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四十二章 误会

    第二百四十二章 误会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虽然当年在石市古玩街的时候,谢轩所扮演的,不过是在聂天宝的《玉石斋》偷秦风钱包的角色,并没有和聂天宝照上面。

        但是谢轩以前是见过聂天宝的,加上做贼心虚,看着聂天宝走了过来,顿时将脑袋垂下去了,身体也不动声色的躲到了周老板的身后。

        “咦,老周,你今儿怎么过来了?”

        原本离着就不远,说话功夫方雅志已经是推开了自家店铺的玻璃门,原本想训斥两句坐在大门好几米外的营业员的,抬头却是看到了老朋友周立洪  。

        “呵呵,没事,带两个小朋友过来看看?!?br />
        刚才秦风的话表明自己不想现在认识方雅志,周立洪也是眉眼通透的人,并没有将秦风二人介绍给对方。

        “老周,实在是不好意思,本来咱们很久没聚了,可是你也知道,我这段时间真的事儿挺多了?!?br />
        方雅志一脸歉意的说道:“错过今儿,我一定请老哥几个聚一聚?!?br />
        “老方,说这话就见外了啊?!?br />
        周立洪摆了摆手,说道:“谁都有个难处不是,有什么事儿,尽管向老哥几个开口,多了没办法,百八十万还是没问题的?!?br />
        “多谢老哥了,暂时还用不到?!?br />
        方雅志摇了摇头,从去年潘家园旗舰店生意衰退的时候,方雅志就存了关掉这家店的心思,即使没有赌石巨亏这件事,他也想将这家店转让出去了。

        周立洪忽然看到秦风冲自己使了个眼色,顿时心里明白了过来,看向跟在方雅志身边的那人,说道:“老方。这位是?”

        “这是来自石市的聂老板,也是做玉石翡翠生意的,来我这店看看?!?br />
        方雅志拍了拍脑袋,说道:“你看我,都没介绍,聂老板。这位是我的老朋友,也是对面那文房店的老板,以后你要是盘下这店,可就是邻居了……”

        由于秦风和谢轩那张脸都有些面嫩,方雅志只当他们是周立洪的晚辈,当下只是将周立洪介绍给了聂天宝。

        和聂天宝寒暄了几句,周立洪说道:“老方,你先忙着,抽空咱们再聊……”

        “那好。老周,今儿真是不好意思了?!狈窖胖镜懔说阃?,将秦风等人送出了店子。

        和谢轩一直低着头不同,秦风却一直是落落大方的迎着二人,临走时更是点头冲着聂天宝笑了笑,显得礼貌十足。

        “嗯?这人怎么有点眼熟???”

        看着秦风的背影,聂天宝脸上满是疑惑的表情,他总感觉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秦风。但又不是很确定。

        “聂老板,怎么了?咱们进去谈吧……”

        方雅志在后面拍了拍聂天宝的肩膀。他们二人都是从八十年代末期开始做玉石生意的,由于一个地处石市,一个身在京城,生意上没冲突,反而关系一直处的不错。

        这次方雅志遇到了难处,昨天才在电话里和聂天宝聊了几句。没想到聂天宝竟然对他在潘家园的店有些兴趣,第二天就赶了过来。

        “等等,方老板,刚才那个年轻人是谁???”聂天宝脚步没动,眼睛还是一直在看着秦风远去的背影。

        方雅志不以为然的说道:“那个年轻人。我不认识啊,可能是老周的晚辈吧?”

        “不对,他倒是像我的一个熟人!”

        聂天宝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一个人,牙齿顿时咬了起来,一把推开了玻璃门,冲着秦风的背影大声喊道:“马子边?。?!”

        聂天宝喊话的声音很大,引得一些还没散的摊位老板们顿时纷纷看了过来,不过前面走的那几个人却是没什么反应。

        “聂老板,你……你这是怎么了?”方雅志被聂天宝的举动搞得有些莫名其妙。

        “方老板,这事儿回头再向您解释……”

        见到秦风三人就要进到马路对面的店里,聂天宝回头说了一句之后,径直就跑了过去,他怕去晚了那骗子会消失不见。

        前两年发生在石市的事情,让聂天宝这辈子都忘不掉,有大概一年多的时间,他都没出现在石市的一些聚会中,因为聂天宝知道,那会的自己还是别人嘴中的笑料。

        不仅如此,聂天宝的翡翠生意,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他在缅甸囤积来的一些原石,即使切出翡翠雕琢成饰品,生意也是大不如前。

        现在石市的高端翡翠饰品生意,基本上都被聂天宝的老对头《奇石斋》给垄断掉了,任凭聂天宝使出各种招数,都无法弥补那次被人坑吐血所遗留在人们心中的印象。

        所以聂天宝对那“马子边”是恨之入骨,甚至动用了石市道上的人物,只是那人消失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两三年过去了,“马子边”的形象本已经在聂天宝心中淡化了许多,但刚才他似乎从那个年轻人的眉眼间,又看到了“马子边”的影子。

        “哎,这位,你等等……”

        两家店铺只不过隔了一条不是很宽的街道,这会潘家园几乎也要闭市了,街上的人并不多,聂天宝三五步就追到了秦风身后,一把拍在了秦风的肩膀上。

        “嗯?有什么事?”秦风回过头来,皱起眉头,说道:“有话就说,你这人怎么动手动脚的?我又不认识你……”

        “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啊?!?br />
        聂天宝越看秦风越像当年的那个骗子,当下冷笑道:“马子边,没想到今儿居然会被你聂爷遇到吧?装,继续再给我装!”

        说话的时候,聂天宝兴奋的身体都在颤抖,前几年上当被骗的事情,一直都被他认为是这辈子的奇耻大辱,无时无刻都在“思念”着那个马子边。

        要说秦风当年虽然化了妆,不过只是在眼角上动了些手脚,脸型什么的还是有些相像的。

        加上过了几年的时间。聂天宝那模糊的记忆也分不清那点区别,倒是真的把秦风给认成了马子边。

        “我说,你这人有病啊,松手!”秦风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冲着聂天宝说道:“你再不松手,小心我揍你!”

        “有本事你揍我试试???”

        聂天宝一手抓着秦风的肩膀。一手却是去掏手机,嘴上还恶狠狠的说道:“小子,当年被你跑了,现在咱们遇到,这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嘿,这人真有毛病啊,上赶着让我揍?”

        没等聂天宝话声说完,秦风一拳就封在了聂天宝的右眼上,紧接着一脚狠狠的踹在了聂天宝的小腹处。顿时蹬的聂天宝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别……别动手啊,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聂天宝坐到在地上的时候,方雅志也急匆匆的赶了过来,一把拉住了秦风,说道:“年轻人,怎么可以动手打人呢?”

        “方老板,你问问他?!?br />
        秦风没好气的指着聂天宝,说道:“这人口口声声的说我叫什么马子边。抓着我不放还让我揍他,是不是自己在找打?”

        秦风也没想到。事隔好几年了,聂天宝居然还对自己念念不忘,不过既然对方找揍,那就不妨成全他了。

        “老方,你这朋友是过分了点?!?br />
        一直跟在秦风身边的周老板,也皱着眉头说道:“小秦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客人,这位聂老板行事,是有点不妥吧?”

        周立洪的话,等于是肯定了秦风的说话,方雅志不由送来了抓着秦风的手。将还坐在地上的聂天宝扶了起来。

        “哎呦!”

        聂天宝呼了声痛,一手捂着眼睛,一手指着秦风,喊道:“他……他就是马子边,当年在石市骗了我好几十万!”

        “骗了你几十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雅志已经完全糊涂了,一边是老友的朋友,一边却是认识多年的生意伙伴,他已经不知道该相信谁好了。

        “我说你这人真有毛病吧?”

        秦风皱着眉头看向聂天宝,说道:“我姓秦,单名一个风字,叫秦风,不认识你说的什么马子边,还有,再说我是骗子,小心我揍你啊?!?br />
        “你……你长得就是很像他嘛?!蹦籼毂Χ⒆徘胤?,嚷嚷道:“分明就是,你……你就是马子边?!?br />
        人的记忆是会随着时间减退的,当年马子边的面孔在聂天宝心中已经有些模糊了,所以在看到秦风后,他不自觉的就将马子边的形象和秦风对应了起来。

        “我说老方,这哪儿跟哪儿???”

        周立洪想了一下,看了一眼那些看热闹的人群,说道:“围在这里也不像话,都进来说话吧?!?br />
        “好吧,聂老板,咱们进去再说?!?br />
        方雅志也很无奈,扶着还在喋喋不休的聂天宝进了周立洪的店铺,看聂天宝这幅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那骗子骗了他多少钱呢。

        “聂老板,你也别口口声声的说小秦是骗子……”

        进到店里坐下后,周立洪皱着眉头对聂天宝说道:“你先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给我们大家说说行吗?”

        “这……这个……”

        听到周立洪的话后,聂天宝顿时犹豫了起来,模糊不清的说道:“就是前两年在石市,他拿了两个假翡翠挂件,骗了我二十多万?!?br />
        当然因为被骗这事儿,聂天宝在石市几乎成为了一个笑柄。

        所以他也不愿意在周立洪以及方雅志面前自曝其丑,万一这事儿要是在京城里再宣扬出去,那他也没脸来京城开珠宝店了。

        “是什么等级的翡翠?”方雅志这话问的比较专业,价值二十多万的翡翠挂件,放在他店里也是极品。

        “是……是帝王绿的?!?br />
        聂天宝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现在只是想将秦风绳之于法,然后再动用自己的关系,在监狱里好好教训下对方。

        “帝王绿的挂件,二十多万?”

        听到聂天宝的话后,方雅志顿时明白了过来。敢情是自己这位老朋友想占便宜,没成想最后却是掉进了别人的套子里了。

        要知道,帝王绿的翡翠,就是这几年整天泡在赌石场中的方雅志,都从没有见过,那可是传说中的物件。区区二十多万就想买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

        “等等,聂老板,你说小秦就是那个骗子,请问,你有什么证据吗?”秦风是自己带过去的,眼下被人指责成骗子,周立洪感觉自个儿应该帮秦风洗清掉。

        聂天宝指着秦风,说道:“他……他长得和那骗子一样?!?br />
        “不知道聂老板见的那个骗子。年龄有多大呢?”周立洪摇了摇头,没凭没据的就胡乱指责人,怪不得秦风会揍他。

        “大概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吧……”

        对那骗子的年龄,聂天宝倒是还有些印象,当下回忆着说道:“或者更大一点,不过绝对不超过二十七八岁?!?br />
        “二十五六岁,几年前的事情了,那现在就是块三十了?!?br />
        周立洪闻言指了指秦风。说道:“你看看我这位小友像是多大的年纪?你看他像是三十岁的人吗?”

        周立洪此话一出,聂天宝顿时傻了眼。因为秦风的那张脸任凭他怎么看,也就是二十一二岁的样子,比当年骗他的那人都面嫩了许多。

        “老聂,你应该是认错人了,给这小兄弟道个歉吧?!?br />
        方雅志也在一边连连摇头,对着秦风说道:“小兄弟。这事儿是我们的不对,为了表示歉意,回头我让人送块翡翠挂件来,你看怎么样?”

        别管怎么说,聂天宝都是自己的朋友。方雅志也不想让他过于为难,当下就想送点东西给秦风宁事息人。

        “别啊,方老板,这事儿不对,那人长得分明很像他呀?!?br />
        聂天宝也是一口浓痰蒙了心窍,嚷嚷道:“就算不是他,那也是他哥哥,不行,这事儿我得报警!”

        “老方,你这朋友太过分了吧?”

        见到年龄对不上聂天宝还是如此纠缠不休,周立洪顿时沉下了脸,对着方雅志说道:“老方,你知道秦风的老师是谁吗?就凭他这三番五次的污蔑秦风,要是传出去的话,我看你的脸面也没有了……”

        “嗯?聂老板,你先别打电话,事情搞清楚再说?!?br />
        听到周立洪的话后,方雅志制止了聂天宝打电话的举动,看向周立洪,说道:“老周,这位小兄弟的老师是谁?只要能证明他不是骗子不就成了啊?!?br />
        方家是世代经营古玩的,知道干这一行,人脉是极其重要的,而且解放后方家衰败,自己这几年又是一波三折,真犯不着得罪行里的人。

        “他的老师是齐功齐老爷子!”

        为了强调秦风的身份,周立洪紧接着又说道:“而且小秦不是齐老爷子课堂上的学生,是当众收的弟子。老方,你说齐老爷子会收个骗子做徒弟吗?”

        周立洪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自然不是听风就是雨的人,昨儿在秦风等人走后,他马上就找朋友打听起了秦风的名字。

        这一打听,秦风在韦华会所的事情,也就显露了出来,那可是齐老爷子当众要收的弟子,这事儿几乎满京城的人都知道了。

        所以周立洪今天才会如此力挺秦风,即使是得罪了自己的老朋友,他也不想开罪齐老爷子的弟子,毕竟在他所经营的这个行业里,齐老爷子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大了。

        “什么?齐老爷子的弟子?”

        听到周立洪的话后,方雅志不由高声叫了起来,怪不得他吃惊,因为齐老在国内古玩行里的名声,实在是太大了。

        就是已经被当年那件事折腾的有些走火入魔的聂天宝,在听到齐功的名字后,也顿时清醒了过来,在国内古玩行里,没听过齐功的名字,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藏友。

        “聂老板,这……这事儿,我想是你误会了?!?br />
        方雅志看向聂天宝,声音里已经带有了一丝不快,“聂老板,快点给这位小兄弟道个歉吧,我说你这事儿办的也忒孟浪了点?!?br />
        在国内古玩行里混,没谁想得罪齐老爷子,而且这几年齐老已经不带学生了,眼下却是为秦风破了例,想必是对他喜爱有加的,得罪这样一个人,殊不明智了。

        “我……我……”

        在得知秦风是齐老爷子弟子后,不知为何,聂天宝再看向秦风的时候,他似乎和当年的骗子又不像了,最起码也是如同周立洪所说的那样,年龄就对不上了。

        “秦兄弟,实在是对不起,我是想起当年受骗的事情,一时气愤认错了人?!?br />
        聂天宝从一文不名起家,混到现在也有数千万身家,自然是个能屈能伸的人,当下站起身来,态度十分恭敬的对着秦风鞠了一躬。

        “哎,聂老板,这个我可当不起?!?br />
        秦风连忙站起身,托起聂天宝后,说道:“我也十分恨骗子,刚才被您给骂急了,这才动了手,说起来还是我不对呢?!?br />
        秦风的话让聂天宝对其的怀疑又消除了几分,这神态和当年那骗子的嚣张气焰完全不同嘛,应该不会是同一个人。

        “多谢秦兄弟,等改天有空,我一定再向您摆酒赔罪……”

        想着今儿发生的这事,聂天宝也是心中郁闷,原本以为抓住了当年的骗子,没成想认错了人不说,还白白挨了顿揍。(未完待续……)

        ps:ps:五千字大章,打眼的态度一如既往。

        兄弟们,能否能月票支持打眼,让咱们在第一的位置上一直走下去?。?!

        嗯,没月票也不强求,给几张推荐票吧,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