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开枪

    第二百二十五章 开枪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你……”

        何金龙虽然也是练家子,手上的功夫不弱,但是在短剑架在脖子上之前,他居然没有任何的反应,脖颈处的皮肤只感到一阵发麻,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你什么你啊?”

        此时的苗六指脸色红润,腰板挺得笔直,哪里还有一丝行将就木的老人样子,右手微微一斜,开口说道:“你说你们这些年轻人,非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随着右手的抖动,何金龙的脖子上顿时出现了一道三四公分长的血口,只要苗六指再多使一点力气,怕是就能划破他的咽喉。

        “龙爷……”

        “龙哥……”

        “老不死的,快放了大哥!”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秦风那边倒是少了几分关注,因为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何金龙处,跟着他进来的那五六个人,更是伸手往怀中腰间摸去。

        不过在国内枪支管制严格的情况下,除了开始的鲁五有把枪之外,其他那些人掏出来的却是些短斧砍刀之类的物件,震慑力实在不怎么样。

        “何爷,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啊……”

        苗六指叹了口气,说道:“人老了,禁不住吓,这手要是一抖,说不定就伤了何爷,您看……是不是让小兄弟们,都去外面等一下?”

        苗六指这番话说的轻描淡写,但何金龙却是听的心惊肉跳。

        从刚才那出手狠辣的年轻人刺穿了鲁五的双颊,到苗六指将短剑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何金龙已经意识到了,他们今儿似乎踢在了铁板上。

        “六爷,您占了上风,说出来的章程,我自然照办?!?br />
        何金龙也是在生死边缘打过滚的人,即使心里害怕。脸上却是没有露出分毫,扬头对着自己的那帮手下说道:“都退出院子,把他们几个,也带出去?!?br />
        说话的时候,何金龙对着一个手下使了个眼色,那人顿时心领神会,一把抓住了于鸿鹄。拉着他们走出了四合院。

        “何爷,都是在江湖上混口饭吃的人,何必相互倾轧呢?”

        见到众人退了出去,苗六指手腕一翻,那短剑已经是从何金龙脖子处移开了,稳稳的插在了那拐杖里。如果从外面看,任谁都看不出这其中的端倪。

        “六爷,您就不怕我拿枪?”

        见到苗六指的举动,何金龙眼中厉芒一闪,他从出道至今,虽然也经历过不少厮杀,但还从未被人如此制服过。

        “何爷。刀枪无眼,老头子只能帮你收起来了?!泵缌敢×艘⊥?左手出现了把手枪,拇指在枪柄处一按,弹夹已然滑落到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何金龙不禁往怀中摸去,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说道:“六爷。姜果然是老的辣,我认栽了?!?br />
        抬头往苗六指身后看去,何金龙高声道:“那位朋友,把我兄弟放下来吧,我何金龙保证,日后再不会来寻六爷的麻烦!”

        “你找不找苗爷的麻烦,关我什么事?”

        秦风右手一甩。鲁五重重的跌倒在了地上,极度的缺氧让他甚至忘记了脸颊被刺穿的疼痛,在地上翻滚着,口中发出了野兽般的“嗬嗬”喘息声。

        “俗话说祸从口出。你这兄弟嘴太臭了,下次再敢辱人父母,小心我拔了他的舌头!”

        秦风嘴上说着话,右脚却是一挑一踢,这一挑,是将鲁五的身体从地上挑了起来,而跟上的一脚,却是重重的踢在了鲁五的脸上。

        秦风踢的角度很巧,在将那根筷子踢飞的同时,劲力全踢在了鲁五的下颚处,一声“咔嚓”声传出,鲁五的身体在地上滑行了好几米,停在了何金龙的教下。

        “这位朋友,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见到鲁五满口是血的往外吐着牙齿,何金龙的眼角狠狠的抽搐了起来,他怎么都没想到,在自己出言认栽的情况下,这个年轻人居然出手还是如此狠辣。

        “你以为我真不敢杀他?”

        站在苗六指身后的秦风忽然动了,他原本是站在了院子灯光的阴暗处,这一走出来,身上那股冷冽的杀气,让深秋的四合院,温度似乎陡然都降低了几分。

        “你……你到底是谁?”

        何金龙能感觉得到,这个年轻人身上的气势,忽然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秦风身上透出的那股危险气息,让何金龙对他的话不敢有丝毫的怀疑。

        “我是谁并不重要……”

        秦风没有回答何金龙的话,摇了摇头,说道:“只是我们爷俩正在喝酒吃菜,好像一直都是你们在找麻烦吧?”

        “是何某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两位?!?br />
        听到秦风连名号都不愿意报,何金龙也是一脸铁青,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关东一方大豪,如今却是被个年轻人落了脸面。

        “今儿事情就到这里吧,改天何某亲自上门赔罪!”何金龙拱了拱手,弯腰扶起了刚刚缓过气来的鲁五,就准备退出这个四合院。

        “何爷,吾……吾要啥了他!”

        嘴上络,把我说出吾,将杀说成啥的鲁五,也算彪悍,站起身后就往怀中掏去,他那性子使发出来,却是不管不顾,一心只想干掉秦风。

        不过把手伸进腋下后,鲁五就愣住了,接连在怀中乱掏了一阵,也没找到那把枪,呆呆的抬起头,却发现在四五米之外的地方,一把枪口对准了自己。

        “想杀我?”

        秦风面色如冰,眼中射出一丝寒光,冷冷的说道:“我从来不喜欢给自己留敌人,既然你想杀我,倒不如你先去死吧!”

        “秦风,不可!”

        “朋友,有话好好说!”

        秦风的说话时的语气,让苗六指和何金龙都吓了一跳,他们丝毫都不怀疑,秦风下一刻就会扣动扳机。

        何金龙阻止秦风。顾忌的是鲁五的性命,而苗六指却是怕秦风惹下大祸。

        要知道,这可是在一国重地的厩,而且还处于内外城交接的地方,算是市中心了,万一枪声响起,恐怕秦风只有去亡命天涯了。

        “死过一次再来和我说话!”

        秦风根本就没搭理何金龙和苗六指。右脚往后一挑,左手抓住了一个晒在门口板凳上的枕头,往枪口上一堵,右手食指却是已然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

        几声沉闷之极的枪声响起,听在外人耳中,就像是鞭炮声差不多。加上这会正是傍晚,外面人声鼎沸,动静并不是很大。

        外面的人听不到,但院子里的人可是看得真切,秦风一口气将弹夹里的子弹全部射了出去,颗颗子弹都是对着鲁五而去的。

        “?。。?!”

        当枪声响起的时候,鲁五只感觉头皮一疼。他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害怕,听着接连响起的枪声,鲁五的精神终于崩溃了,脚下一软,瘫倒在了地上,浑身抽搐了起来。

        “你……你杀了他?”

        看着一头一脸全是血污的鲁五,何金龙转过脑袋,一脸不可置信的望向了秦风。

        何金龙此来要找的人是苗六指。和秦风并没有多大冲突,只不过是一点小小的口角,秦风居然就敢开枪杀人。

        靠着祖辈的在关东的威名,何金龙从小也是骄横异常,手上也有两条人命,但是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在这厩重地犯下这等大案。

        “他要杀我。我为何不能杀他?”秦风随手扔掉了枪,冷冷的说道:“杀人者仁恒杀之,出来混,早就应该想到这个结局了?!?br />
        “他……他只是吓唬你。他不敢开枪的?!?br />
        何金龙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鲁五虽然是很莽撞,但像这种事,他还是很有分寸的,就算他掏出枪,在自己的制止下也是不可能开枪的。

        就在何金龙不知道该不该向秦风解释的时候,一旁的苗六指,忽然幽幽说道:“秦风,既然犯下了,要不……连他一起做掉?”

        此时苗六指的心中,是懊悔异常,凭着他自己的手段,其实也是可以解决这件事的,他后悔不该将秦风牵扯到这件事情里来。

        不过苗六指也非常人,他出道的时候,最不值钱的就是人命,十几岁的时候,他就用刀片割开过敌人的喉咙,手下的人命甚至比秦风还要多。

        眼下苗六指更是大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苗六指却是想将何金龙也干掉,大不了找个乡下隐姓埋名过完人生的最后这些年。

        “大……大家都是江湖同道,何……何必要赶尽杀绝??!”

        一直都表现的很镇定的何金龙,终于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恐惧,刚刚秦风的举动就让他双腿发软了,苗六指的话,更是吓得他差点瘫坐在地上。

        “厩的水,真他妈的深??!”

        不知为何,此刻何金龙的脑海里忽然冒出了这句话,面前这一老一少两个杀神,却是一个比一个狠,狠到连何金龙这种不把人命当回事的江湖大佬也胆战心惊起来。

        何金龙很明白,杀一个人和杀两个人,着实区别不大,如果换成他是对方,也会干掉自个儿,省得日后再被人报复。

        “死了……我死了,我死了??!”

        就在苗六指握紧了拐杖中剑柄的时候,原本躺在地上像是死人一般的鲁五,身体忽然抽搐了一下,口中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喊声。

        “老五,你……你没死?”

        自付难逃一死的何金龙,听到鲁五的声音后,那真是如同天籁之音,连忙蹲下身体将鲁五扶了起来。

        ps:ps:第二更,肠胃有点不舒服,我争取写出来第三章,兄弟姐妹们,给点东西吧,月票推荐票都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