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大小

    第二百五十五章 大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赌厅内虽然赌具众多,但玩的人基本上还是聚集在赌大!百家乐两张台子旁边,这也是在国内比较流行的赌法,基本上听一遍就会玩。

        由于会所不对外开放,这些人都是由会员们带进来的,所以整个大厅加上秦风等人也就是二十来个,来到台子前都有座位。

        “秦风,赌大小太没技术含量了吧?”

        被秦风拉到赌骰子的台子前面,李然一脸的不情愿,要是按照他的想法,那也是要去玩百家乐的,没见港岛电影中赌神都是玩的那个吗?

        “然哥,咱们本来就是赌运气的,玩玩而已,何必费那心思呢?!?br />
        秦风笑着摇了摇头,虽然百家乐被称之为世界上最公平的赌法,但是在老千眼中还是漏洞百出的,只要秦风愿意,他能把把都拿到最大的牌。

        不过那就已经是纯粹的赌博出千了,秦风并没有想过以此发家,所以进入到这里,只是随便玩玩,否则他能将这会所的幕后老板给赢哭掉。

        这种事并非没有的,就像是澳岛或者拉斯维加斯的那些赌场里,都会有个赌术高超的技术总监,他所要做的事情,就是用那双眼睛去抓在赌场出老千的人。

        在澳岛赌业刚刚兴起的时候,就有不少世界各地的职业赌徒前往那里,如果不是当时赌圣叶汉坐镇,恐怕澳岛赌坛早已被欧洲那些赌业大佬们给冲击垮掉了。

        同样,叶汉也曾经前往拉斯维加斯,在凯撒皇宫赌场不眠不休的玩了三十多个小时,最后被赌场老板礼送了出去,算是世界赌坛的一位奇人。

        “好吧,反正就两个筹码,陪你玩玩吧?!笨醋攀种械牧矫冻锫?,李然无奈的摇了摇头,坐在了赌骰子的台面前。

        “嘿·这不是李然吗?你也玩这个?”秦风和李然刚刚坐下,耳边就传来了一声招呼,抬头一看,却是在韦华会所里曾经起过冲突的陶军。

        “怎么?你能玩我就不能玩???”李然没好气的瞪了陶军一眼·两家在政界并非是一个体系的,私交也不怎么好,每次见面总是会相互挤兑。

        “哪儿能啊,就是不知道你手上的钱够不够玩?!?br />
        陶军转眼看到秦风,面色不由一紧,连忙笑道:“秦兄弟也来玩啊,下次想来这种地方·直接给你军子哥我说,这地儿我比李然熟?!?br />
        陶军敢埋汰李然,但是对秦风却是忌惮的很·否则当时在韦华的会所中,也不会私下里去向秦风道歉了,毕竟能将周逸宸逼出国的人,也不是他能招惹的起的。

        俗话说仲手不打笑脸人,陶军和李然不和,自己却是没必要摆出幅臭脸来,当下笑道:“军哥,随便玩玩而已,这个的规则我都不懂呢?!?br />
        “来·我来给你说说?!?br />
        听到秦风的话后,陶军拿起自己面前的一摞筹码,坐到了秦风旁边·说道:“这种赌大小的骰子是很简单的…···

        骰盅里一共有三粒骰子,摇出来后四点到十点为小,十点到十七点为大·只要压对了大小,压多少庄家赔多少,在这里和澳岛不一样,是没有抽水的……”

        陶军指着赌台给秦风介绍了起来,其实赌台上的各种图案和数字,已经将赌大小的规则说明了,而且各种细则都能在赌台上体现出来。

        秦风故作不解的问道:“军子哥·三粒骰子可是有三点的,为什么是四到十点为小呢?”

        “同色的为最大·庄家通吃的。

        陶军说道:“除了三个一之外,还有三个六,要是庄家摇出这种骰子,不管你压什么都是庄家赢,秦老弟,你真的不会玩?”

        “军子哥,我就是一穷学生,哪里有钱玩这个?”

        秦风露出一脸的苦笑,不过此话一出,不仅是陶军,就连李然脸上都露出了鄙夷的神色,这小子身上还揣着三百多万呢,居然敢说自己穷?

        “秦老弟,别开玩笑了,随便玩,一百万以下,输赢都算你军子哥的?!?br />
        要说这些世家子弟,就没有一个简单的,陶军虽然身上纨绔气比较重,但那双眼睛还是很亮的。

        陶军看得出来,秦风绝对非池中之物,现在交好所花的成本,远要比秦风出名之后来得划算。

        而且陶军和李然不一样,虽然他的家世比李然稍微差一些,不过他却是自己在外面做生意,出手却是要比李然大方多了。

        “要花也花不到你的钱啊……”

        陶军此话一出,李然不乐意了,转脸看向秦风,说道:“你玩吧,输赢算是你然哥的,谁不知道谁啊,装什么大尾巴狼?”

        李然今儿拿的是李震的会员卡,在这会所内有五百万的消费限额,此时为了赌这口气,李然却是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大不了回去被大哥骂一顿罢了。

        “呦呵,李然,口气不·····”被李然掉了面子,陶军顿时忍不住了,开口说道“要不……咱们去房间赌几把?”

        “哎,我说两位哥哥,咱们别让外人笑话啊?!?br />
        见到两人顶起牛来,秦风是哭笑不得,压低了声音说道:“您二位都是圈子里的名人,在这闹起来,不是平白被人看轻了吗?”

        秦风这话说的不错,因为这家会所的人,富豪占了大多半,而像李然和陶军这种身份的人,连十分之一都占不到,刚才两人这一斗嘴,将旁边几个赌客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陶总,进房间赌好啊,要不……我再兑换一些筹码去?”听到刚才陶军的话,一位应该是跟着他进来的人开口说道。

        其实陶军也不常来这里玩,这次是有地方来的人求他办事,这样的肥羊却是不宰白不宰,反正消费多少钱都有人报销的。

        “老云,不关你的事,玩你的吧?!?br />
        那人话声未落,陶军的脸色就拉了下来,圈子有圈子的规矩,他们互相可以挤兑对方但却不能被圈子外面的人数落。

        “看在老弟的面子上,算了?!碧站擦似沧?,他不怕欺负李然,只是对秦风陶军心中却是忌惮的很。

        在秦风几人说话的时候,赌桌还在继续着,那位穿着十分暴露的漂亮女荷官将手中的骰盅摇晃了一会,开口说道:“诸位,买定离手,请下注……”

        此时在澳岛的一些赌场内,为了消除人为的因素人工摇骰已经改成了电动的,不过为了增加赌博的气氛,在这会所仍然是用人工摇骰。

        而且和澳岛先下注再摇骰以杜绝会听骰术的人作弊不同,这里还是先摇骰再下注,因为在这个会所里,是不会出现那种职业赌徒的。

        虽然刚才和陶军说着话,不过李然的注意力一直放在赌桌上的,听到荷官的话后,碰了碰秦风,说道:“刚出了三次大了,这次一定是小……”

        “好然哥,听你的?!鼻胤绲懔说阃?,拿出一枚五千的筹码放在代表小的押注区内。

        “秦老弟,别说三把了,就是连开十把大都不稀奇你可别听李然的?!?br />
        坐在秦风旁边的陶军往大的押注区内放了一枚红色的一万筹码,笑道:“李然搞搞研究还行,不过要说玩儿,他就差得远了?!?br />
        “军子,搞的你像赌王似的,上次是谁在澳岛输了一千多万???”

        李然也不甘示弱,开口就揭起陶军的短来在一年多以前,陶军和几个人跑到澳岛赌了三天输了一千多万,回到京城后,足足被家里禁足了一个多月。

        “哎,我说两位哥哥,咱们能别再互相挤兑了不?”秦风在一旁听的是哭笑不得,这哥儿俩是不是犯冲???只要在碰到一起就要吵架。

        “四、四、五,十三点,大!”秦风话声未落,女荷官的声音也响了起来,随着骰盅的掀开,两个红四和一个黑五,出现在众人面前。

        “妈的,还真是个大?”

        李然忍不住骂了一句,伸手拿出了那张会员卡,对着旁边的工作人员招了招手,说道:“给我兑换五十万的筹码送过来?!?br />
        如果陶军不在,李然输也就输了,反正今儿来只是为了陪秦风来的,不过陶军在这里就不一样了,这输的可是脸面。

        “哎,然哥,咱们就是玩玩的?!?br />
        别人是帮自己办事的,秦风怎么可能看着李然出钱,当下一把抢过了那张卡,说道:“您要是这样,我转脸就走,要不······我拿出三百万来给你赌?”

        “算了,李然,有功夫咱们去澳岛玩,别在这里置气了?!?br />
        陶军这次却是没有挤兑李然,凡事都要讲个火候,把李然逼急了,在这闹出事情来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就在荷官开始重新摇骰的时候,何金龙忽然走到了这个台子前,低声在秦风耳边说道:“秦爷,你……你带钱了没有?”

        “怎么?输完了?”

        秦风闻言一愣,扭过脸往百家乐那边看去,却是发现那位王局长已经离了桌,正站在赵局长背后看他玩牌呢。

        “赵老弟手气还行,王老弟不怎么样,几把就输光了?!?br />
        何金龙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这什么事都没办呢,就十万块钱扔出去了,而且看这架势,就是再来十万也打不住。

        “老何,求人办事,一定要把人招待好了?!?br />
        秦风想了一下,把陶军的那张卡塞到何金龙手里,声音压倒了极低,说道:“再兑换十万的筹码,告诉王局长,想赢钱就过来跟我玩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