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零三章 走私链

    第三百零三章 走私链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航虽然遇上了抢劫这么一个小插曲,好在并没有人受伤,!秦风等人也没让黎永乾再送,帮他打了个的士将其送回到了家中。

        在这种治安不是很好的地方,几人也没逛街,早早回到酒店休息了,回到自己的房间后,秦风和谢轩通了个电话,知道他已经返回了京城,这才放下心来。

        毕竟苗六指虽然江湖经验老道,但年龄实在是太大了,又不是玉石行里人,让他看着《真玉坊》,秦风总是有些不放心。

        第二天一早,黎永乾打来了电话,说是昨天受了点凉,今儿不太舒服,无法相陪了,等明天再带几人去翡翠交易市场。

        阳美的翡翠交易原本就是明天才开始,秦风等人倒是无所谓,三人白天出去逛了一会,直到吃完晚饭才返回到了酒店。

        “嗯?赵峰剑?”

        刚刚跨进酒店大门,秦风迎面就碰上了四个往外面出的人,搭眼就看清楚了来人的面貌,正是前几天在洛市胡搅蛮缠的那个赵老板。

        一进一出,都是正对着的,连躲都来不及躲,秦风干脆大大方方的迎面走了过去,顺口打了个招呼道:“赵老板,这么巧,你也来阳美了?”

        “哦?是秦老板呀?还有黄老板,真是巧啊······”

        看到秦风几人,赵峰剑先是一阵愕然,他是真不知道秦风也来了粤省,继而脸上露出皮笑肉不笑的神色,说道:“我早就说过嘛,山水有相逢,这么快就要秦老板见面了?!?br />
        赵峰剑是做今天中午的航班赶到汕市的,到了揭也已经是吃晚饭的时间了,放下东西后,正准备和当地接待的两个朋友一起出去吃饭,没成想迎面就碰到了秦风。

        虽然脸上带着笑,但是赵峰剑带说出来的话一点都不客气·想到在朱家字画店里的情形,他就恨得牙根直痒痒。

        像赵峰剑这种人,向来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一般只记别人对自己的不好·却从来都不会检讨自己的过失。

        “赵老板,这是你朋友?”跟在赵峰剑身边的两个人,有些诧异的看向秦风,他们都听出了赵峰?;爸械幕鹨┪?。

        “我可没秦老板这样的朋友?!闭苑褰Q鎏齑蛄烁龉?,说道:“老窦,老吕,走吧·别挡着别人的道了······”

        虽然说着让路,但是赵峰剑却丝毫没有让路的行动,径直对着秦风等人就撞了过去·秦风微微摇了摇头,侧身让开了路。

        “对了,朱凯啊,听说你家里的字画店被人偷了?”

        和秦风等人擦身而过之后,赵峰剑忽然停住了脚,回头笑道:“朱凯,告诉你家大人,有些人就是灾星,没事少来往·店子被盗,损失不少吧?”

        “你……关你什么事!”

        朱凯没想到赵峰剑跑来挑拨自己了,当下眼睛一瞪·就要反驳,却是被秦风轻轻拉了下,示意他不要说话。

        “赵老板·原来您也知道这件事???”

        秦风一脸的笑容,开口说道:“是不是警察告诉您的?我刚才还以为您这是在跑路呢,亏心事做多了,小心遇到鬼啊······”

        “你说什么?欠揍是不是?”

        秦风此话一出,对面的四人都是霍然色变,尤其是赵峰剑,当下就跳了起来·如果不是被旁边人拉着,真要上来教训秦风一番了。

        “老赵·做人本分点好?!?br />
        看到双方要闹起来,黄炳余站了出来,不痛不痒的刺了赵峰剑一句,拿着秦风就往电梯口走,口中说道:“你和他这样的小人计较什么?左右都讨不到好处的?!?br />
        黄炳余认识赵峰剑也有十多年了,他知道这人心术不正,和一些黑-道上的人多有来往,刚才看着他旁边几人都不像是善茬,生怕秦风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吃了亏。

        “黄大哥,没事,他不敢动手的?!鼻胤绲妥磐?,没让人看得他眼中闪过的一丝厉芒。

        刚才出言刺激赵峰剑,秦风是故意的,他就想看看对面几人的反应,而且还真被他看出了一点端倪。

        在秦风说出跑路两个字的时候,那姓窦和姓吕的两个人,脸上露出的是愕然的表情,显然不知道这件事。

        不过赵峰剑所表现出来的愤怒下面,似乎藏有一丝心虚,站在他旁边那个个头不高长得很壮实的那人,眼中却是闪过一丝慌乱,这些都没能躲过秦风的眼睛。

        通过这些观察,秦风几乎可以肯定,赵峰剑绝对和字画店失窃的事情有关,而且说不定还被他给说中了,对方来此,真有可能是跑路避风头的。

        “咱们在外面,没必要和他有冲突,当做没看见就好了?!?br />
        黄炳余还在苦口婆心的劝着秦风,他是玉石行的老好人,做生意一向都是和气生财的,不希望看到秦风和对方闹起来。

        “我知道了,黄大哥,以后就当他们是空气好了?!鼻胤缧ψ糯鹩α讼吕?,只是他心中在想什么,就不是黄炳余所能知道的了。

        “老赵,这次真是跑路来的?”

        在秦风等人进了电梯之后,被赵峰剑称为窦老板的人,斜着眼睛看向了赵峰剑,不过那表情显示,就算是赵峰剑来跑路的,他也不会太在

        “老窦,听那小子放屁,我是来参加这次翡翠交易的?!?br />
        赵峰剑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冲着秦风等人背影消失的地方恨恨的吐了口吐沫,骂道:“妈的,前几天被那小子涮了把,老窦,到你地盘了,你可要给兄弟出气啊……”

        “嘿,你也有吃亏的时候???”

        窦老板看着赵峰剑,哈哈大笑了起来,过了半晌之后,说道:“你想怎么折腾那小子?找人打一顿,还是给他下个仙人跳?”

        窦老板的大名叫做窦健军,虽然长得其貌不扬,属于那种扔在人堆里都分辨不出来的人,但实际上,却是控制着沿海地区文物走私的重要人物。

        按照国家的法律法规,只要是属于国家馆藏的一、二、三级文物,即珍贵文物,禁止出口,包括具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古文化遗址、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

        与重大历史事件、革命运动和著名人物有关的、具有重要的纪念意义、教育意义和史料价值的建筑物、遗址、纪念物,史上各时代珍贵的艺术品、工艺美术品。

        重要的革命文献资料以及具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手稿、古旧图书资料等,具有科学价值的古脊椎动物化石和古人类化石等物,以上这些都在禁止出口的范畴内。

        中国的浩瀚历史所衍生出来的珍贵文物,从数个世纪前,就被外国人所推崇,像是景德-镇的瓷器,春秋战国时的铜鼎,宋元明清的字画,在国外都是被人追捧的珍贵藏品。

        有需求就有市场,庞大的利益驱使像窦健军这一类人铤而走险。

        从八十年代初期,窦健军就开始组织文物走私活动,将一些禁止出口的文物,走私到港澳以及欧美等地。

        十多年经营下来,围绕着窦健军的文物走私团伙,逐渐形成了一条走私链,在这个链接中,最低端的人就是盗墓者,他们负责将墓中珍贵的文物给偷窃出来。

        盗墓者盗出文物后,就会以极低的价格卖给负责收购的中间人,也就是赵峰剑所扮演的角色,他会将那些文物加上利润之后,再转手卖给窦健军。

        其实在这些交易中,盗墓者和赵峰剑所得的利益都是极低的,大头最后都落在了窦健军手中。

        因为这些在国内见不得光的文物,买到港澳甚至欧美之后,价格会以几十甚至上百倍往上递增。

        当然,窦健军也只能分得其中一杯羹,在国外的买卖环节中,他也要分出很大一块利润,交给那些国外的古董商人们。

        虽然走私文物的动静不如走私油料汽车那么大,但利润却也是极高的,所以窦健军也养了许多的打手,在沿海地区,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想要走私文物,首先就要有货源,对于像赵峰剑这种在盗墓大省有着各种关系的人,窦健军都是极力拉拢的,他并不介意帮对方一些小忙,从而增进双方的感情。

        “老窦,那小子是齐功的弟子,打一顿不是不行,但不能将事情闹大了?!?br />
        赵峰剑对秦风还是有几分忌讳的,毕竟他也算是古玩行的人,要是将齐功得罪的狠了,那在行里真是没有他的立足之地了。

        “齐功的弟子,你没事招惹他干嘛?”

        窦健军闻言有些不满,做了一二十年文物走私的活,他自然知道齐功是什么人,像这种国内古玩界的大佬,窦健军虽然不惧,但向来都是敬而远之的。

        “齐功的弟子又怎么样?那老头子做事不也要按照规矩来?”

        赵峰剑摸着下巴,说道:“老窦,他既然来阳美,肯定是来参加翡翠交易的,咱们给他做个局,让他自己钻进去,到时候就是齐功也没话说吧?”

        在古玩行中,眼力不济吃了亏的人,比比皆是,任谁都无法找后账的,就是那些成名已久的鉴定师,偶尔走眼之后,也会将事情掩饰下去,而不会到处张扬。

        所以只要用行里的规矩让秦风栽了跟头,就是齐功的面子也不好使,他要是出面的话,肯定会招来一些非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