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一十章 诱??

    第三百一十章 诱??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这怎么可能呢?”!

        等到众人散开之后,场地内只留下了秦风等人和有些失魂落魄的黎永虎,看着那些散碎了一地的原石,他的脸色灰白异常。

        原本是想着通过这次出售原石,换得一些现金给儿子盖房子娶媳妇的。

        但是黎永虎怎么都没想到,会出现如此一幕,恐怕这次村中举办的交易会,再也没有人愿意买他的原石了。

        “二哥,没什么的,可能是秦风碰巧了吧,拿的几个表现都不好?!?br />
        黎永乾在旁边安慰了本家兄弟一句,不过这话说的却是干巴巴的,就连他自个儿都不相信,连着八块原石都没表现出翡翠的特征来,只能说明黎永虎的这批货有问题。

        “阿乾,算你二哥倒霉,唉,我当时也看着是老坑的料子才买的……”

        黎永虎叹了口气,慢慢的转身回到了自己摊位的棚子里,他打算摆满今儿一天,就不卖了,至于给儿子盖房子的钱,找些亲朋凑一凑,应该问题不大的。

        “秦风,你这手气也够背的啊?!?br />
        等黎永虎走后,黄炳余一脸怪异的看着秦风,说道:“八块原石,怎么着也能切出块狗屎地的料子吧?你倒是好,连一点翡翠都没解出来……”

        在赌石场中,想解出诸如玻璃种的极品翡翠,那是很少见的事情,不过像秦风这般倒霉的,也并不多见。

        要知道,现在充斥着市场的那些几块钱一个的低档翡翠饰品,就是在秦风这种解石中出现的。

        所以赌石开出翡翠并不罕见,但是连切八块一点翡翠的影子都没见到,这反倒是挺稀罕的。

        “黄大哥,就是玩玩而已?!鼻胤缥叛孕α诵?,说道:“咱们要赌就赌一块极品的料子,一般的我还看不上呢?!?br />
        “你说的倒是轻松哪有那么多极品玉料啊?!?br />
        黄炳余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别说像眼前这种规模的原石交易了,就是在缅甸的翡翠公盘上,一年都不一定能现场解出一块玻璃种满绿的料子来。

        “这叫先走霉运后发财黄大哥,我一向都是先苦后甜的?!?br />
        秦风完全没受赌垮的影响,因为只有他自己才清楚,刚才所做的那些都是故意的,而对于黎永虎的那块蟒纹原石,秦风也是势在必得。

        按照秦风的判断,那块重达三十多斤的原石色彩浓艳之极,想必里面的翡翠品级也不会太低,只是没切出来秦风也无法对其作出判断。

        “黄大哥,走,咱们再安慰下黎老板去?!?br />
        秦风在切石机边的水龙头出洗了洗手,站起身正准备去黎永虎的摊位时候,一个中年人忽然挡住了他的去路。

        “秦老板是吧?我叫谢金宝……”

        来人做了个自我介绍后,指着不远处的一个棚子,说道:“在那边摆了个摊子,您要不要去看看???”

        来人四十五六岁的年龄,看样子是中年发福了体型稍微有些胖,一张圆脸一笑起来,正应了生意场上那句和气生财的话。

        “原来是谢老板啊?!鼻胤缱焐峡吞鬃叛劬θ词峭蛄死栌狼?,他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来头,这是指望黎永乾答句话呢。

        看到秦风的眼神黎永乾看口说道:“谢大哥也是我们村上的,专门做赌石买卖的,他的生意可比虎子哥大多了······”

        阳美村子里一共有几个姓,黎、窦两家是大姓,另外还有谢、任、周三个姓,一般姓黎的大多都从事玉石加工,而另外几个姓则是做原石生意的比较多。

        “好那咱们就去看看吧?!?br />
        秦风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反正刚刚坏了黎永虎那摊子的名声想必也没什么人去和秦风争抢那块蟒纹原石的。

        “秦老板,这些都是我的货…···”

        将秦风带到自己的棚子底下后,谢金宝说道:“你随便看,要是有中意的,我一定给你打个最大的折扣……”

        “谢老板生意做的不小啊?!?br />
        秦风左右看了一眼,说道:“就您摆在这的原石,恐怕都要值个千儿八百万了,在阳美恐怕是头一家了吧?”

        谢金宝的翡翠原石生意,的确做的很大,仅他一家,就占据了整整一排棚子,面积要比黎永虎的大出五六倍。

        更重要的是,谢金宝摊位上的原石,并非都是全赌原石,和黎永虎的摊子相反,他这里卖的绝大部分都是半赌的翡翠石料。

        所谓半赌的料子,就是在全赌料子上开过窗或者是切过的,但这种半赌的原石,只是进行了初步的解石,见到里面的翡翠就停下来了。

        谁也不知道下面的表现如何,或者一绿到底,或者是浅尝即止,赌性虽然比全赌料子小一些,不过也是有很大风险存在的。意,小本生意?!?

        谢金宝笑的眼睛都眯缝了起来,开口说道:“秦老板,我这有块半赌的好料子,您要不要看看?这可是我收藏了多年的一块原石···…”

        “半赌料子?”

        秦风闻言皱了下眉头,他也不想拂了对方的好意,当下说道:“谢老板拿出来看看吧,我这位黄大哥,可是只收没有赌性的原石的?!?br />
        黄炳余也不生气,笑嘻嘻的说道:“秦老弟,你这是在挤兑我吗?我要是看中了,可没你什么事了……”

        两人相互打趣的功夫,谢金宝已经是抱了一块原石放在了桌子上。

        这块料子呈半圆状,足有一个小磨盘大,分量应该有七八十斤,仅仅是从地上放到桌子上,就累的谢金宝气喘吁吁了。

        “秦老板,黄老板,二位请看……”

        谢金宝喘了口粗气,指着那块原石说道:“您看,这个地方切了一刀,玉肉已经完全露出了来了,色泽浓绿······”

        一边说着话,谢金宝一边打开了一个强光手电,贴在了那开窗的地方,说道:“两位过来看,这种水多透彻啊,如果按照这种表现往里渗进去,里面怕是能出帝王绿的翡翠!”

        从手电筒的边缘,传来一片莹莹绿意,透光度正如谢金宝所言的那样,的确很不错,不管是种水还是色泽,都是上上之选的料子。

        “谢老板这块料子,是抹岗老坑出来的?”

        秦风指了指那灰白中掺杂着黄色的石皮,说道:“抹岗玉算是缅甸老坑中的极品了,没想到谢老板竟然能搞到一块,一定是出了大价钱吧?”

        秦风所说的抹岗老坑,在缅甸十大翡翠产地中,是极为出名的一个玉矿。

        抹岗玉的石皮比较粗糙,解出来的玉石,水与底均较好′裂纹少′为绿或满绿夹颜绿之高翠品种,很少含杂质′玻璃底的翡翠都较为常见。

        翡翠行中经常被提到的帝王绿,最初就出自抹岗老坑之中。

        不过抹岗玉的产量极少,前几年就已经开采殆尽封了坑,秦风也没想到居然能在这不起眼的地方见到这么一块上好的原石。

        “秦老板真是好眼力,你说的没错,这就是一块产自抹岗老坑的原石?!?br />
        听到秦风的话后,谢金宝竖起了大拇指,说道:“这块料子是我十年前收来的,当时就花了一百多万,现在拿出来,没五百万万甭想买到

        “五百万?那么贵???”朱凯在一旁吐了吐舌头,他有点难以想象,就这么一块灰不拉叽的石头能卖一千万?

        “小兄弟,五百万还贵?”

        谢金宝笑着看向朱凯,说道:“这块料子可赌性很大,要不是为了凑集四月初去缅甸公盘的资金,就是八百万我都不卖的?!?br />
        “谢老板,他不懂行,您别见怪?!?br />
        秦风笑着接过话来,说道:“凯子,这块料子是有可能解出玻璃种阳绿翡翠的,最次也是高冰种的料子…···

        以它的体积,如果里面玉肉多的话,最少能掏出四五十副镯子来,再加上掏空的地方也能做出一些挂件来,做出成品后,千儿八百万的物件是能出来的……”

        七八十斤重的原石,只要能掏出其重量十分之一的翡翠,那就算是赌涨了,而以秦风的眼力看来,赌涨的可能性还是极大的。

        听到秦风的话后,谢金宝那眯缝着的眼中,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精光,笑道:“怎么样,秦老板,有没有兴趣?”

        “我先看看再说?!鼻胤绱幼郎夏霉糯缶岛褪值?,对着这块原石仔细查看了起来。

        秦风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因为按照这块原石的表现,应该有大把人抢着去赌的,为何这姓谢的偏偏找上自己?

        “秦老板,随便看,这价格嘛,咱们还是可以再讲的?!奔角胤绮榭丛?,谢金宝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不过马上就被他很好的掩饰住了。

        “老窦,你安排的怎么样?那姓秦的小子咬咱们下的诱饵吗?”

        在距离谢金宝摊位十多米外的一个棚子里,窦健军正和赵峰剑悠闲的喝着茶,不过两人的目光,时不时的会从秦风等人身上扫过。

        “他才多大岁数,有足够的利益驱使,还怕那小子不上钩?!?br />
        窦健军一口饮尽面前的功夫茶,笑道:“老谢在这行里干了十多年了,什么门道都精通,只要那姓秦的生出一丝贪婪的念头,就逃不过老谢的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