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小人(上)

    第二百九十二章 小人(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哪里啊,是秦老板做生意爽快……”!

        接过朱凯递过来装有三十万现金的袋子,黄炳余笑的嘴都合不拢了,连声说道:“秦老板,您远来是客,回头等忙完了,中午这顿一定由我来安排……”

        其实黄炳余今儿来,对玉石能否卖出去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因为每到年关,一年的销售基本定型了,愿意用现金进货的人并不是很多。

        但是黄炳余万万没想到,他不但将在手上积压了不少时间的新玉全部都卖掉之外,居然连那块爷爷传下来的的龙凤玉佩也卖出了个高价,这算是意外之喜了。

        刚才那么一会功夫就卖出去了五十万的货,黄炳余的纯利最少在二十万以上,所以他才争着要请吃饭,以表示对秦风的感谢。

        “好,黄老板,入乡随俗,那秦某可就不和您争了啊?!碧交票嗟幕昂?,秦风笑了笑,说道:“回头还有些事情,要向黄老板请教呢,咱们一会再聊!”

        黄炳余点了点头,说道:“那咱们就说定了啊,秦老板,我先去订酒店,一会就回来……”

        说是去订酒店,其实黄炳余主要的目地,却是要将手上的这些钱给存到银行去,豫省的治安可不是太好,没谁敢拿着几十万在大街上晃悠的。

        当黄炳余走出字画店的时候,身后全是一片羡慕和隐藏的比较深的妒忌眼神,刚才黄炳余查钱时的举动,可都落入到了众人的眼中。

        “秦老板,老黄的交易完了,这该我了吧?”

        赵老板拎着他的箱子走了过来,说道:“大家给个面子,我货不多,不会耽误大家伙多少工夫的……”

        从进门到现在,赵老板一直表现的都很迫切·嘴上又说出了这话,旁人纵然心里不情愿,但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赵老板,请坐·不知道您今儿要卖的是新玉还是古玉呢?”将赵老板让到椅子上,秦风开口问道。

        说实话,秦风对这个叫赵峰剑的人,感观并不是很好,因为对方的眼睛,总是时不时的瞄向朱凯所在的隔间,并且透着一股子贪婪。

        “十二块新玉·一块古玉!”

        赵峰剑眼睛眯缝了一下,说道:“秦老板,新玉是上好的和田山料白玉·十件挂件两个摆件,古玉是正儿八经的汉八刀玉蝉,您过过眼吧……”

        说着话,赵峰剑打开了随身的箱子,从里面拿出了十个巴掌大小的首饰盒子,另外还有两个稍大的是摆件。

        最后的那枚古玉,则是被赵峰剑放在了口袋里,珍而重之的拿出来放到了秦风面前,然后一脸期待的看向了秦风。

        “赵老板·今儿来的人实在太多,这时间怕是不够用的······”

        秦风左右看了一下,开口说道:“您这新玉·就拿给吴老师鉴定吧?!?br />
        既然请了吴起华来,秦风也不能将别人晾在那儿,吴起华能担任豫省玉石协会的会长·鉴定些新玉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这个……”

        听到秦风的话后,赵峰剑先是愣了一下,继而有些不情愿的说道:“秦老弟,我的玉器又不多,一会儿功夫就能看完的?!?br />
        “吴老师算是我师兄,他看的就是我看的?!?br />
        秦风面无表情的撇了赵峰剑一眼,此人眉毛倒挑·眼呈三角,从面相上看就不是个善茬·秦风刚见到他时,就感觉此人有点不对。

        “那好吧,吴会长,麻烦您了啊?!闭苑褰K淙徊磺樵?,但他是卖家秦风是买家,钱在秦风手上,自然是他说了算的。

        吴起华走到了秦风旁边,语含深意的说道:“没事,小赵,只要玉是真的,小秦会给出合适价格的?!?br />
        其实秦风并没有看错,赵峰剑在豫省古玩行的名声并不是很好,他前几年就有过用假玉糊弄顾客的行为,导致其古玩店开不下去。

        店铺倒闭后,赵峰剑就开始倒腾玉石批发的生意了,他以前在南方混过不少时间,有些老顾客,倒是勉勉强强的还能维持。

        朱老爷子是知道赵峰剑名声的,昨儿并没有打电话给他,只不过赵某人在洛市也有个三亲六故,听到这事儿之后,一大早是不请自来。

        刚才朱老爷子虽然没明说,但是给秦风介绍对方的时候,还是隐晦的提点了秦风一句。

        至于听不听得懂,那就是秦风的事了,朱老爷子还要在洛市地界上做生意,也不可能明着开罪人的。

        “吴会长,我老赵做生意向来实诚,怎么可能是假玉啊?!?br />
        赵峰??戳宋馄鸹谎?,在豫省古玩行里,别说是玉石协会这种民办性质的机构,就是官方对古玩行的掌控都很差,所以赵峰`来都没把这吴会长放在眼里。!

        “那好,先看看再说?!?br />
        吴起华说着话打开了一个盒子,将桌子上的强光灯打开,左手拿起玉器,右手拿着一个高倍的放大镜,仔细查看了起来。

        与此同时,秦风也将那放着汉八刀玉蝉的盒子打开来,不过眼睛往那玉蝉上一瞄,眉头就不禁皱了起来。

        秦风接下来的动作,看得众人有些莫名其妙-,因为他没有拿出玉蝉,而是连盒子带古玉一起拿到了面前,甚至还有鼻子嗅了下玉蝉的味道。

        见到秦风并没将玉蝉拿出来,而是连着盒子在鼻端闻了一下,赵峰剑心中不由忐忑了起来,开口说道:“秦老板,您到是上手看看啊……”

        “呵呵,赵老板,这玉蝉我看不准,还是算了吧······”

        秦风笑着摇了摇头,玉蝉的玉质不错,雕工也算是可以,有点似是而非的汉八刀神韵,不过假的就是假的,再像,它还是一件仿制品。

        秦风虽然没有传说中的老盗墓贼闻味断代的本事,但真假还是能闻得出来的。

        拿到鼻尖一嗅,秦风就知道赵峰剑的这个玉蝉,绝对是在粪坑里沤出来的,闻一闻就算给他面子了,秦风岂肯沾染这破烂玩意儿。

        “秦老板,您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秦风的话后,赵峰剑的脸色阴沉了下来,说道:“您连上手都没上手,就说看不准,这明摆着是不想收我的东西???”

        赵峰剑这些年经常往南边跑,而南方的制假工艺一向都是领先全国的,他也认识到不少专门制假的工艺师。

        这只汉八刀的玉蝉,就是南方一位造假大师级人物的作品,赵峰剑自认就凭秦风这毛头小子,肯定是看不出来的。

        至于秦风不肯买的原因,赵峰剑则以为是朱老爷子或者吴起华说了他的坏话,再看向那二人时,眼中不由带着丝怨毒。

        “哎呦,这真是疯狗乱咬人啊?!?br />
        看到赵峰剑的眼神,朱老爷子不由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他在豫省古玩行德高望重,也不怕赵峰剑这个小人报复自己。

        “赵老板,我都说了看不准,非要我再说出个子丑寅卯吗?”

        秦风也看见了赵峰剑的眼神,心中不由一阵厌恶,他已经给对方留了台阶,可拿着赝品来的赵峰剑,居然还敢不依不饶的问原因?

        “当然,秦老板您虽然是齐老先生的弟子,但不要我的货,也要说个明白呀?!?br />
        赵峰剑冷笑了一声,说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光凭着闻就能知道真假的,秦老板要不要我出去帮您宣扬下???”

        “第一次听到?”秦风同样冷哼了一声,说道:“那我只能说赵老板您孤陋寡闻了!”

        没等赵峰剑反驳,秦风接着说道:“请问,这玉蝉是为何物,出自何地?”

        “秦老板用这种问题考校我?”

        赵峰剑拿回了装着玉蝉的盒子,说道:“谁都知道,玉蝉是九窍玉,当然是从坟墓里出土来的,还能来自何地?”

        “那就对了,不知道赵老板知不知道,以前有些人,光凭闻就能知道年代和真假的?”

        秦风看着赵峰剑,淡声说道:“秦某虽然不才,但鼻子天生就好使,我从这玉蝉上闻不到丝毫的尸臭味道,当然要说看不准了!”

        “这是传世玉,早就过了三代了,能有那味道才怪了呢?!闭苑褰R涣巢恍嫉乃档溃骸扒乩习?,不想要就不想要了,何必说那么多呢?”

        “赵老板,这玉蝉咱们等等再说?!?br />
        秦风不想让那么多人看笑话,当下停止了和赵峰剑的争执,看向吴起华说道:“吴师兄,您这几块玉看得怎么样了?要是合适的话,就让赵老板开个价吧?!?br />
        秦风今儿是来做生意的,赵峰剑人品如何,和他关系都不大,如果他带来的新玉玉器是一等品,秦风也会给出和黄老板同样价格的。

        “小秦,这······这几块玉我也看不准……”

        听到秦风的话后,吴起华的脸上露出了苦笑,他知道这一句看不准,今儿自己指定是要得罪赵峰剑这个小人了。

        “老吴,咱们可都是豫省人,你可别乱说话啊?!?br />
        吴起华话声未落,赵峰剑的脸色就瞬间变得阴沉了起来。

        他带来的新玉古玉都被秦风和吴起华给否了,这事儿要是传出去的话,赵峰剑在豫省古玩行里却是彻底臭了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