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八十九章 现场鉴玉(上)

    第二百八十九章 现场鉴玉(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到底是千年古城,这底蕴就是不一样!”!

        第二天一早吃过饭后,秦风跟着朱凯父亲俩来到了未落洛市市中心的古玩城。

        虽然古玩城没有京城潘家园那般规模宏大,但那仿宋代的建筑群,也显露出了其历史悠久的底蕴。

        “秦风,你来,我给你说件事……”来到古玩城后,朱政军对着秦风招了招手。

        “朱叔叔,什么事儿?”秦风跟着朱政军站到了门前,朱凯则是从面包车里拿出了几个写有收购玉器字样的牌子。

        “小秦,你也应该知道,咱们洛市包括豫省,都是盗墓成风的地方,今儿送来的物件里面,或许就有出土的古玉,你是收······还是不收呢?”

        在豫省做古玩生意,那是少不了和盗墓者打交道的,大大小小的古董商人,或多或少都会和那些人有些瓜葛,就连朱家也不例外。

        朱老爷子今儿叫来的那些人中,有四五个背后,都有盗墓团伙的背景,这在豫省几乎都是人人皆知的事情。

        “收,干嘛不收???”秦风眉头一挑,说道:“他们既然敢光明正大的卖,我为什么不敢收?”

        在中国,除了青铜器是国家严禁买卖的文物之外,出土的文物也是不允许交易的,只不过这种界分却是很困难的。

        尤其是玉石,经过一段时间的盘玩后就会失去出土的特质,就让人更加难以判断是出土的还是传世的,而当今市面上流通的古玉,几乎百分之九十都是盗墓之人提供的。

        “秦风,那你可要掌好眼啊,这古玉制假太多了,要不,今儿就收点现代的玉器成品吧?”

        朱政军很隐晦的提醒了秦风一句,本来行内古玉制假就很泛滥而豫省更是所有玉石造假的发源地,秦风来这里收玉,算是一头扎进了制假窝点。

        朱老爷子虽然请了鉴定玉石的行家来帮忙,不过有些造假的玉器几乎能以假乱真。

        就算是专家也要通过特定的仪器才能检测出来,仅凭肉眼,判断出错的几率却是非常高的。

        所以按照朱政军的说法,其实是想让秦风今儿不收古玉的,这样也就能杜绝买到假货的机会。

        “朱叔叔,没事的,看不准的玩意儿我不收还不行吗?”

        秦风闻言笑道:“钱在我手上收不收的也在我,您放心吧,我那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不会胡乱往外扔的······”

        “你明白就好?!?br />
        朱政军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不收就说看不准,其他的都别多说,省的得罪了人还不知道······”

        豫省兵家必争之地,古人所说的逐鹿中原,讲的就是豫省地带,而且豫省蟠龙踞虎,像是e阝山就是绝佳的阴宅风水宝地,古代的帝王将相,大多都取此兴建墓葬。

        所以豫省的古墓之多可以说是除了陕省之外的全国之最,加上这里正处中原地带,多经战火民风彪悍,早在解放前,盗墓行径就屡禁不绝。

        而到了解放后,盗墓的风气愈发蔓延开来,邙山脚下的一些村子更是靠山吃山,将山中古墓盗的十不存一。

        更有甚者还组建了盗墓集团,连官方都不敢招惹外省的一些警察因为办理相关案件来到豫省后,往往都会困难重重可见那些人的势力之大了。

        “朱叔叔,我知道了?!鼻胤绱鹩α讼吕?,虽说那些盗墓者也是外八行中的一行,不过秦风并没有和他们打交道的意思。

        “政军,过来帮帮忙。

        就在秦风和朱政军说着话的时候,一辆押款车悄无声息的开到了古玩城的门口,朱政军的哥哥朱政浩从副驾驶处推门走了下来。

        朱政浩下车后,押款车的后门被打开,四个全副武装的押解人员站在了车子的四角处,一脸警惕的往四周张望着。

        “朱大伯,麻烦您了?!鼻胤缬松先?,再朱政浩像押解人员解释了几句之后,他才得以站到了车子旁边。

        “哎,是你们的钱吧,也来搭把手啊?!绷礁鲆械墓ぷ魅嗽背遄徘胤绲热撕傲艘痪?,那四个装满了人民币的麻袋,一个人根本就搬不动。

        听到工作人员的话后,秦风和朱凯父子俩都上前帮起忙来,朱政浩打了个电话,从古玩城里又出来三四个年轻的小伙子,将四麻袋钱都搬了进去。

        还好朱家的字画店,就在古玩城入口处十多米的地方,旁边的几家店还都没开门,很顺利的就搬到了店铺的隔间。

        而且古玩城早上基本没什么生意,门口也没多少滞留的人,短短几分钟后,押款车就开走了,倒是没丨多少人的注意。!

        “朱叔叔,你们这店的门脸可不小啊?!?br />
        在搬运装钱的麻袋时,

        “秦风,你小子也忒胆大了吧?这可是四百万的现金??!”

        将麻袋搬到店里后,朱政浩忍不住抹了把冷汗,就这短短的十几米距离,可是将他给吓的不轻。

        要知道,前段时间毗邻的郑市还发生了持枪抢劫的事件,仅仅为了三万块钱就造成了一死一伤的后果,如果被人知道他们一大早就搬运了四百万,恐怕全国的悍匪都要集中到洛市来了。

        “朱大伯,没事的……”

        看到朱政浩满脸紧张的样子,秦风摇头笑道:“银行劫匪一般都是要踩几天点的,咱们这属于突发行为,不会被他们盯上的?!?br />
        敢抢劫银行押款车的,都是些穷凶极恶的悍匪,这些人往往都会制订详细的抢劫计划,像秦风这般大张旗鼓的动作,反而会让那些有心人措手不及的。

        “得了,反正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你别找我了,我还想多活几年呢?!?br />
        朱政浩连连摆着手,要不是昨儿老爷子发了话,他根本就不敢接秦风这招,为此他连夜找了洛市银行的行长,这才能在一大早刚上班就抽调出几百万的资金。

        当然,这四百万并没有动用秦风的支票,而是朱家出的钱,不过由此也能看出朱家在洛市商界的影响力了。

        “好了,秦风,他们九点到,你们守着点,我先安安神?!?br />
        押解着几百万的现款,对于朱政浩来说也是头一次,他也是五十出头的人了,这会只感觉心神不宁,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

        “凯子,你就呆在隔间里,我说拿多少钱,你拿出来就行了?!?br />
        身后放着几百万,秦风也不敢大意,此刻他衣兜里装着二三十根小指长短的钢钉,就是用来应付突发事件的。

        “老爷子,您来了?”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后,朱老爷子和朱凯的堂哥朱琛,还有一个六十出头的老人,来到了店铺外面,只是字画店的门从里面被锁上了,他们却是进不来。

        秦风连忙上前打开了门,看向朱老爷子身边的那个老人,开口问道:“老爷子,这位是?”

        朱老爷子摆了摆手,说道:“小秦,这位是咱们洛市玉石协会的会长,你喊吴伯伯就行了?!?br />
        “朱老,我可当不起这称呼啊。

        被朱老爷子称为吴伯伯的老人,一脸苦笑的说道:“我这玉石鉴定的技艺,可都是跟齐先生他老人家学的,虽然没列入门下,但小秦称我一声吴师兄也就足矣了?!?br />
        七十年代末的时候,那十年动乱刚刚结束,几乎所有的社会学科都是百废待兴,在八十年代初期,国家组织了一系列的培训讲座。

        齐功作为文化界的知名人士和古玩界的泰山北斗,也做了许多诸如玉石字画鉴定的讲座,吴起华就是当年上过讲座的人。

        “吴师兄,我听柳师兄提过您,正想着得空去拜访您呢?!?br />
        听到朱老爷子的介绍,秦风心中一动,柳大军的确给他说过吴起华这个人,他们二人在八十年代初是参加的同一期培训。

        不过柳大军留在了京城,后面和齐功多有接触,成为了他的入门弟子,而吴起华则是回到了地方上,与齐先生只有那一段师生缘分,所以也不敢以大师弟子自居。

        “是老柳啊,我们这可都老了?!?br />
        听到秦风的话后,吴起华有些感慨,八十年代初的时候,他也不过三十多岁,一转眼近二十年过去了,当年的学生,现在却已经是白发老者了。

        “哪儿的话,咱们古玩行,那是越老越吃香?!鼻胤缥叛孕α似鹄?,说道:“吴师兄,今儿可全要仰仗您了?!?br />
        “小秦啊,别这么说,我刚才和朱老谈了下,你这古玉,还是不收为好?!?br />
        吴起华摇了摇头,说道:“现在古玉造假的手段实在是太多了,就咱们豫省有个地界,一条街都是专门制作古玉的,端得是真假难辨,我也没把握能看出来……”

        虽然玩了数十年的玉石,但吴起华知道,就是凭借机器也未必能鉴定出一些高仿的假玉,更不用说只靠一双眼睛了。

        吴起华倒不是怕鉴定错了坏了名声,关键他要是打眼一次,那就会给秦风带来数以万计的损失,这份压力之重,让他有些承担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