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六十三章 涉案(下)

    第二百六十三章 涉案(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孟处,咱们今儿来,是……是有事问他的?!?※”

        一旁的女警孙丽也不知道这位部里的领导和秦风是什么关系,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要知道,秦风只是涉案人,又不是嫌疑人,这位孟处长怎么比他们搞刑侦的脾气还要火爆?几句话没说完居然就要上拳头。

        “嗨,被这小子给气糊涂了?!?br />
        听到孙丽的话后,孟林一拍脑门,没好气的瞪着秦风,说道:“秦风,今儿找你,是有件案子需要你配合调查,问你什么话,都要老实回答,明白了吗?”

        不知道是因为妹妹对其有好感还是上次被秦风摆了一道的原因,孟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见秦风,总是压抑不住心头的火气。

        “案子?林哥,您没搞错吧?”

        秦风闻言瞪大了眼睛,说道:“我就一学生,平时连学校门都不出,有什么案子需要我调查?林哥,咱们可不能公报私仇啊?!?br />
        “公报私仇?我有什么需要和你公报私仇的?”孟林原本已经决定不搭理秦风了,只是被他这句话一说,心头的火气又腾腾的直往上冒。

        “还不是上次答应我的事没办好,找理由推托来了?”秦风闻言翻了个白眼,口中嘟囔的声音虽然很轻,但刚好能传入到孟林的耳朵里。

        “放屁,老子早给你搞好了?!泵狭直磺胤缢档幕鹈叭?,刚做下去的身体一下子站了起来。

        “办好了?”

        秦风眼中露出惊喜的神色,迎着孟林就抓住了他的手。不断摇晃着说道:“林哥,我就说嘛,您是部里的大领导,办这点小事还不是一句话的功夫?”

        “我……我和你小子就没话说?!?br />
        孟林忽然发现。自己又被秦风打乱了节奏,郁闷的甩开了秦风的手,说道:“孙丽,你问他吧。这小子要是不配合的话,带他到局子里去问?!?br />
        “别介啊,林哥,过几天就是元旦晚会了,我可是答应了孟瑶要去弹钢琴的……”

        秦风对孟林的威胁很是不以为然,笑嘻嘻的说道:“到时候要是我到不了场,你就不怕你妹妹找你麻烦?”

        秦风虽然对感情上的事情有些懵懂,但把握起人的心理来,比之孟林这个心理学博士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从第一次在韦华会所接触的时候。秦风就感觉到孟林对妹妹非常的爱护。从他身上感应到的敌意应该就是源自于此。

        果然。秦风此话一出,孟林的脸马上就黑了,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点了根烟默默的抽了起来,他怕自己一说话。忍不住又会和对方吵起来。

        见到孟林不说话了,秦风一脸阳光笑容的看向了女警,说道:“警察姐姐,什么案子,您问吧,只要我知道,一定说?!?br />
        “叫警察就行了,姐姐两个字就去掉吧?!?br />
        听到秦风的话后,孙丽不由笑了起来,虽然她也很想绷起面孔,但对着秦风这样一个阳光少年,这脸面也不是那么好拉下来的。

        “少扯那些没用的,问案子?!奔秸馇樾?,孟林大感失策。

        原本叫上孙丽,是分局刑侦那边听说要去学校,特意找了个女的,没成想一进门秦风就喊起了大哥大嫂,这要是传入到老婆耳中,孟林还不知道要怎么去解释呢。

        “好吧?!?br />
        见到领导发话了,孙丽正了下脸色,严肃的说道:“秦风,请问昨天晚上六点到七点之间,你在什么地方?”

        “六点到七点?”秦风想了一下,说道:“六点我在食堂吃饭,七点钟在图书馆,八点回宿舍,怎么了?”

        “没什么,你只要回答问题就好?!?br />
        听到秦风的话后,孙丽松了口气,秦风既然能说出他所在的地方,取证是件很容易的事,换句话说,已经可以排除秦风作案的嫌疑了。

        “秦风,你是不是在几天之前,出售过一套价值三百万的玉器呢?”孙丽一边问一边做着记录。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卖给的聂天宝聂老板,怎么了?”

        “那么你这套玉器是从哪里来的?”孙丽停下了手中的笔,眼睛紧紧盯着秦风。

        “我和朋友在津天古玩街经营了一家店,有人上门卖的!”

        秦风很坦然的说道:“我收的那一套玉器是传承古玉,并不是文物,也不违反国家的法律?请问我出售给聂老板的行为,有什么不妥吗?”

        对于古玩行里的门道,秦风比谁都清楚,这些玉器的来历他都做了处理,甚至连收玉器所花费的开支都做了帐。

        当然,那套玉器是秦风用捡漏的方式淘来的,花费不过几千块钱,古玩街上每天都散摊都在换着人,警察就是想去查也查不到的。

        孙丽摇了摇头,说道:“你买卖玉器的方式没有什么不妥,不过那套玉器,在宾馆里被人偷了……”

        “什么?被人偷了?”

        秦风猛地一下站起身来,嚷嚷道:“聂老板还欠我五十万没给呢,怎么……怎么就会被人偷了呢?那……那我这五十万问谁要去?”

        那天从会所回到学校的第二天,秦风就接到了聂天宝的电话,在电话中聂天宝说等他过几天回石市筹措好资金后,就把另外的五十万打到秦风的账上。

        秦风原本是想催促聂天宝尽快将钱打进来的,五十万对秦风来说也不是笔小钱了。

        不过秦风转念一想,就凭聂天宝那做生意的秉性,在玉器丢失后,肯定不愿意再支付那五十万的余款了,秦风却是正好可以藉此将他逼出京城。

        所以秦风一直都没再提五十万的事儿,这当口却是正好借题发挥了。一把拉住了孙丽的袖子,说道:“警察姐姐,你们要是找不到那玉器,聂……聂老板的钱是不是就不给我了???”

        “什么五十万?这个我们不知道???”

        孙丽被秦风说得莫名其妙。她并不知道聂天宝购买秦风这套玉器,还有五十万的尾款没有结清,不过即使知道,这事儿也不归警察管啊。

        “哎。你们不能这样啊,我有证人的?!?br />
        秦风愈发着急了,说道:“聂天宝说这话的时候,玉石鉴定委员会的柳会长可是就在旁边的啊,我可以让他来作证的……”

        “有证人?那倒是可以起诉聂天宝……”

        孙丽虽然不是经侦那一块的,但对这样的案子也不陌生,当下说道:“不过像这么大一笔数字,单有证人是不够的,你和聂天宝之间。有没有书面的契约呢?”

        “没有。我们古玩行很少写些书面的东西?!?br />
        秦风拔脚就要往外走。一脸焦急的说道:“不行,我得找柳会长去,五十万呢。聂天宝要是赖账怎么办?”

        “哎,秦风。你等等,咱们这笔录还没做完呢?!?br />
        眼见秦风快要走出宿舍了,孙丽这才反应过来自个儿今天来是干嘛的,怎么刚才几句话没说完,她就和秦风讨论起购买玉器余款的问题来了?

        “警察姐姐,您……您到是快点问啊?!?br />
        秦风苦瓜着脸走了回来,拿着手机说道:“姓聂的不接我电话了,我说林哥,这事儿您得管啊……”

        “你先做完笔录再说……”

        面对着秦风,孟林也是异常的头疼,虽然他明知秦风有些不对,但却抓不到丝毫的把柄,心中是无奈之极。

        “秦风,你在和聂天宝交易之后,有没有告诉过别人?”孙丽也知道自己刚才跑题了,连忙将话题拉回到了玉器失窃的案子上来。

        “别人?”秦风想了一下,说道:“倒是告诉了一个人?!?br />
        “是谁?”孙丽和孟林同时问道。

        “林哥,那人你认识,是李然?!鼻胤绱蚩耸只?,说道:“他在研究所那边呢,要不要我帮你叫过来?”

        “李然?怎么是那小子?”孟林闻言一愣,摆了摆手说道:“算了,不用叫了,没他什么事儿?!?br />
        “孟处,那人既然知道这件事,还是有嫌疑的?!?br />
        虽然孟林是部里的领导,但孙丽还是有些较真,像这种案子,往往就是那些无意中听来的人,动了贪婪之心犯下的,这种事情并不少见。

        听到孙丽的话后,孟林的脸顿时拉了下来,说道:“他有什么嫌疑?李xx的孙子会是盗窃嫌疑人?”

        “李……李老的孙子?”

        孙丽被那人的名字给吓了一跳,顿时将李然从嫌疑人里排除了出去,如果这事真是李然做的,恐怕不用他们警察出面,李家的那位老爷子就能拿枪毙了李然。

        “哎,警察姐姐,有什么问题抓紧问呀?!?br />
        这次秦风不等孙丽问话,就开口说道:“聂老板现在还在酒店吗?我得去找他要钱啊,东西丢了又不是我偷的,该给的钱还是要给吧?”

        “这个……我没什么问题了?!彼锢隹聪蛎狭?,说道:“孟处,你还有什么问题需要问的吗?”

        “没了?!泵狭职诹税谑?,说道:“小孙,你先回去吧,我和秦风聊点别的?!?br />
        “别啊,林哥,我今儿没工夫和您聊别的?!鼻胤缌⊥?,说道:“要不……您帮我把钱给要回来?”

        “没签买卖合同,对方想赖的话,那钱你就不用想了?!?br />
        孟林摆手示意孙丽可以先离开,等到孙丽消失在门口之后,这才说道:“秦风,这件案子,真不关你的事?”

        “林哥,我说您是不是对我有偏见???”

        秦风有些不爽的看向孟林,说道:“我是坐过监狱不假,但那绝对是冤案,你是不是想让我上诉翻案之后,你才能平等的和我对话?”

        “我没有那个意思?!?br />
        孟林被秦风说的有些尴尬,秦风被判入狱四年的那案子,的确是有待商榷,而他对秦风的态度,也确实是有点先入为主的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秦风愤愤不平的说道:“我还在纳闷聂天宝东西是怎么丢的呢,你倒是好,一句话就要将屎盆子扣在我头上?”

        “得,那我先给你说下吧?!?br />
        见到秦风这样子,孟林对他的疑心也去了大半,当下说道:“事情发生在昨晚的六点二十分左右,聂天宝刚刚吃饭回到酒店,当时东西还在……”

        “等等,聂天宝既然人在,东西还能被人偷走?”秦风很不礼貌的打断了孟林的话。

        “你听我说完啊?!泵狭值闪饲胤缫谎?,说道:“在六点二十五分左右,整个酒店的电忽然断掉了……”

        原来,就在聂天宝回房不久,酒店忽然断了电,他住的这家酒店用的不是暖气,而是最新的中央空调。

        暖气还能保持一定时间的恒温,但空调可不行,这一断电,没几分钟的时间,屋里顿时冷得和室外温度差不多了。

        天黑加上寒冷,酒店住的客人都忍不住了,一个个均是出了房间去催促酒店解决问题,聂天宝也没想那么多,在电话打不通的情况下,也穿上外套去前台了解情况了。

        这一去,来回不过十来分钟,在房间里等了大概又有五六分钟的时候,酒店的电终于送上了。

        原本聂天宝也没想玉器的事情,不过在他正看电视的时候,忽然有人敲门,打开门后,却是酒店的保安说他旁边房间有人丢了东西,要来他房间调查一下。

        听到保安这话,聂天宝忽然想到了他回酒店时从贵重物品寄存处拿回来的锦盒,当下往床头柜一看,整个人顿时如坠冰窟一般。

        原本被聂天宝放在床头柜里的锦盒,早已失去没了影子,疯子一般的找遍了整个房间,聂天宝才绝望的报了案。

        除了聂天宝之外,这一楼层还有四个房间丢失了东西,不过他们丢的大多是些现金和手表之类的物件,价值都在千元左右,远远无法和聂天宝的那套玉器相比。

        价值数百万的东西丢失,这也算是个特大案件了,所以距离案发不过十多个小时,专案组的人就找到了秦风的头上。

        “林哥,不是一家丢的东西,怕是针对性不强吧?”

        听完孟林讲了案情,秦风对苗六指那老贼也是暗暗佩服,这老家伙做起事情来滴水不漏,不但事儿做的漂亮,还将水给搅浑掉了。

        ps:  十一了,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