看出这块料子的问题,而是从谢金宝的脸部活动中察觉到了不对,从某种意义上而言,秦风已经算是打了眼了。

        “秦老板说对,这么贵重的东西,是要好好看看?!?br />
        谢金宝虽然心里不情愿,但在脸上和语言里却是不能表露出来,俗话说欲速则不达,几百万的东西,他也没指望秦风头脑一发热就买下来的,一般人都要再三思量之后,才会真正出手的。

        “切窗处的翡翠应该没有问题,这么大的一块原石,他们是无法作假的?!?br />
        秦风的目光又盯在了原石上,不过这次他没有再去看切窗的开口,而是转悠到了原石的另外一面,在那没有切到的石皮处,细细观察了起来。

        见到秦风的动作,谢金宝的眼皮子连跳了几下,一直等到几分钟过后秦风的眼神离开那一面后,谢金宝才在心里松了口气。

        只是谢金宝不知道,眼睛被额头头发遮挡住了的秦风,刚才眼神同时跳了好几下,因为在将注意力转到石皮上后,秦风几乎在第一时间,就看出了这块原石的不对来。

        切窗是■的那里所显露出来的高品级翡翠玉肉也是真的,那近乎透种水也是真的,从切窗到翡翠,这两点最是吸引赌客注意力的地方,都是真的,并无一丝虚假存在。

        但是在石皮上,秦风却是发现这块抹岗玉厂出产的料子,距离切口两指厚的地方,那突出来的一块纹,居然是假的,那围着整块原石盘旋了大半圈的纹,全部都是人工做出来的。

        不过造假的这人技艺十分的高超,那些纹所用的材料,都是从真正的原石上切除下来的,然后用技术手段小心翼翼的黏贴上去,从色彩造型等方面,和原石本身极为吻合,堪称天衣无缝。

        只是在秦风眼中,别说造假出来的纹,就是用一块颜料在纸上画一笔,他都能分出这笔画前后的深浅色差来,这块料子虽然假的高明,但些许的差异,马上就被秦风给分辨了出来。

        “妈的,这位谢老板,是他娘的高人啊,连心理学都用上了?!?br />
        看出那纹有假后,秦风心中腹诽之余,对面前的谢金宝还真是有些敬佩,秦风之所以第一眼没能辨认出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一开始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切窗面出现的翡翠上面了。

        这一点谢金宝就很好的把握了大多数人先去查看翡翠的心理,有了重点关注的切窗后,很多人都会习惯性的忽略其它的地方,加上那纹也制造的能以假乱真,所以就连秦风都被骗过了。

        放在兵法中,谢金宝这一手就叫做“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他用那切面高品质的翡翠,掩盖住了蟒纹作假的事实。

        “凭空制出一条纹来,还贯穿整块原石,这料子一定有问题,而且还是大问题?!?br />
        在看出那纹是假的之后,对这块原石的问题,秦风心中已经有了判断,在原石表皮做文章,一般只有两种可能性。

        第一种可能性,就是这块原石是被切过第二刀的,切开之后发现里面并没有翡翠,然后谢金宝又将石头用特殊的药剂给粘合了起来,再围绕切口处一圈做出纹,从而掩饰切石的痕迹。

        至于第二种可能性,那就是在纹的下面,出现了裂绺,古玩行中有句话叫做十绺九裂,当裂绺出现之后,原石里面的翡翠,往往就会出现很大的不确定性。

        而且裂绺要是往里渗的很深的话,那这块石头的赌性就会变得愈发大了,秦风观这块石头的纹围绕着石头缠绕了大半圈,基本上就是一裂到底了。

        在赌石中,也有人是专门堵裂的,有些裂绺切开后,也会出现品级上佳的翡翠,不过那也是要仔细观察裂绺颜色和裂开位置的走向以及渗入下去的深度,才敢去赌裂。

        不过谢金宝将用假造的纹完全填满了裂绺,秦风无法观察到那些裂绺的表现。

        所以这块所谓半赌石的抹岗玉原石,在秦风心中的赌性,一瞬间就上涨了百倍,别说四百万,就是四十万,秦风都要考虑值不值的。

        “秦老板,来,喝口茶咱们再接着看?!?br />
        见到秦风瞅着原石的表皮看,谢金宝也有几分心虚,虽然他自信那作假的蟒纹毫无破绽,但凡事都有个万一,他也怕被秦风看出点什么端倪来。

        “谢老板,茶等会再喝吧?!?br />
        秦风摆了摆手,头也不抬的说道:“几百万的物件,这得看仔细了啊,对了,谢老板,你这里有亮度再强一点的手电吗?我要再看看这切面……”

        “有,秦老板,这是从德国进口来的HID氙气电筒,比一般的强光手电的聚光效果要很多?!?br />
        谢金宝说着话给秦风递过去了一个二十多公分长的手电筒,同时心中也松了一口大气,他不怕秦风看切面,因为在切面上,他没有动过任何的手脚。

        “谢老板,可别打断我了啊……”接过手电后,秦风抬起了头,有些不满的说道:“这茶什么时候都能喝,可看走了眼,损失就大了?!?br />
        “那是,那是······”谢金宝脸上赔着笑,说道:“秦老板您慢慢看,一准没人再打扰您了?!?br />
        让秦风的注意力从石皮转到了切口处,谢金宝根本就不怕秦风查看,他看得越细越好,那高品质的翡翠,会让任何一个人都生出购买欲望的。

        “那就好……”

        秦风看了一眼谢金宝,又将头埋了下去,同时把手中的电筒贴到了切面上,顿时一股浓艳靓丽的翠绿色,从手电周圈显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