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四十六章 趁火打劫

    第二百四十六章 趁火打劫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方老板,这租房可不像是买房啊?!?br />
        听到方雅志的话后,秦风说道:“如果这店铺是您的,那说不定里面的装潢还要增值呢,可是租来的房子,里面的东西不是自个儿的,我干嘛要花那么多钱???”

        秦风这番话说的方雅志哑口无言,当时之所以投入那么多资金,一来是方雅志当时几乎完全垄断了国内的玉石市场,一时间信心膨胀,想做出一个旗舰店来  。

        第二就是,方雅志从来没想过他会败走滑铁卢,当时和市场管理处签订的协议是等到租期满后,按照当时的市场行情,他有优先租赁权。

        但是方雅志怎么都没想到,仅仅过去七年的时间,他的玉石王国就轰然倒塌,数十家连锁店荡然无存,现在连旗舰店都要转让掉了。

        “秦老板,不是我不愿意转让,只是你的条件……我实在无法答应?!?br />
        方雅志摇了摇头,说道:“店铺转让折算装修费用,这在行里也是规矩,就算那些装修在秦老板眼中不值那么多钱,但也不能一笔抹去了吧?”

        方雅志真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否则他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话中的意思很明显,装修费用可以降低,但一定要有。

        “方老板,我的看法,和您不太一样……”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这样吧,我先说一下对于这家店铺日后的改造和经营项目,看看咱们能不能达到共识?!?br />
        “日后的经营项目?秦老板请讲……”

        方雅志闻言愣了一下,只要店铺转让出去,他管秦风卖什么???就算是买毒品也和自己没丁点的关系了。

        “我本人很喜欢玉石,日后这家店,应该还是经营玉石的……”

        秦风开头这几句话。顿时吸引住了了方雅志的注意力,毕竟他是成也玉石败也玉石,对这东西真是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现在和田玉的市场比较混乱,我不想涉足太深,玉石店经营的项目主要分为三类?!?br />
        秦风看了一眼方雅志,继续说道:“第一类产品。将会是古玉,而且还是传承有序的传世古玉……”

        “等等,秦老弟,这……这古玉可不是大白菜,您能有多少???”

        秦风话声未落,就被一旁的周立洪打断掉了,“您这口号要是喊出去的话,有客人上门而拿不出东西来,那这生意可就没法做了……”

        周立洪的这番话。是好意提醒秦风的,玩文房四宝的人,对玉石多有钟爱,否则他也不会和方雅志成为至交好友了。

        这传世古玉,在玉石中可谓是最高端的一类产品,只是因为传世数量的原因,这种商品没办法敞开了卖,一般小的玉石店。有个一块品相好的那就是镇店之宝了。

        即使是方雅志做了多年的玉石生意,《雅致斋》也不过就七八块传世古玉。而且只有三块称得上是上品古玉,一般都是秘不示人珍藏起来的。

        “周老哥,既然我敢说,自然就有办法,这点您不用担心?!?br />
        听到周立洪的话后,秦风笑了起来。古玉这东西,别人没有并不代表他也没有,这天下那么多的古墓,里面放的不都是古玉吗?

        当然,秦风喊出这个口号。只是想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响名头,将那些收藏古玉的高端藏家给吸引过来,并没打算将其作为主营项目。

        而且秦风会将他手上的古玉定一个极高的价格,甚至超出当今拍卖市场拍出的高价。

        如此一来,即使有人动心,也要考虑古玉市场的实际价格,秦风手上那数十块古玉,也就能支撑一段时间了,绝对不会出现周立洪所说的那种现象。

        方雅志闻言点了点头,说道:“将古玉作为主营项目,这想法很大胆,只要你拿得出东西,这是聚集人气的好办法,不知道秦老板经营的第二类商品是什么?”

        和周立洪不同,方雅志在玉石行里绝对算得上是顶级的行家,不管是销售还是对玉石本身的鉴赏,他都有着过人之处。

        所以秦风说出这第一条后,他顿时收敛了心中因为秦风年轻所生出的那丝看不起的念头,能想出这种办法的人,绝对是号准了这行当的命脉之人。

        “呵呵,玉石店吗,经营的自然还是玉石?!?br />
        秦风笑了笑,说道:“第二类玉石商品是和田玉,咱们国人认这个,店里总还是要经营的,不过我只经营最顶级的和田玉,将其做成高端品牌……”

        秦风前几天在《雅致斋》里转悠过,他发现方雅志的经营策略是广撒网多捕鱼,好的坏的和田玉饰品,几乎都摆在一起,只是因价格不同,摆放的位置稍有不同罢了。

        这样固然能吸引到不少中低端顾客,但同样,将档次不同的玉石摆在一起,也会流失掉那些高端顾客。

        因为以那些人的消费心理,他们是不屑于去买与低端商品一起销售的玉石的,这年头的有钱人和暴发户,都是那种不买最好只买最贵的操蛋脾性。

        所以秦风打算将他的玉器店,打造成为一个真正的玉石高端品牌,完全不经营低端饰品,日后只要有人提起他的店,都会有种对品牌的认同感。

        这样虽然会流失很大一部分生意,但是秦风相信古玩行的那句老话,就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只要秦风能耐得住性子,等到店铺品牌形成,得到那些高端客户的认可后,秦风相信在京城这种堪称为国际大都市的城市中,他的品牌玉石,会得到一个井喷的发展状态的。

        当然,这些话秦风是不会对方雅志说的,对市场的预判是否准确,那是一个商人能否成功的重要要素,方雅志又没给自个儿交学费。哥们没义务告诉他。

        “秦老板,这品牌可不是那么好做的……”

        听到秦风的话后,方雅志不置可否的叹了口气,他以前也曾经想把琉璃厂的总店做出品牌精品玉石店,并且付诸于了行动。

        但那次尝试的结果,实在是不如人意。由于琉璃厂的人流量,也多是由外地游客组成的,他们更多的是想购买一些物美价廉的纪念品。

        缺少了那些低端玉石商品,也导致总店每月赚取的利润,才刚刚够店铺维持常态的,比以往的利润要下降了六成之多,仅仅两个月后,方雅志就放弃了这次尝试。

        “我知道难做,总是要试试吧?!?br />
        秦风没有反驳方雅志的话。但也没过多的解释,他心中的想法是要将自己的玉石品牌,经营的就像沪上的城隍庙黄金一样,只要游客到来,都会去购买一些的。

        不过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一定时间的积累,或许三五年,或许十多年。但是秦风有信心,他的这家店铺。一定会成为国内玉石行当的第一品牌的。

        看到秦风的神情,方雅志不由摇了摇头,在他看来,秦风这就是个热血沸腾的小青年,等到一头扎进古玩行的漩涡中之后,才会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多么的错误。

        但方雅志并没有提醒秦风的想法。进入古玩行的人,谁没交过学费?年轻固然是一种资本,不过也代表着不成熟,多碰碰壁未必是件坏事。

        “秦老弟,你要经营的第三种玉石是什么类型的呢?”

        看到场面稍微有些僵持。周立洪连忙打起了圆场,其实他还是希望秦风能接手那家店的,一来可以解老友的燃眉之急,二来日后他也能和秦风做邻居,方便交流感情嘛。

        “翡翠!”

        秦风说道:“不过我只经营最顶级的翡翠饰品,低于一万块钱以下的翡翠,我的店里不卖!”

        “翡翠?”

        听到秦风说出这两个字,方雅志那张脸不由抽搐了起来,他那亿万身家,几乎全都是败在翡翠上面的。

        “秦老板,奉劝您一句,这翡翠,还是少沾为妙?!?br />
        方雅志闭上了眼睛,眼角却是流出一滴浑浊的泪水,说道:“想要得到高档翡翠,就必须去赌石,可这赌石,能让人上天堂,同样也能使人下地狱??!”

        想着这些年的赌石生涯,方雅志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一次次的赌垮,让他几乎丧失了理智,这才导致了现如今的窘境。

        在决定要转让潘家园店的时候,方雅志就在心中发了誓,等到手中的那些翡翠饰品完全售出之后,他就退出翡翠市场,专心在琉璃厂经营传统玉石。

        秦风脸上露出笑容,淡淡的说道:“方老板,这点是没什么问题的,我只买赌出来的翡翠,不沾赌石不就行了?!?br />
        秦风这话却是在忽悠方雅志,虽然翡翠原石没有任何的科技手段能勘测出里面的东西,但秦风却是从载昰那里学到一些别的技巧。

        秦风不敢说逢赌必涨,但用上那法子,却是能判断出一块原石中是否有翡翠,相对于一刀切下去只得到一堆破石头的赌石相比,秦风赌涨的机会无疑胜过那些人百倍。

        之所以秦风还没有接触赌石,那是因为他还没有足够的资本,要知道,国内升温的翡翠热,也让赌石的成本大增,没个百十万,根本别想涉足这个市场。

        “只买成品,不沾赌石……”

        方雅志自然不知道秦风有赌石的绝技,他此刻正情不自禁的念叨着秦风的话,脸色变幻不定,如果方雅志早有秦风的这种觉悟,何至于赌得差一点就倾家荡产了呢?

        “罢了,我这几十年都活狗身上了,居然还没你看得透?!?br />
        方雅志使劲的摇了摇头,神情有些恍惚的看向秦风,说道:“说吧,你能给出一个什么价格?这家店,我转给你了……”

        “方老板,还是我刚才说的那样,我只承担这个店铺以后三年的房租水电?!?br />
        秦风知道面前的这个人,已经失去了继续谈判的意思,当下说道:“另外,您那合同中租期到期后的优先承租权。也要在转让合同中注明了……”

        “秦老板,你……你这也太狠了吧?”方雅志原本以为秦风能给个一两百万的店铺装修费用,没成想他还是一毛不拔。

        “方老板,我话还没说完呢?!?br />
        秦风摆了摆手,接着说道:“如果方老板您答应,我这家店在三年内?;崛贸霭俜种拿婊?,帮您经营翡翠饰品,利润你七我三……

        当然,这些翡翠饰品必须售价都在一万以上,而且在卖出的时候,也需要打上我那店铺的品牌……”

        “你……你这简直就是趁火打劫啊?!?br />
        听到秦风这番话后,方雅志差点没一口血喷出去,如果按照秦风说的那样去做,他岂不是成为了一个二级经销商?专门给秦风店铺加工翡翠的?

        “方老板?;安荒苷饷此??”

        秦风摇了摇头,很认真的说道:“您这些年来挤压的翡翠,数量应该不少吧?这些翡翠布销售出去,只能白白占用您大量的资金。

        我不需要您的进场费,开辟出那么大一块帮您处理这些翡翠,开出的条件其实并不苛刻,如果方老板您日后还想在翡翠市场大展拳脚,那我这个建议您完全可以不用考虑……”

        言谈之中。秦风早已看出方雅志的心思,在赌石中亏光了老本之后。方雅志连带着对翡翠生意也绝望了,自己不狠狠的宰上一刀,那也忒对不起人了。

        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秦风盘下那么大一个场子,除了手上的几块古玉,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玉石能上架销售的。全指望着方雅志的那些货救场呢。

        秦风的话让方雅志沉默了下来,他这些年虽然赌石赔光了老本,但一两亿块钱就是撞大运,还是能碰到一些好料子的,手上的确有一笔数量不菲的高档翡翠饰品。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方雅志以后的确不打算再碰翡翠生意,这些翡翠的去留就是个问题,那么多的货,国内能一口吃下了的人绝对不多。

        见到方雅志有些意动,秦风继续鼓动道:“方老板,说句不好听的话,您的那些翡翠如果处理给别人,我想价格绝对不超过实际价格的三成,这中间的损失,您肯定能算出来吧?”

        秦风接手这家店铺是趁火打劫,但方雅志如果要出手那些翡翠,恐怕比秦风更有甚之的人还要多,相对而言,秦风感觉自己已经是很厚道的人了。

        “秦老板,我被你说服了?!?br />
        默默想了大概十多分钟后,方雅志抬起了头,看着秦风说道:“店我转给你,条件就按你说的办,不过你要支付一百万的货款押金……”

        现在的《雅致斋》,总店大掌柜卷款私逃,可谓是内忧外患,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方雅志不想传出靠着从朋友处拆借维持生意的传闻,他只能接受秦风所提出的条件了,六十多万的房租加上一百多万的押金,这些钱可以让方雅志周转几个月,到时候《雅致斋》的总店也能起死回生了。

        “一百万的货款押金?”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没问题,方老板,我秦风不是趁火打劫的人,这钱我三天内就能准备好,只要转让协议签了,马上就能打给你?!?br />
        秦风知道,单单一百万,是不足以买到方雅志所铺货的翡翠,花一百万就能让自己的店铺充盈起来,秦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好吧,秦老板,这协议就由你来制订吧,我随时都可以签?!?br />
        决定了转让潘家园店和放弃翡翠生意后,方雅志心中像是卸下了一块巨石,他现如今再也没有什么开拓市场的想法了,只是想将《雅致斋》这个祖宗的产业保留下来。

        “那好,方老板您多休息,我就先告辞了?!?br />
        看到自己真的说服了方雅志,饶是秦风有着不输于面前两个老人的沉稳,也在心中欢呼了起来。

        拿下那家潘家园标志性的店铺,至少能让秦风在这行当里少奋斗二十年,这是多少古玩商人们都办不到的。

        不知道那些因为“剪刀煞”对这家店而却步古玩商们,事后知道秦风拿下店铺所花的钱后,会不会去打听哪里有后悔药卖?

        “秦风,我送送你?!奔角胤绺娲?,周立洪跟在后面送了出来。

        走出病房十多米后,周立洪指着秦风苦笑道:“你小子,要不是你这几天没出京大校园,我真怀疑那剪刀煞的风声是你放出来的了……”

        饶是周立洪见惯了商场的尔虞我诈,也亲自谈过不少的项目,但是秦风这步步为营却是让对手步步后退的谈判,还是看的他叹为观止。

        要知道,那家店虽然传出了剪刀煞的事情,但如果方雅志放出转让消息,并且能等得起的话,国内还是会有些不信邪的人感兴趣的。

        以那家店的位置和现如今潘家园一店难求的局面,方雅志就是开出一百块钱一平方的价格,那些不敬鬼神的人,或许也能接受。

        而秦风就以一张三寸不烂之舌,居然说的方雅志原租金转让不谈,竟然还给秦风铺起货来,他都怀疑老友的脑子是不是出了毛???(未完待续……)

        ps:ps:晚了点,还是更出来了,这章五千字,两个大章一万一??!

        从码字以来,胖子还没失言过,只是有点晚了,对不住各位

        看在打眼困的上下眼皮打架的份上,各位兄弟把月票投出来吧。

        话说到月底了,存货别留了,咱们要和下面的书拉开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