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五十六章 气运(上)

    第二百五十六章 气运(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风,怎么回事?”!

        看到何金龙拿着卡转身离开了,李然有些莫名其妙-,刚才自己要去兑换筹码被秦风拦着了,怎么一转眼他又将卡给了何金龙?

        “然哥,借你十万块钱用用,回头就还你?!鼻胤缪沟土松羲档溃骸袄贤跄潜呤涔饬?,总不能就这么走吧?再拿十万块钱让他多玩会……”

        “拿十万还叫玩玩?”

        李然闻言撇了撇嘴,他一年也不过就是二三十万的零花钱,恐怕还不如王光良那个小局长的外块多呢,怪不得自己圈子里的那些人,总是削尖了脑袋都想着往上爬。

        “既然来了,就让别人玩爽吧?!?br />
        秦风笑了笑,他也不知道李震约人来的是这种地方,说实话,以他现在的身份和社会地位,还不是来这种场合的时候。

        说着话秦风还不忘将手中最后一个筹码扔到了桌子上,嚷嚷道:“哎,我压小,好几把大了,总该出次小了吧?”

        “秦老弟,这把我也跟着你压?!苯恿隽怂陌汛?,一旁的陶军也在小的投注区放了两枚一万的筹码。

        李然自不用说,他也将筹码压在了小上,虽然和陶军不怎么对付,但总不能和钱过不去啊。

        “一、二、四,七点小……”

        漂亮的女荷官喵呜表情的掀开了骰盅,手法熟练的从面前拣出筹码,按照赔率一一推到了几人面前。

        这一桌一共有七个人在投注,除了跟着陶军的那中年老云之外,这一把却是都赢了钱。

        “哎,王哥,百家乐手气不顺,就还个玩法呗?!?br />
        收了筹码后,秦风见到何金龙陪着王局长走了过来,不由笑道:“我刚刚才赢了把,怎么样陪着我押吧?听说这手气顺了,可是能把赌场给拖垮的……”

        秦风这话并不是空穴来风,在赌场里,讲的就是手气而很多不会玩的客人,经常手气却是非常好。

        在前几年的时候,澳岛的赌场就曾经有一位女客人,她玩的也是骰子赌大小,押注的金额也不大,每次不过就两百的筹码。

        不过这位女客人手气好的惊人,竟然连续押中了五六把如此一来,吸引了不少在赌场里转悠跟风的老赌棍。

        赌场里专门有那么一类人,兜里揣着几千块钱的筹码在各个赌台旁转悠,只要见到手气好的人,马上就会跟风投注。

        还别说,这些人基本上都不会赔钱,每天赚个万儿八千像玩的一样,对于这样的职业赌徒,赌场也是没什么好办法,毕竟有时候还要靠他们拉人气呢。

        说来也奇怪,那天那位女客人的手气好的惊人在连赢了五六把之后,仅仅压错了一把,紧接着又是连赢十二把这一来,顿时惊动了满场的赌客。

        当时那张赌桌前围了差不多有五六十人之多,只要女游客押哪一门

        都会有上百万的赌资跟上去,可怜赌场在十二把之后,已经赔付出去近千万了。

        接连换了六位荷官,都无法压制住那位女游客的“手气”,最后赌场无奈之下,宣布那张赌台的电子系统出了问题,将赌台给关闭掉了。

        一众赌徒们闹了一阵未果之后又跟着女游客换了一张赌大小的台子。

        只是这次女游客的手气似乎受到了影响,十把里面只赢了三把看出她“手气”消失之后,那些职业赌徒们也散开了,让赌场松了一口大气。

        不过这件事情传出去之后,却是让那家赌场信誉尽失,生意跌了好几成,所以再有遇到“手气”逆天的赌客时,各个赌场也不敢玩什么机器坏掉的把戏了。

        “好,我今儿手气是不好,就沾沾秦老弟的光了?!?br />
        王局长往百家乐台子那边看了一眼,还有些忿忿不平,刚才庄家有一把只拿到了一点,而他居然是个零点,这点简直就是背到姥姥家了。

        秦风抬头看了一眼王局长,不由暗自在心里嘀咕道:“手气能好才怪呢,一脸晦暗,估计刚才不知道摸那小姐什么地方了?”

        这赌钱的时候,是最忌讳碰女人了,刚才在包厢里王局长上下其手没少占便宜,却是应了那句“情场得意、赌场失意”的老话。

        “哗……哗哗……”

        台下秦风和王局长寒暄着,台子的对面,漂亮女荷官已经开始摇起了骰子,这手工摇骰就是要比电子吸引人,哗哗的声音很是能刺激人投注的欲望。

        尤其是女荷官穿着一身红色的旗袍,白皙的双臂在摇摆中犹如穿花蝴蝶一般,胸前高耸的地方,更是让人看得目不暇接。

        “买定离手,各位请投注!”

        女荷官的普通话微微有些生涩,看来应该是从澳岛那边请来的,动作甚至比赌片里演的那些荷官还要标准。

        “我还是买小吧?!?br />
        秦风想了一下,将手上一万的筹码都放了上去,说道:“连开了几把大,最起码也要连开两把小吧?”

        “好,我跟秦老弟的,我也押一万……”王局长知道自个儿手气不好,也拿出两枚五千的筹码和秦风的摆在了一起。

        “秦老弟,连开大很正常,不过这连开小就不!常见了?!?

        这次陶军没有跟秦风押注,而且押了三万在大上面,以他曾经在澳岛豪赌的经验,大小赌连开的,基本上都是大。

        “军子,不常见不代表没有,这把赢了才连开两把而已,我也押小?!辈恢牢裁?,李然对秦风有种莫名的信心,虽然还没有开骰盅,他就觉得自己要赢了。

        “三三四,十点,??!”

        这里不是澳岛赌场,赌客就眼前的几位,女荷官没让众人等太久,赌注都押下之后,她直接就掀开了骰盅,里面赫然是两个三点和一个四点。

        “妈的,就差一点·真晦气!”

        看到结果,陶军忍不住骂了一句,悻悻的看着荷官将他的三万筹码收到了面前,并且赔付给了秦风几个每人一万。

        赔付好筹码后·女荷官将骰盅盖上,重新摇晃了起来,现实中的摇骰并没有电影中的那么好看,只能听到骰子在骰盅里相撞发出的“哗哗”声。

        “买定离手,各位请下注?!逼僚晒僦馗醋鸥詹诺幕?,骰盅重重的落在了赌台上。

        “秦风,这次咱们买什么???”李然眼巴巴的看向了秦风·除了第一把听自己的押错了之外,秦风连押两把可是都赢了。

        “嘿嘿,然哥·俗话说事不过三,我再买一把小······”秦风捏着下巴想了一下,将手中四枚五千的筹码都押在了小上面。

        “还押小???”李然和王局长都有些愕然,不过他们并不太懂得这种赌法的相关几率,既然秦风运气不错,就跟着他押好了。

        “我还不信了,能连出三把???”

        一旁的陶军挠了挠头,数出了五万的筹码押在了大上面,他倒不是和秦风斗气·只是从赌大小赔付的几率上来说,出大的台面要更大一些。

        不仅是陶军,另外三四个客人也都将筹码放在了大上面·连出了两把小,现在是应该出大了。

        “一、三、四,八点·??!”

        这次掀开骰盅之后,女荷官那张白板脸,似乎也出现了一丝愕然的表情,在赌大小的台子上,连开三把小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能有人连押三把,却是需要一定的气魄。

        拿到荷官推过来的四万筹码·秦风那张脸笑得像朵花一般,扭过脸看向陶军·说道:“军哥,下把我要是还押小,您是跟还是不跟???”

        陶军知道秦风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也没恼怒,笑道:“跟,你小子手气那么顺,下把你要是还敢押小,我就跟一把!”

        说话的时候,女荷官又开始了摇骰子,不过这次她的动作加快了许多,三枚骰子和骰盅相撞的哗哗声,传到耳朵里似乎没有刚才那般悦耳了。

        “买定离手,各位,请下注!”在骰盅落在台子上后,女荷官的目光看向了秦风,她也想知道,秦风这把究竟有没有胆量再押下。

        秦风拿着那四万块钱的筹码在手中把玩了一下,咬了咬牙说道:“既然刚才说押小了,那就还是小,反正就一万块钱的本钱嘛···…”

        “秦风,都四把了,还能是小吗?”这一次却是李然有些犹豫了,即使再不懂赌博,他也知道一件事重复四次,那种几率有多大。

        “然哥,你问我,我问谁去???”秦风闻言翻了个白眼,说道:“赌就是赌运气,我这不也是瞎猫在抓死耗子嘛······”

        “秦老弟,我信你,这把我押五万!”

        一旁的王局长倒是没多想,数出了五万的筹码押了上去,如果这一把还能赢的话,那么他刚才输出去的五万都赚回来了不说,还多赢了四万。

        “我就再信你一把,不过下把你还是押小的话,哥们说什么都不跟你了?!?br />
        看到王局长的举动,李然也是拿出三万的筹码放了上去,不过却是留了一万当本钱,以免输光没得玩了。

        刚才说了大话,陶军这哥们干了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他拿了两万押在了小上面,却是数出了五万的筹码押在了大的上面,明摆着还是不看好秦风。

        “一、一、二,四点,??!”

        当骰盅掀开后,这次就连女荷官的脸色也变了,看向秦风的眼神不由有些奇怪起来,难不成传说中的“气运”,出现在这个年轻人身上了不成?

        “卫总监,那人连开四把小了,会不会有问题?”

        在赌场大厅隔壁的一个房间里,两个人正坐在十多台显示器的前面,那十多台显示器中的画面,将赌厅内每一个角落都覆盖了进去。

        此时正中间的几个显示器,角度都对准了赌大小的台子,而且一台显示器拉近了画面,将秦风的那张脸庞放大了好几倍。

        “严总,不过连开四把小而已,我当年跟着汉叔的时候,别说四把小,就是十四把小也见过,没什么的?!?br />
        说话的是个四十七八岁的中年人,两鬓有些发白,但那双眼睛却是如同利隼一般,在观察着秦风的面部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