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忽悠

    第二百四十八章 忽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秦老板,你还真是位学生???”来到京大校园里,聂天宝就像是进了大观园一般,左瞅右看的很是稀奇。

        聂天宝上完小学就赶上了那场史无前例的社会变革,所以除了这两年保养小蜜在大学门口等过女孩之外,还真是从没有进过大学校园呢。

        “不是告诉过您,我是齐先生的弟子吗?”

        秦风闻言笑道:“明年可能就会跟着齐先生硕博连读了,到时候时间也能多一点,如果聂老板在京城,咱们还要多多交往啊?!?br />
        “那是,那必须的?!?br />
        聂天宝连连点头,等到跟着秦风进入到了学校宿舍之后,他原本心中还剩下的那一点点疙瘩,也已经完全消失掉了。

        想想也是,大学生秦风,怎么可能和骗子马子边扯上关系呢?就算是再精彩的小说,也不会出现这么狗血的桥段吧?

        “聂老板,您请坐,我给您倒杯水去?!?br />
        秦风笑着将聂天宝让到了桌子旁的椅子上,自己去楼下门房借了壶开水,顺手给看门房的大爷又丢了包好烟。

        “秦老板,厉害,你这么年轻就开始做生意了???”

        秦风离开的时候,聂天宝翻看了一下桌子上的那些书,但书上的字他大多认得,不过将那些字组合在一起之后,聂天宝看得是干瞪眼,连句完整的句子都无法理解。

        九八年那会,还不像后世那么拜金,像聂天宝这种土鳖在学问人面前。不自觉的就会有种低人一等的感觉。

        所以这宿舍虽然比不是酒店里的豪华房间,但还是让聂天宝肃然起敬,连带着对秦风的态度,也愈发加多了三分小心和恭维。

        “聂老板。不用那么客气,我还年轻,叫声名字就行了?!?br />
        秦风笑了笑,给聂天宝倒上一杯茶。说道:“学校里条件比较简陋,不过这茶是今年的龙井新茶,我可是从齐先生那里拿来的,聂老板您尝尝?!?br />
        “好,不叫秦老板,就称呼一声秦老弟吧?!?br />
        聂天宝的品行虽然很有问题,但那么多年的社会不是白混的,当下打蛇随棍上,开口说道:“秦老弟也别叫我什么老板了??吹闷鹉裟橙说幕?。就喊声老兄好了?!?br />
        秦风闻言笑道:“恭敬不如从命。那我就叫声聂大哥了,聂大哥,请喝茶!”

        “好。今儿聂大哥来的仓促,回头一定补给兄弟件礼物!”

        聂天宝哈哈大笑了起来。端起茶喝了一口之后,连称好茶,不过只有他自个儿才知道,除了买茶叶送人之外,聂天宝平时是从来不喝茶的。

        “聂大哥太客气了,您稍等,我给你拿那套玉器来?!?br />
        虽然和聂天宝兄弟相称,肉麻的秦风衣服下面的鸡皮疙瘩全起来了,但这戏还是需要演下去。

        秦风今儿答应了方雅志一百万的货款押金,加上所要支付给方雅志的三年房租,一共要掏出一百七八十万的现金。

        可是秦风和谢轩手上加起来,也不过就三四十万块钱,再算上莘南那几个人的入股资金,还不足一百五十万。

        且不说这点钱还不够支付给方雅志的,就算是够了,那秦风也是一文不名了,他拿什么来改建那店铺并且铺货招人发工资呢?

        原本秦风是想着找个哥四个,扩大一下入股的资金以解燃眉之急,没成想这刚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来了。

        此时的聂天宝,在秦风眼里,那真的犹如《水浒传》中的及时雨宋公明啊,别说叫几声大哥就能解决资金问题,就是让秦风叫大爷他都愿意。

        秦风从自己床下拉出了一个密码箱,将箱子打开后,秦风拿出了一个锦盒,这锦盒长约三十公分,宽度在二十公分左右,外面用绸缎包裹。

        解开绸缎,秦风将锦盒放在了办公桌上打开之后,里面整整齐齐并列摆放着一排只有拇指大小的玉器,窗外的阳光照射在玉器上面,反映出一股润泽的光芒。

        聂天宝也是识货的人,还没看玉,他先查了一下数量,锦盒里的玉器刚好十二个,不由脱口而出道:“这……这是十二生肖玉?”

        十二生肖为人的属相,古人由此经?;嶂谱鞣献约菏粝嗟挠衿髋宕?,所以十二生肖的古玉,在当代是极为常见的。

        看到秦风拿出的是这套玩意儿,聂天宝不禁有些失望。

        因为传世量比较大,所以十二生肖古玉的价值也就大大的缩水,即使这是一套完整的十二生肖,恐怕市场价值也就是在三十万左右。

        “聂大哥,您在仔细看看,这可是十二生肖?”

        秦风笑着摇了摇头,给聂天宝递了一个放大镜过去,这些玉器只不过是指头大小,在阳光的反射下,很难看得仔细的。

        “可不就是十二生肖?”

        聂天宝捏着了一个马头的玉器,说道:“这中十二生肖的玉器很常见,墓中多有出土,我曾经凑齐过一套,秦兄弟感兴趣的话,下次我给带到京城来?!?br />
        古玉的来源分为两种,一种是传承有序的传世古玉,而第二种,就是盗墓所得,聂天宝原本就不是什么正经人,这些年没少从盗墓者手里淘弄物件。

        “聂大哥,看看再说?!?br />
        秦风笑而不语,只是执意将放大镜塞到了聂天宝的手里,如果这货再看不出端倪,那秦风也懒得和他废话了,这骗傻子实在是没啥成就感。

        “嗯?还有什么古怪?”

        看到秦风如此坚持,聂天宝拿着放大镜看了起来,这一看,脸色顿时不淡定了,捏着那件玉器的手,都有些颤抖起来。

        聂天宝几乎将眼睛都贴到了放大镜上,良久之后才喘着粗气将玉器放回到了锦盒里,颤声问道:“这……这是人身生肖头像玉器?”

        “好眼力!”

        聂天宝话刚出口,秦风就鼓起掌来,说道:“聂大哥果然是玉石行中的老前辈,就这份眼力,一般人真瞧不出来!”

        俗话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秦风这番话说出口后,聂天宝脸上顿时露出了得意的神色,说道:“秦兄弟,我以前见过人身生肖头像的陶瓷俑,不过这玉器,还真是第一次得见?!?br />
        “嗯?聂大哥,还有人身生肖头像的陶瓷俑?”

        秦风闻言心中咯噔了一声,他原本以为自己那套人身生肖头像陶瓷俑是国内仅有的,没成想这聂天宝居然也见过。

        “咳咳……”

        聂天宝自觉失言了,咳嗽了两声说道:“不瞒秦兄弟,那玩意是个鸡头人身的陶俑,是我从乡下收来的,残破的很难修复,还扔在我家地下室里呢?!?br />
        “乡下收来的?怕是从盗墓者手上买的吧?”

        看到聂天宝那副样子,秦风哪里还不知道他手中的陶俑来历?不过聂天宝只有一件残次品,秦风心中才释然了,他手上那套陶瓷俑还是绝无仅有的。

        现在摆在面前的这套十二生肖玉器,就是秦风仿造他从那座唐墓中盗得的陶瓷俑雕琢出来的。

        至于雕琢这套物件所使用的原料,也是真正的古玉,那是一件从棺木中摸出来的镶金嵌银的玉象分解后剩下的玉料。

        前文曾经说过,秦风从棺木中掏出的玉器,有许多表层沁色过重,对玉器损害颇大,这个玉象就是其中的一件,原本华丽贵重的玉象,在出土后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

        秦风曾经查询过,在唐代鼎盛时间,周边各国多有进贡,这件玉象应该就是别国的贡品,被皇帝赏赐给那祢素士后,才成为了殉葬的物件。

        只是在墓中埋葬了千年,那镶嵌的金银形成的沁色,让玉象很难修复过来,所以秦风这才将其分解成了十二块,雕琢出了这套十二生肖人身头像的玉器。

        在雕琢成功后,秦风又花费了很大的功夫,在其外面形成了一层包浆。

        古玉本有的沁色加上秦风那精湛的工艺,别说是聂天宝了,就算是齐功在这里,恐怕都无法看出这套玉器是老玉新工。

        “好东西,包浆自然,沁色入玉三分,这……这是套大开门的玉器啊?!?br />
        聂天宝拿着放大镜,逐一将那套十二生肖人身头像玉器看了一遍,嘴中是赞不绝口。

        如果单是十二生肖玉器,那真的很普通,但生肖头像人的身体,这就是极其罕见的物件了。

        古玩行原本就是物以稀为贵,这聂天宝相信,套玉器拿出去,绝对会引起行内和学术家的一番争论的。

        而以这套玉器的珍贵程度,就是等自个儿盘下方雅志的潘家园后,都足以担当起镇店之宝的角色。

        想到这里,聂天宝心里不由变得火热了起来,抬头看向秦风,说道:“秦老弟,不知道这套物件,您有没有出手的考虑呢?”

        “出手?聂大哥,您别开玩笑了……”

        秦风似乎怕东西被聂天宝抢走似地,一把盖上了锦盒,说道:“国内都没有发现此类的玉器,这是独一份,我怎么可能出手呢?”

        这做买卖,讲究的就是个欲擒故纵,越是想卖,就越不能表现出来,虽然秦风心中乐开了花,脸上却是摆出一副打死不卖的架势来。

        ps:

        ps:这几天连着熬夜到三四点,顶不住了,今儿就两更吧。

        胖子这月的更新,绝对还是月票前十最多的,兄弟们支持几张月票推荐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