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四十三章 蛇吞象(上)

    第二百四十三章 蛇吞象(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真是莫名其妙,老方怎么会有这种朋友?”

        等到方雅志和聂天宝离开后,周老爷子尚自愤愤不平,秦风算是他的朋友,聂天宝如此作为,简直就没把自己放在眼中。

        “周老,算了,被人骗了的心情也能理解?!?br />
        秦风大度的摆了摆手,反正刚才给了聂天宝一拳一脚,自己又没吃什么亏,话再说回来,秦风还真是聂天宝口中的马子边,并没有冤枉自个儿。

        “那也不能到处指责人是骗子吧?”

        周立洪摇了摇头,看向秦风,说道:“秦兄弟,回头老头子请客,咱们去喝御膳粥,别和这种人一般见识?!?br />
        俗话说人老成精,周立洪早就看出来了,秦风似乎对那《雅致斋》的兴趣并不大,虽然没法结下这段善缘,但周立洪还是想和秦风处好关系。

        “周老哥,今儿是不成了,我晚上还有事,改天我请您?!?br />
        周立洪一口一个秦兄弟喊着亲热,秦风也是打蛇随棍上,改口喊了声老哥,其实以他的辈分,如此称呼周立洪也不为过。

        客气了一句之后,秦风眼睛往对面瞅了瞅,接着说道:“周老哥,对那家店,我还是有点儿兴趣的,您要是得空,帮我探探那边的口风如何?”

        “真的,你对老方的店子有意思?”

        听到秦风的话后,周立洪愣了一下,继而拍起了胸脯,说道:“秦兄弟。只要你有兴趣,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了,一准能让老方给你个最低的价格……”

        “周老哥,这个……可就难说了?!?br />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方老板这朋友不就是来盘店的吗?要是他们谈好了,哪里还有我的份?”

        “这个……还真不好说,要不这样,秦兄弟。我现在就过去看看?”

        周立洪闻言皱起了眉头,他不知道那姓聂的人和方雅志关系如何,手头资金情况怎么样,是否真有实力接手那家店?

        念及此处,周立洪还真不敢大包大揽,万一老方和那聂天宝已经达成了协议,那自个儿岂不是要失信于秦风了?

        “周老哥,不用那么急的……”秦风笑着摆了摆手,说道:“那位聂老板看样子应该是今儿才来的京城。没那么快就达成交易的?!?br />
        “嗯。我看也是……”

        周立洪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道:“秦兄弟,你是怎么打算的呢?那家店你最高可以出到一个什么价位?要不要我帮你先摸摸底?”

        “周老哥,说实话。小弟懂一些风水堪舆上的学问……”

        在江湖上混,有时候还是要装装神棍的。见到周立洪听到风水二字眼睛发亮之后,秦风接着说道:“方老板的那家店,正建在拐角处,面对两处街道,正好呈一个剪刀型,这是破财聚煞的风水格局,纵然人气再旺,买卖做下去也会将家产赔的精光!”

        秦风这番话说的是半真半假,在风水中,是有一个被称之为剪刀煞的风水局的。

        剪刀煞的格局是十字型,但并不是九十度垂直的,而是呈两个锐角和两个钝角的状态,就象一把剪刀一样,因此这种煞被称为剪刀煞。

        犯剪刀煞是指出事的房子位于十字路口的一角,也就是处于两个锐角之内,民谚也有“路剪房,见伤亡”之说,从这种论点上看,方雅志的《雅致斋》正好符合这个特性。

        “秦风,你……你说的是真的?”

        周立洪闻言愣了一下,他是老派作风的人,对风水相术还是相信的,但却是没有想到,秦风一个当代的学生,也会有如此精湛的风水堪舆之术。

        “周老,您让方老板请个风水先生一看便知,只要稍微懂行的,相信都能看出来?!?br />
        秦风并不怕有人去看《雅致斋》的风水,因为他所说的都是存在的。

        不过秦风曾经丈量过那店铺两边的距离,却是九九之数,两边均为吉位,可以冲煞消灾,无形中已然将那剪刀煞给破除掉了。

        不过秦风能看出这一点,是源自他脑子的九宫堪舆秘术的缘故,这本典籍在当代早已失传了,所以秦风并不担心那些所谓的“风水大师”看出端倪。

        “这……这如何是好呢?老方的这家店要真是犯了剪刀煞,那麻烦就大了?!?br />
        周立洪也懂得一些风水堪舆的知识,原本他是看不出来的,但是听秦风这么一提,再一回想那雅致斋的布局,顿时感觉到还真是个剪刀布局。

        要说周立洪和方雅志的关系还真不错,听到秦风的话后,马上就为方雅志担起心来。

        周立洪知道,这剪刀煞的布局破解起来非常的麻烦,不仅需要改动店铺本身的结构,甚至还要周围的环境来配合。

        如果那店铺是方雅志买下来的,他有权利动工改造,但那只不过是从市场租来的,别说周围环境,就是改动店铺外观的一砖一瓦,都是需要市场管理处批准的。

        “秦兄弟,有件事还想请你帮帮忙?!?br />
        想到这里,周立洪一脸诚恳的看向秦风,说道:“我和老方是多年老友了,不能看着他败落下去,这店铺的事儿,你就当不知道,还请不要传出去?!?br />
        “周老哥,您这不是坑人吗?”

        秦风脸上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来,说道:“他方老板高价将店子转出去了,那新来的人怎么办?别人也是无法破了这剪刀煞的?!?br />
        “这……这个……”

        周立洪被秦风说的哑口无言,忽然眼睛一亮,说道:“秦兄弟,你既然能看出来,想必也有办法破解吧?”

        “办法是有。不过花费太大,最少需要三四百万以上?!?br />
        秦风就是在等周立洪问出这句话来,当下说道:“以方老板对这家店的装修,转让费要个几百万。原本是可以接受的,我刚才之所以犹豫,就是这剪刀煞的原因?!?br />
        “那……这事儿怎么办呢?”周立洪有些帮老友着急,如果这消息一旦传出去??峙路窖胖镜摹堆胖抡肪驮僖参奕宋式蛄?。

        “好办啊,那个姓聂的不是来了嘛?”

        秦风压低了声音说道:“看那人的模样也不像是的懂风水的,让方老板狠狠的宰上一刀呗,反正四百万的价格我是不会要的……”

        “这……这能行吗?”

        周立洪瞪大了眼睛,他没想到秦风想出来这么个馊主意,那聂天宝看上去也不像是个善茬,万一日后惹出麻烦,还是老方倒霉。

        “建议,我只是建议而已?!?br />
        秦风笑着站起身。拱了拱手。说道:“周老哥。您放心,这剪刀煞的事情,从我的嘴里绝对不会漏出去一个字。今儿就到这了,我还得赶紧回去。这几天忙的是一头烂额?!?br />
        “好,秦兄弟,我送送你?!?br />
        周立洪叹了口气,说道:“晚上我去找找老方,把这事儿给他说说,看看老方是个什么打算?”

        “周老哥,留步!”

        走到门口的时候,秦风拦住了周立洪,带着谢轩往潘家园外面走去,不过在转身之际,眼睛却是隔着玻璃看向了对面店里的方雅志和聂元龙。

        方雅志似乎正在给聂元龙介绍着店子的结构,指手画脚的神情有些激动,显然两人的价码没能得到统一。

        “风哥,这家店的风水真有问题?”

        在谢轩想来,秦风的话要是能相信,那老母猪都能上树了,没看到对门店铺里的聂元龙,当年被秦风骗的差一点就精神失常了嘛。

        “当然有问题……”秦风左右看了眼,说道:“先别问,走,上车再说?!?br />
        “风哥,您那剪刀煞说的是真的?”

        来到停车场发动了面包车后,谢轩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他其实是看中了那家店面的,如果秦风愿意的话,谢轩甚至想问老爸要钱投资了。

        不过要是投资这家店铺,谢轩这奸商肯定要将莘南等人的股份进一步摊薄。

        原本出了三十万他就要占据百分之八十的股份,如果出上三百万的话,他能给那四个人留下一成份子就不错了。

        当然,投资与否还要看秦风的意思,只要秦风说个不字,那就是个聚宝盆,谢轩也只能将其当马桶用。

        秦风手指放在膝盖上敲打着,随口说道:“自然是真的,不过我不是说了嘛,是可以破解的?!?br />
        “那不是好花好几百万吗?”

        谢轩一脸沮丧的说道:“要是三四百万的话,我能问老爸去要,七八百万,我爸恐怕一时也拿不出那么多的现金?!?br />
        “轩子,你没发烧吧?”秦风转过头看向谢轩,说道:“我脑子有病才会发七八百万收这破摊子,一百万我都嫌贵呢?!?br />
        “一百万,那只刚够店铺三年的租金而已,傻子才会那么做呢……”

        听到秦风这话,谢轩基本上已经绝了接掌那店铺的心思,除非那位方老板脑袋抽筋了,才会将单是装潢都花费近千万的店铺一百万转让出去。

        “方老板不是傻子,不过……咱们可以让他傻眼?!?br />
        秦风眼中露出了一丝冷笑,原本他已经决定不租那间铺子了,毕竟他使用不了那么大的面积,也没有相应的货源来维持销售。

        不过在见到聂元龙之后,秦风却是改变了主意,一个成熟的计划在他脑中闪现出来,他秦风就是要在这玉石行当里,玩一出蛇吞象的戏码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