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八十一章 无利不起早

    第二百八十一章 无利不起早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爷,看中了什么物件???”!

        待得出了四合院,来到谢轩所开的车上后,苗六指一脸笑容的看向秦风,说道:“我在那案子上寻摸了半天,除了那方端砚,再没瞅到什么值钱的玩意儿???”

        苗六指虽然和秦风认识的时间不长,但对他却是了解的很,刚才秦风嘴上师兄师弟喊得热闹,不过他绝对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

        “老苗,您这可是冤枉我啊?!?br />
        秦风一脸不忿的说道:“我说看马师兄也不容易,这才多给二十万的,他那桌子上能有什么好玩意?都是一堆破烂砚台,拿出去也换不到几个钱的?!?br />
        “行了,我老头子这双招子还没花,少给我来这套?!?br />
        苗六指闻言撇了撇嘴,只不过物业有专攻,苗六指对古砚不怎么了解,却是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就是,风哥,您就说说呗,就那老头的德行,您要是没好处,凭啥白给他加二十万?”

        开车的谢轩对秦风那也不是一般的了解,早在秦风说出让马跃天送文房四宝的话后,谢轩的眼神就没离开过那长案。

        “你们两个……”

        秦风瞪着眼看向两人,继而摆了摆手,无奈的说道:“那堆砚台里,有个好物件,只不过马师兄没看出来罢了······”

        正如苗六指和谢轩所想的那样,秦风原本只是想通过聊书法找到个突破口,和马跃天套套近乎,将房价给降下来一些。

        但就在秦风观察那些文房四宝的时候,却是发现了一方不怎么起眼的砚台。

        这方砚台比成人巴掌略大一些,色青绿,细罗纹及青黑晶莹的角浪纹,质坚密莹润,砚身较细长,用料应该是徽省的歙石良材也就是俗称的端砚。

        当时这方砚台是侧着摆放的,秦风发现,在这个太史砚的背面,居然有许许多多的石眼柱。

        所谓石眼指的是天然生长在砚石上犹如眼睛一样的“石核”,是端砚独有的特色,由于文人的喜爱,长有石眼的端砚石十分宝贵和难得。

        其实石眼虽然宝贵,但于下发墨并无益处,因此古人并不看重。但世人只重其表,反倒以石眼为最可贵一只石眼,往往便值天价,可以说是舍本逐末!

        按理说这只端砚的价格应该远远超过那方龙形端砚,但这个古砚的匠人,偏偏将那些石眼给雕空,密密麻麻的雕出了近百个石眼柱。

        如此一来,整个砚台风格大变,倒像是一件因为雕琢工艺失手的残次品,恐怕这也是被马跃天扔到砚台堆里不受重视的主要原因了。

        听完秦风的解释后,小胖子一脸不满的说道:“风哥,按您说的那砚台不值钱???你怎么就给让了二十万呢?”

        “你懂什么???那方砚是个宝贝!”

        秦风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谢轩,说道:“我看那砚台的歙石颜色,绝对是一方宋朝的古砚而且以前我见过一幅画,画中人所拿的古砚,正和那方砚台一样……”

        秦风跟着载的时候曾经见过一本很旧的古人画作图录,上面有一幅苏东坡玩砚图,上面的那放古砚,几乎和秦风所见到的一模一样。

        宋代文人喜好砚石成风,给后人留下许多千古佳话,传说当然有真有假。

        不过苏轼为官期间曾被贬官到端州,那是出端砚的地方加之苏东坡又是大书画家,秦风感觉这方砚台应该是真实存在的。

        古董的价值第一自然是在个古字上面了,年代要久远,东西还要是精品,这两者合一,才能被称其为古董。

        除了这两点之外,如果东西曾经在历史上留有记载,那价值也会成倍往上翻的,往大了说,就像是和氏璧所制的传国玉玺,那玩意的价值甚至无法用金钱来衡量了。

        往小了说,就像是古代帝王将相用过的东西,只要史料上有记载,东西能对得上,那也立马能身价翻上很多倍。

        秦风鉴定出的那面铜镜,就是这个道理,原本并不值钱的两块断裂铜镜,在被秦风赋予了“破镜重圆”的传说后,现在即使有人出个上百万,韦华都未必愿意出手的。

        那方古砚也是如此,秦风能找出相关的画册目录,在史料上也有东坡玩砚的相关记载,再有齐老爷子这等文坛古玩界的泰山北斗,只要稍加运作,一方名砚就能现诸于世了。

        一般的宋砚,在此时品相好的不过五六万块钱,极品砚台也超不出十万。

        但是苏东坡把玩过的古砚,那就没价了,三五十万能卖,上百万也不稀奇,所以秦风宁可不要那二十万,也要将这方砚台收入囊中。

        “秦爷,老头子是服了?!?br />
        听到秦风的这番解说后,苗六指叹了口气,说道:“您这才是真正的贼不走空,平白一方古砚都被您给惦记上了,偏偏还有这么一套说词……”

        和秦风-越久,苗六指越能感觉到这年轻人的深度,开始时只!精通江湖外八门中的技艺,也是剑走偏锋,行的是江湖路。

        但是秦风办拆迁公司,开锁公司,整合了何金龙与他的徒子徒孙,这一系列组合拳打下来,原本见不得光的两个人群,现在都有了堂而皇之的身份。

        至于秦风自个儿,更是盘下了潘家园最大的古玩店,生意做的风生水起。

        苗六指活了一辈子,也没见过像秦风这般长袖善舞的人物,就连当年他的师父江一手,比起秦风来也是远远不如。

        “老苗,你这可是捧杀???”

        秦风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是生在好时候了,现在国泰民安,咱们没必要再去赚那些昧良心的钱,如果放到解放前的时候,我远不如你等……”

        虽然江湖从未改变,但江湖所处的环境,却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载所教的那老一套江湖规矩在现代已经很难走得通了,秦风现在是一边摸索,一边走着自己的路。

        “秦爷,您太谦虚了?!?br />
        苗六指对秦风的话很是不以为然说道:“您要是生在乱世,那绝对是一代枭雄,可惜这年头已经没有我辈用武之地了······”

        想着当年六指神偷的名头和那种杀伐果断的日子,苗六指的神色也不禁有些黯然,人老了总是喜欢缅怀过去,苗六指自然也不例外。

        “老苗,别想那么多了?!?br />
        看着苗六指一脸黯然的样子秦风笑道:“我观你所练的内家心法极好,这半辈子又在牢狱里养尊处优,活个一百多岁没问题想要一展当年雄风,你不妨把那开锁公司开到全国去啊?!?br />
        在现代武术往往用于表演比赛强身健体,但是在解放前,武术却是叫国术,是真正的杀人功法。

        而国术一般分之为内家和外家,但不管内外家的功夫,练到极致都能延年益寿,身体机能要远比普通人衰老的慢。

        不管学武之人,极少有人能得善终的一来是因为仇家众多,往往会死于刀枪之下,二来却是因为江湖争斗越是武功高的人,说不定受的伤也就越多。

        年轻时即使一些很轻微的伤,到了老年后也容易复发就像是载虽然功夫已经练到了顶端,但也没能活过百岁,就是因为体内隐疾太多。

        秦风服用药酒,也是在治疗年少时练习八极拳留下的隐患,生怕到了老年隐疾发作,那真是会要了老命的。

        至于苗六指,倒算是运气极好的人早年虽然也是混迹于市井之间,但只是在师兄燕子李三手上受过一次伤后来关了大半辈子监狱,居然自己给调理了过来。

        秦风曾给他把过脉,由于常年修习内功心法,苗六指的腑脏强壮的有如青年,只要没有意外,活过百岁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把开锁公司开遍全国?”

        听到秦风的话后,苗六指哑然失笑,道:“就我现在这样,差不多都老糊涂了,秦爷您买下那宅子,能给我个门房住,老头子就感激不尽了……”

        都八十多岁的人了,苗六指早就绝了江湖争斗的心思,他现在只想安安静静的度过晚年,再不管江湖上的是非恩怨。

        “老苗,你还老糊涂?刚才谈价格的时候,恐怕也藏着一手吧?”

        秦风看着苗六指笑了起来,说道:“就算那马跃天不往下还价,我看您也有意两百万给买下来,这里面是有什么说道没有?”

        秦风早就发现,苗六指对那四合院,有种超出常理的关注,只是一直没说破罢了。

        “秦爷眼光还真是犀利,连这都看出来了?”

        苗六指指着秦风,说道:“老头子可没两百万,即使要买,那花的也是秦爷你的钱,不过······这宅子还真是有些说法?!?br />
        “有什么说法?”

        秦风有些奇怪的问道,他也看了那四合院的风水,是属于中上的阳宅,不过也不至于因此就不还价格了吧?

        “秦爷,不知道您对这马心贻,有多少的了解?”苗六指忽然话题一转,提到了那马宅的祖上。

        “我对马心贻了解不多,只知道他好像官当的不小,如果不是外放的话,进入朝廷中枢,一个上书房大臣是跑不掉的?!?br />
        秦风皱着眉头回想着马心贻的过往,忽然眼睛一亮,说道:“马心贻似乎在镇压太平天国的时候立下大功,据说他的死也是被太平天国的将士刺杀的……”

        秦风虽然熟读历朝历代的史料,但中国上下五千年,留名留姓的人犹如过江之鲫,实在是太多了,秦风能记住马心贻那么多事已经算是很了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