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放人

    第二百三十二章 放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停在距离那四合院巷子一百多米远的面包车内,李天远一脸担忧的看向谢轩,问道:“轩子,风哥会不会出事啊?”

        看着李天远眼中的凶光,谢轩被吓了一跳,连忙说道:“风哥能出什么事儿?远子哥,那些人可都是警察,您别乱来啊?!?br />
        早在半个多小时前几辆警车开过来的时候,谢轩就机警的将面包车驶离了巷子,当他看到警察开始抓人,马上就给秦风打了电话,

        说不担心那是假的,可谢轩现在要稳住李天远,这位大哥可是个浑人性子,真要不管不顾的冲出去,怕是事儿就闹大发了。

        “妈的,好好的谈什么判啊?直接将那些家伙放倒走人不就完事了?”

        李天远像个困兽一般,不断的在捏着手指关节,车内顿时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正当李天远等得不耐烦的时候,“哗啦”一声,车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秦风悄无声息的闪到了后排的座位上。

        “风哥,您没事吧?”看到进来的秦风,李天远顿时大喜过望,伸出手就要往秦风伸手摸。

        “哪学来的毛病啊?”秦风推开了李天远,对坐在驾驶位上的谢轩说道:“轩子,开车,回学校?!?br />
        “好嘞!”

        谢轩答应了一声发动了车子,得意的对李天远说道:“远子哥,我就说风哥没事吧?就凭那些警察,根本就奈何不了风哥的?!?br />
        “行了。注意开车吧?!鼻胤缈戳艘谎劾钐煸?说道:“远子。这段时间我也没过去,那游戏室干的怎么样啊?”

        “风哥,没什么劲,开始还有点意思,后来就是每天收钱开机子,请的那俩小妹就全包了,根本用不到我?!?br />
        李天远摇了摇头,开业的那几天他是很兴奋。半夜还拿块抹布在擦机器。

        不过时间一长新鲜劲一过去,李天远就感觉无聊了,这几天他就是早晚去游戏室收收钱,平时都是在家里练功了。

        秦风想了一下,说道:“等过几天,给你介绍几个朋友认识,全是练家子。你以后就和他们在一起吧?!?br />
        开锁公司有苗六指那老狐狸在背后出谋划策,秦风用不着操心,不过何金龙那帮子人却是让秦风有些不放心,让李天远过去,却是有看管着他的意思。

        “练家子?风哥,他们功夫怎么样?”

        听到秦风的话后。李天远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从小的爱好就是打架,只是自打认识秦风,这个爱好就被剥夺掉了。

        “老何的功夫比你强点,不过也强的有限。至于其他人,都不是你的对手?!?br />
        秦风这也是实话实说。何金龙从五六岁的时候就跟着爷爷练功夫,一身横练外功很是硬实,李天远虽然有些天赋,但和何金龙比起来,还是要差了一些。

        “比我强好啊,弱的打着有什么劲?”李天远可不管那么多,当下咧嘴笑了起来。

        “远子,过去要注意两件事?!?br />
        秦风的面色严肃了起来,从后腰拔出了两支枪,说道:“第一,不允许他们玩枪,发现这个后马上告诉我!”

        “我靠,风哥,您从哪搞来的这家伙?”看见那两只手枪后,李天远的眼睛顿时瞪圆了,就连谢轩也扭过头往后排看去。

        “别碰这东西,没好处?!?br />
        秦风冲着谢轩喊道:“轩子,靠边开?!钡泵姘堤繁叩幕こ呛雍?秦风推开车窗,用力的将两支手枪扔了出去,

        手枪在夜色中划过两道弧线,落入到了河水之中,溅起了一些水花之后,再也不见了影踪。

        “哎,风哥,您……您怎么给扔了啊?”

        秦风的举动让李天远很不理解,虽然他自己也是练武之人,但对于枪支,李天远还是很痴迷的,毕竟功夫再高,也不如一枪在手来的厉害。

        “我刚才的话,你没听到?”秦风侧过脸看向李天远,声音虽然不大,但却有些清冷。

        李天远被秦风吓了一跳,连忙坐端正了身体,说道:“听……听到了,风哥,您不让他们玩枪!”

        “不光是他们,还有你,跟着我一天,就不准涉枪,懂吗?”秦风说话的时候,眼睛对上了转过脸来的谢轩。

        秦风的话让谢轩和李天远同时打了个寒颤,齐声说道:“是!风哥,我们听您的?!?br />
        “远子,还有第二点?!?br />
        看到两人规矩了起来,秦风这才说道:“你可以和他们切磋,但不准向老百姓出手,要是被我知道,我废了你的功夫!”

        秦风的这番话,却是为了李天远好,因为他现在还做不到收发自如,如果对普通人动手的话,很容易就会出人命,真要是那样,秦风也是保不住他的。

        在以前的江湖中,恩怨就是如此产生的,一些功夫没学到家的人,往往还最喜欢和人动手切磋。

        但是这些人打赢了收不住手,会把人打死,打输了对方也是如此,轻则重伤重则丧命,于是仇怨也就结下了,后面要是再邀人助拳,那仇也就是越解越深。

        “风哥,我知道了,一定不会和普通人动手的?!闭獯卫钐煸兑膊桓以傥是胤缭?乖乖的答应了下来。

        “行了,回去好好休息,别惹事,等这边的事情处理完,我就去找你?!?br />
        秦风说着话从口袋里掏出了七八个弹壳,他做事情可以说是滴水不漏,在离开的时候,却是将手枪击发后遗留下来的弹壳,全都收在了身上。

        交代完两件事情后,秦风就闭上眼睛靠在了椅背上,对于何金龙和苗六指他倒是不怎么担心。毕竟都是江湖混老的人,警方收不到证据。是拿他们没有什么办法的。

        但是办理开锁公司和拆迁公司的事儿,却是让秦风有些头疼,他在想着是不是要去找下齐功,让他帮忙介绍几位能办事的人?

        “不行就去找老爷子,他学生满天下,这点事儿应该是能办的吧?”

        一路想着自己的事情,车子已经是开到了京大校园门口,和谢轩与李天远告别后。秦风回到宿舍冲了个凉,干脆埋头大睡起来——

        且不说秦风睡的香甜,在市局刑警队里,却是灯火通明,他们在连夜审讯着抓捕回来的涉枪嫌疑人,已经忙活了四五个小时了。

        不过进进出出的刑警们的脸上,却是不怎么轻松。因为接连审了七八人,他们没有得到任何的线索,这些人似乎都统一了口径,只说自己是从关东来厩做生意的。

        通过协查,警察们发现,这些人以前还真的是在关东做生意的。虽然有些欺行霸市的嫌疑,但却没有留下任何案底,非常的干净。

        至于另外抓来的一批人,则是有几个被打击过的,尤其是为首的叫做于鸿鹄的人。更是派出所的???不过从他的嘴里。警察们也没掏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

        “孟处,咱们……是不是抓错人了?”

        在市局一间办公室内,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对着那个坐在办公桌前明显比他忻几岁的年轻人说话时,却是透着一股子恭谨。

        “不会错,我有种感觉,火车站的枪击案,就是他们做的?!?br />
        连熬了好几个夜晚了,孟林的脸色有些憔悴,捏了捏眉心,孟林说道:“老于,还是要尽快建立起全城监控系统,尤其是在一些重要诚内……”

        孟林曾经去国外学习过,他发现,一孝达国家对于监控的应用十分广泛,许多重大案件都是最先在监控上发现的端倪。

        只是国内这一块比较薄弱,除了党政军的一些重要部门职位,就像是火车站那样的地方都还没能安装。

        “孟处,可……可是咱们没证据啊?!?br />
        被孟林称作老于的中年警察看了孟林一眼,说道:“关东那边有人传话,说这几个人没什么问题的话就放了吧,咱们这边怎么回复啊?”

        关东传话的人,也是位在公安系统内的实权人物,甚至有呼声将继任下一任的部领导,所以他的话,也让老于倍感压力。

        “不能放……”孟林猛地抬起头,问道:“老于,在他们身上和那四合院里,都被找到枪支吗?”

        “孟处,那四合院都被翻了一遍了……”

        老于闻言苦笑道:“咱们可是连最先进的探查炸弹的仪器都用上了,除了两把破菜刀,其他什么都没找到?!?br />
        “孟处,我看……还是先放了他们吧?!?br />
        老于看着孟林,小心翼翼的说道:“这些人在关东都有家有口的,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庙,等到他们再作案,咱们也能将其一网打尽??!”

        “好吧,放人……”孟林叹了口气,说道:“登记他们的住所,让他们一个月内不准离京,要随传随到!”

        如果这件案子没人关注,孟林可以用星常的手段,将何金龙等人羁押起来。

        不过关东那边传过来了话,他却是不方面再如此做了,要知道,就算厩的官儿见人高三分,被人抓住了把柄,日后对他的升迁还是会有影响的。

        “对了,老于,等一下?!泵狭趾白×顺鋈シ湃说睦嫌?说道:“放人之后,把所有关于今儿案情的报告全都给我拿过来?!?br />
        “知道了,孟处,我这就让小张送过来!”

        老于答应了一声,出去随手带上大门后,却是摇了摇头,这位孟处还是太年轻,处理这种重大案件未免经验不足,这次有些仓促的抓捕,还是过于着急了。

        “奇怪了,他们住的地方也搜过,都没见到枪支,这是怎么回事?”

        一直到第二天的阳光照进了办公室后,孟林的脑袋还埋在宽大的办公桌后,在逐字逐句的看着夜里行动的所有报告。

        “嗯?秦风,京大学生,从景山路过抓捕现场?”

        忽然,报告上的寥寥数字,让孟林的眼睛一下子瞪直了,屁股上像是装了弹簧一般,整个身子都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ps:ps:中秋第三更,今儿又是一万多字,唉,真不知道说啥了,大家有月票给月票,没月票给几张推荐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