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真相

    第二百二十二章 真相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原来李圣武的死,竟然是这么回事?”

        听到苗六指的话后,秦风脸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这桩困扰了江湖半个多世纪的公案,在苗六指的讲诉下,终于真相大白。

        这事儿还是要从江一手说起,要说江一手,他还真是个奇人,在收取苗六指和李圣武为弟子后,因材施教,分别传了两人不同的盗门绝技。

        苗六指生性聪颖,手指的灵活度和察言观色的事突出,于是江一手教了他神偷技艺,使之以不到二十岁的年龄就纵横沪上,名声响彻大江南北。

        至于李圣武,则是个练武奇才,江一手将一身武艺倾囊相授,李圣武虽然不及正当壮年的师父,但也在江湖上闯下偌大的名声,素有“侠盗”之称。

        在李圣武坐下欺师灭祖的事情后,苗六指就发誓要清理师门,为师父报仇雪恨,只是他当年选择的都是手指头上的技艺,身上的功夫却是和李圣武相差甚远。

        去了两次当时的北平想暗杀李圣武,苗六指都是大败而归,有一次还受了重伤,差点没丧命在李圣武的手中,这让苗六指改变了策略。

        整整三年的时间,苗六指都未在江湖露面,而是在家侍奉江一手,俗话说时间能冲淡一切,苗六指三年未见音信,也让李圣武失去了警惕之心。

        而且当时李圣武在北平可谓风光无限,“燕子李三”的名头,让那些达官显贵们闻之丧胆。江湖地位丝毫不弱于当年的江一手。

        这也使得李圣武自信心高度膨胀,自以为老子天下无敌,不管是官家还是江湖,都没有被他放入眼中。整日在北平吃喝嫖赌横行无忌。

        但是李圣武没有想到,三年之后,江一手因为体内尚未清理干净的毒素,引发了早年的内伤。终于逝去,亲手埋葬了师父之后,苗六指再次北上。

        三年的隐忍,让苗六指变得愈发成熟了,这次来到北平后,他并没有急匆匆的去寻李圣武报仇,而是撒下大把金钱,买通了八大胡同的许多老鸹,来收集李圣武的行踪。

        李圣武在辈子犯下的罪孽。自然不止是弑师一件事。上至高官下至百姓。李圣武可谓是遍地仇家。

        虽然为人猖獗,但为了小命着想,李圣武为人却是谨慎之极。他从来不在娼妓处过夜,而且所住的地方。必须留有后门,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夺门而逃。

        如此谨小慎微,让李圣武躲过多次堵截围捕,想面对面的遭遇李圣武或许不难,但是要想掌握他日常的行踪,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京城整整呆了半年,苗六指得到了一个消息,说是李圣武迷上了个窑姐儿,花钱将她赎出窑子,在外面租了间房子,隔三差五的都会去那窑姐处过夜。

        听闻到这个消息后,苗六指在那窑姐的住所外面守了半个月之久。

        这期间,苗六指发现李圣武是来过几次,但从来都没在这窑姐家中过夜,一般都是下午四五点钟去,然后晚上九十点钟离开,仍然是十分的警惕。

        苗六指有几次都想下手,却发现在李圣武在院门处布下了响铃,万一打草惊蛇,日后再想对付他可就难了。

        想了一番之后,苗六指干脆在李圣武没有上门的时间,找到了那位窑姐儿。

        论身上的功夫,苗六指和李圣武相差甚远,即使现在李圣武被酒色大烟掏空了身子骨,苗六指也不是他的对手。

        但是要论手上的功夫,李圣武拍马也追不上苗六指,苗六指来钱的速度和其身家,要远甚于李圣武。

        俗话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在苗六指拿出了二十根黄橙橙的小黄鱼后,那窑姐儿顿时将什么都忘掉了。

        要知道,在当时的北平,两根小黄鱼,就足够在内城买一个不错的四合院了,这二十根小黄鱼,能让窑姐儿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了。

        和小黄鱼一同留下的,除了拿二十根小黄鱼之外,还有一包散功粉,这是苗六指从一位盗门前辈处讨来的。

        这种散功粉服下之后,虽然不会致命,但却能将一身功夫废掉,苗六指对李圣武恨之入骨,自然不想让他轻易的死去。

        等了大概两天的时间,李圣武又来到了窑姐儿的住处,两个小时天色完全黑下去之后,窑姐儿打开了院子的门,在大门的铁环上,系了个红色的手帕。

        这是苗六指和窑姐儿约好的暗号,见到窑姐儿的举动后,苗六指马上冲入到了窑姐儿的家中,第一眼就看到了喝得醉醺醺的李圣武。

        见到了苗六指,李圣武的酒顿时醒了大半,不过他也没有慌张,毕竟两人同门学艺十多年,都是知根知底的,他自信苗六指奈何不得自己。

        不过一提真气,李圣武就发现了不对,原已经修炼到暗劲境界的他,居然在周身感觉不到丝毫真气的存在。

        常年在江湖上游走,李圣武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下强行运功,想将刚才的酒给逼出去。

        只是李圣武毕竟不是江一手,早已被酒色淘空了身体的他,哪里还有这种功夫?在尝试未果之后,李圣武伸手就拔出了手枪。

        要说李圣武最恨的人,并不是前来寻仇的师弟苗六指,而是出卖了他的窑姐儿,这第一枪,就射中的窑姐儿的胸口,使其命丧当场。

        不过李圣武也就这么一次出手的机会,枪声响起的同时,两把飞镖就插在了他的双手手腕处,顿时双枪落地。

        苗六指知道李圣武诡计多端,当下也没废话,起出飞镖之后,直接就挑断了他的双手手筋和两脚的脚筋。又卸下了他的下巴。

        苗六指这是准备将李圣武带回到师父的坟前,挖心斩首来祭拜师父的,谁知道刚走到院门口,就听到了街上巡捕的哨子声。却是被刚才枪声招引来的。

        往门外一看,对方足足有二三十个人,而且还分出人去后院包抄,苗六指一看势头不对。带着李圣武,恐怕连他都要栽在这里。

        事急从权,苗六指当即拿着李圣武的枪对着外面连开了几枪,然后扔下了李圣武,翻墙从后院趁着夜色逃掉了。

        “燕子李三”被抓,在京城可谓是一件大事,为了防止李三逃跑,当时的监狱硬是准备了一个铁笼子,将李三关在了里面。

        虎落平阳不如犬的李圣武。进了大狱后一股脑的将师弟苗六指给招了出来。

        听到还有一位不弱于李圣武的神偷。当时的北平警察局顿时一片风声鹤唳。几乎全城的巡捕们都出动搜寻苗六指,逼得苗六指第二天就离开了北平。

        “原来燕子李三的脚筋,竟然是被你挑断的?”

        听到这里。秦风惊呼出了声,当年载昰曾经说过。燕子李三进到监狱后,马上就被挑断了两脚脚筋,就连载昰都以为是警察们干的,没成想里面还有这么多的道道。

        “不对啊……”

        秦风忽然摇了摇头,说道:“苗老,这事儿既然是您干下的,后来为什么一点风声都没传出去呢?”

        按照一些档案的记载,大盗燕子李三,是被京城巡捕们给抓到,就连江湖上的传闻也是如此,其间没有任何提到苗六指的地方。

        “还不是那些警察局的人想贪功啊?!?br />
        苗六指冷笑了一声,说道:“李圣武被抓进去招供了一些案子之后,第三天就被喂了哑药,加上断手断脚,在监狱里生不如死……”

        虽然逃出了京城,但苗六指在北平也有诸多关系,一直都在关注着李圣武的案子。

        听闻有律师要帮李圣武做无罪辩护后,苗六指又花了一大笔钱,让人给身在监狱中的李圣武送进去了很多鸦片。

        李圣武抽鸦片已经有十多年了,以前有真气护身,鸦片尚不能伤到他的根。

        但是现在功夫被废,加上牢中阴湿,三个月后,李圣武就犯了痨病,还没等到他的案子开庭,就此一命呜呼了。

        李圣武口不能言手不能写,加上当时警局有人贪功,销毁了李圣武的口供,将李圣武被抓的事情尽数揽在了自己身上。

        种种因素,使得这桩当年震惊江湖的公案真相,整整被埋藏了四十多年,直到今天才揭开了谜底,正应了那句老话,历史的真相,往往只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

        “这真是天作孽犹可存,自作孽不可活啊……”

        听着苗六指的讲诉,秦风好像亲身经历了一番当年江湖上的腥风血雨,这种揭开历史真相的感受,让秦风心中着实震撼不已。

        “算他死的便宜,我恨不得能将他千刀万剐!”回忆起当年往事,苗六指的眼中满是泪水,他此时的心情并不好过,而是既恨又痛。

        苗六指从小是和李圣武一起长大的,小时候情同手足。

        但弑师之仇不共戴天,李圣武的死,等于就是他一手策划的,不过心底的那一丝兄弟情义,也让他很久不能平复。

        “秦兄弟,让你见笑了,六十多年了,这些话,我第一次说出来!”

        擦拭了下眼角的泪水,苗六指启开了一瓶酒,给自己和秦风满满的倒上了一杯,说道:“喝酒贪杯,贪杯误事,老头子有四十多年没喝过酒了,今日却是要和老弟一醉方休……”

        “好,苗老,我敬您一杯,先干为敬!”

        秦风闻言连忙端起了酒杯,在听闻了那些往事之后,对面前这位出身盗门的老人,秦风心中是钦佩不已。

        ps:  ps:第二更,兄弟们,这节奏不对啊,怎么着推荐榜就被爆掉了,求推荐票,求上榜啊啊啊??!