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五十四章 赌厅

    第二百五十四章 赌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嗯?怎么回事,他们还没出来?”!

        走到电梯口等了一会,李然发现何金龙几人都没跟上来,不由奇怪的看向了秦风。

        秦风右手拇指和食指做了个数钱的动作,笑着说道:“然哥,求人办事,总归是要意思一下的嘛?!?br />
        “意思一下?”

        看到秦风的动作,李然脸上显得有些不太高兴,拉了一把秦风,压低了嗓门说道:“秦风,你看不起哥哥是怎么着?给你办这点儿破事,还要你花钱?”

        李然虽然没有那些京城纨绔子弟的脾性,但还是个很要面子的人,这次之所以帮秦风,是因为秦风上次在那古玩会所里,很自己长了脸面。

        而且在李然看来,所谓的什么王局长赵局长,只要还想在体制内混,必然不敢得罪李家的,压根就没送钱的必要。

        “然哥,这是两码事?!?br />
        秦风也看出来了,不混仕途的李然,并没有瞧出这里面的门道,当下说道:“然哥您给拉线,这面子就已经够大了,后面再有什么事,做兄弟的不能老是麻烦你啊……”

        前文中曾经说到过江湖,其实打家劫舍占地为王是江湖,走街串巷小偷小摸也是江湖,这官府衙门高堂庙宇,同样还是江湖。

        既然是江湖,就都有其潜在的规则,像是今儿这件事,在明面上,王赵两位局长一定会给李震面子,让何金龙能进入到拆迁这个项目中来。

        相关于拆迁公司的资质等手续,王赵二人肯定会帮何金龙办好。

        但两个局长做到这一步,就算是已经给了李震面子,再下面的事情,那就要看何金龙懂不懂得去做了。

        要知道,自古就有“三年清知县′十万雪花银”的说法,虽然不说个个官员都是贪官,但能赚钱的事情他们自然要优先照顾自己人的。

        就像是王局长家里就有亲戚在开建筑公司,赵局长的小舅子也在搞房地产开发,生意做的红红火火。

        而拆迁改造这也是一项油水很肥的项目,仅凭李震一个面子还不足以让他们将这一块给让出来。

        如果秦风真的以为今天吃了喝了就走通了两位局长的关系,那恐怕等何金龙的公司办起来后,过个三五年也未必能接到一个拆迁项目。

        “还有这么多的门道?”

        李然从小就很讨厌政治,还真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道道,听到秦风如此一说,不由目瞪口呆,喃喃道:“妈的幸亏哥们没混仕途,否则还不被这些阴奉阳违的王八蛋给玩死???”

        “然哥,话也不能这么讲?!鼻胤缥叛孕α似鹄此档溃骸八谆八档踩瞬坡啡缟比烁改?,有钱大家赚才是正理嘛?!?br />
        “行了,他们来了,走吧?!?br />
        看到何金龙陪着两位局长从包厢里走了出来,李然微微摇了摇头,这果然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甭看这哥俩在自己面前恭恭敬敬,背后还不知道怎么骂自己呢。

        出来之后,何金龙开口说道:“不好意思肚子不大舒服,让两位久等了?!?br />
        “没事,走吧?!?br />
        李然也是在政治家庭里长大的对这种事情接受的很快,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几人进了电梯。

        当电梯开始下行的时候,李然看向秦风,说道:“秦风,咱们这是去赌场玩儿会,你可别沉迷了啊,我们这圈子有人玩的甚至都连累到了家里大人······”

        李然知道秦风身上带了三百万的存折,还真怕这小子玩急眼之后会拿出那存折要知道,开这家会所的人可是不怕秦风赖账的。

        “然哥,我又不会赌钱,跟着看看就好?!?br />
        秦风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今儿王哥和赵哥是主力,看两位老哥红光满面,一定能大杀四方的……”

        “呵呵,我们就是来见识下的?!?br />
        王光良笑了笑,心中对今儿的安排却是非常的满意,别的不说,那位何老板可是真的很上路,刚才一听要去赌,马上就塞给自己和老赵一人五万块钱。

        虽然主管的部门是个肥缺,但平时下属送礼,也不过就是几条好烟好酒,即使是那些有求于自己的老板们,充其量就是逢年过节到家里送上几千块钱的礼券。

        原本王光良也没想到何金龙出手如此大方,开始的时候还被吓了一跳,和老赵对了下眼神后,两人终究还是将钱收了下来。

        这收钱也是看人的,王赵两人知道,李震虽然没多说什么,但是将何金龙与那年轻人介绍给自己,就能说明很多问题,即使何金龙再不上路,他们多少也是要给其一些工程的。

        现在龙如此会做人,那王赵两个局长完全可以将他当成自,以后有钱大家赚,上面还有李震罩着,这绝对是可以拿的很安稳的那种钱。

        “几位先生,到了……”

        这个会所应该是有地下建筑的,因为电梯停下的时候,显示是在负二层,当电梯门打开后,工作人员带着他们穿过走廊,进入到一个大厅里面。

        由于是在地下的原因,大厅的面积并不是很大,但各种赌博的机器是应有尽有,里面大约有二三十个人,一个个的面部表现都显得很悠然。

        “几位,欢迎光临?!?br />
        进入到大厅后,一位身材高挑,相貌俏丽,穿着职业装的女人就迎了上来,开口说道:“几位先生可以先去兑换筹码,因为赌场里是不允许流通钞票的……”

        这个会所的主人原本是不想经营这些项目的,只是会员之中有许多来自港澳的人士,在那些人的建议下,这个赌场也就应运而生了。

        王赵两位局长虽然是见多识广,但来这种专业的赌场还是第一次,有些拘谨的跟着那女人去到前台,两人都将何金龙刚才给的现金兑换成了筹码。

        “然哥,咱们也玩玩?!鼻胤绱影锬贸隽肆酵蚩榍?,扔到前台上,说道:“换两万,都要面值最小的?!?br />
        “是,先生……”

        兑换筹码的那个漂亮女孩,眼中闪过一丝鄙夷,因为他们这里最小的筹码都是五千一枚的,两万块钱只能兑换两枚而已。

        “靠,比澳岛赌场玩得还大???”

        见到那两枚筹码,就是秦风也愣了一下,在澳岛还有五块十块的筹码呢,到了这个居然是五千起底的。

        “这位先生,我们这里是针对会员休闲娱乐的,并不向外界开放,所以筹码的起底稍微高了一些?!?br />
        听到秦风的话后,旁边那个女人连忙解释道:“不过我们这里的荷官和技术总监,都是由澳岛请来的,可以保证赌局绝对的公平,没人会在这里出千的……”

        听到那女人的解释,秦风也释然了,在澳岛的赌场内,也是分为各种不同的区域的,更是有VIP房间,针对的就是那些大客户。

        而能进这家赌场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物,赌场自然没有必要再去设置那些小面额的筹码,就算是五千的起底,在这些人面前都显得低了些。

        “好吧,咱们进去吧?!鼻胤绲嗔孔帕矫冻锫?,自嘲道:“这要挑个能赢钱的玩啊,否则两把就没了,多可惜呀······”

        “你小子少说几句?!备徘胤缟肀?,李然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没看见前面那漂亮女人的笑容已经非常勉强了吗?

        “几位,这个是轮盘赌,转盘上一共有37个数字,当转盘转起来后,会有一个小球在转盘内滚动,最终小球会落到某个数字对应的小槽里,这就是“中奖数字”了?!?br />
        带路的女人一边走一边给秦风等人介绍着赌场各种赌具的玩法,她所说的轮盘赌135的赔率,也就是说,如果赢了,1元可以变成36元。

        “这个还是算了,我去看看大小吧?!?br />
        秦风摇了摇头,如果他手上有个千儿八百万的,秦风会选择轮盘赌,因为他可以通过精确的数学计算,推演出那个小球对应的数字。

        在国际上就有一帮子职业赌客,专门来计算轮盘赌的转动运行轨迹,从而赚的钵满盆溢,只是秦风手上就两枚筹码,没等他计算出来恐怕就两手空空了。

        “这位先生,赌大小的在这边?!蹦俏慌说闹耙邓匮芨?,听到秦风的话后,引领着他往赌场中间走去。

        当几人走到一张桌子前面的时候,王局长站住了脚,说道:“百家乐,老赵,何老板,咱们玩玩这个吧?”

        百家乐的玩法非常简单,一般使用3~8副,每副52张纸牌,洗在一起,置於发牌盒中,由荷官从其中分发。

        各家力争手中有两三张牌总点数为9或接近91KQ、J和10都计为0其他牌按牌面计点,以9为最大。

        这种玩法以前盛行于欧洲,后来被赌圣叶汉引入到了澳岛,在港澳的一些赌片中经常出现,所以在内地也有不少人喜欢这种赌法。

        “几位,你们先玩着……”

        看着王赵几人饶有兴趣的在百家乐桌子前站住了脚,秦风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拉着李然往赌大小那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