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九十六章 求人不如求己

    第二百九十六章 求人不如求己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在《真玉坊》中,翡翠饰品的销售,几乎占到了总销售妁百分之七十,重要性尚且要在软玉之上,按理说秦风对翡翠饰品的需求应该更加迫切。

        只是翡翠饰品在国内,也就是近几年才兴起的,一些玉石行当里的老人,对其接触的都比较少。

        所以不管是齐老爷子还是柳大军,都没有购买翡翠的相应渠道,反倒是像方雅志和黄炳余这些头脑灵活的商人,才是最先吃螃蟹的那一拨人。

        秦风之所以不是那么着急购买翡翠,是因为他知道在方雅志的手上,还有一批翡翠饰品和原石,而且品质极佳,秦风一直在打着对方的主意。

        虽然现在方雅志咬死了不肯卖给秦风,但是秦风还扣押着方雅志之前那些翡翠的货款,他还是有几分把握将那些翡翠买过来的。

        不过在听闻黄炳余要去粤省参加翡翠交易的消息后,秦风顿时有些动心了。

        俗话说求人不如求己,与其将宝压在方雅志身上,秦风倒是不如自己去接触下这个行业了,毕竟现在《真玉坊》对翡翠的需求,就已经远远超过软玉饰品了。

        “秦老板的店还销售翡翠?”

        听到秦风的话后,黄炳余脸上露出吃惊的神色,他在国内可以算是接触翡翠比较早的人了,没想到秦风竟然已经开始在卖了。

        秦风闻言笑道:“黄老板,不瞒你说,我新开的那家玉石店,是从方雅志方老板手上接过来的,想必您听过他的名字吧?”

        “方雅志?怪不得秦老板那么大的手笔呢?”听到方雅志这个名字,黄炳余先是愣了一下,继而脸色变得释然了。

        要说方雅志在国内玉石行当里,绝对是大鳄级别的人物,他当年将《雅致斋》开遍了大江南北·不知道挤兑的多少小玉石商人们关门歇业。

        而这几年方雅志的名头,在翡翠行当里更是如雷贯耳,只是原本在玉石行战无不胜的名声,在翡翠行当里却变成了“逢赌必输”。

        虽然外人并不知道方雅志这两年到底赌垮了多少翡翠原石·但是有好事者曾经粗略的计算过,方雅志扔到赌石市场里的钱,最少要以亿计的。

        所以秦风接手的既然是方雅志的玉石店,那盘下一些翡翠商品,在黄炳余眼中也就不足为奇了。

        “谈不上什么大手笔,薄利多销罢了?!?br />
        秦风自然不肯将自己的利润说给对方听,当下笑了笑·说道:“我对翡翠交易向往已久,不知道黄老板方不方便带我去见识一番呢?”

        “不是方不方便的事情,带老弟去绝对没问题·不过我怕害了你啊?!?br />
        黄炳余闻言苦笑了起来,说道:“秦老弟你应该知道《雅致斋》败落的原因吧?那就是因为赌石,如果您一去沉迷了进去,那你让老哥我如何自处???”

        缅甸赌石的规矩,虽然从解放前就存在了,但传入到国内,却是在九十年代初期。

        短短七八年的时间,就让人感受到了它的魅力和残酷,黄炳余还算是头脑清醒之人·所以才说得出规劝秦风的话来。

        “黄老板,你的意思我懂?!?br />
        看到黄炳余一脸严肃的样子,秦风不由笑了起来·说道:“黄老板,我这次带的资金,大多都投在软玉上了·就是想去赌石,也没那么多钱的…···”

        秦风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这次去只是想见识一下,认识一些原石商人,日后如果需要翡翠原石的话,也能直接从他们手上进货……”

        秦风这话说的半真半假,他手上的大部分资金用于收购软玉是不假·但秦风还留了五百万以备不时之需的,足够他在国内刚刚兴起的翡翠市场兴风作浪了。

        “哦?原来秦老板是想购买赌过的翡翠???”

        黄炳余点了点头·说道:“这个倒是可以,虽然价格高一点,但完全没有风险……”

        翡翠交易市场,一般是由三种人构成的。

        第一种人是销售翡翠原石的商人,在缅甸,这种人往往都是翡翠矿的矿主,他们只管开采,然后将翡翠放到公盘上销售,自己是从来不赌的。

        而在国内也有这种人,他们从缅甸低价购得翡翠原石,拿到国内开公盘,自己也是不切石不擦石,只赚取原石从缅甸运到国内的差价。

        而在翡翠市场的第二种人,就是像方雅志那样的赌客了。

        他们通过自己的判断,去赌原石中是否有翡翠的存在,“赌石”这个名字,也正来源于这些人,可以说,他们是赌石市场存在的最重要因素。

        至于第三类人,则是来自港澳和内地的一些玉石商人们了。

        这些人大多都是终端销售商,他们不愿意冒着风险去赌石,但当别人赌涨之后,出手购买翡翠玉肉的,往往都是这些人。

        赌石市场这几年能长盛不衰,第三类人起到的作用也是不可低估的,否则即使赌出了再极品的翡翠,没人购买自然也就没有市场了。

        销售-赌石-再销售,这三个环节缺一不可。

        都说赌石有风险,但其实风险只存在于第二个环节中,所以黄炳余听到秦风并不是直接去赌石,这才开口答应带秦风前往的。

        “好,黄老板,您哪天走?我先把机票订下,到时候咱们一路?!?br />
        听到黄炳余答应了下来,秦风心中一喜,在这头国内翡翠的交易地实在太少,秦风又没时间跑缅甸去只能跟着熟人先去接触了。

        问清楚了黄炳余所坐的航班后,秦风和他回到了酒桌上,这会众人也吃喝的差不多了,十多分钟后,一行人又来到了朱政军在古玩城的字画店里。

        古玩城是洛市重点开发的项目,门口就是派出所,而且每家店都安装了自动报警装置,所以即使店里没留人看着,也不虞发生什么意外的。

        在秦风开始重新鉴玉不久又是一辆押款车停到了古玩城的门口,几大麻袋钱被搬了进了字画店的隔间里。

        这次却是朱政军帮秦风将那八百万都给兑换了出来,除去转到朱家账户上的四百万之外,现在店里一共有近六百万的现金了。

        下午陆陆续续的又来了七八位玉石商人有朱老爷子邀约的,也有闻讯赶来的,秦风手上的现金在快速减少着,但堆积在隔间里的玉器,也同样快速增加着。

        “朱老,这还有多少人没来的?我……我手上的现金怕是不够了……”

        整整忙了七八个小时后,秦风凑到了刚刚回到店里的朱老爷子身边

        此时除了朱家众人之外,再没有前来卖玉的商人了,像是黄炳余那些人早就离去了。

        而让秦风没想到的是他准备收取三天玉石的八百万款项,仅仅今儿支付那百分之二十的预付金,居然就花了个精光,还让朱政军帮着垫付了三十多万。

        这也就是说,如果明儿还有人来卖玉的话,秦风就无钱可以支付了,他不得不厚着脸皮找朱老爷子,让他将明儿的安排给取消掉了。

        “小秦,不用担心该来的今儿来的都差不多了?!?br />
        听到秦风的话后,朱老爷子笑了起来,他也同样没想到昨儿自己的一通电话,今天整个豫省稍微有点实力的古玩商人们,居然几乎全都到齐了。

        “那就好老爷子,明儿的活动取消掉吧?!鼻胤缧睦锼闪艘豢诖笃?。

        收了那么多的玉器,想想秦风也感觉自个儿有点疯狂,仅仅一天的时间,就入手了五六千万的玉器,这是很多玉石商人一辈子怕是都卖不掉的数字。

        “行了,小秦你赶紧吃点东西吧……”朱政军走了过来,说道:“下午你连口水都没喝呢?!?br />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朱叔叔,我没事,倒是辛苦你们了?!?br />
        秦风是忙了一天不假,但朱家的人也没闲着,从朱凯的父亲大伯到堂哥,几乎是全家上阵帮着招呼客人,一天下来都累的不轻。

        “凯子在你那有股份,也算是自家的生意,说什么辛苦不辛苦???”

        朱政军摆了摆手,说道:“秦风,我听说你后天要去粤???那这些货怎么办?四五千万的东西,在这放的时间长了也不保险啊······”

        做古玩生意的人,一般都是将贵重物品放在家里的,古玩城内的治安虽然很好,但保不齐也有人会铤而走险的。

        尤其是秦风今儿这事做的有点儿大,几百万的现金撒出去,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人的注意,这货多放一天,就多增加一分危险。

        听到朱政军的话后,秦风沉吟了一下,说道:“朱叔叔,您帮忙找辆车,让凯子辛苦下,明天跟车将货送到京城去吧,我安排好人在那边接?!?br />
        豫省距离京城,大概有一千多公里,开车过去的话甚至要比坐火车还快一点,这眼瞅着就要过年了,店里货源压力很大,秦风也是想尽快将货给送出去。

        “也别明天了,连夜走,货放在店里我有点不踏实······”

        朱政军抬起头说道:“我跟凯子一起去吧,正好也去你那店见识一下,还能和送货的师傅换着开开车?!?br />
        就八十年代做生意过来的人,基本上都是能吃苦的,对朱政军来说,连夜跑个长途根本就不算事情。

        “送货的车不用担心,我有老客户,一准安全?!?br />
        朱政军也是个急性子,当下摸起电话就去联系人了,反正那些走长途的车也没个上下班时间,基本上是货主一喊就要上路。

        “朱叔叔,那就辛苦你和凯子了?!?br />
        秦风也没多少什么客套话,《真玉坊》的生意要是能持续发展下去,别小看了朱凯那百分之五的股份,过上几千说不定就价值上千万了。

        朱家在洛市的门路还是挺多了,朱政军一个电话打出去后,没过20分钟,一辆前面是两排座,后面是封闭车厢的小货车,就等在了古玩城的外面。

        用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几人才将那些玉石都搬到了车上,车子载着朱政军父子俩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李然和冯永康带着谢轩去了疆省,此时京城里也没什么人了,秦风只能给何金龙与苗六指分别打了个电话,让两人明天去帮着接车。

        忙完这些后,疲惫不堪的秦风回到了朱家,随便吃了点东西倒头就睡,整整一天的鉴定,让他的脑袋都快炸掉了。

        不过一躺在床上就进入梦乡的秦风和在路上的朱政军等人都没想到,正是因为连夜送货进京的决定,让他们避免了一次重大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